赵凤武浑身刀光守护,想要打中他,首先要突破他身体外凌厉的刀芒守护,否则就是找虐。

  轰!

  赵凤武正面的一道刀光,被一只红艳艳的手掌强行击碎了,随即直接印到了赵凤武的胸口上。

  赵凤武使用大范围防御技巧,防护的十分到位,但是在大范围防御的同时,力量却被削弱了很多,以至于轩辕绝在不动用兵器的情况下,八卦掌一出,就强行打碎了赵凤武的护身刀芒。

  赵凤武当场就被打飞了,轩辕绝有点恼火他嘴巴不干净,力量不小,给他打去了很大的伤害,人飞出去的同时,嘴里鲜血狂喷,狠狠砸到场地外之后,挣扎了几下没站起来,竟然昏了过去。

  接下来的对手,看到轩辕绝的战斗力,直接弃权了,让轩辕绝直接进入了十强赛,争夺十强。

  经过三天的角逐,白强赛落下帷幕,划出来的一百名预备选手,竟然有五十七个被淘汰了,即使是五星玄侍,也被淘汰了两个,来了一次大换血,这就是黄沙淘金的过程,只要精英。

  c最0新VG章?#节上.-酷匠H网l_

  十强赛开始,十个比赛场地同时进行,仍然是采取挑战的形式,台上有十个人,台下九十人。

  台下的九十人发起挑战,每人最多只有三次挑战机会,三次还不能成功,就彻底被淘汰了,如果取胜,也将继续留在台上,接受其他人挑战,知道每个人都挑战了三次,或者无人挑战为止。

  开始之前,仍然是学校的领导,令人昏昏欲睡的讲话,讲完了,台下的学员们也都精神了。

  “轩辕绝,还记得我吗?”第一个上台挑战轩辕绝的人是他的老熟人魏白,是云山城将军的儿子,开学不久,轩辕绝就曾经因为他欺负殷空收拾了他一顿,不过魏白没像李无双那样,总是跳出来找麻烦,轩辕绝都快把他忘了。

  今天魏白气势汹汹的上台,轩辕绝马上明白了,这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了,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轩辕绝是学校里的名人,尤其是在新生中,他的修为也不是秘密了,既然魏白敢上台挑战他,说明他有所依仗,如今他也是五星玄侍,不过根据轩辕绝的判断,魏白的依仗应该不是修为。

  剩下的,无非是兵器和玄技,轩辕绝仔细看了看,魏白的兵器很不错,很可能就是兵器了。

  “当然,你想挑战我?”轩辕绝一边推测,一边和魏白对话,裁判示意两人可以开始比赛了。

  “你不配,我只是来把你打下去,接招,流光一刀斩!”魏白一近身,刀伤幻化出一道流光。

  是玄技,轩辕绝马上知道魏白的依仗了,一般家庭的子弟,想要修炼玄技,只能修炼流行功法,最简单的、很少的几种玄技,可是像魏白这样的大家族子弟,却可以修炼家族流传下来的高深玄技。

  高深的玄技,如果是修为低的人学了,能大幅度提升战斗力,修为高的人学了,更是如虎添翼。

  魏白的依仗就是如此,一刀劈出来,根本就看不见刀身,就像是一到流光一样砍向轩辕绝。

  不过轩辕绝看得出来,魏白的基本功并不扎实,他能到五星玄侍,并不是自身努力的结果,应该是借助了外力,这种借助外力的方法,能让人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修为,却是以牺牲潜力为代价的。

  “火云九式,第四式,流火剑!”轩辕绝从刺客身上,也得到了一套剑法,尽管等级不是很高。

  轩辕绝使用的,是一把陨铁剑,他亲自在剑身上加持的灵纹,不次于魏白使用的灵纹战刀,在灵纹的作用下,轩辕绝一剑挥出去,就像是一抹红色的火光,迎向魏白劈出来的,朦胧的刀光。

  两人使用的玄技,竟然在某种程度上十分相似,只是颜色迥异,魏白的土属性黄色光华。

  轰!

  两人的玄技正面碰撞,发出一声巨响,两人同时退了一步,看起来是平分秋色。

  不过魏白知道,他输了,他的玄技是家族流传下来的,很高级,而轩辕绝使用的虽然不是大众玄技,却也不是很高级的货色,在这种情况下两人平分秋色,说明他的修为不如轩辕绝。

  在这个年纪,看人不是看战斗力,而是看潜力,自这一点上轩辕绝把他甩的太远了。

  想到这魏白一阵怒火冲天,他是堂堂的将军之子,得天独厚,竟然被一个平民之子甩开了,这让他简直不能接受,他的脸色开始变得狰狞起来,任何让他不舒服的人,都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再来,今天我一定要把你打下去,蛮牛冲锋!”魏白重整旗鼓,再次冲了上来,来势汹汹。

  一刀挥出,发出一道强大的刀气,竟然隐约有一只雄壮的蛮牛,正在低头隆隆冲锋的样子。

  蛮牛冲锋就是因此而得名的,是魏家的独门玄技,修炼到高深的程度,一刀劈出,真的可以幻化出一只蛮牛,就像实体一样撞击敌人,而魏白只不过是勉强能施展,有一个朦胧不清的影子。

  即使是如此,也会大幅度强化魏白一刀劈出来的力量,这就是高级玄技的强大之处。

  轩辕绝皱眉,他看得出来,蛮牛冲锋并不是一般玄技,威力必然十分强大,不能正面硬抗。

  “魏白真阴险,竟然学了家族玄技去对付轩辕,轩辕有麻烦了。”看台上,木之化看到魏白的玄技,脸上露出一丝吃惊的神色,他能认出来并不奇怪,因为这套玄技是魏家的招牌玄技,很多人都见过。

  想当年,魏家祖先创出赫赫威名,就是因为有这套玄技,不过魏白能学到还是让他有点意外。

  “没事的,我相信轩辕,既然上次能把魏白打趴下,这次也一样。”殷空倒是对轩辕绝十分有信心。

  说起来,轩辕绝和魏白之间的冲突,多少也牵涉到了殷空,因为魏白嫉妒轩辕绝才打了他,轩辕绝为他出头,又把魏白打趴下了,轩辕魏白两人之间的恩怨,应该就是冲那次的冲突开始的。

  “不像话!”杨安看到魏白使用家传的玄技,皱了皱眉,没办法,家传的东西学校也干涉不了,而且这样也不违反任何规则,尽管对轩辕绝来说有些不公平,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

  此时场上,强大的刀气已经来到了轩辕绝面前不远,魏白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不过,还没等笑容充分展开,就冻结了在了脸上,显得特别的怪异。

  轩辕绝,竟然闪开了,而不是像上次一样硬碰硬,这让魏白的打算彻底落空了。

  魏白的脸色难看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家族玄技虽然强大,学起来也十分耗费精力,他只学会了三招,已经是展出了两招,却一点上风都没占到,如果下一招还不能取胜,他就只能灰溜溜下台了。

  “你怕了,竟然不敢接我的玄技了。”魏白一边向轩辕绝靠近,一边极尽能力的嘲笑他是懦夫。

  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醉翁的目的……只有魏白本人才清楚,其他人都只能猜测。

  “不,是你太慢了,根本就打不中我,有本事你打中我看看!”轩辕绝反唇相讥毫不示弱。

  两个人一边谨慎的警惕着对方,一边打嘴仗,同时两人间的距离,也在不断的缩小再缩小。

  用语言嘲讽对方,看起来是一种不入流的手段,实际上却被很多人使用,关键时刻可以发挥大作用,就比如突然说出对方最在意的事情,对方就很可能因此而走神……突然袭击的机会就来了!

  “打他!”

  “砍他,把他砍到台下去!”

  “就是,不要在台上磨蹭,实在不想打,你们两个都下去,下去,下去,快下去!”

  台上两个人打嘴仗,台下的观众们不买账了,打嘴仗,远没有真强真刀的打起来看得过瘾。

  “是时候了,你给我去死,狂刀蛇舞!”到了一定距离的时候,魏白突然暴起发难展开攻击。

  他手中灵纹宝刀仿佛化成了一条毒蛇,闪电般从魏白身上窜出来,张开血盆大口直扑轩辕绝。

  放出狂刀蛇舞,魏白松了一口气,这是他学会的家族玄技最后一招,其他的他根本就没学会,这招也是他目前的修为下,能施展的最厉害的一招,一经施展,他体内的玄气已经消耗了九成。

  狂刀蛇舞,施展出来的到期就犹如一条毒蛇,刁钻,快速,狠辣,往往一击致命。

  “不好!”狂刀蛇舞一出来,轩辕绝就一阵头皮发炸,实在是攻击的速度太快位置太刁钻了。

  不过,曾经和墨鳞独角蛇独自搏斗,在铁齿狼王嘴下逃生,轩辕绝已经习惯了危机下的冷静,激射而来的毒蛇一般的刀气,只是让他有些吃惊,意识到事情不妙,并没有让他惊慌失措。

  躲,已经来不及了,魏白刚才发出攻击的距离太近了,狂刀蛇舞射过来根本不需要多长时间。

  “火云九式,第五式,碎灭星空!”轩辕绝选择了硬抗,幸好他学会了火云九式,从狩猎回来到现在,三个月时间,除了每天加持灵纹、修炼,他还抽出相当的时间研究、熟悉火云九式。

  如今,火云九式已经被他完全掌握,想到要抵挡的时候,碎灭星空流水一般顺畅的施展出来。

  碎灭星空的精髓,就在一个‘碎’字上,主要原理就是高频挥舞剑锋,搅碎敢于来犯的一切,火红的剑锋在特殊的力量运转下,瞬间挥舞到肉眼难辨的速度,在轩辕绝面前形成一团红雾。

  不过这并不是真正的雾气,而是锋利的剑锋快速移动形成的,足以粉碎一切的红雾。

  “哈哈哈,轩辕绝,你完蛋了!”看到轩辕绝不仅不躲闪,反而以硬碰硬的形式抵抗狂刀蛇舞,魏白高兴坏了,他相信狂刀蛇舞会不负他所望,一举击败轩辕绝,甚至可能一举击杀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