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要是你这个月的手头紧,我可以做主让你从店面上拿一些。”福伯还以为木之化手里没钱了,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些不入流的东西。

  “福伯,我真的是来卖东西的。”木之化有些苦笑不得,直接打开布包,赌气的把铠甲拿了出来。

  福伯扫了一眼,果然是不入流的东西,材料就是最普通的铁片,防御能力十分有限,别说是玄士,恐怕就是一个四星玄侍,也能一拳打穿,即使是一拳打不穿,也肯定会造成非常大的破坏。

  不对!

  福伯眼睛一亮,猛然发现制成铠甲的铁片上,竟然有不少精致的灵纹,以他的眼力当然看打出来,这些符文都是最新加持的,有了灵纹加持,铠甲的防御就不能以它本身的材质来判定了。

  福伯拿过铠甲仔细看了一下,相当不错,尽管他还没有测试,不过根据他的丰富经验来说,这些灵纹的有效加持,至少让铠甲价值提高了数十倍,甚至还会更多,马上就追问铠甲的来源。

  木之化正要说话,从门外又走进来两个人,看他们的服饰,是高年级的学长。

  “咦,这是你们新进的铠甲,看起来不怎么样嘛!”走在前面的一个少年,看到福伯手上的铠甲很是不屑,的确是铠甲的卖相差了点,普通铁片让人第一眼就看不上,就连福伯开始的时候都走了眼,更别说两个学生了。

  “张公子,王公子,俗话说海水不可斗量,两位不要被这铠甲的外表骗了。”福伯显然认识这两学生。

  张公子的眼睛却是亮了一下,水烟阁在学院的集市中也算是比较出名的了,信誉还是很有保障的,不会拿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来糊弄他们,自毁招牌的事情,水烟阁是断然不会做的。

  “我看这就是一件普通铠甲,连我一拳都不可能挡住。”王公子却对福伯的话全当没听见。

  “要不要打赌,我就赌你一拳打不坏他。”木之化一听不愿意了,这是轩辕绝交给他的铠甲,出于对轩辕绝的绝对信任,木之化相信绝对会和轩辕绝说的一样,足以抵御一星玄士一击,眼前这个高年级的学长,还没有到玄士的修为,当然不可能破坏铠甲,这就是木之化的信心所在。

  “怎么赌?”被人看轻,说连一个铁片铠甲都打不穿,王公子看向木之化的眼神变的十分不善。

  “你打穿了铠甲,不用你陪,打不穿,留下一百个金币。”对于普通学生来说,一百个金币是很大的一笔开支了,不过对于富家子弟来说,区区一百金币,很多时候就是几天的花销。

  听到木之化的赌约,福伯心里可是有点着急了,这铠甲上的灵纹虽然不错,可王公子常来,一来二去的他也熟悉了,知道王公子是强大的七星玄侍,这铠甲未必能接得下七星玄侍全力一击。

  “福伯,我心里有数,你不用劝我。”木之化心意已决,看福伯要张嘴他阻止了。

  “好,我来做公证。”张公子哈哈一笑,显然,他和王公子有点不对付,看王公子出丑他就高兴,而且他比王公子的距离更近,王公子只是瞟了一眼并看清,他却看清了铁片上的灵纹,在灵纹的作用下,即使是凡铁,也不可以小觑。

  “张世风,你是不是一定要跟我作对。”王公子一听就火了。

  “没错,不过重要你承认一句你不行,我完全可以不计较。”张世风推波助澜,不过是赢了还是输了,他都没有损失,赢了的话,更能看到王公子的狼狈,他当然乐意在背后推一把。

  “好,我堵了,不过如果我赢了呢?”王公子反问。

  “不管你输赢,我都二百金币买下来!”张世风和王公子很快就取得了一致,并各自拿出相应金币。

  福伯当然也不会阻止,反正店里不会有损失,而且不管谁胜谁败,铠甲至少能卖二百金币,他把铠甲套到一个专门测试的木质假人身上,然后三个人的目光,全都盯在要出手的王公子身上。

  王公子握紧拳头,拳头上竟然爆发出一阵灼热的气浪,他是一个修炼火属性的强者,火属性的玄气破坏力比较强大,而且负有一定的灼烧伤害,因而修炼火属性的人一般都很具攻击性。

  福伯在铠甲上输入了一股玄气,铠甲上顿时出现一个护罩,让王公子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刚才只顾和张世风斗嘴了,竟然除了最开始的时候瞟了一眼,都没仔细检查过不起眼铠甲。

  现在看到铠甲上被激发的护罩,王公子马上意识到不妙,灵纹激发出来的护罩一般很坚固,除非是粗制滥造的,否则以他目前的力量,别说是一下,就是十下、八下,都不一定能打破,但是刚才已经夸下海口了,不能反悔。

  “怎么,认输了?”看到王公子对护罩有些发呆,张世风乐了,他就是欢看王公子吃瘪的样子,而且乐此不疲。

  王公子怒哼了一声,出手了,猛然就打出一拳,布满热浪的拳头和护罩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烈焰拳!

  王公子退了两步,他用力过大,没能打破护罩,反而被反震回来的力量逼迫后退,脸色十分难看,不是受伤了,更不是心痛他的一百金币,而是在张公子面前丢脸,让他十分的恼火。

  “这一百金币是你们的了!”王公子说完扭头就走,根本不理会张公子幸灾乐祸的打趣。

  铠甲,也被张公子以二百金币的价格买走,本来一百多金币的铠甲,竟然足足收获了三百金币,这让木之化十分高兴,没辜负了轩辕绝的嘱托,仅仅一件铠甲,就收获了三百金币之多。

  当然他也知道,这次是意外而已,正常情况下,即使有灵纹,开价本身材料所限,一百多金币也就顶天了,不会再多多少了,即使这样考虑到铠甲本身的成本,卖出一百金币也是大赚特赚了。

  嘭!

  木之化一脚踢开门闯了进来,一进来就兴奋的高喊:“轩辕,你猜我把铠甲卖了多少钱?”

  铠甲卖了三百金币,出乎意料的价格,木之化当然兴奋,尽管三百金币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

  “一百金币?”这是轩辕绝的心理底价,应该还会高一些,不过高多少他并没有把握。

  “我出马怎么会只卖一百个金币,再猜!”木之化仍然处于兴奋中,摇了摇手中装金币的袋子。

  “一百五十!”这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毕竟铠甲的成本,只有区区几个银币而已,相比较上百金币,区区数个银币,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能卖一百金币,已经是令人疯狂的暴利了。

  “再高些,再高些!”

  “还要高?”一百五十金币已经出乎轩辕绝的意料了,他不能准确定价,但是对价格范围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制作出来的铠甲,虽然有灵纹,可以买到一百多金币的价格,可也多的十分有限,没想到竟然超过了一百五十。

  “不用猜了,我就知道你肯定猜不到,我直接告诉你好了,是三百个金币!”终于还是木之化首先忍不住,直接说了出来,同时把金币递给轩辕绝,一大袋金币,互相碰撞叮当作响。

  铠甲竟卖出如此高价,轩辕绝有点难以相信,他无非是在普通的铁甲上,加上一点灵纹而已。

  “有我出马,有什么不可能的,是……”木之化兴奋之下,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其中少不了夸张美化他自己,不过这并不妨碍轩辕绝,从木之化的叙述中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

  听完整个过程他明白了,铠甲加上灵纹,也就是一百多个金币的价值,不过在两个人互相斗气的情况下,他成了最终得利者,等于白白拿走了张、王两人二百金币,毕竟铠甲本身只值一百多金币。

  不过这也都是你情我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即使张王两人事后想反悔也不行,毕竟挑起事端的,不是轩辕绝,也不是木之化,尽管打赌的事情是木之化提出的,他们也只能算是自作自受。

  “轩辕,这种铠甲你还有多少?”木之化兴奋头有点过了,这才问轩辕绝,尽管卖不出三百金币的高价了,可是福伯鉴定过后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一百金币,这样的铠甲会很受欢迎,即使再贵点,也能卖得出去。

  “我只做了一件,不过很快,我就会有很多这种铠甲,销售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每件我给你十个金币。”轩辕绝也心中火热,铠甲大卖,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修炼是一件很花钱的事,丹药、铠甲、功法,没有一个地方不需要大量资金的,他家里也不是大富之家,不可能提供给他大量资金,有一个稳定的经济来源,对他来说再好不过了。

  “放心,铠甲销售就交给我了,不过十个金币就不用了,等你发财了,请我们大吃一顿就好了。”木之化家里的钱,可以说用之不尽,对这点小钱,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轩辕绝这个人。

  5酷'r匠网S正,$版ol首发sd

  从小在父亲的熏陶之下,他虽然没成为一个商业天才,但很多道理他都懂,轩辕绝的潜力无限,日后必将大放异彩,能在轩辕绝还没出人头地之前,保持良好的关系,绝对比赚金币重要得多。

  更何况也不需要他付出什么,只不过利用家里的店铺,为轩辕绝出手一些铠甲,很容易办到,更何况在出售铠甲的过程中,也能为店铺系引来不少的客源,间接增加家族店铺的收入,对双方都有利。

  轩辕绝点了点头,知道木之化家里财大气粗,根本就不在乎这点小钱,轩辕绝也没坚持。

  “这才对嘛,以后轩辕你负责制作,我拿去卖。”木之化拍胸脯保证,铠甲的销路全包他身上了。

  走!

  说干就干,轩辕绝马上兴冲冲的去买铠甲了,除了购买普通铁甲,他还购买了一件精品铠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