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虎子,快跑......”轩辕绝猛的惊醒。

  “梦......还好,这一切都是梦!”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的轩辕绝不禁是松了一口气。

  他梦到了虎子被一头老虎吞了进去,只剩下了半截身子,那血肉模糊的场景让轩辕绝不寒而栗。

  “醒了?”轩辕绝的母亲东方娟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碗红艳艳的汤药。

  “呕......”一股恶心的感觉,轩辕绝强迫着自己不去看那一碗红色的汤药,那血一般的红色让轩辕绝想起了梦中的场景。

  东方娟看到自己的孩子这般,心里也是一阵的揪心,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把这汤药喝下去吧。”虽然知道这一碗汤药有可能让轩辕绝很不舒服,但是为了孩子以后打算,她不得不狠下心来。

  “嗯。”轩辕绝点了点头,即使再恶心他也不会拒绝母亲的汤药。

  “呼啦!”这汤药一入口就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轩辕绝的整个身体顿时变得绯红,就如同一只煮熟的大虾一般。

  “啊.......好烫......”

  轩辕绝蜷缩着身体,身体来回的翻滚着。

  这种痛苦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轩辕绝就赶到了丝丝的凉意,这让他舒服的都快要呻吟出来了。

  “去洗个澡吧。”东方娟扶起了轩辕绝。

  轩辕绝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上竟然出现了一层黑黑的油腻的东西,还散发着一股恶臭。

  “易经伐髓,虽然晚了一点,但是却并不影响日后的成就。”在外面不停的敲打着铁块的轩辕火微微叹了口气。

  若是在以前的话,轩辕绝在娘胎之中就会服用大量的天材地宝了,如何会到五岁的时候才来服用洗髓汤褪去体内的杂质呢?

  洗髓汤,若是这种汤药外传的话恐怕足以让一些玄宗级别的强者来争夺了,这可是易筋伐髓的最佳汤药,能够懂得这种配方并且将其炼制出来的,整个炎黄帝国都找不出几个。

  这一层黏黏的污垢轩辕绝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彻底清除,清洗过后,轩辕绝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了不少,身体之中更是出现了一股热流,暖暖的,这种感觉很舒服。

  “怎么了?隔壁怎么会有哭声?”轩辕绝疑惑的看着隔壁,那是虎子的家,哭声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白绫,白烛,白灯笼,虎子的家里竟然都是这些东西!

  “秦阿姨,怎么了?”轩辕绝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在灵堂的正中央,轩辕绝看到了一块染血的白布,从这白布的凹陷程度来看,这分明是一个小孩子的尸体。

  “虎子......”梦中所经历的一切又出现在了轩辕绝的眼前,采桑果,大老虎,虎子被老虎吞噬。

  他所知道的也就到此为止,之后的一切无论他如何回想都回想不起来。

  “虎子......虎子死的好惨啊,这天杀的畜生啊,竟然跑到外面来祸害人。”虎子他妈嚎啕大哭。

  “后山......”轩辕绝呆若木鸡,这一切都是真的,虎子的死,老虎的出现都是真的。

  “啊.......”轩辕绝一路狂奔,后山,此刻他只想到后山,他要找到那一只老虎,为虎子报仇。

  “怎么会......”当他赶到水潭边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滩血迹,还有一滩肉泥,从这肉泥之中的毛发依稀可以认出这就是那一头大老虎。

  天空变得格外的阴沉,刚刚还是艳阳高照,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变得格外的阴沉,雷声轰鸣,在那乌云之中隐约可以看到几道闪电在闪烁。

  “啪嗒”

  “啪嗒”

  御敌打在了树叶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随后便是倾盆大雨。

  雨水冲刷着裸露的地表,大块大块的山体开始崩塌。

  突如其来变化把轩辕绝给吓住了,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

  轩辕绝想都没有想,立马扭头就跑。

  但是这暴雨实在是太恐怖了,从远处看仿佛就像是几条水龙倾泻而下,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形成了山洪,雨水混杂着泥石汹涌而下。

  “完了!”轩辕绝绝望了,他跑的再快也跑不过这洪水。

  “没有吗?”云端之中胸口上绣着一个鬼头的老者皱了皱眉头,随手收起了几杆小旗,随后便消失在了天际。

  那漫山的洪水也在此刻消失的干干净净!

  轩辕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这洪水还要吞噬这一切,但是转眼之间便消失的干干净净,如此神奇的事情轩辕绝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是什么?”轩辕绝眼前一亮,在碎石之中他发现了一个黑漆漆的东西。

  “原来是一截枪啊。”当轩辕绝将这东西挖出来之后,才发现,这是一柄断了的长枪,只剩下半截了。

  “回去拿给父亲,重新锻造成一柄短剑也不错。”轩辕绝收起了这半截长枪。

  这一次的山洪足足让这一座山坍塌了大半,若是再持续几分钟的话,恐怕连山下的云山镇都要遭殃了。

  虎子的死已经成为了事实,轩辕绝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过来,打铁。”轩辕火看着浑身都湿透了的轩辕绝说道。

  “啊?”轩辕绝一愣,父亲可是从来都不允许自己碰那个铁锤的。

  轩辕绝将信将疑的扛起了铁锤,一百来斤的铁锤换做平时,轩辕绝无论如何是抡不动的,但是经过洗髓汤的易经伐髓之后,轩辕绝的体质也比之前强了不少,铁锤虽然重,但是轩辕绝还是能够勉强拿起来的。

  不过迎面而来的热浪却让轩辕绝有些吃不消,每呼吸一口都感觉自己的肺热辣辣的,仿佛是要炸开了一般。

  “调整呼吸的节奏,跟着我做。”轩辕火威严的声音在轩辕绝耳边响起,轩辕绝不知不觉之中就跟着父亲的呼吸节奏。

  虽然还是觉得火辣辣的,但是却已经能呼吸了。

  “真龙回火诀,不愧是五岁开眼,悟性果然不凡。”轩辕火心里也是无比的感慨。

  虽然只是入门篇,可是仅仅用了两个小时就能掌握,这等悟性甚至比他还要出色。

  轩辕绝也觉得这个呼吸方式很舒服,随着每一次的呼吸,周围的热量都会被他吸入体内,然后化为一股股的热流。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了晚餐时间,等到轩辕绝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才发现一直别在他腰间的这半截长枪竟然忘记给父亲了。

  “小子,快,快用玄气封住缺口!”突然,这长枪之中传来了急促的声音。

  “谁?是谁在说话?”轩辕绝心头一紧,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这凭空而来的声音让他感到很恐惧。

  “我在你的长枪里,你别浪费时间了,再不封住封印的话,我就真的要死了。”长枪之中的声音也是越来越急促。

  “别问,照着我的话做,有什么问题等修补好这一条灵纹再说!”这声音又再一次响起。

  轩辕绝怪异的看着这半截长枪,在这长枪之上果然是有一条条纹路。

  “将你体内的玄气顺着左边第三条灵纹灌注进去,全部灌注进去!”

  轩辕绝照着做了,顿时一道火红色的光芒升腾而起,在这长枪之上形成了一层薄膜。

  好在这个时候是傍晚,又是在房间之中,不然这样的声势不引来别人的注意才怪。

  “好险,差一点就死了。”长枪之中的声音松了口气。

  “你是谁?怎么会住在长枪之中?”轩辕绝马上提问。

  “和你说,你这个小小的三星玄侍也不明白,你只需要知道我很厉.......”

  “绯红之眼.......”这长枪之中的声音突然一惊。

  此刻的轩辕绝双眼都变得通红,一个类似于蝌蚪一样的东西在他的眼睛之中不停的旋转着。

  “绯红之眼,轩辕一族。”

  “噗通!”轩辕绝一头扎到在了床上,竟然是睡了过去。

  “绯红之眼,这个少年竟然是轩辕一族的后人,应该是刚刚开眼不久吧,还没有适应绯红之眼的力量,昏迷过去也很正常。”这长枪自言自语道,然后就没有了声息。

  第二天早晨,轩辕绝还是和往常一样进行晨练,只是没有了那个要他搀扶的虎子。

  “喂喂,我不是给你了一套《八卦掌了》吗,你怎么还是练习这不入流的《通背拳》啊。”长枪又开始聒噪起来了。

  经过简单的交谈之后,轩辕绝知道了这长枪之中寄宿着一个灵魂,一个一千多年前的灵魂,据说是叫什么欧冶百炼的,是什么灵纹师。

  后来欧冶百炼给给了轩辕绝一套三流功法《八卦掌》,只是轩辕绝根本就没有修炼,晨练之时打的依然是《通背拳》。

  “娘亲说过,不能拿陌生人的东西。”轩辕绝摇了摇头。

  酷N匠B网唯Z一正版◇,T-其8他5T都☆是c盗bN版

  “我.......”欧冶百炼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了脾气,和一个孩子打交道他还真的没有试过。

  “来了,来了,云山城的人来了!”教官那一张老脸就如同怒放的菊花一般,轩辕绝还是第一次看到教官如此开心。

  在教官的身后是两支队伍,一支披坚执锐,一支马车开道。

  “王将军,赵老师,这就是我云山镇的三个孩子,都已经达到了一星玄侍,尤其是这个轩辕绝,已经达到了二星玄侍,即将突破了。”教官极力的介绍着三个孩子,而成绩最好的轩辕绝则成了教官重点推荐的对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