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方乐的报复(四)

  城郊的一座破烂工厂内,陈玄玄蹲在地上抽着烟,他的身后是断了一条腿的陈羽,此时的他正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盯着陈玄玄的背影,脸上一片恐惧害怕之色,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把自己弄到这来能干什么,可是他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能让他感到舒服的。

  陈玄玄扭头看了坐在地上的陈羽一眼,对他现在的表现感到满意,刚来到这的时候,这家伙还是不住嘴的求饶许愿,结果在陈玄玄几个大嘴巴之下,变得老实多了,再也不敢有半句废话。

  门口传来刺耳的刹车声,陈玄玄站起了身来,而地上的陈羽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方乐和王启年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没有理会一旁的陈羽,方乐向陈玄玄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了。”

  陈玄玄咧嘴一笑,没有说话,侧身闪到一旁。

  陈羽跟了吴佛心五年,是个见惯了道上惨烈厮杀的主,但是现在轮到了自己,才知道人对于死亡的恐惧有多么强烈,尤其是他看到方乐望向自己时的冰冷眼神,再也止不住的手脚发抖,颤抖着嗓子道:“乐哥,求您老人家放了我,我是一时糊涂,只要您饶了我,以后我绝对消失在您的眼前,消失在这个粤城。我对天发誓,我如果敢报复你,不得好死。”

  “我操你大爷!”方乐还没有说话,王启年就就冲上前去狠狠的给了他一脚,直接踹到脸上,将他那张帅气的脸庞给踹的鼻血直流。

  “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那股劲到哪去啦,还他娘的找杀手,要不是乐乐命大,现在早完蛋了,你说要怎么收拾你!”王启年脸上挂着冷冷的笑容,盯着地上的陈羽,在袖子中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不停的抛动着。

  陈羽被王启年踹的鼻血横流,却不敢去擦,此时看到他掏出匕首,更是吓得脸色大变,惊慌的道:“乐哥,饶命,乐哥饶命!”

  方乐冷冷的盯着他,来到身前,蹲在地上,望着这个曾经在天元呼风唤雨的羽少,缓缓开口道:“在江湖上混,弱肉强食,大多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出来的比我早,这个道理应该比我懂。这次你运气不好,没有杀了我,但你觉的我真的会放过你,让你反过头来继续阴我?现在你在我手里,当然要低三下四的装孙子扮可怜,可是我如果放了你,你就是我身后的一只狼,一只随时都有可能咬死我的饿狼,纵虎归山的事情你觉得我会去做?”

  陈羽至从被陈玄玄抓住后心中其实一直都存在着几分侥幸,江湖上摸爬滚打难免有时候落到下风,装孙子扮可怜,求饶一下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只要自己保住性命,就还有机会让这三个可恶的乡巴佬死无葬身之地。可是现在看到方乐冰冷的如看死人般望着自己的眼神,陈羽知道自己错了,这个刚刚出头的年轻人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菜鸟,而是真正敢要了自己性命的狠人,一开始还存在侥幸心理的他怕了,彻底的怕了。

  “乐哥,只要您能放过我,需要什么条件您尽管开口,我保证以后离开粤城,如果我想着报复,就让我全家死绝,断子绝孙。”陈羽望着眼前的方乐,乞求道。骨气尊严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再重也重要不过生命,没亲身经历过生死存亡的恐骇关头,他也会使劲嚷男儿膝下有黄金,比谁都带劲,事实上有屁用。

  方乐没有说话,而是沉默的盯了他片刻,然后在口袋中拿出烟,抽出一支点上,吐出了一口浓浓烟雾后,向王启年伸出了手。

  王启年把那把锋利的匕首放到他的手中,方乐手腕一翻,直接刺到了陈羽的大腿之上,锋利的匕首穿透皮肉,将他的大腿给刺出了一个透明的窟窿。

  “啊!”剧烈的疼痛让陈羽放声大叫,方乐则是一脸平静的抽出匕首,王启年望着放声惨叫的陈羽一脸幸灾乐祸,陈玄玄却是瞳孔猛的一缩,方乐这毫不拖泥带水的一刀,让他这个心理有些小小变态的家伙大觉兴奋,杀伐果断,正是道上大好男儿所为。

  方乐拿着带血的匕首,望着陈羽,平静的说道:“栽到我这种乡巴佬的手上,你也不用不服,毕竟是你先要杀的我,如果不是我命大,那么现在笑的就是你,混了这么多年,你也早该有这种觉悟。”

  方乐说完,又举起了手中的匕首,眼睛微微的眯着,望向了陈羽的心窝处,眼中寒芒一闪,就要刺下。

  “你他娘的住手!”就在方乐要举手刺下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大吼,刘清舟铁青着脸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来到方乐面前,二话不说,掏出腰中的手枪指向了他的脑门。

  “把匕首放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要不然我真的会开枪。”

  陈玄玄看到刘清舟掏出手枪的时候脸色一沉,挪动脚步向前移动两步,死死的盯着他,看着用枪指着自己的刘清舟,方乐朝他一笑,向着陈玄玄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出手,扭头对刘清舟有些吃惊的说道:“这地方你居然都能找来!还真厉害。”

  “你少他娘的废话,赶快把匕首丢掉。”刘清舟依然举枪指着方乐的额头,大声的道。

  地上的陈羽本来以为自己这次要完了,没想到被这个冲来的警察救了一命,忙屁滚尿流的爬到他的身后,因为疼痛和惊吓,脸上满是眼泪鼻涕。

  方乐看着他爬到刘清舟身后,对着刘清舟一笑,丢掉了手中的匕首,缓缓的站起了身子。

  看到他丢掉武器,刘清舟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将手中的枪插回腰间,铁青着脸向方乐三人道:“你们干什么!报复杀人吗!”

  “没有,没有,我们怎么敢杀人呢,只是想教训下这孙子而已,给他长点记性,既然小爷您来了,那就交给您老处理。”看到刘清舟出现,王启年那货又习惯性的装起了孙子。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我千辛万苦的找到你们,后面还不一定发生什么事情!”

  王启年望着刘清舟猥琐一笑,掏出烟递给他一支,又帮他点上,在王启年看来,刘清舟是官,他们是匪,难得刘清舟愿意跟他们交往,所以一直都对他礼敬有加,而陈玄玄却对刘清舟一点也不感冒,他干惯了下三滥的阴损勾当,对警察有一种天生的抵触。

  刘清舟抽了一口烟,望着方乐道:“这事你们别管了,那个杀手已经招了,人就交给我带走吧。”

  方乐向他点了点头,刘清舟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挂断后盯着方乐的眼睛道:“我们是朋友,所以我不想看着你犯罪,所以有些事情以后尽量交给我来处理。”

  方乐盯着他认真的脸庞,感受到他话语中的真诚,用力的点了点头。

  警察来的极快,用了不到十分钟,一辆警车便呼啸而至,将那陈羽给抬上了警车,刘清舟也随着而去,陈玄玄开车带着方乐两人返回城里,在路边找了家夜摊点了点东西吃,从傍晚折腾到现在,三人都还没有吃饭。

  “乐乐,过几天我想出去一趟。”王启年喝了一口酒后说道。

  “去哪?”方乐有些奇怪的问道。

  “去找个老朋友,都快五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这家伙可是个高手,祖上传下来的的武艺,我看能不能把他给请出山,以后在道上混,还不一定能碰到什么事情呢,玄玄野路子出身,做些下作的阴险勾当还行,跟人硬抗他身手不行,我们还是要找个身手好的猛人,要不然罩不住场子呀。”

  方乐笑了笑,望着王启年那猥琐的汉奸头道:“启年,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小子,有些事情都靠你操心了,谢谢。”语气真诚,发自肺腑。

  王启年从陈玄玄手中接过一瓶啤酒,跟方乐轻轻一碰,仰头一口气喝掉半瓶,擦了擦嘴道:“乐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茫茫人海难得咱们兄弟相识相知一场,一起喝酒吃肉,图的就是一个痛快,哪来那么多娘们样的酸气。”

  方乐听到他的话后哈哈大笑,也灌下去半瓶,王启年虽说相貌猥琐了些,可真的帮了方乐不少大忙,能有这么一个交心过命的朋友,值!

  王启年放下手中的酒瓶,望着方乐道:“如今洪门老佛爷身边有个打遍东南三省的左手刀王胜,林润之身边也有个身手高强的王虎,老哥我也要给你弄个绝世猛人来。”

  “很能打?”方乐疑惑问道。

  “当然。”

  王启年用手捋了捋被夜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头发道:“是刀口舔血地辛辣货色,跟六十七度的衡水老白干一样,一个字,烈,但绝对是能一扛十的角色。当年我们这帮土夫子跟另一伙起了冲突,他可是一个人挑了对方二十多个,身手估计要比你高出一大截,玄玄这种连他一个照面都撑不下。”王启年感叹道。

  陈玄玄听到他说起的那人,眉毛微微翘起,似乎在回忆。

  “明天收拾收拾,后天我就动身,说什么也要把他给请出来,这几天你跟玄玄两人小心一点。”王启年拿起酒瓶,跟方乐又喝了一口。

  “我跟你们说了,不要老是跟着我,你们烦不烦呀!”就在三人大吃大喝的时候,旁边马路上却传来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

  三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红色风衣身材高挑的女子正在对着身后三个男人愤怒的说着什么。

  女人身材高挑,昏黄的灯光下看不清面容,夜风吹拂,将她风衣下摆掀起,露出那双笔直弹嫩的腿,赏眼至极。

  身后的三个男人,都是一身黑衣,身材均匀,面色漠然,似乎是保镖之类的人物。此时三人中的一个微微向着女人弓身道:“对不起小姐,老爷吩咐只要您出去,就要我们几个寸步不离。”

  “混蛋!王八蛋!”听到他回答的女人更显得愤怒,大声的骂了两句,可那几个保镖声色不动依旧紧紧的跟在她身后。

  看来是哪个富家小姐出来游玩,方乐三人望着几人走远,王启年喝了一口酒感叹道:“这种年轻的富贵女人,无非是两种情况,要么睡她的人牛逼,要么就是睡她妈的人牛逼,舍此无他!”

  方乐想不到王启年这个猥琐的家伙居然能吐出这么有文青味的句子,不由得感觉有些另眼相看。

  感觉到方乐的目光,王启年迎着夜风一甩头发道:“别看我,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台湾一个叫李敖的家伙说的。”

  p:酷匠pd网》k永A久免;费看!N小说

  实在想不到王启年这家伙居然连李敖的书都看过,这让基本是个半文盲的方乐不由佩服万分,陈玄玄觉得自己的表哥真是牛逼,居然能懂这么多酸溜溜绕了几个弯子骂人的句子,裂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