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玄玄没有上过一天学,没有看过一本书,比方乐还没有文化,从小跟着表哥浪荡江湖,他的世界充满了纯粹的野性血腥,有一抹浓重的的化不开的黑色基调,十几年来心中偶有不平之气,也不知道该如何化解,只觉的当初在墓地旁杀了那几个想要谋害自己兄弟二人的土夫子算的上是人生一大快事,十步杀一人,事了拂衣去的意境陈玄玄不懂,只觉得杀人放火是件顶大块人心的事情,除此之外就是把那些美貌的良家妇女拐带上床,像个牲口一般狂插猛送大汗淋漓的拱完提起裤子走人,走南闯北,无牵无挂。

  一年前跟着表哥来到粤城做了保安,陈玄玄心中早就觉得憋屈的很,但是表哥决定的事情,他是不敢反对的,不过幸好能勾搭上个饥渴的美艳少妇,每日能供他发泄过剩的精力。

  直到遇到被自己表哥极为器重的方乐,陈玄玄别一开始并不看好这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刚开始接触时不过是碍于王启年的面子而敷衍了事,一直冷眼旁观,直到方乐出手替他挡下了那个风子,陈玄玄才算对方乐高看了了一眼,而后面刚到天元时方乐把十五万现金都分给几个弟兄,才让陈玄玄对他彻底的刮目相看。

  江湖上打滚,钱并不能看的太重,但是钱却是检验一个人最好的工具,方乐是个贫寒出身的小人物,十五万现金对他来说是笔不小的钱财,这一点陈玄玄清楚的很,但是他却能脸不变色的把所有钱都分给兄弟们,这一点让陈玄玄心中大为佩服,虽然他并不看好方乐,但也把他当做了可以交心过命的兄弟。

  在江湖上十几年,陈玄玄没有见过一个低微出身的穷苦人家孩子能够熬出头的,也许是他见识短,但真没看到一个有好下场,一个都没。不过既然表哥如此看好方乐,而且方乐自己看着也很对眼,虽说担心他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但也愿意陪着他刀山火海里闯上一闯,挺枪提刀,大杀四方,笑傲于万人从中,也不枉白来人间一场。

  发现三人的陈玄玄如一只猫般轻轻的走到三人身后,抬起右臂,对着身前一人的太阳穴猛烈的一拳砸下,被一拳砸在太阳穴上的家伙连吭都没来得及吭一声,直接摔倒在地,陷入昏迷。

  陈羽的另一个手下此时看到同伴被袭,不由的脸色大变,只是还没有等他做出防御的架势,陈玄玄就蛮横霸道,毫不讲理的欺身而上,将他重重的撞在车上,紧接着后退一步,右手掌成刀,重重的砍在他的脖颈上,一招下去,当即昏迷过去。

  “你干什么!”坐在车内的陈羽此时也认出了这个瞬间放倒自己两名手下的陈玄玄,脸色因为惊恐而显得异常苍白。

  陈玄玄没有理会他,而是将他晕倒的两个手下拉离车旁,回身坐在了驾驶员位置上,此时的陈羽坐在后排,脸色阴晴不定。

  “兄弟,只要你放过我,要多少钱你开口吧。”沉默片刻后,脸色阴沉的陈羽终于感到了害怕,放低了身价向陈玄玄求饶起来。

  陈玄玄没有回头,更没有说话,而是掏出一支烟点上。

  “我给你二十万,不,给你五十万,你放过我怎么样兄弟!”后排的陈羽已经感受到了陈玄玄身上那股压抑的他就要窒息的阴狠气势,不停的利诱起来,在他看来,对于这种小人物,金钱无异于是最大的诱惑,只要自己今天能够逃走,明天一定会让这几个乡巴佬不得好死。

  后面的陈羽还在不停的求饶着,抽了两口烟的陈玄玄微微的皱了下眉头,突然转身,一拳至下而上击在他的下巴上,顿时将他打的昏迷过去。下巴处,只要十公斤的重量便能让人昏迷过去,所以挨了一下的陈羽立马软倒在后椅上。

  陈玄玄没有再理会他,而是掏出手机拨通了王启年的电话:“表哥,人已经到手。”

  电话的中王启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陈玄玄挂断手机,将手中的烟头丢出窗外,发动汽车,向着郊外疾驰而去。

  “哪个王八蛋敢对方乐贤侄下手,一定要查出来,把他丢到海里喂鱼去!”在天元,吴佛心此时正坐在方乐对面,一脸关切加愤怒的大声说着。

  面对着这条老狐狸,方乐咧开嘴灿烂的一笑,回答道:“谢谢吴叔关心,不过幸好没事,只是些皮外伤。”

  “行了方乐,你好好养伤,这事就交给我了,我一定会给你查出来到底是哪个王八蛋下的手。”吴佛心摆了摆手,显得极为愤怒。

  “那谢谢吴叔了。”方乐做出感激的样子,向他说道。

  一旁的王启年盯着吴佛心那圆圆的脸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此时王启年口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告罪一声,出去接通,片刻后又一脸神秘的跑了进来,对着还在跟吴佛心违心客套着的方乐点了点头。

  方乐看他表情,知道陈玄玄已经得手,便站起身来,向着吴佛心告罪道:“吴叔,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说完和王启年二人转身就走。

  身后的吴佛心望着两人的背影,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安的感觉,沉思片刻后也快步走到了门口。

  但是一个瘦高的男子此时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门口,吴佛心停下脚步,抬头望去,这是那王虎。

  “吴爷。”站在门口的王虎对着吴佛心礼貌的点了点头。

  看到王虎出现,吴佛心脸上露出吃惊之状,随后立马变成他那招牌式的笑脸,亲切的走到王虎身前,向他肩膀上轻轻打了一拳道:“你小子,不在润之兄身边,怎么有空跑到我这来了。”

  王虎也裂开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向着吴佛心道:“林爷今天刚刚刚弄到两瓶好酒,特意让我过来请您一起夜饮,不知道吴爷有没有空。”

  “既然是润之兄邀请,我吴佛心怎么能不给面子,走走,我这就去陪润之兄一醉方休。”吴佛心爽朗的哈哈大笑,挥了挥手,示意王虎当先带路。

  当王虎转过身去的时候,吴佛心那开心的笑脸立马拉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沉之气,沉默的走在王虎身后,他当然知道林润之这个时候派王虎来邀请自己,一定是别有用心。

  唉!吴佛心在心里叹息一声,看来陈羽这次是保不住了。

  陈羽是吴佛心手下第一大将,跟了他整整五年,在他身边也算立下过汗马功劳,吴佛心一直对他都比较看重,但也只是把他当做了自己身边的一条狗,虽然器重,但也谈不上有多深厚的感情,如今陈羽惹上了那个看似土里土气,但却一直深藏不露的方乐,在林润之也插手的情况下,吴佛心现在断然不敢跟他对着干,所以此时在他的心中,已经放弃了陈羽,谁让那小子不听自己的话,非要自己报仇,丢掉一条狗,虽然让他惋惜,到还不至于肉疼。

  医院内,两个警察安静的站在一个病房门口,病房内是今天刺杀方乐的杀手,此时的他刚刚动完手术,在里面昏睡。

  走廊的尽头,刘清舟拖着有些懒散的脚步走了过来,看到他的两个警察都对他亲切的叫了声:“头”!

  刘清舟在包里掏出烟,丢给两人一人一支,向着二人一扬头道:“兄弟们辛苦了,里面那位现在怎么样?”

  “刚动完手术,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您那位兄弟下手真狠,两条腿全部粉碎性骨折,估摸着就是伤好了,这人也算废了。”一个警察脸上微微变色的说道。

  刘清舟听到他的话后微微一笑,凑到两人身前小声的道:“我进去问点东西,你们俩在这看着点,别让任何人靠近。”

  听到他的话两个手下相视神秘一笑,知道头又要动用那些不能让外人知道的手段,都重重的点了点头,刘清舟轻轻的拍了下两人肩膀,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刚刚动完手术的杀手正静静的躺在床上,刘清舟站在床前点上一支烟,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支水杯,举到那个杀手的脸上,慢慢的倾斜杯子,将里面的水倒在他的脸上。

  昏睡中的杀手被冰凉的水刺激的慢慢了睁开了眼睛,刘清舟对着他咧嘴一笑,将杯子放回原处,凑到他的跟前道:“说,是谁把你找来的。”

  刚刚被激醒的杀手此时脑袋还有些不太清醒,只是一脸茫然的盯着刘清舟那张俊美的脸庞。

  看到他的反应,刘清舟又是一笑,对着他说道:“看来我要让你清醒清醒。”

  说着右手伸到那杀手打着绷带的小腿处,将手放在上面,重重的捏了一下。

  “啊!”刚刚手术完的小腿被刘清舟捏住,剧烈的疼痛让那杀手忍不住的放声大叫起来。

  s'酷d匠》#网唯g一正版,`$其@他7B都a是|盗版/+

  听到他的叫声,刘清舟马上将手放开,脸上带着淡淡笑意道:“看来这回是清醒了,告诉我,到底是谁把你找来的?”刘清舟向杀手问道。

  “不知道!”此时的杀手疼的脸上汗出如雨,却依然守口如瓶。

  刘清舟看着他的样子,又是咧嘴一笑,说道:“你这样可不行,再不说可是要吃苦头的。”

  床上的杀手没有理会他,而是沉默的闭上了眼睛。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这样小爷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看到拒绝合作的杀手,刘清舟似乎有些恼火,弹掉了手中的烟头,走到床尾,将杀手一条腿上的绷带一层一层解了开来。

  “你要干什么!”看着沉默的解着自己伤口绷带的刘清舟,那原本平静的杀手此时也感到了恐惧,有些惊恐的问道。

  “你一会就会知道。”刘清舟对他展颜一笑,继续解着他的绷带,不一会便露出了手术后留下的一条长约十五公分的刀口。

  “现在给你最后的机会,说不说?”解开绷带的刘清舟站起身子,望着那杀手再次问道。

  虽然心中害怕,那杀手却还是依旧沉默,一脸怨毒的死死盯着刘清舟。

  刘清舟见他模样,不再接着废话,而是在口袋中把香烟掏出,把里面剩余的十几支烟全部抽出,握在手中捏断,然后全部放入到那支杯子里,拿起水壶,到了半杯水。

  刘清舟举着已经半城深褐色的茶水对着那杀手微微一笑,向着他小腿的伤口上倒了下去。

  凄惨的叫声响起,让门口两个站岗的警察也听的脸上色变,心中想着头儿又用了什么手段去审问那个杀手,只是千万可别出事,要不然他们两个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刚刚划开的伤口,淋上浓浓的香烟所泡成的水,其中的痛苦简直可以让人疯掉,刘清舟只浇了一下,那杀手就已经变的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像这种职业杀手,口风都严的很,正常的审讯方法别想在他口中问到一句有用的东西,有些时候就算用上了手段也大多毫无收获,刘清舟之所以现在来审问他,是因为人在刚刚手术完清醒过来的这段时间是最脆弱的,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理。

  “说不说?不说我可又浇了。”刘清舟盯着病床上痛苦万分的杀手又举起了手中的水杯。

  “说,我说!”床上的杀手看到他举着的杯子,终于彻底崩溃。

  “这样才对嘛,早这样合作,何必吃那么大苦,说吧,到底是谁。”刘清舟放下手中的杯子,盯着那杀手道。

  床上的杀手脸色苍白,嘶哑着嗓音对他说出了一个名字。

  听到那杀手说出的名字后,刘清舟转身就走,外面两个手下看到他走出后,一脸关心的问道:“怎么样头,问出什么东西来了吗?”

  刘清舟看着两人点了点头,说道:“问出来了。”

  紧接着又吩咐道:“去叫医生来给他处理下伤口,你们看好他,我有点事。”说完急匆匆而去。

  两个警察相对而视,望着刘清舟的背影心中不由的崇拜万分,想着头果然是头,几乎就没有他办不成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