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长时间没见你了,最近还怎么样?”警局的审讯室里,方乐坐在椅上,盯着刘清舟那张如女人般漂亮的脸问道。

  刘清舟没有理他,而是掏出烟抽出一支自己点上,口中带着明显的嘲讽味道:“混的不错呀乐哥,这才几天没见,就变成了天元的大总管了,以后您怕是要飞黄腾达了,可千万别忘了照顾着兄弟点呀。”

  对于这家伙的挖苦,方乐并不介意,而是咧开嘴,做出一个憨厚的笑容道:“都是兄弟们照顾,有空的话找我去玩,我给你免单。”

  “操!”刘清舟看到方乐那张笑的有些没心没肺的脸,心中的怒火不由的涌起,将手中的烟头狠狠的丢在地上,大声的道:“大哥,拜托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那林润之已经日薄西山,整个粤城不知道有多少人如狼似虎的盯着他的后背,就等着他倒下后上去咬块肉吃,可你倒好,偏偏在这个时候跑进来趟了浑水,真不想要命了?”

  方乐紧紧的盯着他那双如桃花般的眸子,在他责备的语气中感受到对自己的关心,心中不由的涌起一股淡淡暖意,听他说完后,方乐调整了下身体,让自己坐的更正了些,望着刘清舟道:“你的担心我知道,但是有几个问题我也要说一下,第一,林润之与我爷爷有旧交,按这层关系他算是我的长辈。第二,我是个穷苦家庭出身的孤儿,从小到大吃的苦不是你能体会的到的,我就像那饿了许久的狼,看见了肉就要去吃,有没有毒都无所谓,所以我才很在乎这种能让自己过得更好一些的机会,哪怕这种机会相对来说危险了些。第三,我现在有了自己的女人和兄弟,我必须要尽我自己最大力量,让他们都有口饭吃,所以,我既然走进了这个圈子,那么短时间内就没有退出的可能,虽然我也不怎么喜欢这种生活。”

  刘清舟盯着方乐此时显得极为认真的脸庞,半晌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的道:“现在的林润之并不安全,我是怕你跟着稀里糊涂的送了性命。”

  方乐咧开嘴,对着这个家伙真诚一笑,虽然心中感激,但是却没有再多说什么,真正朋友间的感情,不是语言能够表达的。

  “来根烟抽。”方乐向刘清舟道。

  刘清舟有些恼火的抽出一支烟丢了过去,方乐没有理他,自顾自的点上,吐出一口烟后缓缓的道:“那个杀手的幕后指使,我很想知道,希望你能帮我调查出来,我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

  “我操!你脑子没病吧?我是个警察,犯人的口供怎么能透漏给你,我跟你很熟吗?”听到他说的话,刘清舟那家伙顿时恼怒的爆了粗口。

  “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谁,以后也能防着点。”方乐语气尽量平静的说道。

  “我看你丫的是想报复吧,别在这给我装犊子,我绝逼不会告诉你的,就死了这条心吧,再说了,这种职业杀手口风都紧的很,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刘清舟紧紧盯着方乐那张平静的脸庞,了解方乐的他知道这小子现在心中一定是充满了愤怒。

  “不说就算了,我自己会查的。”方乐对他的态度不置可否。

  “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们可以做朋友,但我毕竟是个警察,如果你犯了法我是绝对不会对你留情面的,我希望你冷静冷静,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刘清舟盯着方乐的脸庞,认真的说道。

  方乐看着这个家伙难得露出的认真模样,吐出一口烟,眯着他那双不大的眼睛道:“你是个警察,我虽说算不上是匪类,但现在怎么也不能说是个良民,也许我们一开始就不该做朋友。”

  “你大爷!”刘清舟听到方乐的话,显然有些恼火,激动的站起了身子,将头凑到方乐的脸前,大声的说道:“小爷我跟你说这些不是想跟你绝交,我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好朋友最后他娘的成了我手里的犯人,你他娘懂不懂!”

  方乐盯着这家伙因为激动而青筋暴露的额头,听着他大声的吼叫,心中一丝暖意滑过,对他说道:“我是原本个小人物,本来一无所有,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属于自己的女人和几个交心的兄弟,所以我对这一切很是珍惜,可是今天这件事情让我感觉到很害怕,甚至说的上恐惧,打心眼里的恐惧,不是因为我自己差点送了命,而是我担心那些人杀我不成功,会去伤害我身边的人,所以我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刘清舟听他说完,脸色稍稍的缓和了下来,有些无力的坐到椅子上,对他说道:“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我一定会把那人查出来,给你一个交代。对了,你身上伤不要紧吧,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没事,都是小伤,那么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方乐问道。

  %酷J匠网唯一正…版,其4|他k¤都是5盗版5W

  “可以了,不过出去后你自己要小心。”刘清舟说道。

  “谢谢。”方乐对他真诚一笑,起身走出了审讯室,外面王启年和陈玄玄两人看到他出来,都沉默的跟在他身后。

  走出警局,方乐脚步微微的停顿了下,扭头向王启年问道:“你觉得会是谁?”

  王启年听到他的问话,用手指戳着口中的烂牙沉思许久,才回答道:“咱们原本都是那些大人物看不入眼的小人物,现在居然能混进天元,可以说这一点足够让很多人眼红,不过我估摸着那些家伙们眼红归眼红,但还不至于一心要了你的命,毕竟没有什么过节和深仇大恨,可是现在这个事情发生了,在我来看似乎只有三个人有可能。”

  “哪三个?”方乐盯着他问道。

  王启年虽说相貌天生猥琐,但心思却比一般人活泛的多,再加上混迹江湖十几年,经历也足够丰富,是方乐身边狗头军师的不二人选,只见他此时用手戳着牙,微微摇晃着头分析道:“第一个就是这粤城跟林爷齐名的陈潜意,他一直想要对付林爷,而你现在怎么说也是林爷身边的大红人,所以他有可能,不过现在他跟林爷的势力不相上下,谁也不会轻易出手,都等着那最后的致命一击,我觉得他还不至于为了咱们这种新人而去打草惊蛇,所以他似乎可以排除。”

  方乐微微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人嘛,当然就是吴佛心这头老狐狸了,咱们到了天元,最直接的触动了他的利益,虽说他现在一天到晚对咱们笑眯眯的,可我估计这老狐狸心里连吃了咱们的心都有,所以我觉得他的嫌疑最大,不过他现在还没有跟林爷真正翻脸,我看着家伙老奸巨猾,也似乎不是那种轻举妄动的人。”王启年紧皱着眉头说道。

  方乐想到了吴佛心那如狐狸一般的笑容,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第三嘛..”沉思过后的王启年接着道:“这第三个人就是被你打断了腿的陈羽,那小子本来在这天元呼风唤雨的做着大爷,结果你一来就把他赶走了,还废了他一条腿,这小子跟你可是有深仇大恨呀。”

  听王启年说完,方乐眼前有浮现出陈羽那张扭曲的脸,和一双怨毒的眼睛,方乐抽出一支烟点上,吐出一口迷离的烟雾,沉默不语。

  就在三人沉默的时候,方乐口袋中的手机此时却响了起来,拿起接听,电话中传出王虎特有的低沉嗓音:“你没事吧?”

  虽然声音中没有流露出多少情感,但方乐依旧听出其中的关切意味,回答道:“没事。”顿了顿后又接着问道:“我想知道是谁?”

  电话中的王虎沉默片刻,接着回答道:“目前还不清楚,不过肯定不是陈潜意也不是吴佛心,这人找的杀手并不是特别专业,要是他两人的话,估计你现在已经死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查出来的。”

  “谢谢,不用了,我已经知道是谁了。”方乐说完挂掉了电话,转头向王启年两人道:“基本上可以确定,是陈羽。”

  王启年面色冰冷,转头向陈玄玄吩咐道:“去医院把他弄出来,要快,估计一会他就会收到信息,别让他跑了。”

  听到吩咐的陈玄玄眼中寒芒一闪,扭头就走。

  林润之的别墅内,挂掉电话的王虎望着林润之道:“看来方乐已经知道是谁下的手,要不要我去帮帮忙?”

  坐在藤椅中的林润之喝了一口茶道:“这种小事情那王启年表兄弟俩应该能够摆的平,你就不要出手了,我现在倒是很好奇方乐这孩子到底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你去盯着点佛心那边,别让他捣乱就行。”

  王虎点了点头应下。

  医院的病房内,断了一条腿的陈羽躺在床上显得有些焦急的把玩着手里的手机,杀手是他找来的,原本在天元呼风唤雨的他被方乐踹断了一条腿,心中对方乐的恨意可谓滔天,虽说吴佛心让他再忍耐几天,可是此时的他心中早就被怒火燃烧的失去了耐心,只想着要杀掉那个可恶的乡巴佬,所以他才会通过自己的关系联系到这个杀手,虽然不是顶尖的,但想来做掉那个该死的乡巴佬应该足够了,今天一天他都焦急的躺在病床上,等着那杀手传来的好消息。

  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陈羽欣喜若狂的拿了起来,紧接着又皱起了眉头,电话不是那杀手打来的,而是吴佛心。

  陈羽有些奇怪的接通了电话,叫了声:“吴爷。”

  电话那头的吴佛心语气显得有些急躁,直接了当的问道:“杀手是不是你找来的?”

  此时的陈羽没有再隐瞒,而是恨恨的说道:“是我吴爷,我一定要杀了那小子,不杀了他我连饭都吃不下去!”

  “唉!”电话那头的吴佛心沉默片刻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你呀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那个杀手已经失手了,方乐只受了点小伤,你现在最好赶快转移地方,先到乡下躲起来,我怕方乐会报复,还有就是那杀手已经被警察带走,我怕他给你露了,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鲁莽呢,唉,快点离开医院,找到安顿的地方我再去看你,记住,要快!”吴佛心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病床上的陈羽拿着电话脸色铁青,呆愣了片刻后忽然将手中的手机狠狠的摔到地上,砸的四分五裂。

  “废物!全都是他妈的废物!”听到任务失败的陈羽声嘶力竭,心中对方乐的恨意让他恼羞成怒。

  “还他娘的高手,操你妈!”陈羽恼火的大骂着那个失败的杀手。

  听到房中声音的两个手下惊慌的打开了门,看到恼怒的两眼血红如受伤的狼一般的陈羽有些不知所措。

  “还他妈愣着干什么,赶快备车,我要出院!”陈羽恼火的对两个手下说道。

  “好,好,我这就去办出院手续。”其中一个听到他说话,连忙点头应下,就要转身去办手续。

  “办你娘的出院手续,直接走就行。”陈羽又是恼火的骂道,接着有些艰难的移动自己受伤的左腿,坐到了床沿上。

  两个手下慌忙跑过来给他穿上鞋子,一左一右的架着他走出了病房。

  医院的大门处,陈玄玄佝偻着身子蹲在地上,两只眼睛冷冷的盯着在病房走出的人群,如一只静静等待猎物出现的豹子,又如静坐湖边,等着鱼儿上钩的钓翁。

  当陈羽三人有些狼狈惶急的出现在他的视野中的时候,这个习惯沉默,外表阳光帅气,但是性格却狠戾异常的男人将手里的烟头放在脚底踩灭,静静的站起了身子,向着三人走去。

  两个手下走出病房,吃力的架着陈羽走向汽车。

  来到车前,一人连忙打开后面的车门,两人小心翼翼的将他扶了进去。

  而此时陈玄玄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三人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