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难以脱身,黑衣的杀手不免显得有些急躁,见方乐站到身前,二话不说便朝他冲了过去。方乐半身染血,看着骇人无比,但受的只是皮外伤,虽然流了不少血,但是并无大碍。

  此时第一次遭到暗杀的他心中不由得后怕万分,当那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的时候,方乐深深的体会到来自死亡的威胁,当兵出身的他比一般人更能知道枪的威力,所以现在的他很愤怒,非常的愤怒。

  黑衣人急冲到方乐跟前,一拳凌厉无比的直直向他面门打来,方乐面沉如水,看着打来的这一拳并没有躲闪,而是快速无比的微微蹲下了身子,躲过攻来的拳头,紧接着微蹲的身体如一张绷紧的牛角巨弓一般,脚下生根,肩膀狠狠的向着黑衣人的怀中撞去,如拉满后松弦的弓,带着恐怖的冲击力,直直的撞在那杀手的怀中,让他整个人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直直飞去。

  愤怒中的方乐出手毫不留情,这一招用足了全身的力气,那杀手的身子被撞之下向后倒飞而出,哗啦声中接连撞翻了几张桌子,才重重的摔倒在地,吓得一旁的保安惊呼着四散躲闪。

  在方乐如此中的撞击之下,普通人恐怕早已承受不起,而那杀手却是在地上挣扎几下,摇晃着爬起了身子,嘴角溢出鲜血,眼睛怒睁,死死的盯着方乐。

  看着这个如受伤的狼一般冷冷盯着自己的人,方乐没有说话,而是快速的向前跨出几步,来到他的身前,抡起手臂,重重的砸在他的脖颈处,将他直接给砸倒在地。一招下去,那杀手倒在地上,双手不停的挣扎着,却是再也爬不起来。

  方乐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转头向王启年道:“把他抬到包间。”

  听到方乐的吩咐,王启年转身叫了两个保安,几个人抓住那杀手的四肢,将他抬进了一间小包厢里面。

  “散了,散了,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王启年挥手驱散围观的众人,走到方乐的旁边,看着他半边身子被鲜血染红,关切的问道:“乐乐,有事不,要不先去趟医院?”

  “没事,只是皮肉伤。”方乐向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接着抬脚向包间走去,王启年紧跟在他身后。

  Fs看(.正\"版ba章节p上9酷K匠"l网RY

  “乐哥,你...你要不要先包扎一下。”林晚晴小心翼翼的走到方乐跟前,手里拿着不知道在哪找出来的绷带和碘酒,满脸的关心。

  “要不先包一下吧,留了这么多血。”王启年也向他建议道。

  方乐向着林晚晴点了点头,挤出一个笑容道:“那就麻烦你了。”

  三人走进包间的时候,陈玄玄正一脸阴沉的盯着躺在地上的杀手,那家伙此时也放弃了挣扎,同样冷冷的盯着陈玄玄,而几个保安却是战战兢兢,如临大敌般的紧张。

  王启年向几个保安挥挥手道:“行了,你们先出去吧,在门口看着,什么人也别放进来。”

  几个差点吓尿了裤子的家伙听到他的话如蒙大赦,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方乐没有说话,而是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解开扣子,将那件带血的衣服脱了下了,露出并不魁梧,但却精壮结实的上半身,一条长约十厘米的伤疤出现在他的左肋处,正不停的流淌着鲜血。

  方乐举起左臂,向林晚晴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林晚晴走到方乐身前,惊叹于这个男人强壮的身体,和满身的伤疤,小心翼翼的用碘酒开始给他清理伤口,虽说经历了刚才的惊吓,这个女孩却并不显得惊慌,只是脸色有些微微发白,但清理伤口的手却依然稳定,让一旁的王启年有些侧目。

  陈玄玄依旧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家伙,有林晚晴在,他自然不好用他那些狠戾的手段去审讯地上的杀手,而是沉默的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清理完伤口的林晚晴解开绷带,小心翼翼的给方乐包扎起来,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身材并不魁梧,但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力量,完美的呈现了一个男人充满雄性的阳刚之气,尤其是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更是让林晚晴的心头有些微微发酸,这个男人到底都经历过哪些苦难与沧桑。

  林晚晴手法娴熟,不一会就已经包扎完毕,方乐扭头对眼前的女孩笑笑,说道:“麻烦你了,谢谢。”

  “不用,不用,您刚才帮了我,算是我报答您的。”听到方乐的感谢,林晚晴有些紧张的挥了挥手,紧接着收拾好东西,转身走出了包间,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上,她自然知道,接下来的包间里并不是她能继续待下去的地方。

  看到林晚晴走出房间,王启年抽出一支烟丢给方乐,自己也点上一支,扭头向陈玄玄道:“开始吧,抓紧时间,估计过一会警察该来了。”

  陈玄玄点了点头,一声不响的站起身子,走到那杀手的身前,抬起脚就向着他的小腹狠狠的踢了过去,脚尖重重的踢在那人的小腹处,让他疼的顿时如一只烧红的虾子一般弓起了身子。

  “说,谁派你来的。”方乐吐出一口烟,静静的盯着地上痛苦抽搐着的杀手问道,这场突如其来的暗杀差点就要了自己的性命,方乐十分想知道到底谁是幕后的指使。

  虽说被陈玄玄重重一脚给踢得痛苦万分,可地上的杀手却自有一股狠戾劲,硬是咬紧了牙关不吭一声,只是用怨毒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方乐。

  “狗日的!先打断他一条。”看着地上杀手的表情,王启年不由得怒火中烧,向陈玄玄吩咐道。

  一直唯表哥命是从的陈玄玄没有废话,抬起一脚就向着那杀手的小腿狠狠的踹了下去,沉闷的骨折声响起,此时的杀手再难保持平静,而是嘶声的惨叫起来,额头青筋爆起,冷汗哗哗直下。

  “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此时的王启年也是一脸狰狞,盯着地下不停惨叫的家伙大声的问道。

  “操你妈!”听到他的问话,地上的杀手停止了惨叫,而是紧紧的咬着牙,在牙缝中硬生生挤出一声怨毒的骂声。

  “娘的!把他的另一条腿也给打断,我看他能嘴硬到什么时候。”王启年被他的态度给气的暴跳如雷,吐了一口唾沫又向陈玄玄吩咐道。

  听到吩咐的陈玄玄又是一脚下去,将他的另一条腿踩断,剧烈的疼痛让那杀手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身体,却仍是咬紧这牙关一言不发。

  对于这人的硬气,方乐心中也是有些佩服的,他知道能在这种职业杀手口中逼问出幕后指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所以他走到前去,向陈玄玄挥了挥手,后者退开两步,方乐走到跟前,蹲下身子,望着那人因为疼痛而扭曲的狰狞脸庞道:“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我马上送你去医院,而且保证不会把你交给警察。”

  躺在地上的杀手直勾勾的望着方乐的眼睛,有些不屑的笑了笑,依旧沉默。

  方乐看到他的表情,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抱歉,如果这样的话你恐怕要吃些苦头了。”

  说完,方乐站起身子,走回椅子上坐下,王启年向陈玄玄使了个眼色,后者活动了下手脚,一脸阴沉的走了上去,陈玄玄和王启年浪荡江湖十几年,对于一些阴损勾当在行的很,尤其是这种逼问人的手段,更是熟稔无比。

  只见陈玄玄用脚踩到那杀手刚刚被他踹断的左腿小退处,脚下用力的碾了起来,骨头刚刚断裂的疼痛还未消散,又被陈玄玄来回的用脚碾压,地上的杀手放声的大嚎了起来,声音惨烈,让人听得有些毛骨悚然,此时的陈玄玄像个十足的心理扭曲的变态一般在他的惨叫声中依旧用力的碾着,王启年叼着烟站在一旁,问道:“你说不说?”

  谁知那杀手也当真算得上是条硬汉,虽然在这剧烈的疼痛下不停的惨叫,却是一个字也不曾吐露,幸亏包间的隔音效果够好,也不怕被外面的人听了进去,只是方乐明显有些不适应这种堪称残忍的审问手段,微微皱着眉头转过了身子,在口袋中掏出一支烟点上。

  房间里的三人依旧沉默,只有陈玄玄伴随着那杀手的惨叫声加重着脚下的力道,看来这个家伙应该是个职业杀手,想让他吐出东西基本是不可能了,方乐有些恼火的将手中的烟头丢掉。

  “不许动!都不许动!把手举起来!”此时包厢的门却是被人在外面粗暴的撞了开来,一脸铁青的刘清舟带着几个警察冲了进来,几个警察的手中都举着枪,一脸紧张的瞄准这房间里的众人。

  看到方乐胸前的绷带和地上已经被陈玄玄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杀手,刘清舟一脸冰冷的向着紧张的下属挥了下手,抬脚走到方乐面前问道:“你没事吧?”

  方乐看到这个有些日子没见的家伙咧嘴一笑道:“没事,你们的速度挺快的,这次看来又要麻烦你了。”

  “嗯。”刘清舟点了点头,看了地上的杀手一眼接着道:“看来你们要先去警局一趟了。”

  “好。”方乐没有废话,很是痛快的当先走了出去,王启年和陈玄玄跟在他的身后,两个警察一脸紧张,小心翼翼的跟着三人。

  而刘清舟则是吩咐留下的两个手下在包间里盯着那个杀手,跟着走了出去,拨通了120的电话,那杀手受伤太重,必须先去医院治疗,而他则是带着方乐三人坐上车向警局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