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乐独自一人猫在酒吧角落里喝着啤酒,回想着刚才李晚晴那惊人的胸部,心中有些暖烘烘的,男人都是下半身带动上半身的动物,方乐虽说算得上正派,可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看到女人雪白的胸膛难免不心猿意马,况且那李晚晴生的又是漂亮无比,跟张小荷比起来也丝毫不逊色半分。

  包间外的李晚晴整理好衣服,有些羞涩的走了出来,远远的望着方乐似乎向着自己瞟了一眼,又飞快的把头转了开去。发现这一幕的李晚晴会心一笑,娇颜如盛开的鲜花,诱人无比。

  她的家庭虽说算不上大富之家,但也是粤城的中上等家庭,来酒吧工作并不是为了赚钱,完全是体验生活,所以她才会跟一般的酒吧女孩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想起刚才那乐哥面对自己时的羞涩模样,李晚晴微微的翘起了嘴角,颇感兴趣的望了眼坐在角落低头喝酒的方乐,这个乐哥跟酒吧里那些看到自己就两眼欲火的男人有很大的不同,这种不同让她对这个男人多了几分好感。

  身后传来姐妹们的呼喊声,李晚晴应了一声,就要转身走回后台,而此时坐在她身旁不远处的一个男人却是吸引了她的注意。

  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材匀称,短短的平头下却有着一张阴沉的脸庞,在酒吧幽暗的灯光下如一头潜伏扑食的猛兽,男人没有要酒水,身前的桌上只有一杯淡淡的苏打水,这个奇怪的男人不由得让李晚晴多看了两眼,而男人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不由得花容失色。

  此时只见那个男人的右手伸向了腰间,一件黝黑的物件被男人在腰间抽出,仔细观察了下那男人手中的东西,李晚晴不由得吓得用手捂住了嘴巴,那居然是一把黑色的手枪!

  男人抽出抢,放在两腿之间,一双阴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方乐,片刻后,男人抬起手,对着方乐举起了手中的抢。

  “小心!”看到这一幕的李晚晴本能的忘记了心中的恐惧,不由自主的大喊一声。

  正在闷头喝酒的听到她喊声猛的抬起了头,正好望见阴沉男人指向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死亡的威胁让他的双眼瞳孔急速收缩,全身肌肉瞬间紧绷,只是还不等他有任何动作,一声沉闷的枪声就想了起来。

  方乐紧缩的眸子看到枪口的火花一闪,生死存亡的关头,身体本能的向右侧一闪,紧接着一阵刺痛在他的左胸处传来,他的身体也随着惯性向右侧倒下。

  “啊!”突然想起的枪声让酒吧里的众人惊恐的放声大叫,不少人都吓得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整个大厅此时变成乱糟糟的一团。

  由于李晚晴的提醒,方乐在杀手开枪时本能的做出了反应,身体向右侧倒下,这让那个阴冷的杀手有些怀疑自己这一枪没有能将他杀死,在椅子上站起身子,一身黑衣的杀手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再去补上一枪,此时的酒吧已经乱成一团,远处有保安的身影正在赶来,再耽误下去恐怕难以脱身,那杀手微微皱了下眉头,将手中的枪插回腰间,干净利落的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一击之后冷静撤退,完全是职业杀手的做派。

  可惜的是那杀手并没有完成自己的撤离,就在他刚刚转动脚步的时候,一阵风声在头顶传来,黑衣杀手猛的抬起头,只见一把椅子正飞快的向着自己的头顶砸落,此时的椅子已经到了头顶,根本来不及躲闪,那黑衣人只好抬手强悍无比的向着飞速而下的椅子砸去,一声大响中便将那把椅子给砸的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虽然将那椅子砸落,但此时的杀手却再也没有机会从容脱身了,一个身影已经在二楼当空跃下,拦住了他的去路,正是听到枪声急忙赶来的陈玄玄。

  看到满厅骚乱的人群和拦在自己身前的陈玄玄,表情阴沉的杀手皱起了眉头,神情显得有些焦急,右手向着腰间摸去。

  站在身前的陈玄玄怎么会允许他在此掏出抢来,见他的手向腰间摸去,陈玄玄快速向前踏出一步,抬起右脚就向他的腹部踹去,杀手闪身让开,陈玄玄手上不停,紧跟着挥拳又向他当头砸下,拳势威猛,带起呼呼破风之声。

  此时的杀手在陈玄玄呼啸而至的一拳下再也无法闪避,只好放弃掏抢,双手上举架住这一拳,紧接着抬起右腿,直踹陈玄玄小腹,攻守之间干净利落,也是个好手。

  乒乒乓乓中,两人已经快速的互相进攻数招,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杀手身手很好,让陈玄玄没有讨到半点便宜,反而被他凌厉的攻势给震得两臂发麻,这人又是一心想要脱身,所以都是搏命的打法,让陈玄玄感觉很是吃力。

  又是被他一个招直拳重重击退,陈玄玄双臂一阵火辣的疼痛,虽说知道这人的身手在自己之上,可打出了火气的陈玄玄此时暴戾之气尽显,望着那人又是当胸袭来的一拳居然不闪不退,抬起右臂也一拳向着他的胸膛击出,砰地一声大响中,两人各自在对手的胸膛上印上一拳,快速分开。陈玄玄被他一拳打得退后两步,胸口的疼痛让他不受控制的弯腰咳嗽起来,而那杀手被陈玄玄一拳打得后退一步脸色苍白。

  “我操你大爷!”此时杀手的身后传来一声尖利的骂声,刚刚把闹事的三个家伙给暴揍一顿,在后门丢出去的王启年刚好赶到,看到这个场面二话不说,抄起身边的一把椅子骂骂咧咧的就冲了上去。

  面沉如水的杀手在腰间快速的抽出了手枪,转身对准了王启年。

  “你娘!”拎着把椅子气势汹汹而来的王启年看到对准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吓的差点魂飞魄散,一把丢掉手中的家伙,抱头就躲在一张桌子后面。

  杀手转过身,用枪指着陈玄玄,一步一步的向着门口走去,陈玄玄脸色苍白,双眼阴狠的盯着他。

  就在杀手刚走出两步的时候,一把椅子毫无征兆,又快速无比的在酒吧的角落里砸来,砰地一声砸在杀手平举的右手上,将他手中的枪给砸落在地,椅子砸来的地方正是刚才方乐的倒地之处。

  a最i新章:节:上5D酷匠网.

  一直冷冷盯着他的陈玄玄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见他手中枪落地,立马揉身而上,两个人又拳来脚往的斗在一起。

  “操!都给老子上,弄死这狗日的。”见他手中没了家伙,王启年在桌子后面爬了起来,顺手抄起桌上一个酒瓶,扭头向着一群已经吓傻了的保安大声的道。

  可是一群保安们在这里工作不过是为了挣点钱养家糊口,平日里也就仗着人多收拾下不长眼来这里闹事的家伙,可是那人刚才已经掏出了抢,这明显是来要命的,众保安谁他娘见过这种场面,所以任凭王启年喊破喉咙,骂遍祖上三代,就是不肯上前,有几个家伙更是满脸惊慌的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

  “我操你们大爷!”看着这群畏畏缩缩的软货,王启年气的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转身拎着酒瓶就向战场冲了过去,可是陈玄玄和那个杀手身手都好的很,打起来根本就不是王启年这种级别的渣渣能够插得上手的,急的他直瞪眼,举起酒瓶就向着那杀手砸了过去,酒瓶砸在那人背上,又滑落在地,摔的粉碎,根本没有半点杀伤力可言。

  酒吧的角落里,被杀手一枪击倒的方乐此时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正在跟陈玄玄激斗的黑衣人,刚才的那要命一枪多亏了李晚晴那丫头提醒的早,让方乐有了准备的时间,才躲过了致命的要害,尽管如此子弹也是擦着他的胸肌而过,虽没有伤到筋骨,但也让他流了不少的血,把半边身子都染得血红一片,左胸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方乐在部队的时候就是玩枪的好手,对枪速和子弹的敏感程度要比普通人高出许多,要不是这样今天也不会在这短距离的要命一枪中逃过一命,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恐怕早就已经丧命。

  刚才那种零距离的死亡威胁让方乐心头涌起一阵冰冷的寒意,面对死亡,没有几个人还能保持平静,当看到那杀手举起的枪的时候,方乐心中充满了恐惧,对死亡的恐惧。所以现在的他很愤怒,非常的愤怒。

  “乐哥,你..你没事吧?”看到方乐满身的鲜血,已经吓得脸色苍白的李晚晴跑了过去,一脸担心的望着他。

  方乐没有说话,而是向她微微的点了下头,抬脚向着打斗的两人走去。

  陈玄玄虽说悍勇无比,有一股不要命的狠戾劲,可他毕竟是野路子出身,没有经过名师指点,而那杀手的身手明显就是个有着数十年苦练的好手,所以几招下来,陈玄玄又显露出了败象,在那人如狂风暴雨般的拳法中左右摇摆,勉力支撑。

  黑衣杀手刚猛霸道的一脚当胸踢来,陈玄玄双臂抱在胸前,接了下来,身体却也被这一脚上传来的巨大力道给震得后退几步。

  虽然胸口疼痛欲裂,但是陈玄玄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抬脚又准备上前缠斗,此时一只有力的手却在背后抓住了他的肩膀。

  “我来。”身后响起方乐低沉的仿佛滴出水的声音。

  “你没事?”陈玄玄转过头,望着半边身子满是鲜血的方乐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方乐向他点了点头,向前将他挡在了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