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元娱乐城,王启年和陈玄玄都有了自己的的工作,陈玄玄负责二楼的桌球室,王启年则是做起了保安队长,整日里领着一群保安吹牛打屁,过的逍遥自在,而方乐却是在林润之的授意下做起了天元的主管,名字听着挺气派,其实工作内容并没有那么高雅。工作内容就是在客户来夜总会消费的时候,和他们拉拉关系,喝喝酒,管理管理场子,相当于一个经理一样。而那吴佛心至从方乐来了后就很少现身了,有什么事情都是直接打电话,语气中对方乐十分的亲热,这让方乐很是佩服这头老狐狸的忍耐能力。

  在休息室里出来,方乐就看到王启年这家伙趴在栏杆上,贼眉鼠眼的盯着楼下,嘴里的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看什么呢?”方乐走到这家伙后面奇怪的问道。

  “我操!”被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方乐吓了一跳,王启年甩了下头向方乐道:“快来乐乐,有好东西。”

  方乐顺着这牲口的手指向下望去,只见穿着一身职业装的熟女商悦正在沿着盘旋楼梯向上面走着,这女人穿的并不暴露,一身整齐利落的职业套装,可是由于她的胸部实在是过于巨大了点,将衣服给撑的鼓鼓胀胀,从上面往下望去刚好看到两团柔软的雪白和中间一条深深的诱人沟壑,王启年这牲口看的就是这些。

  商悦来到二楼,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消失不见,方乐一脸鄙视的对王启年伸出了中指,谁知这牲口却是满脸的不在乎,甩了下他那头夸张的大中分道:“怎么了,小爷我就看看还犯了法去,昨天不知道哪个牲口在人家小荷身上给拱了一夜,搞的人家今天上午都没有起床,简直禽兽不如,居然还有脸鄙视我。”

  “你大爷。”听到王启年的话,方乐立马甘拜下风,无力的骂了这个牲口一句。由于昨天晚上太过疯狂了点,所以今天早上方乐和张小荷两人都没有起床,一直睡到了中午,让王启年这个牲口羡慕嫉妒的大骂方乐禽兽不如。

  “这娘们真不错,大奶子大屁股,一看就容易生养,估计以后生个双胞胎奶水也吃不完,长的又漂亮,是小爷我喜欢的类型。”王启年没有再理会方乐,而是望着商悦消失的地方,砸吧着嘴说道。

  来这几天了,对于这个天元的人事经理,方乐也接触过几次,这商悦在他印象中不错,说话客气礼貌,听说在下层员工中的口碑也很是不错。

  “努力吧,我相信凭你的完美形象,这种女人肯定能手到擒来。”方乐拍了拍王启年的肩膀,向他安慰道,说完便起身向着楼下走去。

  现在天已经傍晚,娱乐城的生意也要开始热闹起来了。

  “哎呦,乐哥,今天您一定要多多照顾人家呀。”就在方乐刚刚走下楼梯的时候,一个穿着妖艳的熟女迎面向他走了过来。女人名叫石兰,平时大家都叫她兰姐,是夜总会里的一个资深人士。原本在几年前曾经是粤城几个娱乐场所都很红的小姐,现在年纪大了一点,开始整理手里的资源,拉拢了一批小妹,自己当起了妈咪。

  兰姐在天元混的还算不错,手下有二十几个小姐跟着她混饭吃,交际面广,路子相当野,如果有遇到小姐不够的时候,她一个电话就能叫来十几个。

  她手下有两个据说是粤城顶级红牌的小姐,平日里陪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听说光出场费就达到五位数。

  所谓的红牌,也就是漂亮点的小姐,但不是说只长相漂亮就可以。这年头,当小姐也不是那么容易混的。说句玩笑话,当名妓也不是一件简单的活儿。身为一个红牌,不但要漂亮,而且还要聪明,会来事儿,会看客人脸色。该风骚的时候风骚,该端架子的时候端着。

  一般能当红牌的,都是那种能把男人勾引得神魂颠倒如痴如醉的女妖精。

  那种上来就脱了衣服往客人身上扑的小姐,一般只有没见过女人的小花痴才喜欢。

  现在的男人,出来玩都玩成精了!

  兰姐手下的两个红牌方乐也见过,不过他没有看出哪里好来,一张张脸蛋涂满了厚厚的脂粉,虽说漂亮了点,但显得妖艳恶俗,身上那股浓浓的风尘味让方乐很不舒服。

  “兰姐好。”方乐看到她,脸上挤出一个灿烂笑容打了声招呼,这个女人虽说已经三十出头了,但却一点没有显老,反而比那些年轻的小姐多了些成熟的少妇韵味,她的五官很艳丽,身材圆润,该翘的地方翘,该细的地方细,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小西装,偏偏胸前前襟放得很开,故意露出了半截白色的蕾丝内衣,外加一条乳白色的乳沟,很诱人的一个熟女型艳女。

  兰姐看到方乐,故意扭动着水蛇腰,款款向他走来,身子有意无意的贴着方乐,上半身干脆就挂在他的胳膊上,用甜得发腻得声音在方乐耳边笑:“乐哥,今晚你可要好好的照顾人家,昨天我手下的小妹都没有几个客人。”

  “一定,一定。”被这么一个风骚的熟女贴在身上,方乐感觉浑身的不舒服,有些不好意思的寒暄两句,抽出被她搂在胸前的手臂,落荒而逃。

  很多人以为这种娱乐场所里,小姐都是夜总会里的。其实这种概念是错误的。

  夜总会自身是不养小姐的,小姐和妈咪都不拿夜总会一分钱薪水的。一般夜总会做生意,都会召来几个妈咪,由妈咪带来一帮小姐,每天在场子里给客人服务,小姐都是靠客人的小费养活。而妈咪的收入,则是靠拿小姐的提成,一般来说,客人给小姐多少小费,小姐都要上交妈咪一成。

  当然,也有混的比较好的小姐或者妈咪,认识了几个熟客,客人通过她们在夜总会里预定的包间,那么那天晚上客人的消费,小姐或者妈咪也能拿到一定比例的提成。

  比如兰姐,她手下有两个红牌小姐,人缘又广,手里攥着几个大客户,每个月这几个大客户都在夜总会里消费十来万,那么她拿到的提成就相当可观了。

  现在方乐是这天元的主管,兰姐见风使舵当然要拼命巴结。

  因为夜总会里的制度,一般客人来了,都是方乐负责接待,等客人进了包间,然后再由方乐联系跟自己关系好的妈咪或者小姐进去给客人服务,权力基本上都在他手里。

  所以,混这里的妈咪和小姐,都很巴结方乐。就是希望他能多给他们介绍生意。有些都向方乐私下授意,愿意以身相许,但方乐没有搭理她们,方乐虽说对做这一行的女人说不上反感,但也不愿意过多的接触,更别说发生关系了。

  王启年那牲口曾经算过一笔账,天元娱乐城四楼的桑拿部挂名的一共有三十个小姐,每天晚上这里接待的客人一般有一百多人,平均每个小姐每天晚上要接客三次以上!一个月下来就是九十次!半年就是五百四十次!一年下来……。

  虽说夜总会不像桑拿部一样,在夜总会包间里的公主们是不允许和客人发生关系的,但是有时候客人出手大方,公主们愿意以身相许,这种情况都是双方出去开房解决,所以夜总会里的包间公主也不比小姐们干净多少,这也就是连王启年那牲口都不愿意在这里沾染女人的原因,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人家看不上他。

  方乐在酒吧角落里找了个安静的桌子坐了下来,要了一瓶啤酒独自一人喝着,刘清舟那个流氓警察至从发生了街头枪击事件后就消失不见,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见着人了,连个电话也没有打过,不知道那家伙到底在忙些什么,方乐对他倒是有几分想念。

  “乐哥,乐哥,这边出事了,快到四号包间来一下!”刚坐下准备清净会,谁知腰上的对讲机里却传来急促的呼叫声。

  一般来说场子里很少出什么事情需要方乐出面解决的。小姐们一个比一个精明,都会哄得客人开心。而所谓的出事情,一般有几种情况。

  第一种么,警方突击检查扫荡。不过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天元。因为天元的老板是林润之和吴佛心,后台足够硬,就算有什么检查,一般也会提前得到消息。

  至于其他的,则多半是有的客人喝多了闹事。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占据了绝大多数。

  当方乐赶到到四号包厢的时候遇到的正是后面这种情况,三个喝的明显有些高的客人在包厢里就要脱一个小姐的裤子,结果被她给扇了一巴掌。打人的小姐方乐也认识,名叫李晚晴,长的十分漂亮,只是性格似乎有些倔强,在一群包厢公主中算是比较干净的一个女孩,方乐来这里几天了,从来没有见她跟客人出去过。

  越是高档的夜总会,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很少,一切都是有规矩的!小姐坐台,陪着一块唱歌喝酒,可以让客人抱,可以让客人摸,但是绝对不能脱衣服。否则万一遇到检查,跑都跑不掉!至于在包间里就直接上马,更是绝对不可能!

  别说娱乐城自身了了,就是小姐自己也绝对不干的。

  有出来玩儿的人大都有这种经验,越是低档的夜总会,小姐越容易上,而高档的地方,就比较难一些。

  不要小看这里的小姐,一般来说,夜总会里的小姐和桑拿里的小姐有很多不同。最主要的一个,夜总会里的小姐,一般不会轻易和客人上床。

  为什么?

  很简单!

  男人都是贱骨头,得不到的才是好的!一般来说,客人来场子里玩,看上了哪个小姐,想带她出去,头几次小姐都会拒绝!为什么?靠,一旦被客人得手了,他恐怕很快就会对这个小姐失去兴趣了。这样的话,小姐以后还怎么继续赚他的钱?

  正常来说,一定要钓足了客人胃口,让他来了好几次之后,在他身上赚了不少钱之后,才有可能答应。而且天元这个场子的档次颇高,小姐的出场费都不低。

  “里面的人都是什么来路?”听清楚事情经过的方乐微微皱起了眉头向着身前的保安问道。

  “一个都不认识,应该是不懂咱们这的规矩吧。”

  方乐点了点头,心中算是有了数。这种事情他当然要问问清楚,毕竟是粤城最高档的消费场所,来这玩的客人多多少少都有点背景,有几个更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行了我来处理。”方乐挥了挥手,推开包间的房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豪华小包间,装修的很讲究,地上是厚实的地毯,桌子是大理石的,真皮沙发,桌上放几瓶轩尼诗,三个醉醺醺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其中一个满脸酒气,醉醺醺的模样,骂骂咧咧。

  一看方乐进来,中间那个骂骂咧咧的家伙好像是三个人的头儿,阴阳怪气喝道:“你就是这里的经理?妈的,老子等你半天了!今晚的事情你说怎么办吧!”

  方乐脸上堆着笑坐了下来,掏出香烟递了过去,脸上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道:“几位大哥,第一次来这里玩吧?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小弟请几位多包涵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夜总会是开门做生意赚钱的,哪怕方乐现在真的很想把这三个家伙给暴揍一顿,但却不得不压下自己的性子。

  旁边两个人都接了方乐递过去的香烟,偏偏中间的那个醉鬼一把推开他的手,叫道:“少他妈废话!老子今晚花钱来爽的,但是现在却不爽了!这怎么算?”

  方乐深吸一口气和颜悦色:“这位大哥,出来玩就是图个开心,这样,我敬您一杯酒,然后再帮您找一个美女来,保您满意,行不行?”

  说完,回头对门口服务员喝道:“上两个大果盘,再拿一瓶酒来,记我帐上。”

  看到方乐如此态度,那三人的表情稍缓,中间那人挥手道:“行了,东西就不要了,哥哥我给你个面子,把那小妞叫过来给我赔礼道歉,再跳个脱衣舞给兄弟们乐呵乐呵,这事情咱们就算完了。”

  说完咧着大嘴淫荡的呵呵直笑,他身边的两个小弟也跟着不停的附和道:“是呀,是呀,快让她过来赔礼道歉。”

  方乐皱眉,故意苦笑道:“几位大哥是给小弟出难题啦。那个丫头是服务员,不是陪酒的小妹,要不我再另外叫两个漂亮小妹来陪这位大哥,您看怎么样?”

  中间那个家伙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叫道:“不行不行!老子就看上那个小妞了!今晚不要别人就要她陪!你少他妈废话!”

  此时方乐依然压着火,陪着笑,拿了个杯子倒了一满杯,和颜悦色道:“这位大哥,出来玩,您花钱图开心,我们开门做生意,但怎么也要将个规矩是吧?那个小妹妹真的不是做这行的。您就算给我个面子行吧?我先谢谢几位了,先干为敬!”

  说完,方乐端起杯子,平视几人,然后一口把酒吞了下去,继续笑眯眯的看着几人。

  旁边两人有些软了,不过中间那个家伙大概是真喝多了,还叫嚣道:“操!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你喝杯酒,老子就要卖你面子!他妈的什么公主不公主,既然进我包间了,不是小姐是什么!老子不能碰不能摸,凭什么要老子掏钱!”

  到了此时,方乐再也忍耐不下去了,脸上的笑意也一分分的褪去,眼神也一分分的冷了下来:“三位老板,那个小妹是真的不能来陪您,她干的是服务员的活儿,我也没权利命令她干什么。要不我再给您找两个美女过来吧!您要觉得行,就给小弟一个面子,大家交个朋友,以后常来玩!您要觉得不行,那小弟我也没办法了,如果诚心在这里捣乱,哼哼,还请你们打听清楚这是谁的地盘。”此时的方乐表情阴冷,一双眼睛凌厉的盯着三人。

  稍微清醒些的两人听完方乐的话,马上想到了这天元背后的两位东家,那可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惹不起的人物,于是捅了捅那个有些喝高的老大。

  听到方乐的话,又经过两个小弟的提醒,那大哥脑子清醒了些,知道自己绝不敢在这里闹事,于是站起了身子口中骂骂咧咧的道:“操!什么鸟地方,扯淡废话!老子不玩了!走,换地方!”说着三人就往外面走去。

  “回来!把账结了。”方乐眯着眼睛在三人的背后说道。

  “我操!买单!买他妈的什么单!老子在你这里坏了心情,没他妈找你们要钱就不错!”那大哥骂骂咧咧的就向外面走去。

  看到他们要走,方乐站起身子,快速的伸出手,抓住中间那大哥的衣服道:“麻烦你把账结了。”

  “我结你妈!”此时的大哥终于被方乐搞出了火气,扭动着肥胖的身子就向方乐撞了过来,方乐微微的侧身,提起一脚狠狠的踹在这家伙屁股上,将他踹的一头扑倒在桌上,将果盘和酒瓶撞到在地。

  “我操!”看到自己的大哥吃亏,两个小弟也出手了,一人挥拳直打方乐的面门,一人抬腿直踹他的小腹。

  方乐左手伸出刚好抓住一人打过来的拳头,右手接住另一人踢过来的一脚,身子一个半旋,就将两人跟那大哥一起给丢到了桌子上。

  “他娘的!怎么回事?”此时的包间门也被人推了开来,王启年那家伙带着几个保安一脸杀气的涌了进来。

  方乐活动了下手腕,对王启年道:“打一顿丢出去,别忘了让他们把账结了。”说完便抬脚走出了包间,身后传来王启年那个牲口有些变态的笑声,接着包间门被人给轻轻的关上了,夜总会的这种门和墙壁都具有很好的隔音效果,估计那三个家伙就是在里面叫破喉咙,外面也听不到半点声音。

  “乐哥,谢谢你。”一个女孩的声音在方乐身前响起。

  方乐抬头望去,正是那个李晚晴,女孩身段修长,一头中长发,脸蛋清丽可人,简简单单的一件长袖紧身毛衣和一条牛仔裤,可看上去却说不出的水灵,身段比例极协调。怎么看怎么清爽漂亮。尤其是一双长腿,紧紧裹在牛仔裤下面,曲线毕露,更是充满了青春活力。

  “没事,没事,不用客气。”方乐像女孩笑着说道。

  !最新~章节,上TE酷'=匠网☆

  “今天都是我的不对,给您添麻烦了。”李晚晴站在方乐跟前,微微低着头道。她的衬衫上面的纽扣不知怎么开了,露出里面粉红色的文胸,和一条深深的如钩,只是李晚晴似乎没有注意到,可是方乐却看得一阵口干舌燥,心头直跳,忙向她摆着手道:“没事,没事,小事情一件,我先忙去了。”说着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

  站在当地的李晚晴目瞪口呆,不知道这个乐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对自己有些害怕,难道自己长得很丑吗,女孩心中有些黯然的低下了头,谁知这一低头却发现了自己敞开的衬衫,和露在外面的胸部,李晚晴的俏脸马上变得通红一片,慌忙把扣子系上,想着那乐哥刚才肯定也看到了自己的胸部,怪不得他跑的那么快,这真是羞死人了。

  “不过这乐哥倒还真是个好人!”面红耳赤过后的李晚晴想着方乐刚才落荒而逃的狼狈模样,不由得微笑翘起了嘴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