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牲口说走就走了,只剩下喝的脑袋微微有些发晕的方乐呵呵的傻笑着将跟前的张小荷给盯得面红如桃花,张小荷有些羞恼的白了一眼方乐。真正好看的娘们不是乍看之下就惊若天人的红颜祸水,也不是醉眼朦胧兽性大发后在身下玩转陈欢的妞,而是那种卸妆后越看越水灵的清纯白菜,要拱就得拱这种,这话不是方乐的突发奇想,而是自称性爱专家的刘清舟和自称美女杀手的王启年共同探讨后得出的一致结论。

  方乐原本对于女人没有多大感触,在部队里面一个团两千多号人就压根找不出个长头发的,更别提女人。每次有外面的女人进来,别管漂亮不漂亮,总能惹得那群精力过剩的牲口们一阵乱哄哄的骚动,当然,方乐也是牲口中的一员。

  看着眼前的水灵白菜,和见过的那些靠浓妆艳抹才能展现出几分姿色的女人,方乐才算恍然大悟,感谢祖坟冒了青烟了才让他拱到张小荷这颗百看不厌的水灵白菜,恨不得把她圈在自家菜圃内慢慢品尝,这种有些龌龊的想法确实符合他的小农意识。

  张小荷今天穿了一件淡绿色的连衣裙,看上去要多清纯有多清纯,打扮的比处女还处女,静静的坐在旁边,就这么让方乐炽热的目光盯着自己,虽然刚开始还有几分淡淡的羞涩,但后面渐入佳境,偶尔暗送几个心有灵犀的秋波,撩拨得方乐恨不得将其就地正法,刘清舟说得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就不能开头,有了第一次后面根本就刹不住车,或许张小荷本身对这种事情没有太浓厚的兴趣,可她眼前这个喝有有些醉意的牲口想呀!所以她不管如何表现,在此时的方乐看来都是欲拒还迎。

  “小荷。”方乐两眼通红打得盯着眼前的女孩叫道,微微有些颤抖的声音表明他现在正努力压抑着心中的那股邪火。

  “嗯。”张小荷听着方乐粗重的呼吸声,不敢抬头,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

  更PS新d最?s快}}上酷匠,,网~/

  “我..我想你了。”方乐不是擅长风花雪月的情场老手,所以对张小荷表达自己的感情时显得质朴而直接。

  张小荷听到他的话,嘴角微微上翘,无声的笑了起来,显得温馨而幸福,她对生活并没有太大的野望和奢求,不像别的女孩子不择手段的去掉金龟婿,在她看来稳定的生活和可靠的男人比什么都强,虽然被几个整天跟各种公子哥出去鬼混的闺蜜笑做小家子气,可张小荷根本就不在乎。

  在张小荷看来,方乐跟别的男人是不同的,方乐让她感受到了在别的男人身上从来没有的安全和依赖感,所以她才会把自己的身子给了这个男人。

  此时的张小荷听到方乐有些笨拙和直接的表达,脸上的笑意又浓了几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仰起清丽的脸蛋,盯着方乐炽热的眼睛道:“我也想你了。”

  年轻男女单独相处,本就是干柴烈火,方乐更是喝了不少的酒,在加上张小荷似乎有意的挑逗,此时的他再也忍耐不住,伸手一环便将张小荷搂在了怀里,两人四目相对,方乐低下头,向着张小荷殷红的嘴唇就啃了下去。

  一阵生涩,但也深情的拥吻,两个年轻的躯体变得火烫起来,方乐一把将怀中的张小荷抱了起来,向着里屋走去。

  张小荷平躺在床上,任由方乐颤抖着手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还是难掩羞涩,紧紧的闭着眼睛。

  看着在自己一番努力下终于一丝不挂的张小荷如鲜嫩雪白的莲藕一般美妙洁白的身子,方乐的眼中充满了原始的兽性,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在这具完美的女性身体前都难以保持平静,更别提初经人事的方乐。

  张小荷的胸部不管丰满程度还是胸型弧度都堪称完美,纤腰不足一握,两腿浑圆修长,如此身材哪个牲口看了都会血脉喷张,恨不得为她精尽人亡。

  方乐快速无比的扯掉身上衣服,向着女孩洁白的身体就压了下去,将头埋在张小荷的胸前肆意的轻薄着。

  似乎有些粗鲁的方乐弄疼了自己,张小荷微微的呻吟一声,伸出一只手按住方乐在她胸口肆意轻薄的脑袋,另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床单,显得有些苍白和无力,这种柔弱的神态更是激起了方乐心中的征服欲望,他那布满老茧的温暖手掌不停的在女孩身上上下游走,检阅遍张小荷身上每一寸柔嫩肌肤,脸上胡渣有些许刺人,让张小荷觉得有些痒,不由得加重了呼吸。

  方乐只觉得身下的张小荷吐气如兰,一股幽香钻进鼻中,竟令人熏然欲醉,又看她满面酡.红,眸中春波乍起,浮荡着诱人的熠熠神采,竟有种难言的妩媚动人,脑子一热,就伸开双手紧紧的环抱着她,一翻身就骑了上去。

  由于喝了酒,方乐的动作显得有些粗野,身下的张小荷似乎有些疼痛的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却没有将身上的男人推开。房间只开了一盏床头灯,张小荷第一次彻彻底底仔细凝视这个在她身上耸动的男人,此时此刻属于自己的男人。

  这个男人能做她的未来丈夫那是最好,如果不能,小荷也不觉得对不起未来与她互换戒指的男人,要怪就怪给她买婚纱的男人出现得太晚,还有一点她确信,骄傲的她对以后的男人,再不会有对身上这个男人那般不顾一切地花痴孩子气。

  当方乐从欲望的巅峰跌落,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紧紧的抱着张小荷,心中的欲望和酒劲一点一点退去,支起身子望着身下张小荷红潮未退的漂亮脸庞,带着些歉意道:“对不起,把你弄疼了吧。”

  张小荷没有说话,而是微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柔软的手臂环住方乐的脖颈,将他的脸庞拉到自己眼前,一脸幸福的吻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如小猫一般枕在自己手臂上的张小荷已经睡熟,没有半点睡意的方乐小心翼翼的抽出手臂,赤身裸体的在衣服里摸出香烟和火机,望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睡得香甜的女人微微一笑,走到了窗户前,点燃一根烟,抬头仰望着湛蓝的夜空,头顶星光闪闪,心中思绪万千。

  方乐是苦孩子出身,理解生活的艰辛和不易,来到粤城能得到林润之的看重和赏识这让他十分的感激,方乐心中没有成为人上人,一方枭雄的野望,可是现在的他再也不是孤身一人,而是有王启年这群兄弟,还有张小荷这个属于自己的女人,所以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让自己身边的这些人过的好一点,对于道上的厮杀,方乐并不感兴趣,可是既然走上了这条道,那就要遵循道上的规矩,在弱肉强食的江湖上混,身后总会有几双阴冷的眼睛在盯着,一个不防备便会被咬去了几块肉去,这条路不好走呀!方乐微微皱着眉头,吐出了一口香烟。

  躺在床上的张小荷睁开了眼睛,她在方乐下床的时候就已经醒了,此时的她躺在床上,望着站在窗前抽烟的方乐。

  这一刻张小荷才惊奇发现方乐这个给人感觉清瘦的男人竟然有一个令人惊艳的身架,她学过绘画,曾经还报考过中国美院,相差几分失之交臂,即便没这方面专业知识,她也知道方乐的比例匀称到惊心动魄,他的每一块肌肉都不是健身房猛男那种只能看不中用的类型,不会突兀,但拥有足够的爆发力,怪不得他能一脚便能踹飞一个人。

  借着微亮的台灯,有点小小好色的张小荷不停的打量着方乐匀称的身躯。

  窗口的方乐微微侧身,台灯的光芒洒在他的背上,此时的张小荷却是一下子捂住了嘴巴,这是一幅他这辈子见过的最触目惊心的画面。

  只见立在窗口的那个男人背后布满道道疤痕,深浅大小不一,张牙舞爪,张小荷粗略一数,居然有八处之多,像一张诡异的图腾一般纹在方乐的身后。

  张小荷一直都十分讨厌纹身的男人,尤其是街头混混们花里胡哨的各种纹身,难道纹个夸张另类的纹身就能显得自己比别人更狠,比别人更有实力了吗?幼稚!张小荷一直都对那些没事就炫耀自己纹身的无聊家伙嗤之以鼻。但是方乐不一样,这个男人身上是实实在在的疤痕,是经历过献血洗礼的战绩,是一个男人成熟与强大的标志,而不是街头混混用来夸张卖弄的无聊刺青。

  张小荷原先一直认为无聊言情小说里面所谓男人萧索落寞的背影都是无病呻吟,因为她从小到大就没见过什么特别有味道的背影。

  她使劲捂住嘴巴,她的生活一直很阳光,虽说家庭条件算不上好,但也还算过的去,从小到大也没有吃过太大的苦,她想不出怎样的生活才会让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拥有一整后背的伤痕,这就是男人的战绩吗?裹在被单里的张小荷望向那张图腾一般的后背,心仿佛被紧紧揪住,知道自己这辈子要是错过这个男人,就注定再看不到这幅苍凉画面,这才是男人最好的纹身!

  这一刻赤身裸体的方乐的背影在张小荷的心目中无比伟岸。

  丢掉手中的烟头,方乐转过身来,刚好看到张小荷一脸吃惊的盯着自己。方乐对她微微一笑,走上床将女孩搂在怀里。

  张小荷缩在方乐怀中,用手臂紧紧的搂住这个男人,她不知道方乐是怎么样才能留下满背的伤疤,但女人天生的柔弱敏感的内心却让她不由得对这个男人心疼万分。

  用手摸过方乐背后一条一条的伤疤,张小荷的眼眶微红,柔声向方乐问道:“你怎么会有那么多伤疤?”

  方乐将怀中的女孩楼的更紧了些,语气平淡的说道:“从小父母走的早,早到我都记不住他们的样貌,一直跟着爷爷过日子,可是他经常喝的烂醉如泥,没人管我,有一次实在饿得顶不住了,就跑去村长家要点吃的,谁知道他家的大狼狗突然开了,把我扑倒在地,给我背后留下了三道疤,剩下的几道是在部队里实战训练时留下的,也就看着吓人了点,都不痛的。”

  方乐语气平静,可是怀中的张小荷却是哭的如泪人一般,她在心疼,心疼这个男人经历的苦难。

  “好了,别哭了。”方乐爱怜的伸出手,将张小荷脸上的泪花轻轻擦拭掉,嘴上说不出腻人的话语,但不意味着心里不感动,轻轻抱着她道:“小荷,你们学校怎么样?我想过段时间安稳了到你们那去做旁听生,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当初没有好好上学,弄个大学生当当,现在才知道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所以想去补补课。”

  张小荷柔声道:“我们学校不行,师资力量跟不上,你如果真要旁听还得去大学城,粤城大学虽说比不上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但也有几所全国知名的大学,要不明天我先带你去感受一下大学氛围,这个星期我上网帮你把粤城好大学的强势专业以及时间安排都列出一个表单,这样你可以事半功倍,你这么聪明,自学肯定能成材,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还能考上名牌大学呢。”

  方乐摇头道:“名牌大学不去奢望,我只是想去学点东西,你理科怎么样?我最差的就是理科英语,从小数学就差,英语就更惨绝人寰了,根本不堪入耳。”

  张小荷眨巴着眼睛嘿嘿道:“我也就一个英语能拿得出手,高考一百二十五分,除了英语其它学科都不能见人,因为小时候总想着环游世界,所以学英语很卖力。”

  方乐没说话,张小荷却在他怀里抬起头,盯着方乐的眼睛道:“乐乐,等你去了名牌大学,要是一不留神被你碰见啥校花院花或者班花什么的路边花朵,你可千万不能去采,听到没?就算那些个漂亮花朵对你以身相许,你也要做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你滴明白?”

  方乐呵呵笑着点点头,道:“到时候只怕那些花朵躲我还来不及,你以为她们都像这么傻乎乎啊。”

  张小荷不置可否,小脸挂着孩子气的得意洋洋,仿佛方乐就是她心目中最珍贵稀罕的宝贝,巴不得别人不识货。

  年轻最大的好处就是精力旺盛,抱着张小荷的方乐感受着怀中的柔软身躯,身体不由得又有了反应,张小荷也感受到了方乐的坚挺,小脸又变的通红一片,仿佛能滴出水来。

  方乐这牲口将身子一挺,就把张小荷给压到了身下,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勾当不言而喻。人穷志短,马瘦毛长;饥寒起盗心,饱暖思淫欲。这老话可说的一点不假,现如今的方乐就挺饱暖的。

  不知道方乐是无师自通还是跟着刘清舟和王启年两个牲口学到了点真本事,竟然玩起了前奏和调情,内心里刻意压抑的野性弥补了手法上的生涩,让本来实战经验就同样稀少的张小荷感受到一种与前几次截然不同的快感,第一次的方乐是类似压迫性的粗鲁征服,张小荷只能被动接受,但这次不一样,两具身体如胶似漆,方乐的内心中对女人的胸部很有欲望,下半身在辛勤劳作的时候他特别喜欢不顾张小荷的羞涩去仔细把玩欣赏她的双峰。如一头辛勤耕作的老黄牛一般在张小荷美丽的身体上不停的劳作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