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的二楼是桌球室,现在陈玄玄就在这工作,换上一身制服后的他更加显得风流倜傥,既有北方汉子的魁梧身板和阳刚作风,也有南方人的阴柔气息,而且这么个看似不善言辞的家伙是做过刨坟勾当手上有过几条人命的渣,表面上人畜无害,其实内里不知道吞了多少人骨头。

  方乐走到桌球室的时候,陈玄玄正在教一个还算清秀的女孩打斯诺克,听别人说至从他来工作后桌球室的女性玩家就呈直线递升,一看还真不假,好几个姿色不错的妞都等着让陈玄玄陪练。

  桌球这东西方乐从来没有玩过,不过在部队打靶时锻炼出来的精准眼力和判断力让他比一般人更容易上手,在陈玄玄传授了几次经验后,方乐居然也玩了一把一杆收,搞的陈玄玄这种斯诺克老手都咋舌不已,觉得方乐这家伙的学习能力当真变态。

  “下午别忘了去搬家。”小露了几手的方乐临走时向陈玄玄吩咐道。他们三人现在都已经把东方华城的工作给辞了,当然不可能在那宿舍继续住下去,前天晚上临走时林润之给了方乐一张信用卡,里面有二十万,说是开销都让他自己看着办,做事情别怕花钱,也不用向林润之汇报。

  昨天的时候王启年就去张罗房子,在粤城的西郊租下了一座独院。虽说离市区远了点,但好在三人现在有车,倒也不怕。关键是三人都住不惯楼房,还是这种小院落住着最是舒心,用王启年的话说就是接地气。

  本来林润之建议过方乐三人搬到他那栋豪华的别墅里去住,不过被方乐回绝了。他很清楚知道别墅里的那种大床不是自己可以随意翻滚的地方,睡起来未必有东方华成保安宿舍那种狗窝舒坦。

  搬家其实挺简单,他们三人的东西加起来都不够一车拉的,黄毛那家伙听说乐哥要搬家,特意找来了一脸破旧的白色面包车,拉着新收的两个小弟李俊辉和曾雄华赶来帮忙。由于方乐三人去了天元,现在的天府街都是黄毛这个家伙在打理,这小子为人精细,方乐对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黄毛没想到在他看来如神仙一样的三人的家当居然会如此寒酸,有些不可思议的凑到王启年跟前问道:“就这么点?”

  王启年则是怪眼一翻,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骂道:“草你大爷!小爷我艰苦朴素惯了,追求的都是精神上的享受,岂是你这种满肚子黄白的俗物能够理解的。”

  黄毛挨了一巴掌,不敢再多嘴,只是撇了撇嘴角,对于王启年精神思想的高度不屑一顾。

  临走时,黄毛那家伙厚着脸皮挤到方乐车中,和王启年一起坐在后排,他找来的那辆破旧的面包车则是交给李俊辉两人驾驶,六个人,两辆车,向着新居而去。

  新租的房子有三间正房,两间偏房,王启年拉着陈玄玄自告奋勇的住到了偏房之中,将正房留给了方乐,不过这牲口一脸的猥琐笑容对方乐道:“过几天让小荷也住进来吧,兄弟我虽说没有跟女人真枪实弹的大战过,不过以后每天听听你们的墙角也是人生一大快事。”方乐反手一巴掌扇在他的后脑勺上,将他那头大夸张的大中分给打的凌乱无比,惹得这牲口十分不满,盯着方乐一脸的哀怨,黄毛那家伙则在一旁笑的肚子都疼了。

  X更新(最Fs快PH上f酷匠网

  房间里的家具都是现成的,三人只需把铺盖往上面一铺就算完事,王启年又领着黄毛三人把里里外外给打扫一遍,还没到晌午,就已经安顿好了。

  虽说房子是租来的,但也算得上是乔迁新居,王启年带着黄毛三人去外面弄些酒菜,说是要好好庆祝一番。

  院子里是一片空地,原来的主人在这里种满了各种花草,中间只留了一条青砖铺成的小道,粤城是南方城市,四季温度都比较高,此时花园里还盛开着几朵鲜花,让人感觉惬意的很。此时已经中午,方乐看了下时间,想着张小荷也快放学了,便让陈玄玄开车去接她,这几天刚到天元,一直忙的没有跟她见过面,方乐心中到有几分想念。

  不多时,王启年便和黄毛三人买了东西回来了,几人弄了一大包熟食,四瓶白酒,还有几箱啤酒,在桌上摆了满满当当。

  几个人没有等陈玄玄,黄毛打开酒,给方乐和王启年两人倒上,几个人干了一杯,方乐能得到林润之的赏识打进天元,几个人自然高兴万分,觉得乐哥牛逼杠杠的,注定会成为粤城的大人物,以后众人好跟着一起发财。

  方乐放下酒杯,拿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是林润之给他的二十万块钱,今天全部给取了出来。

  “启年,这是十五万,把这些钱给兄弟们分了,剩下的五万留作房租和日常花销。”方乐拿出钱,推到王启年跟前。

  十五万元,对于方乐来说并不算是个小数目,在老家,足可以盖起一栋像样的院落,娶个大胸脯大屁股蛋子的婆娘。

  王启年一脸平静的盯着身前的一摞钱,扭头向黄毛三人道:“看到没有,跟着乐哥混就他娘的有肉吃,以后都给老子好好干,花花绿绿的票子和漂亮女人绝对少不了的!”黄毛三人满脸的兴奋,不停的点头应下。

  王启年浪荡半生,终日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可以说如无根浮萍一般,他这种小人物自然受尽了世人白眼。直到遇到方乐,才算是享受了几把小爷的威风。

  在王启年看来,方乐是他命中的贵人,他这一辈子见过不少人,虽说以贩夫走卒,江湖混混居多,但也有几个算得上枭雄的大人物,可是没有一个能对王启年青眼有加。其实不能算他们狗眼看人,怪只怪王启年这渣的德行实在入不了大人物们的法眼,直到碰到方乐,王启年才算觉得遇到了自己生命的中贵人。方乐面带枭雄之象,更不缺少上位者的气质,最主要的是这个年轻人还有一份难得的淳朴与憨厚,这正是那些虎踞一方为了上位与利益不择手段的大枭们所不具有的,王启年虽说心气很强,但还不想去做了哪个人上位路上的炮灰和替死鬼,所以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一直在底层冷眼的旁观着,而现在的方乐在他看来与那些成功的上位者比较缺少的只是阅历而已。

  王启年深深的知道,人的一生难得碰到几个算的上大人物的人物,尤其是方乐这种尚未显山露水的潜力股,所以他才心甘情愿的跟着方乐,不求大富大贵,只是想着能在这个注定成为一方枭雄的家伙的成功路上亮几回像,以后能让人记得有王启年这号人物,此生足矣。

  就在几个牲口呼嚎这向方乐灌酒的时候,张小荷在陈玄玄的带领下走了进来。黄毛几个人连忙站起身子让座,口中“嫂子,嫂子”的不停叫着。

  张小荷在一群牲口的注视下俏脸变得通红一片,有些拘谨的挨着方乐轻轻坐下。张小荷是方乐的第一个女人,能够得到张小荷,这让方乐十分知足,两人算不上一见钟情,但关系发展的也确实很快,快的方乐都没有来得及细细的品味,这个水灵的女孩子就变成了自己的女人。 由于张小荷的到来,那群咋咋轰轰的牲口们有所收敛,但是一群人也喝了不少酒,方乐更是被这群牲口给灌的脑袋发昏,张小荷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猫一般安静的坐在方乐身边,满眼温情的笑意看这他跟人拼酒。 一群人一直闹腾到下午六点多钟,王启年轻轻的放下手中的酒杯,一脸淫荡的望着方乐道:“现在咱们也算有了落脚的地方,不如让小荷也搬来一起住吧,在这里总比住学校宿舍要方便。”

  有些喝高的方乐扭头盯着张小荷问道:“你觉得呢?”

  此时的张小荷羞得满脸通红,用牙齿咬着嘴唇,半天才轻轻的说道:“我再想想。”

  王启年是个精的冒油的家伙,知道张小荷碍于面子不会立马答应,不过看她表情,分明是心中已经同意,不由得高兴的哈哈大笑,张小荷听到他的笑声,脸上又红了几分,微微的垂下头,如一只半露水面的清丽莲花,看的一群牲口眼睛都直了。

  “我突然想起了还有点事情,黄毛,带上兄弟们跟我走。”王启年向黄毛吩咐道。

  听到他的话,众人都各自起身,只有那身材高大的曾雄华,手中拿着一只鸡腿,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道:“有什么事,今天不是说好的休息吗?”

  “我操你大爷!让你走就走,哪那么多废话。”这个不怎么机灵的家伙惹得王启年心头火起,一巴掌就扇到他的脑后。

  不知道为什么被打的曾雄华只好有些委屈的放下手中的鸡腿,跟着他们走出房间,不多时,外面响起汽车的发动声,一群牲口不知道又跑到哪里逍遥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