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城西郊,有一栋三面环山,一面环水的院落,这里是陈家的老宅子。老宅子东西北三面环山,南面是一条如玉带般的清彻小溪。早些年的时候,陈潜意曾经找高人给看过风水,那位精通堪舆风水的大师看过此地后赞叹不已,说此地背山靠水,是个是块养虎聚龙的风水宝地,对这一点陈潜意深信不疑。陈家虽说早年没落,但是现在他和自己的哥哥陈潜心哪一个不是跺一跺脚都能让整个粤城震三震的人物,所以对于今天的成功陈潜意一直都认为很大一部分是自家的老宅风水所至。

  前几年,陈潜意特意花了大价钱把自家的这片老宅子给翻新了一遍,至于院落房间位置,更是由陈潜意花巨资在香港请来的堪舆大家所设计,说是此地风水可保陈家百年兴盛。

  此时的陈家大宅里,平时嚣张无比的陈潜心正恭恭敬敬的站在一个人的旁边,很难想象他这个在以凶狠嚣张闻名粤城的黑道大佬会对人有如此恭敬的态度。

  坐在陈潜心身前一件名贵的红木椅子里的中年男人轻轻的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微微的眯着眼睛,却是连看都没有看他。

  中年男人身体微微发福,和陈潜意长的有几分相像,但是不同于陈潜意的凶狠外漏,洁白的脸庞让人生出几分和善亲近之意。这人正是陈潜意的亲生哥哥,粤城最有名的慈善商人陈潜心。

  陈潜心和陈潜意不同,他一直走的白道,早年白手起家,打拼十几年,终于创下了粤城乃至全国都大大有名的陈氏集团。成功后的陈潜心乐善好施,据说每年捐赠到慈善事业的善款都几百万之多,而他本人也被粤城的老百姓们亲切的称为陈大善人,在粤城的各大电台报纸杂志中频频亮相,有着极高的知名度。

  “听说洪门的太子爷前几天来粤城了。”眯着眼睛的陈潜心此时缓缓的开口说道。

  “他来干什么?”站在一旁的陈潜意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吃惊,奇怪的问道。

  洪门的由来在民间传说中有很多版本,由于年代久远,大都不可考证,但是这个有些神秘的组织在东南沿海,港澳台地区却有着巨大的名头。尤其是抗日战争之时洪门在司徒美堂老英雄的带领下为抗日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使得洪门的名声到达了顶峰,而司徒美堂更是在新中国成立之时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坐到了开国阅兵典礼的观礼台上,与开国伟人并排。虽说现在的洪门很少出现在世人眼前,但是在东南几省还是有着别的小帮派不敢触碰的巨大实力与名声。

  “目前还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单纯的求学,最近那件事情先放一放,告诉那帮泰国猴子们都安分点,既然那位太子爷来了粤城,咱们还是要给些面子的,不好弄出太大的动静。”陈潜心向自己的弟弟吩咐道。

  “我干他娘!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不会是林润之那老狗专门请来的他吧,我听说前段时间那老狗可是跟周红衣那娘们见过面的。”听到自己筹划了许久的计划就要搁浅,这让陈潜意气愤的破口大骂。

  听到他脱口而出的脏话,陈潜心有些不快的皱了下眉头道:“说了多少次了,要注意下自己的谈吐,别张口闭口的都是脏话,你这样还怎么能上得了台面。”

  》y酷匠☆$网{首Y发`

  虽说陈潜心在世人面前永远都是一幅和蔼可亲的善人模样,可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陈潜意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哥哥是多么阴狠的人物,所以陈潜意从小到大都对自己的这个哥哥极为的惧怕,此时听他责备自己,不由得咧嘴嘿嘿的笑道:“我就一个大老粗,你还能指望我跟林润之那老狗一样装成一幅臭酸模样。台面上的事情有你呢,我就负责干些暗地里的勾当,咱哥俩联手,粤城还能怕了谁去。不过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听到陈潜意的话,陈潜心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右手轻轻的碾着左手大拇指上一个漆黑的墨玉扳指,声音有些阴沉的道:“他既然来了,我就有办法送他走,先让林润之在多活几天吧。”

  “要不连他一起做掉!”陈潜意一脸凶狠的建议道。

  “还不行,洪门的势力还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抗衡的,不过我相信那些日本人肯定会对这个消息很感兴趣。”陈潜心嘴角浮现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如一头奸诈的狐狸一般嘿嘿的笑出声来。

  “吴爷。”第二天的下午,方乐终于在天元娱乐城见到了吴佛心,此时的吴佛心见到方乐,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异常,依旧是那幅如弥勒般的笑脸,走上前去轻轻的拍着方乐的肩膀道:“好,好,在这里还待得习惯吗?”

  方乐对于他表现出来的亲热没有太过于吃惊,虽然自己把陈羽的腿给打断了,吴佛心心中肯定十分愤怒,可自己毕竟算是林润之的人,像吴佛心这种老狐狸断然是不会跟自己在明面上过意不去的。

  “不好意思吴爷,昨天出手重了点,不知道羽少现在情况怎么样?”方乐一脸平静的盯着吴佛心的眼睛说道。

  “你做的很好,像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就应该把腿打断,怪不得润之兄这么看重你,哈哈哈哈!”听到方乐的话,吴佛心摆了摆手,哈哈大笑着向楼上走去,方乐望着他的背影沉默不语。

  “老狐狸,我估计他现在肯定有把咱们都吃了的心思。”看着吴佛心走远,王启年那家伙叼着烟出现在方乐背后。

  昨天的一场大战,虽说这家伙临阵逃跑,但最后举着椅腿砸人小腿的凶残形象还是让他在这天元一众保安心中树立起了些许高人形象。相对于方乐刻意表现出的狠戾和陈玄玄的冷峻,一群小保安们更愿意接近王启年这个有些猥琐的家伙,所以从昨天开始,王启年这牲口就变成了一众保安口中的小爷,每个人见到他都毕恭毕敬,掏出自己都舍不得抽的好烟来孝敬他,让王启年这厮感觉很是惬意,闲着没事就在一群小保安们的崇拜目光中吹得唾沫横飞。

  “乐乐呀,以后要留点神,别暗中让这老家伙给咬了一口肉去。”王启年砸吧了两下嘴向方乐说道。

  方乐没有谈论这个问题,反而向王启年问道:“你驾校有熟人不?我想去学下车。”方乐现在在天元有一辆专车,黑色的奥迪A4,虽说算不上什么好车,但对于方乐来说已经足够,只不过他不会开车,三人中只有陈玄玄有驾驶证,所以这两天陈玄玄变成了二人的专职司机。

  不过方乐还是觉得自己去考一个比较好一点,所以才问问王启年,看他有没有什么熟人。

  “这他娘的还真没有。”王启年歪着头想了一下,接着道,我去给你打听打听,这玩意容易。

  吴佛心豪华的办公室中,此时的他正靠在舒适的真皮沙发上,望着蹲在自己身前,不停用嘴在帮自己套弄着的女人,女人身材丰满,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更让她显得诱人至极,油亮的头发散落在肩头,下身的黑色短裙外露出女人跪坐在地上的洁白大腿,女人正是这天元的人事经理,商悦。

  商悦的头不停的上下套动着,发出淫靡的啵啵声,不知过了多久,坐在沙发上的吴佛心发出咝的一声吸气的声音,紧接着面部表情一阵扭曲,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腰身,在无边的快感中将一股股男人的精华全部射在了帮自己套弄的女人口中。

  “咽下去。”吴佛心抓着商悦的头发,看着他美丽的脸庞说道。

  跪在身前的商悦喉头滚动,按照他的吩咐,将满口的液体全部吞咽下肚,只是嘴角还残留一滴乳白。吴佛心哈哈大笑着松开了她的头发,拿起一支烟点上,身子靠在沙发上惬意的吐出了一口烟说道:“新来的这小子你看着怎么样?”

  “刚来,还看不出来深浅,不过看他昨天把陈羽的腿给打断,还是有几分狠劲的。”商悦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子,在桌上拿起一张纸巾轻轻的擦拭着自己的嘴角。

  “小王八蛋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跟我作对,看我以后怎么收拾它!”此时的吴佛心一脸凶狠的说道。

  “他身手不错,你最好还是小心着点,更何况他还是林爷那边的人。”商悦在桌上拿起一支烟给自己点上,挨着吴佛心坐在了沙发上。

  吴佛心伸出一只手,顺着商秋的衣领探了进去,用力的揉搓着那一团诱人的鼓胀柔软,一脸阴沉的说道到:“林润之老了,这粤城他快撑不下去了,我没有必要跟着他一条道跑到黑,等着陈潜意弄垮林润之,你看我怎么收拾那小子。”

  商悦美艳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鄙夷,一闪而逝后却是愈发娇媚的神态,伸出一只手在吴佛心满是肥肉的胸膛上轻轻的抚摸着,强忍着心中产生的一股本能作呕心态,脸上却是笑靥如花,道:“吴爷以后发达了,可千万别忘了人家。”

  被商悦给弄得心头又是一阵火热,吴佛心那把玩着女人胸部的手不由得加重了力道,在商悦的娇声呼痛中哈哈大笑着道:“你个小骚货,只要你能伺候舒服了我,以后这天元就交给你了。”说完突然扑了过去,将那商悦给死死的压在身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