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酒吧里面除了王启年疯狂的笑声外,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围观的服务员和保安看着瘦小的王启年放肆的大笑,心中想着这个家伙真是个变态。而那一脸平静就将陈羽小腿踹断的方乐在他们看来此时简直犹如在地狱中走出来的罗刹恶魔,再也没有人敢对这个新来的一笑起来有几分亲切的乐哥有半点轻视。

  陈玄玄和王启年一样,都是浪尽江湖摸爬滚打出来的家伙,知道在道上打拼的艰辛,如果没有几丝狠戾真的不容易在这个狼性十足的世道上站住脚跟。虽说自己的表哥很看好方乐,方乐也很能打,但在陈玄玄看来还是缺少了一种上位者应有的狠劲,所以他对方乐并不是很看好。

  今天刚来天元方乐就毫不犹豫的把吴佛心手下的头号大将陈羽的腿给打断了,下手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这让一直信奉强者为王的陈玄玄不由得刮目相看,觉得方乐这个家伙还真有几分枭雄气质,想到这些,一直冷峻的如哑巴一般的他也不由得轻轻勾起了嘴角,心中想着表哥这次的眼光或许真的看得准了。

  一脚将那陈羽的小腿踹断,方乐用脚在地上来回蹭了两下,对着一众吓傻了的保安平静的吩咐道:“把他们都丢出去。”

  一群保安听到他的吩咐,忙一拥而上,七手八脚,乱哄哄的将地上的家伙们架起,拖着向门口而去。虽说心中对那在娱乐城一直嚣张惯了的陈羽还有几分惧怕,可是他们更害怕这个能不动声色就把人小腿踹断的乐哥。出来混不容易,当然谁更强大就听谁的,不一会满地哀嚎的家伙们便被清理一空。

  方乐虽说经历少,可是从小爷爷就告诉过他很多做人的道理,知道这世间太多的人并不比山上的豺狼善良多少,有些更是过之。弱肉强食,有些时候拳头够硬才能吃的饱,这是那个瘦小的老头经常念叨的一句话,方乐一直记在心中。方乐喜欢与人真诚的交流,在意身边对自己好的人,可是对于把自己当做敌人的家伙,他并不介意用自己的拳头去把他们打趴下,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震慑住身后更多阴冷的目光。

  在众人崇拜惧怕的目光中,方乐王启年陈玄玄三人先后的走回楼上,一群保安和服务员惊魂未定的在楼下窃窃私语着。一个身穿黑色制服身材丰满的熟女望着方乐的背影,嘴角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口中轻轻的道:“有趣的小家伙。”

  女人姓商,名字叫做商悦,是这天元娱乐城的人事经理。虽说当初他是林润之招聘过来的老人,可这几年林润之和吴佛心暗中隐有不和,许多林润之当年的老人都被吴佛心给排挤走了,而这个女人的位置却一直没有变化,依然在这天元娱乐城最重要的人事部当着经理,而且很得吴佛心的信任。

  商悦没有理会乱糟糟的众人,而是拿起桌上的一个酒杯,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将殷红的液体一饮而尽,把玩着手中的玻璃杯,脸上浮现一抹玩味的笑意,口中轻轻的道:“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许这牛犊还真能踢到老虎下巴呢,有趣,有趣!”

  方乐当然不知道楼下有个漂亮丰满的熟女把自己当做了一头有趣的,敢踢老虎下巴的小牛犊。对于自己刚才的表现,方乐还是感到十分满意的,想着刚才那陈羽怨恨的眼神,方乐靠在沙发上有些轻蔑的扯了下嘴角。这家伙不过是吴佛心的一条狗,今天这出戏,肯定是那老狐狸安排的,只不过自己在他脸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这老狐狸后面会怎么办。

  最新F章M。节3D上√+酷Q匠y网+o

  粤城人民医院中,脸色苍白的陈羽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眼睛大大的睁着,望着天花板,充满了怨毒。他那条被方乐踹断了的左腿此时已经打上石膏,高高的吊着,腿上的疼痛在麻药的作用下已经感觉不到,但是强烈的羞辱感却让他心中如火焚,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该死的乡巴佬一脚把自己小腿踹断的场景,两手死死的抓住床单,陈羽脖子上青筋暴起,像个疯子一般大声的叫着:“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门口守护着的两个手下听着房间里的怒吼声,不由得对视一眼。

  此时走廊里面一阵脚步声传来,身材肥胖的吴佛心在几个手下的簇拥下来到了病房门口,此时他那如弥勒般的胖脸上已经没有半分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可怕的阴沉。

  “吴爷!”守在门口的两人看到他的到来,连忙弯下身子,恭敬的向他问好。

  吴佛心摆了摆手,语气淡淡的向两人问道:“他的情况怎么样?”

  “小腿粉碎性骨折,不过已经做完手术了,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其中一人小心的回答着,紧接着又道:“不过羽少情绪有些不稳定,谁也不让进屋。”

  “嗯。”吴佛心轻轻的点了下头,不再理会二人,而是轻轻的退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吴佛心走进房间,那陈羽看到他进来停止了嚎叫,等到他站到自己病床前,陈羽用有些沙哑的嗓子道:“吴爷,陈羽给您丢脸了。”

  吴佛心没有说话,而是望着他吊起的左腿微微皱起了眉头,片刻后,声音低沉的说道:“没事,你好好养伤就行。”

  “吴爷,我一定要杀了他,杀了那个王八蛋!”此时的陈羽双目大睁,咬牙切齿的望着吴佛心说道,如一头要嚼人而食的饿狼一般。

  吴佛心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支放在陈羽的嘴里,掏出打火机给他点燃,缓缓的说道:“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这么能打,这次试探是咱们鲁莽了些,他是林润之的人,现在那老东西还没有倒,咱们明面上还不能跟他对着干,就先让他再得意些日子,等林润之那老狗倒了,看我怎么玩死他。”

  说完这些,吴佛心轻轻的拍了拍陈羽的手臂,接着道:“你好好养伤,等伤好了,我把那小子弄到你跟前来,让你把他两条腿都打断。”

  安抚完手下的吴佛心走出了病房,只是那躺在病床上的陈羽脸上神情依旧狰狞,重重的吐出一口烟,眼神阴冷的拿起病床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东方华城别墅区,林润之坐在别墅的顶层,手中把玩着那把鹤峰壶,仰头观看着天上浮云变幻,神态悠闲。那穿着朴素如村姑一般的海棠静静坐在一旁,手里依旧缝着她那双布鞋底,而那冷峻如瘦虎般的王虎则在一旁拿着手提电话,不知道跟谁在通话。

  片刻后,王虎挂掉了电话,轻轻的走到林润之身旁道:“林爷,方乐那小子今天把陈羽的腿给打断了。”

  “嗯!”本来半眯着眼的林润之听到王虎的话猛的睁开了眼睛,微微带着笑意的问道:“怎么回事?”

  那王虎原本冰冷的脸此时也浮现出一个有些生涩的笑容,向林润之汇报了刚才电话中的内容,“狠起来够劲,方乐这孩子,果然有点意思,林爷没有看错人。”最后,平日里惜字如金的王虎忍不住对方乐夸赞了一句。

  “哈哈哈哈!”听到他说完,林润之高兴的哈哈大笑,用手抚了抚头发道:“看来佛心这么多年来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居然想着用这么老掉牙的法子去给方乐那孩子来下马威,只是可惜了,用在别人身上或许能成功,方乐那小子可是个难得的高手,这回吃了大亏了吧。”一旁的王虎也跟着他哈哈大笑。

  “原本我以为方乐这孩子虽说身手不错,但是经验和在道上混的那股狠劲却少了点,现在看来这孩子心思细得很,还有几分狼性,刚来第一天就敢把那陈羽的腿给打断,胆大心细,是个不错的家伙。佛心呀佛心,你这头老虎看来还真有可能被这初生的牛犊给踢翻了去。”林润之拿起茶壶,喝了一口,心情大为舒畅。

  他身旁的王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事情,微微皱起眉头有些担心的道:“林爷,那几个泰国杀手已经确定是陈潜意请来的,只是短时间内还不知道有几个,咱们要做好防范。”

  “哼!”林润之放下手中的茶壶,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陈潜意狼子野心,早就在我背后盯了几年了,如今看来是真的忍不住了,你明天告诉那几个孩子,没事的时候少出门,等会送海棠去那边盯着。”

  王虎低头应下,最近陈潜意拉拢了不少跟林润之有过冤仇的道上大哥,又请来了泰国的顶尖杀手,虽说林润之表面上不动声色,可心里也是暗自担心,生怕陈潜意丧心病狂会对自己的家人出手。

  “听说洪门的大少爷前几天来了粤城了。”王虎望着林润之说道。

  “哦!他来干什么?”林润之有些奇怪的问道。

  “听说是来求学,只是目前还不知道在哪所学校,要不要打探一下?”王虎向林润之问道。

  林润之轻轻的把玩着手中的茶壶,低头沉思了片刻后道:“不用了,那孩子也该上大学了,想来到粤城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既然他有意隐藏身份,咱们也不好去打扰。”

  “是。”王虎点了点头,接着退后几步,转身带着海棠离开别墅,去林润之妻儿的住所。

  林润之仰起头,眯着眼睛盯着天上不断变幻的白云,眉头紧皱,半晌后轻轻的说道:“陈潜意,放马过来吧,看看这次到底鹿死谁手!”

  清风拂过,吹动林润之衣角,此时这个略微发福的粤城大枭双目圆睁,眼神犀利如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