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狼性

  方乐虽说还算是个雏,但并不是傻子,今天这件事情发生的有些诡异。天元娱乐城是是林润之和吴佛心的地盘,这两个人都是粤城大名鼎鼎的人物,普通的小混混就是打死也不敢来这里闹场子,可是今天偏偏有人来了,而且今天还是自己进驻天元的第一天,吴佛心又恰巧不在,说这一切都是巧合,那真是连傻子都不信。

  至于那个一直在自己面前表现的恭敬无比的陈羽,方乐也是大感可疑,他不相信这个吴佛心手下的第一猛将会无故对自己这么恭敬,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道理方乐明白的很,况且自己来这里就是要和他的主子吴佛心对着干的,这陈羽表现的太不正常,所以方乐才会让陈玄玄去把那两个好手的腿给打断,一来是给闹场的家伙一个教训,二来也是想试探一下这个让自己有些看不透的陈羽。

  王启年手中拎着一条椅腿,一幅狗仗人势的小人模样,望着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家伙,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椅腿。今天的这一幕,连方乐那种雏鸟都觉的可疑,更别提这个浪荡江湖十几年,早就像猴一样精的家伙了。

  方乐今天表现出比寻常多了几分的狠戾,让这个牲口大为高兴,觉得乐乐这家伙终于找到在道上混的真谛了。想着以后就要跟着这样一号猛人去大杀四方,这让战斗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记的王启年感到莫名的兴奋。

  娘的!以前都是被人揍,现在终于可以揍人了。王启年伸出舌头舔了下因为激动而有些干涩的嘴唇,脸上表情狰狞像个发情的牲口一般,在一众漂亮服务员花容失色的惊呼声中,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椅腿,向着地下那家伙的小腿就砸了过去。

  看着高举椅腿的王启年就要砸到自己师兄的腿上,脸色铁青的陈羽终于忍耐不住,向前快速的跨出两步,电光火石之间一脚踢中了王启年就要砸下的椅腿,嗖的一声,将它在王启年的手中给踢得飞了出去。

  就要大展雄风,敲断别人小腿的王启年被陈羽给吓了一跳,顶着那头夸张的大中分,将一双老鼠眼瞪得溜圆,恼火的向着陈羽大叫到:“我操!你他娘干什么?”陈玄玄无声的走到他身后,一脸阴沉的盯着对面的陈羽,方乐静立一旁,嘴角浮现一抹笑意。

  “乐哥,这种小混混教训下就可以了,打断了腿恐怕不好交代。”陈羽没有理会王启年,而是向着方乐说道,虽说脸上铁青一片,但语气尽量还是保持平静。

  终于忍不住了吗,方乐玩味的盯着已经有些失态的陈羽,在口袋中掏出一支烟点上,片刻后向他咧嘴露齿一笑道:“今天我刚来这些家伙就来闹场子,不好好教训一下会让人觉得我们兄弟没什么能力在这混,不让他们长点教训难保不会有下次,羽少你就不必费心了,有什么麻烦我顶着就是。”方乐说完,不再理会脸色铁青的陈羽,而是向王启年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王启年有些不善的盯了两眼站在自己身前的陈羽,顺手在地上拿起一条椅腿,举手又向地上的家伙砸了过去。

  啪的一声,王启年手中的椅腿重重的落在地上那人的小腿上,一声沉闷的令人牙酸的响声过后,紧接着就是地上那人凄惨的嚎叫声,周围的服务员和保安都吓得惊呼出声,一些胆小的举起手捂住了眼睛。

  酷《匠S0网.永久c免?3费看~小*=说d

  “我操!还挺结实。”王启年望着在地下嘶声惨叫的家伙道,他这一下虽说将那人给砸的惨呼连连,可是并没有将他的小腿打断。对自己的表现似乎有些不满,王启年扭头吐了一口浓痰,挺了挺瘦小的胸膛,将手中椅腿又攥紧了几分,举手又要向地上那可怜的家伙砸下。

  “该死!”就在王启年又要砸下的时候,脸色阴晴不定的陈羽再忍耐不住了,向着王启年的脖子快速的踢出一脚。

  就在陈羽的这一脚快要扫在王启年那像麻杆一样的脖子上的时候,另一只脚快速无比,精准的将它拦住,两条腿在空中相交,发出砰地一声响,陈玄玄和那陈羽各自后退一步。

  前面的王启年似乎被吓了一跳,不再理会地上那个可怜的家伙,反而一脸玩味的看着退后一步的陈羽,站在一旁的方乐嘴角又向上勾起几分。

  “怎么,羽少难道认识这些人?”方乐向前跨出一步,微微皱着眉头,眼神却不去看那陈羽,而是望着地下,语气淡淡的说道。刚才他不过是在心中猜疑,所以才让王启年去试探一下,现在看来这群家伙果然跟这个陈羽有关系,这个发现让他心中极为不爽。

  “我操你妈,你他娘算个什么东西!”已经出手,知道再也无法掩饰的陈羽此时也发了狠劲,满脸狰狞的向方乐骂道,在他看来,自己是吴佛心手下的人,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子不能把自己怎么样的。

  听到他的辱骂,王启年眼神阴森的向陈玄玄撇了下嘴,后者无声的向前踏出几步,眼神阴冷的盯着陈羽,如发现猎物的豹子,下一刻就会跃起扑食。

  方乐向着陈玄玄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出手,然后带着一脸的古怪笑意望着身前如被逼急了的疯狗一般的陈羽道:“告诉你两个问题,第一,我最讨厌别人问候我的父母。第二,我也很烦别人在我的背后搞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你两样都占了,你说要我怎么办?”

  此时的陈羽心境已经平稳了下来,在他看来方乐只不过是个初来乍到完全不懂道上规矩的乡巴佬,虽说这次没有能教训他,但自己是吴爷的人,这次试探更是吴佛心授意的,想来就算是方乐知道是自己指示,也不敢把他怎么样的,所以陈羽脸上又浮起了他那让人看着极为不舒服的笑容,一脸玩味,语气淡淡的对着方乐道:“哦,我也很想知道乐哥到底会怎么惩罚我。”

  看着陈羽嚣张的样子,方乐没有说话,而是向他笑了一笑,右腿向前跨出半步,身子微微下蹲,紧接着右臂抬起,一拳快如闪电,重如山岳一般向着他的胸膛就轰了过去。虽说知道陈羽是吴佛心手下的人,可是方乐被林润之安排到天元就是用来压制吴佛心的,而且这陈羽在方乐看来不过是吴佛心养的一条狗,居然还这么嚣张,不收拾他简直就对不起他。

  似乎没有想到方乐居然真的敢向自己出手,陈羽有些慌乱的抬起手臂,架住了方乐轰来的这霸道一拳,却不成想这一拳上的劲道大的出乎他的意料,直接将他轰的向后连退了三步,胸口郁闷,两臂火辣般的疼痛,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而此时的方乐却是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一拳将他轰退后接着跨步上前,一个转身甩臂,右臂轮出一个圆形向着他的头顶就砸了下去。

  脸色苍白的陈羽此时退无可退,只好举起双臂,向上迎了过去。他的身手本来也算不错,可是今天却遇到了方乐,快速无比的两招,打得他只有招架之力。

  又是轰的一声大响,那陈羽被方乐的这招给砸的踉跄着向后退去,一双手臂给砸的已经变的麻木了,脸色惨白如金纸。

  看着踉跄后退的陈羽,方乐紧接着欺身而上,抬起右脚,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腹部,将他踹的向后翻滚着而去,乒乒乓乓的砸烂几张桌椅,把在一旁围观的女服务员吓得花容失色,惊呼出声,一众保安也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个新来的乐哥就这么把那嚣张无比的羽少给揍成了一条死狗。

  方乐虽说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可从小也听爷爷讲过在外面讨生活的艰辛,所以如果有人想算计自己,他不介意让自己狠一点,就像爷爷教给他的三种拳法的道理一样,现在的他就是那刚猛霸道,狼性十足的蔡李佛。

  王启年望着霸道无比,只用三招就把那嚣张的陈羽给打落尘埃的方乐,心中居然有些不可抑制的激动,口中喃喃的道:“对敌如狼,此子果真有枭雄之相!”

  此时的陈羽倒在一片桌椅的残骸之中,嘴角挂着一丝血痕,在地上挣扎几下,却是不能爬起身子,腹部被方乐刚才的一脚给踹的刺痛无比。

  方乐沉默的走了过去,望着一脸痛苦,不再挣扎反而大睁着眼,狠狠的盯着自己的陈羽缓缓的道:“还真以为我不敢打你?你不过是吴佛心养的一条狗,还真把自己当老虎了?告诉吴佛心,以后在天元我不想再见到你。”这陈羽是吴佛心的一员大将,在天元众保安和服务员心中有着无比的威严,如果借此机会将他赶走,以后方乐在天元打开局面将会容易很多。

  “我操你妈!”地上的陈羽嘴角带血,咬牙切齿,眼神如一只疯狗一般狠狠的盯着方乐骂道。

  听到他的咒骂,方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又是向前跨出一步,抬起右脚,向着那陈羽的左腿就狠狠的踹了下去。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沉闷响声,虽说不大,可酒吧里的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一群保安和服务员吓得脸色苍白,却是再也不敢出声,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啊!”地上的陈羽此时终于叫了起来,声音凄惨,让人不忍听闻,有几个胆小的服务员都被吓得眼中闪出泪花,用手紧紧的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

  王启年望着一脸平静就将那陈羽小腿踹断的方乐,看着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如狼般的狠戾,心头一股火热涌起,激动的一甩他那汉奸头,裂开嘴像个变态一般哈哈大笑着道:“世间道路宵小众,男儿横行如虎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