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佛心离开林润之的别墅后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回到了天元娱乐城,坐在豪华包间的宽大沙发中,吴佛心肥胖的身子都陷了进去。顺手拿起一支古巴雪茄,点燃后抽了两口,皱着眉头沉思着。

  他现在基本确定林润之已经对自己起了疑心了,不过对于明天方乐的到来,这个在粤城道上数得着的大人物并没有太多的担心,自己在这天元经营多年,他林润之派个毛头小子过来就想在自己手上接走,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看来林润之手下现在还真没什么人可用了,吴佛心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轻轻的晃动酒杯,想着明天要怎么接待那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

  房间的门被人打了开来,一个留着短发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男人走了进来。这人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相貌长的还算帅气,只是嘴角却挂着一抹让人看上去极为不舒服的古怪笑意,手中拿着一个一元钱的硬币,在不停的上下抛着。

  “吴爷,您怎么这么晚来了?”短发的青年走到吴佛心的跟前,有些奇怪的问道。

  吴佛心看到这人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个青年名叫陈羽,从小在南少林习武,多年前跟着吴佛心混,是他手下的一员大将。这陈羽从小习武,身手很好,为人做事又狠辣阴险,一直是吴佛心的得力助手,平常这天元娱乐城都是他在打理。

  “坐。”吴佛心招呼自己手下大将坐在旁边,眯着眼睛道:“明天会来个新人,你好好招待他一下。”

  “那边安排的?”陈羽将抛到空中的硬币接在手里,有些阴沉的问道。

  吴佛心点了点头道:“是个刚出炉的小崽子,暂时还看不出深浅,你明天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也别太过分了,毕竟还要给那边留几分面子。”吴佛心弹了弹手中的烟灰,那如弥勒般的脸上笑意又浓了几分。

  “知道了,吴爷放心,我一定好好招待他。”陈羽嘴角微微上翘,伸出有些猩红的舌头舔了下嘴唇,像一只发现猎物的饿狼一般。

  “你不要出手,在外面找点人就行,让他见识见识,这天元可不是容易罩的地方。”吴佛心缓缓地道。

  “明白。”陈羽又将手中硬币抛入空中,望着吴佛心开心的笑了起来。

  第二天方乐、王启年和陈玄玄走进天元娱乐城的时候,正是那个叫陈羽的年轻人在门口迎接。看着门口辉煌如帝王之家般的装修,方乐心中咂舌不已,脸上神色不变,王启年那牲口却是丢人的将一口焦黄浓痰吐在了门口光洁的汉白玉台阶上,背着双手,做出一副高人模样的风轻云淡。

  “乐哥好。”陈羽带着几个保安,看到方乐进门,一起向他弓腰问好。

  方乐微微点了下头,有些奇怪的望着眼前的陈羽道:“你是?”

  陈羽扯动嘴角,有些阴柔的笑了一下道:“我叫陈羽,是吴爷专门安排我来迎接乐哥的,他今天有点事,不能亲自过来给乐哥接风,还望海涵,您里面请。”说着侧过身子,向方乐做了个请的手势。

  眼前这个略显阴柔笑容有些诡异的陈羽让方乐感觉有些不舒服,他那看似恭谦的笑容里似乎有些嘲笑和戏谑。

  方乐向他点点,三人在他的带领下走进大厅,今天吴佛心没有在,方乐并不是很在意,这个在粤城道上混了半辈子的枭雄,有资格对他做出这种态度。

  当方乐三人在陈羽的带领下走进天元这座粤城最大的娱乐城的时候,完全被里面豪华富贵的装修给惊得呆了,正宗的乡巴佬进城,很有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后的震惊感。

  方乐和陈玄玄还倒好一点,方乐努力保持平静,脸上神色不动,陈玄玄则永远都是沉默不语,脸上古井不波,王启年那牲口却是完全丢掉了刚才在门口装出来的高人模样,望着眼前这片富丽堂皇,不停的砸吧这嘴巴,一双不停滚动的老鼠眼在忙碌的漂亮女服务员的妙曼身姿上不停扫过。

  陈羽看到三人模样,有些不屑的笑了下,向方乐道:“吴爷说了,让我先带着乐哥熟悉下场子。”

  方乐向他点点头,三人在陈羽的带领下开始熟悉场子,娱乐城共有五层,有会所、酒吧、歌厅等等,一圈逛下来三人身上都出了一层细汗,最后陈羽把三人领到位于五楼的豪华休闲包厢内,叫服务员送来红酒雪茄,向着方乐弓身道:“场子都领乐哥看过了,我先去忙,您休息着,有什么事情招呼我就行,要不要给乐哥找几个姑娘来乐呵乐呵?”

  “不用,你去忙吧,有事我叫你。”方乐向他挥了挥手,后者又是微微的鞠了一躬,转身走了出去。

  轻轻的关上房门,陈羽满是恭谦笑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有些不屑的骂了声:“乡巴佬。”说完又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声音低沉的道:“黑子,都准备好了吗?正主来了,等会开始吧。”

  豪华的包厢内,看到陈羽出去的方乐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这娱乐城的豪华出乎他的想象,端起桌上的红酒,喝了大大一口,平复下自己有些激动的内心,想着那陈羽刚才的表现,方乐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这陈羽一路之上对三人表现的足够谦卑,但方乐在他眼中却发现了他刻意隐藏的一抹阴沉意味,这个叫陈羽的年轻人给方乐的感觉就像一条隐藏在树后的青皮狼一般,盯得他背脊有些发凉,尤其是一路之上娱乐城里的服务人员表现出的对他的敬畏和惧怕,更让方乐觉得这个在自己面前表现谦卑的陈羽绝对没有外表那般简单。

  “这人是个好手。”陈玄玄望着门口,沉静的说道。

  。x酷?匠?0网*}首发

  方乐微微的点了下头,看来自己想要在这里站稳脚跟,比想象中还要艰难几分。

  “操!这他娘才是真正的生活。”王启年那牲口端着一杯红酒站在墙壁前,盯着上面挂的一副半裸美女的油画感叹道。这家伙盯着那半裸美女雪白的胸部,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在他看来这些所谓的艺术品跟街边报摊上的色情杂志根本没有什么两样。

  “操他娘的,这真他娘的比皇宫还舒服。”王启年在房间里溜达一圈,重重的坐在真皮的沙发里,翘着二郎腿,口里塞满了在桌上拿起的新鲜葡萄。今天他这个只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的小人物总算是开了眼界了。

  就在三人享受着美酒雪茄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陈玄玄一声不响的跑去把门打开,只见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口,向着方乐道:“乐哥,不好了,下面有人闹事。”

  “我操!”王启年那家伙听到有人闹事,激动的在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问道:“是什么人?”

  跑到五楼的保安擦了下头上的汗水犹豫了一下道:“不知道,对方有十几个人,好像调戏了下面的服务员,有点混杂,我一个都不认识,估计还不一定是这一片的。乐哥,羽少正等您下去呢。”

  三人忙跟着保安走出房门,方乐望着那个保安的背影,有些奇怪的皱了下眉头,今天自己刚来到这的第一天,就有人来砸场子,而那吴佛心刚好又不在,事情似乎有些诡异。

  娱乐城的一楼是个迪厅性质的酒吧,由于现在还是下午,人不是很多,此时的大厅里已经被十几个凶恶的汉子给砸的乱七八糟,一众保安和服务员都吓得缩在过道旁边,那陈羽皱着眉头站在最前面,沉默不语。

  “乐哥。”看到方乐三人下来,陈羽向他点了下头。

  “这是怎么回事?”方乐望着还在不停的在场子里打砸的十几个壮汉,向他问道。

  “这群人调戏了一个服务员,我们的人上去说了两句,就变成这样了。”陈羽微皱着眉头,语气中似乎有些无奈。

  “他们是什么人。”方乐语气淡淡的问道。

  “都不认识,应该不是在这一片混的。”陈羽答道。

  方乐望着那群人沉默不语,此时领着他们下楼的保安又凑过来问道:“乐哥,咱们怎么办?”

  “我操你大爷,十几号人对十几号人,别人都杀上门了,怎么办?杀啊!”骨子里就不安分的王启年恨不得整间酒吧都打杀起来,兴许是自己都被这个提议刺激到了,双眼通红,在灯光下像头饥饿的野兽,这幅凶悍作态加上方乐和陈玄玄的坐镇让人很容易忽略他的身份以及打扮。

  保安被莫名其妙呛到不敢出声,毕竟王启年这犊子跟在那刚来的乐哥身后一副亲信的蛮横姿态,他一个小保安哪敢造次。

  陈羽有些意外的望了因为兴奋面部表情扭曲的王启年一眼,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猥琐无比,身材瘦小可以随便被捏死玩弄的小个子发狠起来居然也有几分惊人气势。

  “给我根家伙。”

  王启年伸出手,见保安没反应,骂了一声四处张望,随手从一张桌子上拿起一只空啤酒瓶子,道:“不敢上的趁早滚蛋,这保安我来干,拿着钱不干事跟趴在女人身上硬不起来的孬种有什么两样?!”

  一旁的保安似乎被他嘲笑的话语激起了一股狠劲,渐渐的围拢在他身后,反正有这新来的乐哥和羽少扛着,真出了事也算不到自己头上。

  王启年潇洒地一甩头,将从五楼跑下弄得微乱的头发神奇地甩成一丝不苟的中分头,眼神温柔,带着一股深情的飘忽,只是这不给众人心肌梗塞的机会,王启年一挥手猛地敲碎啤酒瓶,手持半截尖锐酒瓶,嗓子莫名尖刻起来,像个阉割不完全的小太监,在酒吧里听起来很有毛骨悚然的效果,“操家伙,跟我捅人去!”

  陈玄玄一声不响的跟在他的身后,方乐望着这家伙向打了兴奋剂一般的模样,不由得苦笑一下,他身边的陈羽却是望着冲过去的王启年和陈玄玄,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角轻轻扯动,发出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诡异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