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王启年和陈玄玄没有去酒吧,方乐回到他们的狗窝的时候,那牲口正捧着一本在地摊上买来的廉价色情杂志,躺在床上翘着腿,看的津津有味。陈玄玄今天也没有去会他那饥渴的少妇,而是像杆标枪一般直直的站在门口桂花树下发呆。

  r更$新最快上G酷匠")网C

  看到方乐回来,王启年慌忙合上杂志,在床上坐起身子,瞪着一双老鼠眼盯着方乐问道:“有情况?”最近粤城道上的风云,王启年这个消息灵通的江湖油子也打听到不少。

  方乐点了点头,找了张板凳坐下,望着王启年轻轻的道:“从明天开始,咱们就去天元混。”

  “我操!不是吧。”王启年那家伙一把丢开手上的杂志,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方乐,对于天元娱乐城这种粤城顶级的消遣去处王启年当然如雷贯耳,刚来粤城的时候还专门跑到门口去看了几眼,只是那地方出入的都是些达官显贵,像王启年这种社会最底层的家伙可不敢进去,只是望着里面水灵的女服务员流了一地的口水。

  看到方乐点头,王启年高兴的砸吧了几下嘴,有些兴奋的道:”乐乐,你这是要上位呀,老哥我以后就要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呀,啧啧,那里面的小妞长的那叫一个水灵,以后可有眼福了。”

  方乐看着这厮的一副牲口模样,没有说话,而是在床上拿过他在酒吧顺出来的一包软中华抽出一支点上,吐出一口烟后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可能有些麻烦。”

  王启年听他说完,也收起那副欠揍的贱相望着方乐一脸郑重的问道:“吴佛心?”

  方乐郑重得点了下头,王启年也抽出一支烟点上,皱眉沉思,对于林润之的安排,王启年这种精到骨子里的小人物当然能猜到几分,最近林润之的情况有些不妙,而他在此刻让方乐去天元娱乐城,明显的是对他手下第一大将吴佛心动了疑心,这个差事虽说诱人至极,可也是有不少风险的,他们神仙打架,自己这种小杂鱼一不小心就会做了炮灰,这一点,王启年心中明白的很。

  “怕他个球,富贵险种求,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咱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两人沉默着快要抽完一支烟,王启年忽然有些激动的望着方乐说道。他这种混迹江湖半生,依旧是个底层人物的家伙对于眼前的机会看的比什么都重,吴佛心对他来说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因为方乐的关系王启年对他也没有太多惧怕。方乐虽说是个刚刚闯进江湖的初生牛犊,可王启年早就看出这犊子是条还没有崭露头角的潜龙,更何况他的背后还有林润之这个神仙一般的人物。

  土狗上了山,比狼还狠,王启年这条土狗此时叼着烟头,脸上的表情兴奋的有些狰狞。

  方乐看着他模样,吐出一口烟后眯着眼睛说道:“林叔今天说了,如果有什么情况,让咱们下手不妨狠一点。”

  王启年点点头道:“在江湖上混就是这样,你不对别人狠,别人就会骑到你头上拉屎撒尿,到最后把你吃了连骨头都不吐,哪个道上的大人物手里没有几条人命,弱肉强食,说的不只是丛林里的畜生,江湖也是如此。”

  王启年用手捋了把自己的汉奸头,发出一声轻轻叹息后接着道:“当年我跟玄玄两人跟着那群土夫子们开馆盗墓,干了不少阴损勾当,打好盗洞,那帮犊子玩意每次都让我们兄弟俩先下去,我这辈子见多了死人,所以活人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在粤城碰到你,是咱们兄弟的福气,现在有这么个机会摆在跟前,虽说风险大点,可咱兄弟都不是短命相,富贵险中求,我跟玄玄两人就跟着你闯他一闯,最不济以后再这粤城的道上也要让人知道小爷我王启年的名号。”

  方乐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此时那站在桂花树下发呆的陈玄玄也走进了屋,一声不响的站在两人旁边,方乐望了他一眼,转头向王启年沉声说道:“不说以后混好了富贵与共,但我可以保证,只要有我一口吃的,绝对不会饿着你们兄弟两人。”

  王启年也望了一眼陈玄玄,向方乐道:“你是要成大事的人,可是在道上混,总免不了要干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玄玄这犊子除了裤裆里的东西大点,身手也还说的过去,他以前跟着那帮土夫子们也没少打架砍人,暗地里做掉个人也还不算什么大事,我以前做邪门歪道事情的时候他就尽折腾一下鸡毛蒜皮的事情,大事不成气候,小事情还算凑合,以后乐乐你要使唤他千万别跟我客套,要办砸了事情我帮你打断他的手脚。”王启年承诺道。

  听到自己表哥这个算不上夸奖的夸奖,一直沉默的陈玄玄咧嘴无声一笑,似乎很高兴。

  此时的王启年忽然神色一变,又露出他那副猥琐表情,将脑袋凑到方乐的身前问道:“昨晚做了没有。”

  王启年对女人有着无尽的想象,可是他那副长相注定与大多数女人无缘,或许也有女人口味重点,偏爱他这种地道的野兽派,可是活了三十多年的王启年至今还没有遇到过。

  对于方乐这牲口能把那水灵到能掐出水来的张小荷给拱倒,王启年心中没有表面上那么吃惊,在他看来,方乐注定是能成大事的人物,这辈子糟蹋的女人肯定也比自己多了去了,不过内心有着太多龌龊想法的他还是十分想听方乐跟自己讲述一下糟蹋张小荷的过程,这让他想想就觉得内心火热。

  方乐点了点头,微微的眯着眼睛,似乎在回味昨晚的美妙时刻。

  王启年一脸羡慕的伸出大拇指,说道:“乐乐你果然牛逼杠杠的,是条汉子。”随后这厮纳闷道:“难道现在越水灵的妞越喜欢裤裆里那玩意小的牲口,我长得这么帅,裤裆那么鼓,怎么就连张小荷那妮子十分之一漂亮的妞都没机会趴过呢?”说完还不忘甩一下他那头决心留到老的惊人大中分。

  方乐站起身子一脚踹翻这家伙,骂道:“我操你大爷!”不再理会这个牲口,自去上床睡觉。

  王启年抱着肚子在床上笑的像个牲口,大声的叫着:“老天无眼呀!我一代美男注定要孤老终生呀,操你大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