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定制的意大利高级大床。一条大红色锦被凌乱不堪。两具光滑赤裸的身躯上下起伏。春光无限。这场男女之间的床上战争持续了一个多钟头。终于在女人几近癫狂的求饶和快感中落下旖旎帷幕。

  俗话说一白遮三丑,李渔更是在《闲情偶寄》声容部中说“妇人本质。惟白最难”。可见。“白”是中国古代一贯千年至今都没变的审美观。一直以来它某种意义是属于贵族的美。

  吴佛心今年四十六岁了,虽说人已中年,可这个当年和林润之一起肩并肩打江山的肥胖男人却没有一般男人中年之后的性欲减退,现在的他依然是每日都需要女人,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把女人压在身下,却侵略和征服她们,喜欢听她们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时发出的淫声浪语。

  掀掉绸缎被子欣赏身旁女人还没有被生儿育女和柴米油盐毁掉的曼妙身段。女人皮肤光滑水润,触目一片雪白,吴佛心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女人翘挺柔软的屁股,惹来一声娇喘。这个刚被自己征服的女人身体不是一般的白,高潮过后那就是一种潮红的白皙。很能撩拨人心。

  吴佛心单手枕着脑袋,在床头拿起一支雪茄叼在口中,浑身赤裸的女人在床上爬起,光着身子找来打火机给他点上,无佛心眯起眼睛,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女人光洁的身子。

  突然,一阵刺耳的电话声响起,吴佛心有些不高兴的皱起眉头,身旁的女人忙小跑过去把电话拿来放在他的手中。

  看着来电显示,吴佛心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

  吴心佛是跟着林润之一起出道的为数不多的老人,在粤城也算得上是号大人物,帮林润之打理着位于粤城是最繁华地段的一家名叫天元的娱乐城。这天元娱乐城可不是方乐天府街的那家小酒吧,而是粤城市最豪华,娱乐项目最全的去处,里面夜总会、歌厅、酒吧、游戏、棋牌、保龄球、桑拿等等一应俱全,是耗费了林润之无数心血和金钱打造出来的顶级娱乐城,里面来往进出的都是粤城数的着的大人物,寻常市井小民可是打死也不敢进这种销金窟。最近粤城道上的变化当然也逃不过吴佛心的眼睛,那陈潜意和无数被林润之挡了财路的道上大哥这次可是铁了心要做掉林润之。

  》!最Z|新章“:节'h上ZR酷匠网

  吴佛心虽说是林润之手下老将了,可现在也是人到中年,享受着富贵荣华十几年了,此时眼看着林润之这棵大树就要轰然倒下,让他也不由得动起了心思。

  毕竟享受了十几年了,当初跟着林润之大杀四方的心也淡了,而且人越老越是舍不得丢掉现在的荣华富贵,那林润之虽说对自己有恩,可是他这十几年来在粤城得罪了不少人,有太多的人想要做掉他,吴佛心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跟着林润之一条道走到底,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他没少跟陈潜意交往,虽说还没有正式投奔,但至少跟陈潜意拉拢了些感情。

  吴佛心放下电话,一把将腻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推到地上,闭目沉思起来,那倒在地上的女人看他模样,吓的连大气也不敢喘,只是默默的拿起自己衣服,轻轻的走去另一个房间。

  吴佛心眉头紧锁,不明白林润之现在叫自己过去有什么事情,难道自己跟陈潜意交往被他发现了,要做了自己?吴佛心摇了摇头,别说自己跟陈潜意的交往林润之不可能知道,就算是知道了,吴佛心也没有什么好怕的,现在这个时候,林润之还没有功夫来收拾自己,把自己做了,天元娱乐城那个烂摊子,谁给他收拾去。

  起身将衣服穿上,吴佛心没有叫司机,而是自己开车向林润之的别墅而去,对于这个即将倒台,但还没有倒台的粤城顶级枭雄,现在他还必须要表示出自己的敬意。

  坐在房顶和林润之闲聊的方乐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原来方乐发现了那给了他一个过肩摔的海棠姑娘走路似乎有点与别人不一样,她有几次起身去楼下,方乐在她背后,眼光可以将海棠姑娘行走的姿式看的很清楚。

  海棠姑娘一步三摇,却不是那种烟视媚行的女子勾引人的摇法,而是一种极有乡土气息的摇法。她的双手插在身外大粗布衣裳的口袋里,整个人的上半身没有怎么摇晃,下面却是脚拖着自己的腿,在地板上往前拖行着,看上去极为懒散,却又不是出浴美人那种性感的慵懒。

  方乐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始终没有看明白这是什么走法,难道对方是在通过走路,也在不断的在练功?方乐大感佩服,他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勤奋,但从来也没有想过这海棠,连走路的时候,也可以练功!怪不得能有这么厉害的身手,方乐暗地里点了点头,对这个十分村姑的海棠姑娘又佩服几分。

  心想这女人身手这么好,又如此勤奋,看来自己以后还真的会比不上她。

  又看了许久许久,海棠似乎也感觉到身后那两道火辣辣的目光,总盯着自己的臀部和腰部,终于受不了了,静静回首,静静盯着方乐的眼晴,似乎有些不悦。

  方乐的眼中一片清明,根本没有一丝杂意,看着对方转身微微愕然,知道对方想错了什么,对她咧嘴灿烂一笑。

  当吴佛心在王虎的带领下走上顶楼的时候,林润之在椅中站起身来,对着他哈哈大笑,吴佛心一张如弥勒佛般的笑脸更显亲切,热情的走上几步,跟林润之紧紧的握了下手,叫了声:“润之兄。”

  “来,来,坐。咱们兄弟几十年的交情了,不用这么客气。”林润之热情的招呼吴佛心坐下,方乐安静的站在他身后。

  吴佛心是个长着一张笑面佛般面孔的中年人,一张圆圆的脸上有着一个通红的酒糟鼻子,一笑起来两个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看上去人畜无害,反倒有几分滑稽。

  可是方乐一点也不敢小瞧这个长相并不出众的中年男人,因为他听王启年说过,就是这个长的有些滑稽可笑的中年胖子,在当年和林润之一起打江山的时候,可是杀过几个大人物的,粤城道上送给他一个外号,叫做黑心笑面佛。

  如弥勒佛般的吴佛心呵呵笑着坐到了椅子上,有些奇怪的问道:“润之兄这么晚了叫我来不知道有什么事?”

  林润之给他倒上一杯茶,说道:“没什么事,只不过有个年轻后身要介绍给佛心兄弟认识。”说着向身后的方乐一招手,方乐向前踏出一步,站在林润之身旁。

  “这个是我一位故人之后,名叫方乐。”林润之指着方乐微笑着向吴佛心介绍道。接着又向方乐介绍道:“这个是我佛心兄弟,你叫吴叔就好。”

  方乐对着那吴佛心微微的一弓身子,口中道:“你好吴叔。”

  “好,好,好!不错的后生。”虽说有些奇怪林润之为什么会介绍一个年轻后生给自己认识,吴佛心还是不动声色的把方乐夸赞几句。

  “最近娱乐城那边听说挺忙,有劳佛心兄费心了。”林润之向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的吴佛心递过去一支雪茄说道。

  “哪里,哪里,润之兄太客气,那都是我应该做的。”吴佛心受宠若惊的接过林润之递过来的雪茄,口中连连客气道。

  林润之看着他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佛心老弟谦虚了,这样吧,方乐这孩子刚来粤城也没几天,不如就让他跟着佛心老弟去打打下手,学点经验,你看怎么样?”

  明白林润之意思的吴佛心手指不易察觉的轻轻一抖,脸上却是神色微变,依旧笑呵呵的道:“行呀,我那里正好缺人手,方乐贤侄愿意过来拿是最好不过。”

  林润之听到他答应,微微一笑,两人没有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而是随便聊了起来,回忆着当年在粤城杀出一片天下的光景。方乐静立在身后听得心驰神往,王虎望向远方的夜空沉默不语,而那海棠则依旧在缝着她的鞋底。

  吴佛心没有待多久就起身告辞,临别的时候跟林润之又是一个深情的拥抱,这两个早就互相猜疑的黑道大枭,表面上还装的如同亲兄弟一般,让方乐这种愣头青心中佩服不已。

  “唉,如果还像以前一样该多好。”林润之望着吴佛心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发出一声无奈叹息。

  吴佛心将他那肥胖的身子挤进汽车里,想着刚才林润之的话语,和长相普通,看不出深浅的方乐,咧嘴微微一笑道:“想让一个愣头小子来压我,哼!你林润之的脑袋怕是坏了吧!”说完发动汽车,疾驰而去。

  方乐又在林润之那里待了许久,听着林润之说着吴佛心的性格特点,和到天元后自己应该注意的事项,说白了,方乐这次的任务就是要在不发生激烈冲突的情况下在吴佛心的手里将场子给接过来。

  “如果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可以下手狠一点。”临走时林润之拍着方乐的肩膀,语气沉沉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