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在天府街还行吗?”林润之一口喝掉杯中茶,轻轻的将茶杯放到桌上,向方乐问道。

  “还行,倒是没有闹事的。”方乐弓着身子,端起桌上的茶壶,轻轻的给他续上水,对于这个给了自己一片地盘的林润之,方乐的表现足够尊敬。

  “嗯。”林润之听到方乐的回答,轻轻的点了下头,拿起桌上的一支雪茄点燃,吐出一口烟后接着说道:“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看重你吗?”

  这个问题也一直是方乐奇怪的地方,他来到东方华成的时候只不过是个毫不起眼的小保安,实在想不通自己到底有哪一点会被林润之看重,所以有些奇怪的点了下头。

  林润之将背靠在椅上,缓缓地说道:“我所学颇杂,对面相也有几分研究,人这一生的贫贱富贵有七分都注定在长相上,而你的面相是我一生所见过的最好的。”林润之顿了顿,又接着道:“不过这当然不是我看重你的原因,更不是因为王启年的那把鹤峰壶,而是因为你是我的一位故人之后。”林润之此时盯着方乐的眼睛,面容慈祥。

  “什么?”听到林润之说自己是他的故人之后,方乐有些奇怪的睁大了眼睛,从小到大自己唯一的亲人就是爷爷,可是在自己的记忆中那个瘦小的老头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过那座小小的县城,实在有些不明白林润之所说的故人到底是哪一位。

  此时的林润之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事情,过了好久才继续说道:“当年的福建泉州,有个人救下一个因为饥饿而偷了日本兵两个馒头却差点被打死的小孩,而那人为了救那小孩杀了那两个日本兵,虽说救下了那孩子却也被日本兵重伤,身中两枪。那个小孩叫林润之,也就是我。而救他的那人叫做方贤玉,也就是你的爷爷。”此时的林润之语气苍凉,似乎这段回忆又触动了他心中那段凄惨到不堪回首的童年。

  听到林润之话语的方乐此时完全愣住了,实在想不到自己的爷爷会是林润之的救命恩人。

  林润之看到方乐有写不可置信的表情,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想来你还不知道吧,你的爷爷当年在东南三省可是大大的有名,人称三拳无敌。”

  怎么也不会把记忆中那个瘦小的,习惯蹲在墙角抽汉烟,平时沉默不语,爱喝两口酒的干瘦老头跟林润之口中的三拳无敌联系在一起,方乐皱着眉头,回想着自己跟爷爷相处的日子。

  林润之轻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有些感叹的道:“后来我多方寻找老爷子的踪迹,可都是一无所获,想来他是厌倦了这肮脏的江湖险恶斗争,有意隐居的,不知道这些年他身体可好?”林润之关切的向方乐问道。

  “他五年前就死了。”方乐有些沙哑着声音回答。

  林润之听方乐说完,有些沉重的吐了口气,脸上闪过一丝哀切之色,只是他混迹江湖十几年,把生死之事早就已经看得淡了,没有太多的表示,有些感慨的道:“生死由命,这个东西强求不得,只是可惜我没有机会报答他老人家了,不过幸好你来了粤城。”林润之此时望着方乐,一脸慈祥笑容,接着道:“你叫我林叔,现在看来我这声林叔可是当之无愧。”林润之说完有些开心的笑了起来。

  虽然有些想不到自己的爷爷会是林润之的救命恩人,可方乐也明白林润之绝不会编造故事来欺骗自己,此时见他慈祥的望着自己,向他咧嘴一笑,叫道:“林叔。”

  林润之高兴的点了点头,给方乐丢过一支烟,略带关切的问道:“听说前几天你遇到枪击了,是什么人干的?”

  “好像是泰国人,不过不是冲我来的,是要对付我的一个警察朋友,我只不过是被卷进去的。”方乐回答道。

  A最XR新)章$节WU上c`酷匠网

  “哦!泰国人!”听到方乐说那两个人是泰国人,林润之的眉毛猛烈的抖了一抖,他身后的王虎也是脸色一沉,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那俩泰国人身手怎么样?”却是王虎向前踏出一步,有些急切的向方乐问道。

  虽然不知道这一直沉默的王虎此时为何有些失态,方乐还是回答道:“身手很好,单打独斗我也没多少把握获胜。”

  听到方乐回答的王虎眉头拧的更加厉害,转头向林润之道:“林爷,是他们,想不到陈潜意居然把这群家伙又请了过来。”

  林润之皱眉不语,方乐却是有些奇怪的问道:“他们是些什么人?”

  “东南亚第一杀手组织。”冷峻的王虎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三年前这个组织有一个杀手来到粤城,接二连三刺杀了很多跟陈潜意作对的大人物,最后一个要杀的就是林爷,被我挡下了。”王虎说完,解开黑色的西装,掀起里面的内衣,只见一条如蜈蚣般的伤口在他整个腹部划过,这恐怖的伤口让方乐瞳孔紧缩,想来当年的厮杀肯定异常惨烈,真不知道受了这么大伤的王虎是怎么活下来的,心中不由得对这个冷峻的汉子又佩服几分。

  “当年要不是虎子拼死拦下那家伙,想来我早就没命了。”林润之将烟头重重的倒进烟灰缸,接着说道:“一个杀手就差点要了我的命,这回居然请了两个,看来这陈潜意还真的一心想着我死呀。”林润之脸上阴晴不定。

  对于陈潜意,方乐最近也听那无事不知的王启年说起过,知道他跟林润之的恩怨,此时看着林润之神色,方乐担心的提醒道:“应该不止两个,那天车上还有接应的。”

  “好!好!”林润之似乎是咬着牙说出这两个字,可他毕竟是经历十几年江湖风雨的人物,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脸色也恢复了正常,望着王虎和方乐淡淡的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看他陈潜意这次有没有本事要了我这颗脑袋。”此时这个屹立粤城地下世界十几年不倒的枭雄身上流露出逼人气势,如一头下山猛虎一般。

  方乐低头望着手中香烟,想着那两人的身手,有些掩饰不住担心的道:“林叔,还是小心一点好。”

  林润之向他摆了摆手,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头问道:“最近感觉怎么?”

  方乐挠了下头道:“还行。”

  林润之轻轻旋着手中的茶杯道:“江湖呀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在江湖上打了一辈子滚了,到今天这个地步,背后的辛酸苦辣,不说你也能想的到。”林润之旋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发出一声叹息。

  方乐端起茶壶给他续上茶水,微眯着眼睛望着林润之,此时的这位粤城大枭鬓角处的两抹斑白,显得尤为刺眼。

  林润之又抽出一支烟点上,望着方乐道:“粤城这个江湖,现在你也一脚踏进来了,以后的路要走好,不管是小人物还是富贵子孙,要成功,都得眼睛看远一点,度量放大一点,脑子多想一点。要想眼睛看得远,就得多看书,多看上位者的为人处事,多钻研,胸襟气度这东西,是慢慢积累出来的,急不得。”

  林润之弹了弹手上烟灰,继续说道:“还有一点你要记得,江湖险恶,这话真的不假,在道上混,有些时候你不去吃人,就会被人吃,你刚刚踏进这个圈子,有些事情还不懂,但是做事情有些时候不妨下手狠一点,在这江湖上,只有亮出自己的獠牙,才能震慑住那些想在你背后搞三搞四的家伙。”

  方乐听着林润之的话,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位粤城黑道大枭此时如一个亲切的长辈般对着他谆谆教诲。这一刻的林润之不再让他仰望如神仙,而是多了几许亲近。

  林润之抽完一支烟,迅速的点燃第二根,盯着方乐的眼睛道:“我们在道上混,虽然要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但是还是有一些东西要坚持的,做人要有底线,否则跟牲口也就没什么两样了。”

  方乐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所以林叔您这十几年中从不沾毒。”

  林润之摆了摆手道:“毒品那东西害人不浅,靠它去发财,那是损阴德的事情,所以我不会去碰它,还有一点就是,我怎么也算是林家后人,自然不能给祖宗丢脸,我希望你以后也不要碰那些东西。”林润之两眼紧紧盯着方乐。

  “林叔放心。”在他凌厉的目光中,方乐重重的点了两下头。

  看到他点头的林润之却是重重的靠在椅上,有些无奈的道:“那东西虽说害人不浅,可是利润太大,在这个粤城,我只能保证我的势力范围不会有人敢卖,这十几年来我挡了不少人的财路了,现在这个粤城想让我死的人可以把我这栋房子围三圈,压了十几年的怨气,现在终于要爆发了呀!”林润之手拍椅子,发出一声叹息。

  方乐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沉默不语。

  林润之用手理了理被夜风吹得有些乱的头发,继续说道:“都说树倒猢狲散,现在我还没怎么样呢,有些人就在给我搞些小动作,连当年一起打江山的老伙计也动起了心思,所以你要记住,千万不要轻易的去相信任何人,在利益面前,没有什么东西是靠的住的。还有一点就是,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后背留给对手,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林润之将头发打理好,轻轻的拍了拍手,笑着向方乐道:“我本来是一个孤儿,从小无父无母,可是我却能在粤城十几年压的无数宵小不敢出头,你说我牛不牛?”

  方乐望着这一刻身上威势凛然的林润之,有些向往与敬佩的点了点头,重重的说道:“牛!”

  林润之放肆大笑,点燃第三根烟,这个不高大不强壮的男人虽然神态张扬,此时却难掩一丝难以言喻地寂寞和落拓。

  “给你认识个人,以前的一个老伙计,不过最近听说他跟陈潜意走的挺近,我想让你到他那边去,敲打敲打他,你觉得怎么样?天府街那池子水太小,你总要出来见识些大场面的。”林润之对方乐道。

  方乐并不笨,他知道林润之说这些话的意思是什么,沉默片刻后点头道:“好。”

  林润之向王虎招了招手道:“去打个电话把佛心叫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