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海棠如村姑

  至从街头枪击事件发生后,刘清舟那个流氓警察就消失了,方乐的生活也清净了许多。这天晚上陪张小荷压完马路后方乐送她回学校。临分手时女孩在方乐唇前轻轻一吻,咯咯笑着如一只百灵鸟般跑进了校门。

  方乐望着她的背影,微微的一笑,一股温馨的感觉充溢内心,张小荷算不上那种惊艳的美,不过却自有一种小女人的温柔,对于他们的感情,方乐感到很幸福。

  上衣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方乐拿出一看,有些微微的皱了下眉头,电话是王虎打来的,不知道这个消失了将近一个月的家伙现在有什么事情找自己,方乐接通,把电话放在了耳边。

  “林爷回来了,他想见你一面。”电话那边的王虎的话语简短直接,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听到林润之要见自己,方乐忙在路口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东方华城而去。

  到了林润之那栋豪华的别墅门口,方乐按响了门铃,黑瘦的王虎给他打开了门,对于这个好手,方乐一直是心存敬畏,微微的向他点了下头。

  “林爷在楼上,跟我来。”王虎当先带着方乐向别墅的顶楼而去。

  林润之有个最大的习惯,就是喜欢每天晚上坐在自己别墅的顶楼喝茶沉思。方乐走到楼顶,只见那一身儒雅气息,根本不像黑道大人物,反而有几分教书匠风采的林润之正坐在一个圆圆的小桌前,举目望着远处粤城迷离的灯光,夜风吹动他鬓角几丝有些微微泛白的头发,桌上放着王启年送给他的那把鹤峰壶。

  一个方乐从没有见过的年轻女人此时正静静坐在林润之身边,女人身穿一身粉红色的薄褂,头上扎着碎花的花布巾,脚上穿着一双手工缝制的绣出两朵红花的黑色布鞋,穿戴如同一个普通的村姑一般,此时的女人手里正拿着一只鞋底,专心致志的缝着。

  听到方乐进来的脚步声,女人抬起头忘了过来,这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看上去年龄似乎与方乐相仿,那女子抬起头来,容貌并不算不上俊美,眉眼口鼻生的普普通通,只是脸上没有涂抹任何东西,显得干净清爽,尤其是女人的那双眸子异常明亮,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仿佛如一潭清彻见底的秋水一般。

  “来来,坐。”看到方乐走来,林润之收回望向远处的目光,微笑的招呼方乐坐在他的旁边。

  “林叔。”方乐向他打了声招呼,在他对面坐下。

  “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海棠,这是方乐,你们认识一下。”林润之扭头向方乐和那个打扮如村姑般的女子介绍起来。

  “你好。”方乐站起身,对着打扮有些奇怪的海棠伸出手。

  那个叫海棠的姑娘没有起身,也没有伸手,只是用一双清彻的眸子望着方乐点点头,淡淡的说了句:“你好。”

  有些尴尬的方乐放下了手,习惯性的挠了两下头。

  林润之和王虎看到方乐样子高兴的莞尔一笑,林润之却是向着那叫海棠的女子道:“方乐可是个高手,虎子都没有把握能打赢他,你不想试试?”

  听到林润之的话,那海棠终于停下了手里的针线,一双干净的眸子望着方乐微微发亮,开口说道:“想。”

  听到她说话,王虎和林润之哈哈大笑,方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抓着脑袋,苦笑了一下。

  “行,你们俩就过过手,不过要点到为止,可千万别伤了对方。”大笑过后的林润之饶有兴趣的望着两人道。

  “这不方便吧林叔,她是个女孩子。”听到林润之真的要自己和那叫海棠的女孩对招,方乐感觉有些尴尬。

  “哼!”似乎觉得方乐的语气中有轻视自己的意思,那个叫海棠的姑娘不满的轻轻哼了一声。

  qV酷匠;a网首9发

  “没事,你们就过过手,不过你可不要小看海棠,要不然会吃亏的。”林润之喝了一口茶水,微笑着向方乐道。

  没有办法的方乐只好苦笑着站到了那海棠对面,微微对她抱拳道:“不好意思,我会小心的。”

  “不用。”海棠似乎对方乐的态度极为不满,语气冷冷的说道。

  “那请吧。”方乐微微侧身,做了个礼貌的起手式,这海棠看上去身材瘦弱,方乐实在不好意思先出手。

  对面的海棠看他架势,似乎微微有些不满,也不说话,抬起两手,五指微微分开,手掌稍向内合,右腿单步向前微曲,右手在上直插方乐面门,左手在下直击方乐胸前,招式快捷无比,如风驰电掣。

  本来有些大意的方乐看到海棠这这一招,脸上神情微变,海棠白嫩的手掌上一股凛冽的气势让他再也不敢小瞧这个女孩半分,慌忙侧身闪过。

  那海棠见方乐躲开自己的攻击,左脚跟着向前轻轻一点,体态如一只美丽的白鹤一般单脚独立,右手如白鹤展翅般轻轻一挥,手掌快速无比的就像方乐的脸颊抽去。

  方乐抬起手挡下了海棠抽来的一掌,女孩白嫩的手掌打在他的手背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方乐感觉自己的手背如同被一条鞭子抽中,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方乐,海棠用的是白鹤拳,你就不要留手了,小心吃亏。”却是那王虎看到方乐有意相让,好心的提醒道,林润之则是端着茶杯,饶有兴趣的望着两人。

  白鹤拳起源于福建,传说是以为叫做方七娘的女子夜梦鹤仙所得,白鹤拳以鹤为形,以形为拳,动静分清,虚实分明。出拳时讲究以意引气,意到气到,气到力到,以气催力,手法招式多变,是南拳中重要的一种拳法,相传咏春就是脱胎于此。

  根本不用王虎提醒,几招过后,方乐心中就暗暗吃惊,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还有几分土气的女孩身手居然会如此了得,忙收起轻视之心,沉心静气,小心应对。

  海棠似乎对方乐此时的态度极为满意,又是欺身而上,身影晃动,拳脚交错中两人瞬间又互攻几招。如村姑般的海棠举手一臂,向着方乐当头劈来,方乐右臂上举,用手腕架住海棠手腕,轻轻一旋,将它牢牢抓住。

  抓住海棠手腕的方乐心中不由得大喜,右手猛地一挥,就向将她向前甩出,谁知一甩之下身前的海棠却是纹丝不动,反而快速无比的伸出左手,指尖顶在方乐右臂肘下,将他牢牢抓住自己的手掌给打开,接着身子一旋,看上去比方乐瘦小的多的海棠抓住方乐右手,一记霸道的过肩摔就将他砸在地下。

  砰地一声大响中,方乐被海棠这记强悍的过肩摔给砸的七荤八素,躺在地上背痛如裂,实在想不通看上去那么瘦弱的海棠怎么会有这么变态到令人发指的爆发力。

  看着躺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方乐,想着这家伙刚才对自己的轻视,海棠轻轻的哼了一声,表情轻松的拍了拍手,旁边的王虎却是满脸笑意的向她指了指头上。被王虎提醒的海棠此时终于感觉到自己头上的异常,只见自己包头用的那方碎花头巾此时正紧紧的握在地上的方乐手中。

  看来刚才的比试这个男人还是对自己留了手,海棠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忙走到方乐身前,向他伸出一只手道:“你没事吧?”

  看着脸上微带歉意的海棠,虽说背部依旧疼痛欲裂的方乐还是勉强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没事。”握住海棠那支白嫩的小手,在她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给你。”方乐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手中的头巾递给身边的海棠。

  海棠轻轻的向他点了两下头,一脸平静的接过,将它又系头上,转身坐在椅上,不再言语。

  “哈哈哈哈!我我早就说过海棠的身手了得,怎么样,这回吃亏了吧。”林润之看着强忍着疼痛的方乐在椅子上坐下,哈哈大笑的说道。

  方乐至从跟着爷爷练武,除了在部队的时候全军比武中被一个来至河北的打形意拳的家伙击败,还从没有在跟人比试中吃过亏,今天遇到海棠则是第二次吃亏,他实在想不通这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海棠怎么会有如此好的身手,揉着被甩的有些发麻的肩膀,方乐咧嘴对着林润之一笑。

  海棠是林润之的一个故人之女,由于最近粤城道上风起云涌,那些原本躲在暗处的敌对势力也都悄悄的抬起了头,早就察觉到形势不妙的林润之十分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问题,毕竟他混迹江湖十几年,得罪过不少人物,谁知道其中有没有穷凶极恶的家伙,会给他背后来上一枪,或者对他的家人下手。所以感觉到隐藏危险的林润之便去了趟福建,想着要请出他那个算得上是白鹤拳宗师的友人出手相助,没想到那老友却是重病在床,只有将他最得意的女弟子海棠给派了出来。

  原本对这个女孩子的身手有些怀疑的林润之,此时看到了她和方乐交手,不由高兴的哈哈大笑,笑声在粤城的夜风中传出老远。

  方乐却是转过头,望着旁边打扮如村姑,安静绣鞋的海棠。似乎感觉到方乐的目光,海棠轻轻的放下手中的针线,一双清彻如秋水的眸子向他望来,方乐忙转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两声,只是却震得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那海棠看他有些痛苦的样子,嘴角轻轻牵动,无声的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