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女人是花,而男人就是滋养鲜花的土壤,虽然在太多人眼里张小荷和方乐的结合就是一朵鲜花插在里牛粪上,可是牛粪却是最好的肥料。

  初经人事的张小荷这几天在方乐这坨牛粪的滋养下越发显得美丽动人,原本就洁白的皮肤上此时更是增添了一抹诱人的光泽,举手投足之间隐隐有几分妩媚的少妇风情,让王启年和刘清舟这两个牲口看的口水直流,大骂方乐这头公猪无耻的糟蹋了一颗水灵的白菜。

  今天晚上张小荷还没有下班就嚷嚷着肚子饿了,立志要做个好男人的方乐立马跑到街上去给她买夜宵,在酒吧里面闷了半夜的刘清舟也跟着出来透透风。

  “还真他娘的恋爱了!”一身懒散模样,流里流气的刘清舟看着走在方乐身边嘲笑着记者给张小荷买一笑的方乐。

  方乐没有理他,在他看来,刘清舟这家伙跟自己完全是不同的两种人,这家伙的床上可以每天换不同的女人,是个典型的流连花丛的花花大少,而方乐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自己只不过是个出身低微的可怜乡巴佬,从没有想过能拥有那些高贵如花的女人,一个张小荷已经足够让他感谢命运,所以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疼爱呵护这个把身子交给自己的女孩。

  “兄弟,女人呀,爱情呀,都不过是自己心中想象的美好,等你真正吃过女人的亏得时候,你才能知道所谓的纯洁神圣的爱情不过是根毛,所以呀别把这些东西看的太重。”刘清舟吐出一口烟,有些唏嘘的向方乐传授着自己的感悟。

  方乐没有理会这个家伙,只是沉默的向前走着。忽然,走在前面的方乐脚步微微一顿,一双瞳孔猛的收缩。

  两个身材瘦小,一身黑衣的男人此时正迎面向二人走来,昏黄的等光下看不清两人面貌,可两人身上发出的那股阴冷气息却是让方乐感觉到极大的不舒服。

  等到两人走近,方乐终于看清了他们的长相,只见两人都长得略显瘦弱,但绝不是弱不禁风的那种,隐藏在黑色西装里的身体有一种让方乐感觉到极大危险的恐怖爆发力。两人皮肤黝黑,宽宽的额头,都有一张略显肥厚的嘴唇,外貌是典型的东南亚人长相。

  看到二人的方乐停下身子,刘清舟也顿住了脚步,有些好奇的盯着就要走到自己身边的两人。

  “小心!”看到身前的两个黑衣人原本插在怀中的手猛的伸出,方乐一把将不明所以的刘清舟给推到一边。

  此时那两人的手终于伸了出来,只见两人手里都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细长匕首,向着方乐和刘清舟就扎了过来。

  两人身手如猴子般敏捷,细长匕首在昏黄的路灯下闪烁着点点寒光,动作干净利落,悄无声息,带有几分专业的冷静与沉着。

  看着当胸而来的两把匕首,方乐微微侧身躲了开去,抬起一脚,快速的踢向一人的手腕,那人看着方乐一脚踢来,却是没有缩手,反而手腕一翻,手中匕首直刺方乐小腿。

  酷匠XI网正Q/版"/首h发Nx

  方乐电光火石间收回踢出的一脚,而另一个黑一人此时却是向前踏出一步,抬臂曲肘,想着方乐当胸顶下。

  被两人攻击的方乐忙向后退开几步,闪开这一招,而另一人的匕首却又如附骨之蛆一般又是直刺他的胸膛。

  一只脚快速踢出,将持着匕首的手腕给踢得荡了开去,却是那被方乐拉到一旁的刘清舟出手了。

  “两个都是高手,咱们一人一个。”刘清舟说完纵身而上,身体油滑的像条泥鳅一般就跟一名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方乐没有想到这个平时像个流氓般的家伙身手居然会这么好,此时看他跟那黑衣人打斗在一起,看来一时半会也不会吃亏,于是扭过头来,盯着自己身前的一名黑衣人。

  刚才短短的交手,方乐就察觉出这两个人虽说手里拿着匕首,可攻击的招式间却是以肘膝攻击为重,又加上这两人这长相,更是让方乐断定了这两个黑衣人一定是泰拳中的高手。

  泰拳是一种凶猛横练的拳法,招式狠辣刁钻,多以手肘和膝部伤人,杀伤力极为强大。此时身前的黑衣人望着方乐,将手中的匕首丢到地上,右脚掌蹬地,身体猛向左拧转,右拳向前直冲而出,夹杂着破风之声向方乐面部轰来。

  面对着这强大的一招,方乐不敢硬接,而是侧身闪开,抬起右腿,顶向了这人肋部。一拳打空的黑衣人没有躲闪,反而屈肘而回,向下砸去。方乐收腿而回,背身抡起左臂,向他直砸而下。

  轰得一声大响中,那人身体半蹲,双手上举,硬接下了方乐的这一招,接着却是直起身子,抬腿一膝撞向方乐腹部,方乐双手成掌,架住了他这刁钻的一招,只是身子却被巨大的力道给撞得向后直退几步。

  那人却是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身子向一只猴子般向前窜出,高高的跃起,右臂手肘向着方乐的头顶直砸而下。

  方乐身子向左一闪,在这人一招击空的空隙处,抬起一脚向着他的软肋就踹了过去,那人来不及躲闪,只是微弓下身子,右臂微曲挡在肋下,砰地一声中被方乐给踹开两步。

  刚才的几招两人没有太多的肢体接触,都是采用的快速无比的进攻方式,几招下来都对对方的身手有了几分忌惮,此时静静的对立,紧紧的盯着对方。

  一声闷哼声传来,方乐扭头看去,只见刘清舟那家伙在另一个黑衣人猛烈的攻击下终于有些支撑不住,被一记膝撞给冲击的后退几步,脸色微微发白,额角有冷汗滑下。

  看到刘清舟情形的方乐心中微急,而他对面的黑衣人却是抓住了这个机会,身子向前猛的窜出,高高的在地上跃起,右腿微曲,用膝部向方乐狠狠撞来。

  回过神来的方乐没有躲闪,反而迎着他向前跨出一步,微微的弓下身子,用肩膀架住那人膝盖,将他抗在肩上,向着路边停靠的一辆汽车狠狠的砸了下去。

  半空中的那人在电光火石之间伸出一条手臂,轻轻的在车上一撑,身子如同一只狸猫般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落在了车顶上,半蹲着身体,眼神冷冷的盯着方乐。

  此时的方乐没有空去理会他,而是向着刘清舟的方向跑去,踢出一脚替他挡住对手凌厉的一肘,两人背靠背而立。

  “我操!都是高手,乐乐你是怎么惹上这俩变态的?”刘清舟吐了口带着血丝的唾沫,向方乐问道。

  “他们刚才要捅的可是你!”刘清舟这家伙的话让方乐有些恼火,这两个家伙刚才可都是先向刘清舟出手的,自己只不过是殃及池鱼。

  “呕,是吗,这他娘的倒是奇怪了,难不成是哪个让小爷给带了绿帽子的家伙找来的杀手?可这俩家伙也太他娘变态了。”

  听着他的嘟嚷,方乐一阵无语,恨不得将这个到处留情的家伙掐死,忽然间他看到自己前面的那个黑衣人在腰间掏出个黝黑的事物,不由得瞳孔急缩,大喊一声:“快闪!”身子像只狸猫般窜到旁边的一脸小车后面。刘清舟那家伙听到他的喊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反应奇快,紧跟着他滚到车后。

  砰砰,两声被消声器过滤了的沉闷枪声响起,子弹击打在两人刚才站立的街面上,带起两窜闪亮的火星。

  “我操!有枪!”躲在车后的刘清舟望着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被子弹打出的两个小坑,不由一阵后怕,背后冷汗直流,方乐却是皱紧了眉头。

  又是一串沉闷的枪声响起,打在两人藏身的车身上,击穿玻璃,散落一地的碎屑,方乐和刘清舟两人狼狈的在车后面躲闪着。

  “我操!小爷我也有枪!”刘清舟激动地大叫一声,在腰带上解下自己的配枪,抬起手臂,胡乱的向前射击着。

  寂静的街道上顿时响起一串响亮的枪声,那两个黑衣人被刘清舟胡乱射出的子弹给惊得躲在车后,一时间不敢再向前攻击,街道上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就在这时候,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奔驰轿车如幽灵一般在街口直冲而来,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在窗口探出一个人的脑袋,大声的叫嚷方乐和刘清舟听不懂的语言,那两个原本躲在车后想要继续向二人攻击的黑衣人听到声音,快速的跑向汽车,身子一闪就钻了进去。

  看着两人就要离开,刘清舟忙抬臂举枪射击,那车中却是伸出两只手枪,立马将他打得不敢抬头,在声声枪响中,黑色的奔驰轿车疾驰而去,只留下方乐和刘清舟两人面面相视,片刻后,刘清舟跳起身子,大声的叫道:“我操!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一定是他们,一定!”此时他那俊美的脸庞扭曲异常,两只如桃花般的眸子也变得通红。

  “这两个是什么人?”方乐皱着眉头在地上站起,奇怪的向激动的刘清舟问道。

  “杀手,泰国来的极其专业的杀手。”刘清舟缓缓答道。

  两个黑衣人熟悉的招式和套路,让刘清舟想起了三年前的一桩案子,那一年有个不知名的高手在粤城接连刺杀了几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搅得粤城风起云涌。而刑警队经过多方调查,终于锁定了一个在泰国而来的中年男人,抓捕那人的当天,刑警队出动了二十多名刑警,甚至还动用了几名飞虎队成员,可就是这样依然让那人连杀了两名警队精英,最后在刘清舟一颗要命的子弹下被击毙。

  事后调查,这人是一名巴颂的泰国人,隶属于泰国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黑风’。这个神秘的杀手组织连刘清舟都不知道底细,只知道这个组织里的杀手都是泰拳中的高手,杀起人来极其专业,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最奇特的是这个组织里面的杀手没有一人被捕获过,所有刺杀失败的杀手最后都是自杀身亡。

  想着三年前那巴颂一人就接连杀死了将近十个粤城鼎鼎有名的大人物,搅得粤城风起云涌,而今天却突然出现了至少两个,刘清舟不由得一阵头痛,想着这粤城接下来肯定又要出几个大案子了,看来以后自己又有的忙了,粤城呀,又要不太平了!

  粤城城郊,一座普通的民宅里,陈潜意夹着一支粗大的雪茄望着自己身前站立的黑衣中年人,有些恼火的道:“你们他娘的是怎么搞的,老子花钱让你们来是杀林润之那老狗的,不是让你们去找那小警察麻烦的!还他娘东南亚最专业的杀手,这次要是失败了,老子一分钱也不会给你们!”

  站在他身前相貌普通的黑衣中年男人微微的弓着身子道:“对不起老板,这次是我们的错,保证不会有下一次。”

  看到黑衣人卑谦的态度,陈潜意有些恼火的挥了挥手,没有说话。黑衣的中年男人又是向他弯腰一弓身子,沉默的走了出去。

  看着黑衣人走出门口,陈潜意吐出一口烟向身后眼神如钩的钩子问道:“你觉得这家伙身手怎么样?”

  “很强。”他身后的钩子沉默片刻后缓缓说道。

  “哦,你跟他比怎么样?”陈潜意似乎来了兴趣,转过头望着钩子问道。

  “我不是他的对手。”钩子有事沉默片刻,想着刚才虽然态度恭谨,但一身杀意内敛的黑衣人语气沉沉的回答。

  “比你还厉害!哈哈哈哈!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这帮狗日的虽说价格贵了点但这钱值!我看林润之那老狗这次还能活下来嘛!”

  在屋里对陈潜意态度恭谦的黑衣人沉默的走到外屋,外面站立着四个同样黑衣的男人,站在前面的正是刚才在街上跟方乐和刘清舟缠斗的两人。

  “混蛋!”黑衣的中年男人用泰语低声骂了一句,接着走到那两人身前,举起手狠狠的向两人扇了一巴掌,接着道:“这次来是完成任务的,不是给巴颂报仇的,谁要是再敢擅自行动,我就杀了他!”四个杀手低头沉默应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