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晚上,方乐和王启年刘清舟坐在酒吧的有些无聊的喝着酒,貌似正经的陈玄玄又去那只欲望强到方乐咂舌的金丝去那去鬼混,黄毛那家伙说是今天要去张罗几个小弟,道现在还没有回来。

  穿着酒吧制服的张小荷在三人身边走过,回头想着方乐妩媚的展颜一笑,像极了刚过门的小媳妇望着自己的新婚夫婿一般,只是由于昨天刚刚破身,走起路来稍微显得有些不自然。

  她这个细微的动作怎么能够逃脱王启年和刘清舟两个道行高深的牲口的法眼。看着张小荷消失在吧台后的身影,刘清舟和王启年相视诡异的一笑,齐齐的大睁着眼望向方乐,眼中满是淫邪。

  “难不成上了?”刘清舟试探着问道。

  “绝对的上了!这牲口昨天晚上没有回去!”王启年猛拍了一下大腿,激动地口角挂着白沫。

  ,酷N匠……网正f版首《R发x

  方乐没有理会这两个家伙,只是微微笑着眯起了眼睛。

  看着他的这幅德行,王启年和刘清舟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想着那如一只小百灵鸟般的张小荷就这么被方乐这个长相普普通通的牲口给糟蹋了,刘清舟吐出一口烟道:“现在的女孩都什么眼光,放着我这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刘大公子不勾搭,偏偏心甘情愿的给你这牲口糟蹋,这叫怎么回事呀!”语气尽显失望。

  王启年则是伸长了脑袋一脸猥琐的问道:“乐乐,多长时间?”

  方乐轻轻的放下酒杯,有些不确定的道:“应该有一个小时吧!”

  “我操!”刘清舟直接将刚喝到口中的一口啤酒喷了出来,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方乐道:“你确定你是第一次兄弟?”

  方乐轻轻地点头。

  “操!就你这体格不去做鸭真的亏了兄弟。”刘清舟轻轻的拍着方乐肩膀说道,满脸的钦佩之情。

  晚上酒吧打烊,在刘清舟和王启年那两个牲口尖锐的口哨声中,方乐牵着满脸通红的张小荷的手走出酒吧,在路上随便吃了点东西,方乐牵着张小荷的手送她回学校,女孩刚刚破身,一定要注意休息。

  在学校门口,张小荷满脸幸福的搂着方乐,两人来了一个深情的吻别,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女孩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方乐微笑着点上一支烟,抬脚就要离开。

  一长串刺耳的刹车声在方乐身后响起,方乐皱着眉头转过身,只见自己的身后此时停住了五辆汽车,当先的是一辆霸气十足的大悍马,其余的四辆方乐叫不出名字,不过看车身的华丽,每辆应该都不下于百万。

  五辆车上涌下来十几个年青男人,看穿着打扮都不像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身上满是那股二世祖的年轻与嚣张,领头的那个人方乐认识,正是那天在学校门口威胁自己不要再纠缠张小荷的吴飞,看到他,方乐微微皱起了眉头。

  “死乡巴佬,现在跪下来磕头求饶,保证以后不会缠着小荷了还来的及,要不然今天小爷我把你三条腿都打断。”吴飞叼着烟,甩动着手里的棒球棍,如一个小痞子般对着方乐叫嚣着,身后的一帮狐朋狗友擦拳磨掌,望着方乐一脸坏笑的逼了过去。

  “我操你大爷。”看到这群家伙的出现,本来心情极好的方乐将手中的烟头轻轻抛出,望着这群围住自己的二世祖淡淡的爆了句王启年那牲口的口头禅。

  “哎呦,我操。”一句操你大爷,彻底的激怒了这群本来就不怀好意的二世祖,吴飞那小子拎着棒球棍在地上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冲着身后的死党们一挥手,“兄弟们上呀,今天要打断这乡巴佬的三条腿,晚上我带兄弟们找乐子!”

  其实根本不用他动员,看到被自己一群人围还一脸轻松,敢爆粗口的方乐,这群二世祖就已经被气歪了鼻子,嗷嗷叫着冲了过去,只是在众人的后面,一个有些瘦弱的青年,望着那就要被众人围攻的方乐却是脸色发白,垂下手中的棒球棍,微微向后退开一步。

  战斗的结果没有任何悬念,这群只会以少欺多,在学校门口收收保护费的二世祖哪里会是方乐这种从小习武,又在部队打拼五年大杀器的对手,乒乒乓乓声中,只几个回合,这群小子就被方乐全部给放翻在地,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那带头的吴飞更是让方乐一拳打在鼻子上,鲜血直流,满面桃花开,这还是方乐留了手,要不然这群家伙往后的几天恐怕要在医院里度过。

  方乐轻松的拍了拍手,一抬头,却发现前面还站着一个,正是刚才退后的那个青年,这小子此时见到方乐望过来,吓的脸色苍白,将手中的棒球棍哗啦一声给丢在地上,两条腿微微的打着摆子。

  方乐望着这个小子长的有几分俊秀,此时却给吓得满是苍白的脸,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所以他抬起脚,微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那家伙看到方乐的靠近,身体抖得更加厉害了,到方乐离他还有两步远的时候,终于支撑不住,噗通一声瘫坐在地,想着自己的这顿胖揍怕是免不了了,两手抱头喊着:“别打,别打我乐哥!”

  轻轻一脚将这家伙踹倒,方乐有些奇怪的问道:“你认识我?”

  “认识,认识,在东方华城的时候就见过乐哥的绝世身手。”身材瘦弱蹲在地上的家伙猛点着头,他上次跟着林夏荷去东方华城找方乐麻烦,结果一群人被方乐给一顿收拾,方乐那凶残的形象早就印在他的脑海里了,今天一看要收拾的人又是他,心中早就暗暗叫苦,将那吴飞的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个遍,只是不好意思撒腿就跑,撑到了现在。

  方乐微微皱了下眉,心中想着怪不得这家伙看上去有几分熟悉,原来还是个熟人。方乐今天心情高兴,懒得跟这家伙计较,望着他那张谄媚的笑脸道:“行,今天就不打你了,记得以后可别再来找我麻烦。”

  “哪里敢,哪里敢,以后只要有你乐哥出现的地方,小弟我都绕道走。”那小子听说今天这顿揍算是免了,慌忙的拍着马屁。

  方乐没有理会他,只是整理了下衣服,迈步而走。身后坐在地上满脸鲜血的吴飞望着他的背影,狠狠的攥起了拳头。

  第二天黄毛那家伙给方乐领来了两个人,一个叫做李俊辉,外号阿俊,是个长的瘦矮的年轻人,浑身的皮包骨头,另一个叫曾雄华,是个身高将近一米八的高大汉子,不过方乐看着他脸上略带些稚气的笑容,就知道这家伙智力一定不是很高。

  都说物以类聚,向黄毛这种家伙,方乐根本就没有奢望他能招来什么像样的小弟,不过看两人虽说形象差了点,但还老实听话,便冲黄毛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今天刘清舟那家伙没有来,王启年很高兴又来了两个供自己指使的小弟,高兴的招呼两人坐在桌上,向个牲口般哈哈大笑着喝起酒来。

  望着在吧台前忙碌的张小荷的身影,方乐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起身走进洗手间。在酒吧阴暗的角落里,昨晚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吴飞指着方乐的背影向对面的一个胖胖的年轻人说道:“表哥,就是他。”

  被他叫做表哥的年轻人大约有二十出头,中等个头,只是身材胖的像个像个皮球一般,却并不显的笨拙,一张圆圆的脸上散落几点黄黄的雀斑,看上去到有几分亲切与可爱。

  看着方乐走进洗手间的身影,胖胖的年轻人放下手里的酒杯,甩了甩头上的头发说道:“等着,我一定把那小子给揍出屎来。”说完站起身走了过去。

  看着自己表哥的背影,想着今天终于能教训那个打了自己脸的乡巴佬了,吴飞心头一阵高兴。自己的表哥名叫王小成,从小在江苏省军区大院里长大,他的父亲,吴飞的姑父,是省军区一位中将高官。

  张小成从小就是个狠角色,号称打遍军区大院无敌手,长大了更是去了特种大队,现在已经服役两年了,前两天自己的奶奶,也是他的姥姥八十大寿,他才从金山市赶来粤城。

  看着王小成的背影消失在洗手间,吴飞高兴的笑了,自己从小锦衣玉食,受人呵护,那个该死的乡巴佬居然敢跟自己抢女人,而且还打了自己,这让他感觉无法忍受,正好表哥王小成在粤城,吴飞就厚着脸皮把他给请了出来,自己的表哥的实力有多么的强悍,吴飞心里可是清楚的,想着一会那可恶的土包子就要趴在自己脚下求饶,吴飞脸上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