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听到方乐回答的王启年直接将口中的酒喷了出去,刘清舟没有理会那家伙喷在自己身上的酒渍,反而是一脸严肃的拍着方乐的肩膀道:“兄弟,奉劝你一句,别他娘相信纯洁的爱情,征服一个女人心的最快的途径就是阴道。”

  方乐还没有回答,王启年那家伙却是砸吧着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道:“小爷果然高见,爱情是个什么东西?爱情啊……就是眼与眼的对视,肉与肉的摩擦,体液与体液的交换。”

  猥琐的王启年这句话一出,立马把方乐和刘清舟两人给震住了,方乐实在想不通这个无比猥琐,几乎与女人无缘的家伙怎么能对爱情做出这么直观深刻的理解。

  刘清舟那家伙却是对王启年伸出了大拇指,坐在椅上喝了一口酒感叹道:“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你在时间上操遍了她的青春,在空间上爱抚了她的全身,在肉体上戳中了她的嗨点,在精神上插进了她的灵魂!乐乐,上吧,小爷我看好你。”

  方乐没有理会这两个家伙对女人对爱情的各自体会,在他看来,爱情本就应该是纯洁的,当然,爱情少不了肉体间的接触,但他认为绝对没有两人说的那般龌龊与猥琐,他更相信爱情是灵与肉的结合。

  昏黄的路灯下,方乐和张小荷手牵着手走在街上,两人来到人工河边,张小荷有些沉默的望着河水发呆。今天的张小荷让方乐感觉有些奇怪,似乎总是有些心事,望着自己还会莫名其妙的脸红,可是方乐这种小处男根本就猜不到女孩的心思。

  就在方乐发呆的时候,手扶着栏杆的张小荷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转过了身来,女孩满脸潮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羞涩的盯着方乐,低声的道:“乐哥,吻我。”

  方乐虽说没有经历男女之事,但不是个白痴,此时望着向自己仰着脸,微微闭起眼睛的张小荷也知道现在该做些什么,虽然这一刻来的有些突然,让他多少有些紧张,但还是走到女孩身前,用手捧着她那副精致的脸蛋吻了下去。

  两唇相交,女孩的身子微微一颤,紧紧的贴在方乐身上,感受着女孩胸前的柔软,方乐张开手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有些笨拙生涩的用舌头挑开女孩的贝齿,深深的吻了上去。

  两个年轻男女都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美妙的事情,显得有些笨拙与生涩,不过更多的是对那种美妙未知感觉的探索,渐渐的两个人变得熟练起来,忘情的深深拥吻着,两具年轻的身体也变的滚烫火热起来,天上一轮皎洁明亮的玉轮此时也偷偷的躲到了云后,羞得不敢见人。

  “乐哥,我想给你我的身子。”分开后的张小荷如一只小猫般靠在方乐身上,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

  y酷匠网4&正H版IP首5发

  两人的身体贴得紧密无缝,她靠在方乐身上,微微喘息,那对从未被人染指的乳房被有意无意地缓缓挤压,默默承受下半身那种只能由男人带给女人的亵渎和侵犯。

  销魂,这是现在的方乐满脑子浆糊的脑袋里总结出最直接感觉,他想到了在部队打靶时的那种一枪命中的快感,身体力的肾上腺素急剧分泌,整个身体处于一种亢奋状态,他稍微俯视就能瞧清楚张小荷那张昏黄灯光下的的脸蛋每条精致线条,延伸下去,便是她胸口的那一抹令人沉沦其中的沟壑。

  感受着女孩在自己耳边轻轻的话语,早就对着一刻期待无比的方乐重重的点了下头,张小荷撑起绵软的身子,两人拉着手离开河边。

  当张小荷和方乐走进宾馆的房间的时候,望着方乐那炽热的眼神竟有些微微的害怕了起来,紧紧的攥着拳头。

  方乐呼吸粗重的将她一把抱住,轻轻的放到床上,双手有些微微颤抖着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褪下,望着那双充满野性和侵略的眼睛,张小荷羞愧的发现自己并不害羞方乐对自己身体的凝视,反而有一种征服这个男人的成就感。

  方乐只觉得她吐气如兰,一股幽香钻进鼻中,竟令人熏然欲醉,又看她满面酡红,眸中春波乍起,浮荡着诱人的熠熠神采,竟有种难言的妩媚动人。

  女孩身子洁白如羊脂,光滑水润,方乐低下头,将自己深埋进女孩胸前的波涛之中。

  张小荷羞涩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方乐那一双布满老茧的温暖手掌在自己身体上四下游走,方乐的胡渣有些许刺人,也会让她觉得胸前很痒,张小荷对自己的胸部向来很有自信,不管是丰满程度还是胸型弧度,一直以来都让在众多死当中有种女人的优越感,今天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占有它们的男人,以前的她不懂为什么女人喜欢跟男人做那种肮脏事情,此刻,她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按住方乐在她胸口肆意轻薄的脑袋,另一只纤弱小手死死抓住床单,显得苍白无力,男人和女人在床上的战争,极少有女人不是被动劣势的。

  方乐抬起头,望着张小荷布满红云的美丽脸庞,在方乐充满野性与占有的眼光中,张小荷羞涩的闭上眼睛,身体发出轻微的颤抖,一副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

  方乐将她压在身下,一种原始的冲动支配着他想要向女孩身体的最深处探索。虽然在王启年和刘清舟那两个牲口那学到了不少经验,可第一次经历人事的方乐并没有无师自通,像一头在白菜地里乱拱的牲口一般折腾半天,还是不得其门而入,直憋的两眼通红,满头大汗。

  最后是张小荷亲自引导他进入她身体的,刺痛,但又欣慰雀跃,起码这个男人是第一次占有女人,跟她一样,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至于他以后如何,张小荷不是杞人忧天的女孩,不会去无止境奢望,至少这个男人现在是属于自己的,至少他和自己一样都是第一次。

  情感的升华,与欲望的渴求有着很直接的关系,当张小荷抬起绝美香艳的脸庞,那如雾般迷茫的眸里,浮现出一种深情相许的光彩缓缓溢动。

  滑腻舒软的果实,已经到了该采摘的时候了。

  唇艳如芬香待绽的花蕾,柔弱而倔强的气质,在这一刻,幻化成悸动的春情,颜容俏丽扉红,有着一种初恋少女与心爱男生偷偷亲吻的羞涩。

  柔情爱意,就如火点燃了漏点,幸福的男女,在午夜的春卧里,上演着香艳的人生欢语,一波一波的心灵颤动,让他们彼此,紧紧的融合在一起,这一刻,他们都属于彼此。

  良宵苦短,情花初绽的芳香,带着染红的血梅,让方乐这个乡下小子格外的迷醉,这一夜,他彻底的拥有这个女人,这个柔柔弱弱却又分外倔强的小女人。

  床头只开了一盏灯,张小荷睁开眼睛,眼角挂着一丝泪水,望着自己身边睡得像个孩子般的方乐,她是喜欢他的,喜欢他那总故作高深的沉默,喜欢他真诚的像个孩子般的笑脸,张小荷伸出如葱白般的手指,轻轻的刮着方乐粗黑的眉毛,或许这个男人喜欢的只是自己的美貌和身体,但是这世界上哪个男人不是这样,张小荷有自知之明,自己也就是个脸蛋比别的女孩漂亮点气质比别的女生出众点眼睛比别的花痴干净点的普通女人,可是不管如何,把身子交给他,总比交给那些表里不一的花花公子强太多了。

  清晨的的阳光照进床上,方乐轻轻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女孩犹挂着泪痕的脸,方乐开心的笑了,笑的灿烂无比,不是欲望得到发泄的满足,而是真正拥有了自己女人的幸福,将女孩如羊脂般滑润的身子紧紧搂在怀里,闻着她身上那股淡淡香味,方乐幸福的眯上了眼睛,这一刻的大男孩终于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