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关于爱情

  在方乐印象中,张小荷是个怯怯弱弱的小女生,在他面前永远拘谨小心,可是此时的张小荷对着他展颜一笑,却让他眼前一亮,女孩灿烂无比,有点没心没肺的纯洁笑容动人无比。方乐觉得喉头有些发痒,习惯性的将手伸入口袋去掏烟,可是一包软红塔刚才就已经被他抽完了,这一下却摸了个空。

  “我去帮你买。”善解人意的张小荷看到方乐的举动,笑着站起了起来,如同一只梅花鹿蹦蹦跳跳的跑去吧台。

  将一包软中华放到方乐面前,张小荷安静的坐在了方乐对面,不停的眨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望着他,方乐在她的注释下,微微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抽出一支烟点上,开口问道:“算酒吧的?”

  张小荷抿嘴一笑道:“算我的,谢谢乐哥你刚才救了我。”

  方乐看着张小荷望着自己,眼神迷离,此刻的女孩美得让人心颤。

  方乐只是个如刘姥姥般第一次走进大观园的乡下人,一个纯粹的纯洁的小处男,对于漂亮的女人,男人都会欣赏,起初夹杂着农村人自卑和阴暗心理他在张小荷带着崇拜的目光中似乎找到了男人天生的征服感,微眯着眼睛,在女孩青春洋溢的身体上肆意的打量着,直到将张小荷盯的满脸通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张小荷漂亮的小脸红扑扑的,那双干净的眸子里带着点不一样的妩媚意味。

  方乐吐出一口烟,问了个很多余的问题,“小荷,有男朋友了吗?”

  “没。”女孩低头摆弄着手指。

  “要不?”方乐继续问道。

  “嗯?”张小荷轻轻的嗯了一声。

  方乐叼着烟沉默了许久,坐在他对面的张小荷也期待了许久,终于在方乐吐出一口烟后听到一句,“要不晚上一起吃个夜宵?”

  张小荷低垂着的头轻轻的点了几下,似乎有些哭笑不得。

  看到女孩答应了自己,方乐高兴的咧嘴一笑,抬手在身上口袋中摸索几下,心中却暗暗叫苦,原来今天出门,居然忘了带钱了。

  微微觉得有些尴尬,方乐挠了挠头道:“不过我身上没带钱,和这包烟一起欠着行不?”

  张小荷抬头望着他掩嘴轻笑道:“没事,我请你。”

  酷)0匠‘j网…L永久~免!费看小!{说3q

  方乐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她笑笑,抬头却见王启年那牲口和黄毛勾肩搭背的走了过来,两人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时的发出一阵阵淫邪的大笑,身后跟着一脸平静的陈玄玄。

  看到这三个家伙的方乐心头大喜,举手冲三人招呼一声,待三人来到跟前,方乐对着三个家伙道:“身上有没有钱,先借我点。”

  三人愣了一下,王启年和陈玄玄身上都没有带钱,只有黄毛那家伙在口袋里掏摸半天,拿出两张皱巴巴的百元钞票递到方乐面前道:“我身上就两百。”

  “谢谢,明天还你。”方乐接过钱,对着张小荷轻轻的点了下头,两人站起身子,向门口走去,王启年和黄毛两个牲口看着两人消失在门口的身影面面相视。

  片刻后,王启年咧着大嘴哈哈大笑道:“我操,乐乐今晚有戏。”

  黄毛那家伙想着这两百块钱吃顿饭后恐怕剩不下几个,难道这乐哥连晚上夜宵后开房的钱都让张小荷付?见过狠得,还没见过这个狠得,乐哥,算你牛擦!强忍着想要吐血的冲动,想着这乐哥揍人比谁都狠,没想到连把妹的手段都让自己望尘莫及,再看方乐的竟然有一种看待偶像的崇敬。

  恋爱是一种美妙的感觉,此时的方乐似乎就找到了这种感觉,带着张小荷随便吃了点东西,两人没有打车,而是在粤城温暖的夜风中慢慢的向张小荷的学校走去。

  由于做了天府街的大哥,方乐特意跟着王启年去置办了一身行头,不过都是那种几十块钱一件的地摊货,身上穿了几次就已经明显有些皱巴的黑色西装,还有那没有半点光泽,一眼就能看出的革制皮鞋,在加上方乐那张长相普通的脸,虽说没有掉渣,但也是一副穷酸土老帽模样。

  方乐身旁的张小荷则是穿了件露肩的白色吊带,一条短短的黑色牛仔裤外露出两条浑圆洁白,修长高挑的美腿,相貌算不上妖艳,但也有种小家碧玉般的清纯美感,惹得身边路过的雄性牲口们不时回头望上几眼,看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小美人居然跟方乐这种土到掉渣的家伙微笑同行,不由得心中大是奇怪:难道现在美女的审美观都他娘的不一样了,不喜欢阳光帅哥,而是迷恋上了野兽派?

  粤城是个临海城市,有些湿咸的温暖海风吹在人脸上,像一至柔软的玉手一般轻轻抚摸,撩拨的人心中微痒。方乐跟张小荷并肩而行,没有接触过女孩子的他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低着头,不时的偷偷瞟几眼身边女孩雪白的大腿。

  张小荷看他模样,不由得抿嘴微微一笑,不漏一丝痕迹的抬起手挽住方乐手臂。

  感受到手臂上女孩柔软的肌肤,闻着女孩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水味,方乐一时间有些痴迷,心中涌起一股淡淡温馨的暖意。

  当方乐看到张小荷裸露在昏黄路灯下的圆润双肩和身旁路过的雄性牲口们炽热的眼神时微微皱起了眉头,抬手将身上的廉价西装脱掉,轻轻的披在了女孩肩上。南方的粤城夜晚并不冷,只是方乐很不喜欢身边的那些雄性牲口盯着张小荷赤裸的双肩猛瞧。

  张小荷感觉到衣服上的温暖体温,察觉到方乐有些小气的心思,偷偷的吐了下可爱的舌头,幸福的咧嘴一笑。

  张小荷今年二十二岁了,本身长的小巧玲珑,可爱漂亮,属于那种让男人一件就心生爱怜的类型。平时在学校里也不乏追求者,只是她实在不喜欢那种长的一副娘娘腔,整天围着自己转来转去,哭着喊着要和自己交往的无知学生,她喜欢的是那种特阳刚、特硬汉,能给自己安全感的男人。

  前几日见到方乐跟那豹哥火拼,虽说让张小荷对他有几分惧怕,可心中还是挺崇拜这个一个人能放翻对方十几个人的乐哥。

  经过几次接触更是让张小荷发现,原来方乐并不是自己原先以为的凶残粗暴的黑道大哥,这个平时沉默,但笑起来却灿烂无比的乐哥让张小荷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女孩挽着方乐手臂,将头偏过,轻轻的挨着他。

  二人沉默的走在昏黄的路灯下,一股恋爱的味道悄悄萌发。

  张小荷的学校并不是很远,虽然两人有意的将脚步放慢,可终究还是走到了学校门口,张小荷放开方乐手臂,将肩上西装脱下放到他的手里,略带不舍的道:“乐哥,我到了。”

  方乐轻轻的嗯了一声,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低头不语,一副任君采撷模样的女孩,想着自己是不是需要给她来上一个拥抱,或者吻别,只是没有谈过恋爱的方乐不能确定女孩的心思,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两人沉默对立不语的时候,一辆方乐认不出名字的银白色跑车直冲了过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后停在二人身前,方乐虽然不认识车的牌子,可是在那精致的流线型的车身上也看出一股专属于上等人的气势逼人。

  车子停到两人身前,车门打开,在里面钻出一个身穿白色西装,长的白净帅气,但却有几分阴柔气息的年轻男人。

  那人的眼神只是在身着土气的方乐身上一扫而过,马上走到张小荷身边,关切的问道:“小荷,你到哪去了?我都等你半天了。”

  “哼!要你管。”看到走下车来的男人,张小荷皱起了她那可爱的鼻子说道。

  那人还想要说些什么,张小荷却是不再理他,向方乐道:“乐哥,我先进去了。”

  方乐轻轻的点了点头,张小荷抬起手轻轻的向他挥了挥,转身向学校走去,却是连理都不理那个开车而来的年轻男人。

  看着张小荷俏丽的身影消失在学校门口,方乐穿上上衣,就要抬脚走人,没想到那个被晾在一边的年轻男人却突然问道:“你是什么人?”语气带着一股盛气凌人的高高在上。

  方乐对他的语气有些反感,所以他没有说话,甚至连头也没有回。

  “我警告你,以后最好不要再交缠小荷,要不让你好看!”那人被方乐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火,冰冷着声音威胁道。

  “哦?那你可以试试。”方乐依旧没有回头,只是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对于这种醋意大发的无聊挑逗行为,他根本懒得理会。

  “好好好!你给我等着。”被方乐激起怒火的家伙咬着牙望着方乐的背影发起了狠。他叫吴飞,父亲是粤城的大企业家,也算是个年轻的二世祖,前些天在酒吧里遇到张小荷便惊为天人,本来以为在酒吧这种地方工作的女孩容易上手,谁知道追求几次,张小荷始终对自己不冷不热,这样一来也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望,想着把这有些与众不同的张小荷给压在身下婉转承欢就让他莫名的兴奋,这些日子没少缠着张小荷,谁知还没到手,就冒出了方乐这个对手。

  看着方乐的背影,吴飞在地上吐了口唾沫,上车疾驰而去,心中盘算着一定要找个机会收拾下这个土里土气,敢跟自己抢女人的大胆家伙。

  酒吧的二楼,方乐端着酒杯望着在楼下舞台上放声而歌的张小荷,裂开嘴无声的笑着,张小荷今天唱的是一首孙燕姿的遇见,嗓音婉转如黄鹂,动人至极。

  “喂乐乐!你看什么呢?”坐在对面的刘清舟发现了方乐的异常,有些奇怪的向他喊着,这家伙最近几天没事就往方乐这边跑,死缠烂打的要跟方乐做兄弟,搞的方乐头疼无比。

  “没,没什么。”听到这家伙叫自己,方乐回过了头来,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掩饰着。

  刘清舟有些奇怪的站起身子,顺着方乐刚才的视线向下望去,正好看到还在唱歌的张小荷,看着那个美丽的女孩,又联想到方乐刚才猪哥一般的灿烂笑容,刘清舟放下酒杯,吃惊的道:“我操!乐乐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方乐低着头,望着手中的酒杯微微笑着,没有理他,坐在一旁的王启年却是一脸猥琐的嘿嘿笑着凑到刘清舟跟前道:“都好几天了,这对狗男女每天晚上都出去溜达。”

  “我操!真的?”刘清舟盯着方乐的眼睛,大为好奇的问道。

  方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微笑着盯着酒杯在发呆。刘清舟怔怔地看了他半天,忽然开口认真说道:“别上当,兄弟。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一个逼。”

  刘清舟虽说流里流气的根本不像个警察,甚至可以说是流连花丛,祸害了不少姑娘,但很少会说出如此下流粗俗的话,想来这家伙肯定在爱情方面吃过不少的亏。

  方乐听到这句话后却没有生气,皱着眉头接着说道:“爱情是纯洁的。”

  方乐这句话一出,却立马把刘清舟和王启年两个家伙给阵的呆立当场,两个猥琐的家伙对视一眼,马上捧着肚子哈哈大笑。

  “果然是个纯情的小处男,纯洁的我见犹怜。”刘清舟那家伙揉着笑的有些发疼的肚子向方乐打趣道。

  方乐没有理会这个无聊的家伙,而是拿起酒杯自顾自的喝了一口。

  看到他的样子,刘清舟那家伙又是凑过头来,一脸神秘猥琐的问道:“上了没有?”

  “什么?”方乐有些不解。

  看到他的表情,王启年和刘清舟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笑够了的刘清舟用两手在方乐面前比划出一个下流动作说道:“就是这个。”

  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猥琐,方乐脸色微红,憋了半天才道:“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