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玄玄脸色微微发白,身前这个眼神如钩的男人让他感到了极大的危险,可是陈玄玄自幼随着表哥王启年流落江湖,后来又随土夫子们开棺盗墓,更是亲手杀过几个人,身上自有一股不服输的暴戾之气,此时明知不敌,却还是栖身而上,直直一拳向着钩子打出。

  那钩子看到陈玄玄向自己攻来的拳头,却不躲闪,反而咧嘴阴沉一笑,也是一拳直直打出,两圈相交,发出一声骨肉相撞,让人牙酸的闷沉响声。

  陈玄玄曾经和那左手刀王胜的孙子风子硬抗过一拳,两人旗鼓相当,可是今天这钩子一拳却将他打得直退两步,整条右臂如同散了架一般,疼的专心刺骨,再也抬不起来。

  那钩子见他退开,却又是阴沉一笑,快速的向前跨出两步,身子微弓,右手向胸口回收,曲臂成肘,一招霸道的罗汉撞钟向他当胸而去。

  由于这一招太过迅速,陈玄玄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只好把左臂挡在胸前,准备硬接下他这一招,谁知左肩却是一股大力袭来,将他给撞得踉跄几步,躲开了这要命的一击,却是方乐情急出手,将他给撞了开去。

  将陈玄玄撞开的方乐此时正好迎上这霸道的一撞,感觉到这一肘上传来的恐怖力道,方乐不敢硬接,只是伸手快速的搭在钩子的手肘之上,用力下压,身子随即后退两步,将这恐怖的力道给卸了开去,借力卸力,四两拨千斤。

  被方乐一招搭手下压给卸去力道的钩子身子微微前倾,但却脚下生根,及时的控制住了身形,没有在方乐的牵引下向前栽倒。

  方乐看着眼前这个身形微瘦,眼神如钩,浑身霸道气势外溢的钩子,瞳孔紧缩。刚才虽然只是过了一招,方乐就能断定,这个家伙的实力绝对不会弱于林润之身旁那个如瘦虎一样的王虎。

  “太极?”钩子舔了下嘴唇,一脸兴奋的望着方乐,随即向前跨出一步,脚扎马步,两拳如两条直线般向方乐攻去,一片残影里,瞬间不知道攻出几拳。

  方乐两臂护在胸前,以不变应万变,一一将他打出的拳头挡开,只是两条手臂被震得火辣辣的疼痛。

  看这钩子的架势,方乐就知道他打得是少林拳,这种拳法方乐虽然没有练过,可从小就听爷爷给他讲过,少林拳法刚猛霸道,是外家拳中的顶峰,讲究以力制人,以快取胜,正所谓拳出一线,以快打慢,拳快打手慢,一力降十会。方乐不敢大意,用与它拳理相反的太极拳小心应对。

  这钩子从小在少林寺长大,一套少林拳难逢敌手,后来来了粤城做了陈潜意的保镖,今日难得碰到方乐这种能跟自己过几招的好手,此时越打越是兴奋,两眼微微发红,大叫一声,两臂肌肉鼓胀双拳齐齐的向方乐轰了过去。

  看到这霸道无比的双拳而至,方乐知道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以巧取胜了,两手竖立成掌向前伸出,迎了上去。

  砰地一声大响,两人身子各自向后退开两步,钩子表情阴沉,退开两步后静立不动,方乐双手下垂,深吸一口气,刚才的硬碰让两人都消耗不少,此时都在暗自调息,死死的盯着对方,谁都不肯先出手。

  “乐乐,乐乐,来呀跟小爷走,小爷带你去破处。”就在两人积蓄力量准备接下来的猛烈攻击的时候,原本被两人打斗给惊得安静无比的酒吧却忽然传来那流氓警察刘清舟带着醉意的声音。只见那家伙此时已经歪歪扭扭的走到方乐身前,伸出手就要去搂他肩膀。

  看到刘清舟这家伙一副醉汉模样,方乐心头一阵苦笑,这流里流气的家伙怎么就在这个紧要关头跑来捣乱,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一直静静等待机会的钩子就跃起了身子,当空一脚就像刘清舟的后背踹来。

  看到他的身形跃起,方乐心中大急,刘清舟那家伙此时已经喝的东倒西歪,哪里能够躲开这要命的一脚,情急之下,方乐伸出手,一把将那家伙拉到了一边。可是此时那钩子凌空的一脚也已经攻了过来,已经没有办法躲闪的方乐只好弓起背,硬挨了这一脚。

  一脚踹下,巨大的冲击力带着方乐向前直冲几步,胸口一阵气喘,喉头居然涌起一股淡淡的甜腻味道,这霸道的一脚差点让他吐血。

  一击得手的钩子却是不给他半点喘息的机会,身子跃起,挥出一阵拳雨就像他攻了过去,刚刚被一下重击的方乐此时根本没有力气还手,只有在他凌厉的攻势中不停的躲闪着,犹如狂风骤雨中的一叶扁舟,片刻之后就要落败。

  “都他娘的不许动,小爷我是警察,把手举起来!”眼看方乐就要落败的时候,那原本醉醺醺的刘清舟却是站直了身子,在腰中掏出手枪,指这那钩子的脑袋大声的道,此时的他眼神清亮,哪里还有半分醉意。

  被刘清舟用枪指着脑袋的钩子停止了攻击,沉默的看了他两眼,然后双手抱头,蹲下了身子,那一群混混早在刘清舟掏出手枪的时候就吓的抱头下蹲,原本乱糟糟的酒吧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来乐乐喝水。”刑警队里,刘清舟那家伙一脸讨好的将杯子放在方乐面前,殷勤的道。

  方乐抬头看了看这个流里流气一点也不像警察的家伙,没有说话。

  “那抽烟?”刘清舟又在包里掏出香烟递到方乐身前,方乐没有理会他,轻轻的咳嗽两声,刚才在酒吧被那钩子一脚踢得他肺部有些受伤。

  “你刚才是装醉吧。”方乐语气低沉,缓缓地问道。

  “是。我只不过想看看你拿不拿我当兄弟。”刘清舟那家伙将细长的眉毛一挑,接着说道:“帮我挡下那一脚,谢谢你。”

  “第一,你不用谢我,因为换成别人我也会那么做的。第二,我可没说要跟你做兄弟,一直都是你自己在说。第三,我很讨厌这样的试探,所以我不希望有下一次。”方乐淡淡语气中隐藏着几丝火气。

  “好吧乐乐,这次是我错了。”刘清舟嘴唇上叼着的烟往下一斜,就像是被霜打了的叶子。他表情平静,心里却是有些感触,心想方乐这个外表平和的家伙还真有几分脾气,自己这次肯定把这家伙给惹的有点恼火,想着要怎么才能挽回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

  “那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方乐说完站起身来,抬脚向外面走去。

  “我开车送你。”刘清舟在身后喊道。

  “谢谢,不用了,我打车回去就行。”方乐没有回头,语气平淡。

  刘清舟苦笑一下,看来这家伙是真的生气了。

  经历了这次风波后,场子里平静了很多,方乐依然继续着白天做保安,晚上看场子的生活,只是刘清舟那家伙往他这跑的更勤了,一天到晚在方乐跟前喋喋不休,搞的他头疼无比。

  这天晚上,方乐一个人站在酒吧二楼的栏杆前,沉默的望着下面疯狂扭动的男男女女,王启年和黄毛那家伙又不知道跑到哪里找乐子,就连那习惯沉默的陈玄玄也被他们拉了过去。

  感觉有些无聊,方乐随意的向下打量着。忽然,他那两道明显比别人粗黑的眉毛皱了下,此时他的视线中,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正被两个相貌猥琐的男人拦在身前,一个人更是拉住了她的手臂,女孩不停挣扎,却是摆脱不了。

  那个被拉住的女孩长相俊美,正是那跟方乐有过交往的张小荷,只是此时的她却是明显的生气了,一张雪白的小脸给气的通红一片,俏丽的眉毛微微皱起。

  看到这一幕的方乐微皱着眉头走下了楼梯。

  “来嘛,小妞,今天晚上就陪哥哥玩玩嘛,哥给你一千块钱,反正你们出来做的,跟谁不是一样。”抓住张小荷手臂的男人淫荡的笑着道。

  “你,你个臭流氓。”被抓住手的张小荷此时气的满脸通红,拿起旁边桌上的酒杯就向眼前这个男人的脸上浇了过去。

  “我操你妈,你个骚货,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被她泼了一脸酒的男人此时勃然大怒,口中咒骂着举起左手就向他的脸上扇去。

  可是这一巴掌终究没有落下,一直坚定有力的手及时的抓住了他的手腕,那上面传来的力道,让他有种被火钳夹住的感觉。

  “乐哥!”看到方乐的张小荷微微吃惊,随即挣脱了那人手臂,躲在了他的身后。

  “两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人女孩子,你们不害羞吗。”方乐放开那人手臂,有些恼火的道。

  “操你妈,你算什么东西。”被方乐放开手腕的家伙此时勃然大怒,对方乐破口大骂。

  方乐皱起了眉头,没有说话,直接一拳挥出,将这家伙打得满口鲜血,痛苦的蹲在地上,本来这家伙欺负女孩子就让他有些恼火,此时又听他咒骂自己,更是让方乐心头火起,不擅长动口的方乐直接选择用拳头让他闭上嘴巴。

  “操你妈!”旁边那人的同伴看到自己生被方乐一拳打倒,气的大骂一声,在桌上操起一个酒瓶就向方乐当头砸下,只是他的手臂刚刚挥出,腹部就传来一阵刻骨铭心的剧痛,接着整个身子高高跃起,被一股大力直接带着向后飞去,砰地一声砸在地上。

  方乐没有理会被自己打倒的两人,而是带着张小荷向二楼走去。

  “谢谢你乐哥。”张小荷有些怯生生的站在方乐身边,轻轻的向他道谢。

  “没事,小事一桩。”此时看到身前女孩一副我见犹怜的柔弱模样,方乐也没有继续装扮他那半死不活的沉默高人形象,向女孩咧嘴一笑。

  张小荷看着方乐的灿烂笑脸,忽然觉得这个自己一直惧怕的道上大人物也不过是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尤其是他那有些灿烂的笑容,更是让张小荷感觉到了一股邻家大哥哥般的亲切,看来这个乐哥倒是个好人,张小荷在心中改变了自己对方乐的看法。

  方乐转过身子,半倚在栏杆上,光明正大肆无忌惮的欣赏着俏生生站在自己跟前的女孩,张小荷的胸部算不上是惊涛骇浪的丰腴,只是相对她身体比例来说显得格外引人瞩目,让人忍不住想要放在手心亵玩,尤其是随着她的呼吸一颤一颤更是让方乐这种处男有种把持不住的冲动欲望。

  感受到方乐盯着自己的炽热目光,张小荷有些别扭的扭动身子,脸上通红一片。

  看到女孩脸上的娇羞神态,方乐忍不住在心中吹了声口哨,把漂亮的小姑娘给调戏的满脸通红,让他很有一种男人的成就感。

  “我们坐坐?”方乐望着旁边的桌子道。

  ●t酷匠,"网u正3B版首}h发

  “嗯。”张小荷轻轻的咬着嘴唇点头道。

  二人来到一张桌子旁坐下,张小荷又跑去要了两瓶啤酒,给方乐打开倒上,如大宅门里训练出来的贴心丫鬟一般。

  “为什么做这一行?”方乐喝了一口啤酒,有些奇怪的问道。

  “家里穷,我在上大学,晚上没事出来赚点学费。”张小荷轻轻回答道。

  原来这张小荷是附近一所大学的学生,今年刚上大二,由于家里困难,所以晚上就到酒吧来上班,赚点学费,刚来这酒吧还没有一个月。

  没想到这张小荷还是个大学生,而且刚来这酒吧还没几天,方乐心下释然,怪不得这女孩总是那么容易害羞。

  方乐又喝了一杯酒,将小荷那无懈可击的曲线身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顾着暗中欣赏美色的方乐可不顾及张小她的羞赧和敬畏,到最后,看饱了的方乐抬手偷偷抹了把嘴角口水,一本正经道:“小荷,你长的真漂亮。”这一句赞叹发自肺腑。

  似乎没有想到方乐会这么直接的夸赞自己的样貌,张小荷不由得呆了一下,随即又望着方乐那张满是真诚的脸,一扫先前的畏惧和忐忑,精致脸蛋笑得像花一样动人,肆无忌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