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砸场子

  开门做生意,尤其是这种娱乐场所,出入的人物大都龙蛇混杂,难保没有人过来闹事,所以一般的酒吧夜总会的老板都会找来道上比较有实力的大哥们来帮忙看场,生意人只求平安发财,当然是不愿意自己的地方出事。所以给自己看场子的大哥们势力越大越好,那样就不会有别的小混混敢来闹事,方乐是林润之那边的人,和豹哥的一场大战更是显露出了惊人的战斗力,这让张义成对新来的乐哥很是满意。

  而方乐和王启年陈玄玄三人并没有辞掉东方华成的保安工作,而是白天上班,晚上再去酒吧里溜达几圈,过的倒也惬意舒服。

  此时的警卫室里,王启年正蹲在椅上,一双贼眼不停地盯着监控视频中来来往往的各色女人,手里夹着一支九五至尊,是这牲口在酒吧顺手牵羊顺来的,凭王启年的本事,就是在酒吧偷出一个大活人来,方乐也不会感到稀奇。黄毛那货坐在王启年身边,陪着他探头探脑的搜寻着女人,黄毛身材偏瘦,一头稀落的头发给染的焦黄。相貌虽说没有王启年那牲口给人来的震撼但也算的上歪瓜裂枣。

  至从那天晚上见到王启年,黄毛便惊为天人,觉得王启年简直就是我辈典范,这几天一有空就凑到王启年身边,两个同样猥琐的男人终于找到了人生路上的知音,整天猫到一起,交流着自己对女人对人生的感悟。

  方乐有些头疼的望着这两个家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方乐拿起看了看,发现又是这几天一直骚扰自己的那个家伙,微微皱着眉头接通。

  “喂!是乐乐吗?我是刘清舟。”听筒里传来那个像流氓一般的警察刘清舟有些秀气的声音。

  BI最:l新章b节上酷匠网

  这家伙几天来已经拉着方乐喝了好几次酒了,只是他流里流气的轻浮做派让方乐很不适应,只好无奈的问道:“有事?”

  “哈哈哈哈!做了大哥果然就不一样了,没事就不能找你?这样吧,晚上我去找你,咱们一起出去找点乐子,就这样,先挂了。”刘清舟那家伙说完就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的方乐感到一阵无语,这个行事做派如流氓一般的家伙让他感到有些无奈,自己明明跟他不是很熟,不知道那家伙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感兴趣。

  挂掉电话,跟王启年那牲口知会一声,方乐拿着警棍,又开始围着小区巡视,现在的他没有辞掉保安工作,在方乐看来给人看场子不过是副业,做保安毕竟是个正经工作,而且每月还有三千块钱的工资,也不算少,他对黄毛那种职业混混的生活方式并不感冒。

  粤城市中心,一个装修豪华的私人会所,在一个宽大的包厢里,五六个赤裸着身子的女人随着音乐的节奏和迷离闪烁的灯光,不停地摇摆着身子。女人最大的不过二十七八,最小的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可都是身材高挑,相貌俊美,不停扭动身子的同时不忘回过头来向着台下抛着媚眼。

  台下椅子上坐了个肥胖如猪,一脸横肉的中年男人,在他的身后站立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冷峻保镖。此时的肥胖中年人看着台上一丝不挂,身子扭动如水蛇般的女人咧开嘴哈哈大笑,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一下嘴角将要低下的口水。

  男人名叫陈潜意,在粤城是跟林润之齐名的道上枭雄,林润之外号叫林半城,另一半就是他。只是这陈潜意性格凶狠火爆,而且胆大心狠,只要是能赚钱的东西他都敢去做。以往的日子里没少跟林润之的势力发生冲突,这陈潜意有个最大的癖好,就是看女人光着身子跳舞,这种视觉的刺激对他来说远比将女人压在身下辗转承欢要来的强烈。陈潜意有个在粤城比他名声要响亮的多的哥哥,陈潜心。

  陈潜心白道出身,是这粤城首屈一指的富豪,更重要的,他还是整个省城有名的慈善商人,做过不少捐赠救助。与弟弟陈潜意一黑一白,名震粤城。

  就在陈潜意盯着台上的女人口水直滴的时候,包厢的门却被人打了开来,一个穿着深灰色上衣,表情阴冷,眼神犀利如钩的的平头男人走到了他的身后。

  “大哥,豹子被人给收拾了,现在给关刑警队了,他的那些货都给翻出来了,看来这次要倒霉了。”男人在在陈潜意的背后,微微弓着腰说道。

  “知道是谁做的不?”陈潜意听到他说完,收回望着女人恋恋不舍的目光,拿起桌上的一支粗大雪茄抽了一口问道。

  “是个叫方乐的年轻人,听说三个人就把豹子那群人给挑了,是个高手。”男人语气顿了顿,接着道:“这方乐以前没听说过,不过应该是林润之那边的人。”

  “娘的!”满身横肉的陈潜意听到林润之的名字立马变得表情凶恶,将手中的雪茄重重的杵在桌上,阴狠的道:“他狗日的姓名都快不保了,还他娘有闲心给老子捣乱,看老子以后怎么弄死他,把他的三个老婆和两个女儿都弄到这来给老子跳舞。”

  陈潜意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微微向后仰了下头接着道:“现在虽然还不能公开跟林润之那老狗对干,不过那个叫方乐的算什么东西!想这么轻松的就接下豹子的场子。钩子,你今天晚上带几个人,去给那小子捧捧场。”

  身后眼神如钩的男人无声的点了下头,转身开门离去。

  看着台上还在不停扭摆着身子做出各种诱人之态的女人,陈潜意心头一阵怒火涌起,抄起桌上的玻璃烟灰缸就砸了过去,直接将一个女人给砸的满头鲜血,晕倒在地,其余的女人吓的脸色惨白,停下了动作,却都不敢发出惊呼,连动也不敢动。

  “妈了个逼的,一群欠操的烂货!”陈潜意骂了一声,走上台,将一个女人抗在肩上,向着里面的房间走去,肩上的女人两眼泪花,却不敢挣扎。

  晚上十点左右,方乐跟王启年、陈玄玄还有那新加入队伍的黄毛四个人在酒吧一个僻静的角落里陪着流氓一样的刘清舟在喝酒。

  轻轻的晃动一下杯子,让殷红的酒水在杯壁上轻轻滑过,举到唇前,一口喝干,刘清舟眯着桃花般的眸子满意的呼出一口气,他这人就两个爱好,一是美酒,二是美人。醇香的美酒能麻痹人的神经,让人忘掉所有烦恼,而女人则能给他的肉体和灵魂带来强烈的刺激和兴奋。

  “这酒不错。”刘清舟放下杯子,满意的赞了声酒吧老板张义成免费提供给他们的红酒,王启年的忠实崇拜者黄毛赶快弓着身子又给这位小爷倒上。

  “乐乐,你这地方不错,可是你也太不够兄弟了,我来了你居然连个美女都不叫!”刘清舟那家伙砸了下嘴,不满的向方乐抱怨。

  方乐白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我不喜欢女人。”

  “什么?”刘清舟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张大了嘴,满脸吃惊的望着方乐那张一本正经的脸,片刻后这家伙哈哈大笑着道:“乐乐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方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没有回答他这个无聊的问题。

  “我操!不会真让我说中了吧,你居然真是个处男!”刘清舟那厮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高兴的哈哈大笑。

  “启年,这大名鼎鼎的乐哥还是个处男,你是怎么搞的!”刘清舟一甩头上秀发,向旁边的王启年问道。

  王启年那牲口弓着身子坐在椅上,叼着烟嘿嘿直笑,扭头却发现身旁的黄毛也咧着嘴直乐,不由得斜过身子,对着那家伙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口中大叫道:“操你大爷呀!还不赶快叫几个漂亮姑娘过来,今晚就要给乐乐破处。”

  黄毛那厮挨了他一巴掌,嘿嘿笑着屁颠屁颠的去吧台找女人去了,刘清舟和王启年看着有些恼火的方乐哈哈大笑,如两个牲口一般,就连那一直沉默的陈玄玄也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黄毛那家伙干活麻利,不一会就领来了五个花枝招展的漂亮姑娘,方乐抬起头,却发现一个熟人,正是那天陪着自己的张小荷。此时女孩也看见了他,挪动步子走到方乐身前,怯生生的叫了声:“乐哥好。”

  方乐向她点了点头,女孩挨着他轻轻坐下。

  这女孩跟酒吧里别的女孩不一样,总是略显羞涩带着几分难得的清纯,让方乐对她印象很好。只是女孩清纯美丽的脸蛋,鼓翘的胸脯,还有那露在外面雪白的大腿却让方乐有些心猿意马,只有装的一脸严肃,一声不响的喝着酒。

  看着这个脸色阴晴不定,沉默的有些古怪的道上大哥,张小荷心中忐忑,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惹怒了他,会被这家伙给辣手摧花。

  桌上有了女人,气氛立马变得活跃起来,刘清舟、王启年还有那很会捧哏的黄毛三人臭味相投,嗷嗷叫着大口的灌着酒,只有方乐和陈玄玄一脸严肃,静静的喝着酒。

  不一会,几个人就喝掉了不少酒,刘清舟喝的醉眼迷离,一双桃花眸子更显诱人,身边的女人任由他将脑袋靠在自己雪白的胸脯上,满脸春意荡漾。王启年那牲口酒量本来就不大,此时更是喝的如一滩烂泥一般软倒在椅上,口中嘟嘟嚷嚷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砰地一声大响传来,酒吧门口一下子涌进来二十几号凶神恶煞般的男人,手中都拎着钢管,当先一个黑胖的的男人一脚踢翻身前的桌子,大声的到:“谁他娘的叫方乐,快点给老子滚出来!”吓得酒吧里的顾客都怯生生的躲到一边。

  看着进来的这群人,方乐微微皱了下眉头,对桌上的女孩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到里面去吧。”几个女孩站起身子,满脸惊慌的跑了开去。

  方乐在站起了身子,向着门口走去,陈玄玄一脸沉默的跟在他身后,那黄毛也小跑着走到方乐旁边,满脸担心之色的道:“这人叫刘黑子,跟那豹子关系不错,而且比较能打,乐哥你小心点。”方乐轻轻的点了下头,王启年那牲口如条死狗般的瘫坐在椅上,那流氓警察刘清舟此时也伏倒在桌子上,看来是真的喝醉了。

  “我就是方乐。”来到那群人前,方乐平静的对刘黑子说道。

  “操,打得就是你!兄弟们给我上!”说着一招手,身后小弟呼啦一声就涌了上来。

  至从接下这个场子方乐就知道肯定会有人来闹事,毕竟自己这条外来的过江龙接下这么大块能赚钱的蛋糕,肯定会让不少地头蛇眼红,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闹事的上门,不过对自己实力很有信心的方乐倒是不怕。

  看着疯狂涌来的众人,方乐顺手抄起身旁的一个椅子就砸了过去了,当场就将几个混混给砸翻在地,陈玄玄也拎起一条椅子,如猛虎下山一般向着那群人就冲了过去,手中椅子一扫,乒乒乓乓的砸翻几人,黄毛那家伙捡起地上的一根钢管,也嗷嗷叫着冲了上去,只是这家伙实力太弱,瞬间就被人给砸了几棍,却还是咬着牙一步不退。

  想不到这看着有几分猥琐的黄毛居然也会这么勇猛,方乐心下对他高看一眼,身子在地上轻轻一弹,如一只苍鹰一般就落入人群,长拳短打,格挡冲击,如一只杀入羊群的猛虎一般势不可挡,瞬间就放倒几人。

  小混混人数虽多,但架不住方乐和陈玄玄强悍的实力,只几个回合就给冲击的七零八落,打倒大片,那本来来势汹汹的的刘黑子没想到两人居然如此强悍,看着自己的小弟被打的在地上凄惨直叫,不由得脸色发白,有些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

  此时酒吧阴暗的角落里,身穿灰衣的钩子沉默的站起了身子,看着在人群中来回穿梭,身手矫健的方乐,钩子无声的笑笑,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抬脚向前走了过去,当离人群还有五步之遥的时候,却是突然加快了速度,如一只悄悄接近猎物,跃出扑食的豹子一般,身子划出一道残影,快速无比。

  正在两个混混手下硬抗的黄毛忽然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破风声,只是还没有来的及转头,便被那钩子一肩狠狠撞上,身子顿时如一只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三米多远,砰地一声砸在地上,努力挣扎却是爬不起来。

  旁边的陈玄玄看到黄毛被刚刚冒出来的男人给一肩撞飞,挥舞着手中椅子便向他当头砸下。

  看着被自己一肩撞飞,在地上痛苦挣扎的黄毛,钩子阴沉一笑,却是没有再去理会他,而是转过身子,抬起右脚,凌空高高一腿向着陈玄玄当头砸下的椅子就迎了上去,砰地一声大响中,钩子脸色平静的收回了踢出去的一脚,而陈玄玄手中的椅子则四分五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