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乐哥

  和王启年兄弟俩坐车赶往天府街的方乐当然不会不知道刘清舟那家伙无耻的盗用了自己的名字,此时的他一脸平静的望着车窗外迷离的夜景,心中却是激动异常,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指节微白。王启年那货坐在前排,眉飞色舞的跟司机天南海北的侃着,陈玄玄坐在方乐旁边,眼角含笑,三个市井中的小人物,今天终于有了一块自己打下的地盘,都显得有些兴奋。

  当三人走下出租车,站在酒吧门口的时候,方乐抬起了头,望着酒吧那闪烁不停的招牌,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王启年挺着微驼的背,咧嘴哈哈大笑,陈玄玄低头沉默不语。

  方乐相貌普通,王启年天生猥琐模样,三人中只有陈玄玄长的还能拿的出去手,此时的三人组合,衣着土气,站在门口显得诡异异常。

  方乐抬脚向酒吧里面走去,王启年和陈玄玄一左一右的紧跟在他身后。

  “乐哥好。”当方乐三人跨进酒吧的时候,一个头然黄发,身材微瘦的青年男人走到了方乐跟前,恭敬地道。

  “你认识我?”方乐有些奇怪的皱起了眉头。

  “林爷跟我说过你。”黄发的青年咧嘴一笑。

  “怎么称呼你?”听到他认识林润之,方乐点了点头问道。

  “我姓胡,乐哥叫我黄毛就行。”年轻的男人又是微弓着身子,恭敬地回到。

  “乐哥楼上请,张老板马上过来。”姓胡的黄毛向方乐做了个请的姿势,当先带路向二楼走去。

  酒吧此时依然爆满,刚才打斗的痕迹也已经清扫干净,无数疯狂的男女随着重金属的音乐在吧池里疯狂的摇摆着身体,来到二楼的方乐望着下面疯狂的人群微微皱了下眉头,算得上内心淳朴的他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嘈杂的环境,王启年那牲口却是不时的望着下面女人扭动的细腰,咧开嘴嘿嘿的笑着,陈玄玄目不斜视,面无表情的跟在他身后。

  “老板好!”随着黄毛打开包厢门,一阵清脆如莺燕的问好声齐齐响起,方乐望着包厢内四五个穿着暴漏,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女孩一时有些呆了。

  “我操!”王启年那厮在方乐身后发出一声他特有的惊叹,激动的伸手在裤裆处一阵撕挠。

  “乐哥里面请。”黄毛弯腰做了个清的动作,屋内的女孩咯咯笑着一拥而上,把三人拉进了屋内。

  “小荷,你负责招待乐哥,疏忽了小心张老板炒你鱿鱼。”见三人坐在沙发上,黄毛对一个有着漂亮脸蛋,但是没有过多用化妆品修饰,身材很是妖娆的女孩吩咐道。

  一米六几的身高,一张清纯洁白,略带瓷感的漂亮脸蛋,胸部却挺翘得惊心动魄,这个叫小荷的女孩是这群人中化妆最少的一个,眼神也颇为含蓄,略带着有些羞涩的笑容,女孩坐到了方乐身边,方乐心中暗赞这黄毛眼光果然不错。

  没有进过这等豪华的方乐略显紧张,一脸平静,故作高深的在房间俯视一圈,王启年那牲口此时已经搂着身边女孩一脸猥琐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似乎是厌恶那家伙满口烂牙的嘴里散发出来的难闻口臭,女孩有些微微皱着眉头躲闪着,王启年那货却是半点也没有察觉,依旧腆着脸向她凑去,陈玄玄安静的坐在一旁,不理会身边女孩的搭讪,沉默的喝着酒。

  黄毛挨着方乐坐下,张口闭口叫着乐哥,殷勤的向他敬酒。这黄毛原本跟在豹哥手底下混饭吃,可是因为豹哥贩卖白粉,黄毛虽说是个混混,可还有几分良知,便向林润之报了信,此时豹哥被方乐赶走,现在的他当然要好好巴结巴结方乐这个自己的新大哥。

  方乐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微酸带点苦涩的红酒让方乐觉得没有二锅头来的爽快的多,身边的女孩小荷看他喝完,忙举杯给他倒上,方乐低头盯着女孩裸露在外的雪白大腿,抬起头对她咧嘴做出一个灿烂笑脸,轻声的问道:“冷不冷?”

  这个叫小荷的女孩似乎很容易害羞,此时听到方乐的问话,脸上浮起一片红云,抿了抿小巧精致的嘴唇低声回答:“不冷,谢谢乐哥关心。”

  看着眼前娇羞的女孩,方乐心中有些得意的咧嘴一笑,想不到调戏女孩子是这么一件有趣的事情。

  端起酒杯,方乐盯着透明的玻璃种殷洪如血红酒,随意的向女孩问道:“这酒多少钱。”

  “六七百快钱一瓶吧。”女孩微微直了下身子轻声答道,随着她的活动,胸前的鼓起颤巍巍的晃动着,显得诱人至极,方乐虽说是个没有混迹过风月场所的处男加土老帽,却也一眼看出眼前这个容易害羞的小荷与其他女人似乎有所不同。

  “这酒也不怎么好喝嘛。”被手中红酒的价格给惊得有些咋舌的方乐,脸上古井不波,做出一副半死不活的高人风范,举起酒杯喝了一口,微微皱着眉头放在桌上。

  身旁的小荷一脸无助的望着旁边的黄毛,似乎不知道如何应付眼前这个脾气古怪的刚把那凶狠的豹哥赶走的道上大人物,其实早就在方乐跟豹哥那帮人大战的时候小荷就已经注意到他了,这个年纪轻轻,却能把那凶名在外的豹哥给直接打走,硬接下场子的方乐然她感觉到一阵恐惧,潜意识中她似乎已经把方乐当作了疯子,一个疯子如果不懂得怜香惜玉,那小荷觉得自己长的再水灵漂亮也只能是个被辣手摧花的可怜下场。

  黄毛没有理睬她求助的眼光,反而又殷勤的敬了方乐一杯酒,抽出一支烟给他点上道:“乐哥,这场子虽然在三环以外,但是附近有几家野鸡大学,平日来这找乐子的多是些学生,这群二世祖上学不行,花钱可是大方的很,所以场子里油水不少,而且也没多少闹事的。”

  黄毛殷勤的把场子的情况给方乐介绍完,轻轻的倒吸一声接着道:“这场子这么好,可是那豹子却不知道珍惜,把这里高的乌烟瘴气,乱七八糟,还好乐哥你来了,以后兄弟我就跟着乐哥混了。”

  方乐听完黄毛的介绍,有些低沉的嗯了一声,面上没有任何表情,这个做派更让黄毛坚定了自己的看法,这个年轻的乐哥一定是个见惯大场面,但行事低调的牛擦人物。

  此时的房间内忽然传来一阵惨不忍闻的歌声,却是王启年那牲口不知何时打开了KTV,点了一首两只蝴蝶放声的嘶吼着,这厮手拿麦克对着屏幕,身体跟着节奏来回晃动,那一头夸张的大中分来回摇摆,活脱脱的一个小丑形象,关键是这厮的声音根本没法入耳,一个歌词都没在调上暂且不说,那尖细的嗓音像极了一个阉割不全的死太监,又像那发了情的公羊一般咩咩叫着。

  被王启年歌神给刺激到的黄毛此时脸色苍白,目瞪口呆的望着不时摆出夸张造型的王启年,心中佩服的五体投地。方乐也被这家伙的嗓子给震得呆住了,聚到胸前的红酒一时居然忘了喝,就连那一直沉默的陈玄玄也有些别扭的扭动了几下身子,更别提那几个年轻的女孩了。

  屋内的众人咬牙强忍着那牲口一首歌唱完,不由得齐齐松了一口气。凭借歌声就能把人放翻的王启年一曲唱毕,一甩头,有些凌乱的头发神奇的被他甩回原形,一丝不乱,咧着大嘴像个牲口一般哈哈大笑着。

  酷*匠n网L首F发√$

  就在方乐要忍不住痛揍王启年那牲口一顿的时候,包厢的们却被人打开了,一脸富态的酒吧老板张一成,和一个打扮妖艳的少妇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乐哥,这个是张义成张老板,张老板,这位是乐哥。”黄毛见到进来的二人,连忙起身,做起了介绍,方乐也在沙发上站了起来。

  “哎呦,乐哥好,鄙人张义成,幸会幸会。”听完黄毛的介绍,那张义成基础一张笑脸,如一尊米勒佛般向方乐迎了上去,抓起他的手,亲切的摇晃着。他经营这家酒吧多年,平日里道上迎来送往也经历了不少,只有那凶狠的豹子让他惧怕异常,今日看到方乐三人单枪匹马就把那尊凶神给赶走了,以后自己的场子就是眼前这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罩着了,有心结交,所以刚收拾完打斗留下的烂摊子便匆匆赶来,方乐的身手刚才他也看到了,此时晓得越发亲切,口中乐哥乐哥不停的叫着。

  “张老板你也好。”方乐面色平静的向他点了下头,淡淡说道,这幅高人做派,更是让那张义成佩服不已。

  “咳!咳!”两声轻轻的咳嗽声响起,却是跟着张义成一起进来的美艳少妇轻轻的走上前来。

  “哦,这位是李姐,张老板的红颜知己。”黄毛看到她走进,忙向方乐介绍到。

  “乐哥你好。”女人声音娇柔,带着一股让人骨头发软的嗲音,伸出柔若无骨的洁白手臂。

  “你好,你好。”这女人的声音让方乐浑身骨头一酸,忙伸出手跟她轻轻的握了一下,只是两人的手分开的时候,这女人似乎有意的勾起手指,在方乐的手心轻轻的勾了两下,媚眼如丝的望着他。

  没想到刚刚见面这女人就会主动调戏自己,被她挠的手心发痒的方乐脸上有些微红,咳嗽两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转身坐到了沙发上。

  张义成和女人在方乐对面坐下,倒满一杯酒,二人举着酒杯,张义成向方乐三人道:“以后这酒吧还麻烦几位多多照顾,我绝不会亏待了各位兄弟,说完一饮而尽。”张义成是个商人,求的就是个安稳发财,所以对赶走豹子的方乐三人很是客气。

  “行张老板,以后这场子就是我们兄弟罩着了,有什么麻烦你尽管来找我们。”王启年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支烟,做出一副大哥模样,语气淡淡的道,只是他那外形是在差劲,十足的一个小人得志的欠揍嘴脸。

  “一定,一定,如果有事情一定会麻烦各位大哥。”虽说王启年形象差劲,可那张义成一样不敢怠慢,谦卑的对他笑着。

  对张义成的态度几位满意的王启年一甩头,拿起酒杯一口喝干,嘴里砸吧两声,骂道:“娘的,这酒一股酸涩没他年二锅头带劲多了。”一张口就彻底暴漏了他那十足的土鳖气质。

  方乐忽然扭过头对着身边的女孩艳艳咧嘴一笑,吓得后者心头怦怦直跳,想着这牲口难不成真要糟蹋了自己。

  谁知方乐却是站起了身子,向张义成道:“今天不早了,我们就先告辞了,如果酒吧里有什么事情,张老板招呼一声就行。”说完向王启年和陈玄玄一招手,扭头便走,大有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点小便宜的意境,留给众人一个颇高大的背影。原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跟个小太监伺候老佛爷的小荷终于松了口气,也刹时间恍惚觉得这个看上去有些土气的年轻男人好生诡异。那黄毛也跟在三人身后走出包厢。

  送到门口的张义成转身回到房间,挥了挥手示意几个女孩出去,紧挨着那美艳的少妇坐下,一双大手在她洁白光滑的大腿上下游走,口中叹道:“这新来的小子看着有几分道行,以后咱们要小心的伺候着了。”女人低头望着他,脸上的鄙夷之色一闪而过,抬腿跨坐在她腿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道:“要不我去收了他?”

  “你个骚货!”被女人弄得耳朵直痒的张义成心中一阵欲火涌起,抬起女人就丢在了沙发上,肥胖入猪的身子压了上去,身下传来女人放浪的咯咯笑声。

  走出酒吧的方乐在黄毛的带领下又把这天府街的场子给逛了一圈,天府街一共有一家酒吧,三家网吧,还有几家挂羊头坐皮肉生意的洗头房。

  所谓的看场子就是在大多数鱼龙混杂的娱乐场所找几个道上的大哥都照看着,有人闹事了就丢出去,收点变相的保护费,大家一起发财,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于是这一夜,天府街所有的娱乐场所的老板都知道这天府街的大哥换人了,是一个面向普通,有些土气,看不出深浅,名叫方乐的年轻男人。

  走在街上的方乐口袋中电话响起,拿出电话接通,却是林润之打过来的,语气淡淡的问道:“事情都解决了?”

  “都解决了。”方乐回答道。

  “解决了就好,以后那地方就是你的了,就算我还你们那把鹤峰壶的人情,不过你要记住,一定要让场子干净。”

  “一定。”挂断了电话的方乐跟王启年、陈玄玄还有那刚刚加入进来的黄毛站在街上,夜风吹过,只觉心中豪情万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