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侍者被王启年那牲口一巴掌给扇的身子微斜,呆在当地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王启年的那幅猥琐模样,侍者心中大怒,口中哇哇大叫着跳起脚来抓住王启年的衣袖手臂举起就要向他脸上打来。

  砰地一声大响中,那莫名其妙挨了王启年一巴掌的可怜家伙身子直直向后倒飞而出,砸在了后面的桌子上,将那桌上的两名客人给惊得慌忙站起,却是陈玄玄重重的一脚踹在了他的腹部。

  倒地的侍者腹部剧痛,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居然没有爬起身子,只有扯着嗓子尖声大叫着:“豹哥,有人砸场子来了!”

  在他喊后不久,二楼的楼梯口呼啦一声就涌下一大帮凶神恶煞的混混,当先的正是那一脸横肉相貌凶狠的豹哥。

  此时酒吧里的客人也都注意到了这里的骚乱,一个个跑过来伸长了脖子看热闹。

  没想到王启年那厮居然这么生猛,方乐不由了看了两眼此时正一脸兴奋,如同发情了的公羊一般的王启年,那牲口看着涌下来的二三十号人没有一点害怕,反而更加显得兴奋,刺啦一声扯开身上的外套,露出瘦小的鸡胸,而此时的陈玄玄却是沉默着解下背后的包裹,将里面的钢管分给二人。

  武器在手,王启年那厮更加显得嚣张无比,挺着他那瘦小微弓的胸膛向前跨出一步,威风凛凛气势逼人的向一群职业混混一亮手中钢管,扯着尖细的嗓子叫道:“我操你大爷,哪个是豹哥,快点给小爷我站出来!”。陈玄玄向前跨出一步,沉默的站在他的身后。这一刻的王启年顶着他那头夸张的大中分站在众人身前,迷离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风骚无比。

  看到身材瘦小如猴,长相猥琐至极,偏偏一脸嚣张模样的王启年点名要自己出来,在天府街威名赫赫称霸三年的豹哥却是不怒反喜,像看到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子一般,裂开大嘴哈哈大笑。

  “我操你大爷!你再给小爷笑一声,小心小爷我操烂你满嘴牙!”努力给自己营造出闪亮出场的王启年感觉到被人轻视,不由恼火的破口大骂。

  “我就是豹哥,请问你有什么事?”那豹哥伸手拦住就要一拥而上把王启年那牲口给胖揍一顿的小弟,向前走出一步,满是好奇的望着他。

  不等王启年这厮开口,方乐走到他的前面,静静的看着一脸笑容的豹哥道:“我叫方乐,以后这天河街就是我的了,请你离开。”

  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那豹哥望着眼前三个有些土气的家伙又是哈哈一笑道:“如果我要是不走呢?”

  “那我就打到你走。”方乐不喜欢说太多无意义的狠话,所以很直接的说出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听到他的话语,那原本哈哈大笑的豹哥脸色突然一寒,一脸凶狠的向方乐道:“现在给老子跪下磕三个响头,让老子打断你一条腿,今天这事情就算完了,要不然老子一定会把你们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给丢到河里喂鱼!”刚才他本来在二楼包厢跟那风骚的女人盘肠大战,正在兴头上就被人搅了好事,本来就满心不爽,此时又见这三个搅了自己好事的家伙还如此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嚣张,不由的动了真怒。

  军人出身,习惯了少说话多动手的方乐没有吱声,只是快速的向前迈出一步,举起手中的钢管就向那正在发狠的豹哥抽了过去。

  “我操!”没想到方乐居然真的敢向自己出手,而且还是这么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大惊之下的豹哥身子猛地向后一歪,险险的躲过了这一棍。

  “妈了个逼!给老子弄死这群狗日的!”险险躲过一棍的豹哥摸着被棍上凌厉劲道给刮的有些生疼的脸颊,向身后的小弟大声的叫嚷着。

  一众小弟看到大哥吃亏,早就忍耐不住,此时听到他的吩咐,便都抄起身边的椅子,和桌上酒瓶,嗷嗷叫着向三人冲了过去。

  对于帮人看场收个保护费这种行当,方乐心中没有多大的反感,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一种讨生活的方式而已,可是王虎却告诉他这豹子为了钱财而向来着消遣的年轻男女出售毒品,赚那千人所指的黑心钱,这一点让方乐极为愤怒,因为他知道毒品确实能把一个人给生生害死,林润之从不沾毒,正是方乐敬佩他的原因。

  看着一众混混杀来,陈玄玄向前踏出一步,跟方乐并肩而立,两人相视一笑,举着手中钢管就冲了上去。

  虽千万人,吾往矣,势如猛龙过江。

  噼噼啪啪声中,冲在前面的家伙瞬间就被方乐和陈玄玄手中的钢管给放倒一片,王启年那牲口探头探脑的跟在二人身后,手中的钢管不时的瞅个空隙向忙着招架二人攻势的小混混裆下敲去,对于群殴而言,三人确实是个完美的组合。

  酒吧里的顾客此时都一脸惊慌的散了开来,角落里三个穿着黑夹克的青年沉默的看着以寡击重,却势如破竹的三人,一个留着平头的男人一把丢掉手中的香烟,望着大开大合猛击四方的方乐和陈玄玄,吞咽下一口唾沫道:“我操!哪里来的两个猛人?快给头打电话!”说着掏出手机拨通自己上司刘清舟的号码。大声的叫着:“我操,头,快点进来,里面有好戏!”

  在车外满是无聊蹲在车前抽着烟盯着来来往往美女屁股猛瞧的刘清舟挂掉电话,抬脚向酒吧走了进去。

  “你干嘛去!”漂亮的女警林静在车窗外探出头,对刘清舟问道。

  “小李说里面有脱衣舞,你要不过来瞧瞧?”刘清舟戏谑的道。

  “流氓!”林静轻轻骂了一声自己这个没有一点警察模样的上司,将车窗拧了上去,刘清舟得意的吹了声口哨,走进了酒吧。

  二人之所以在这酒吧外面蹲守,是因为前几天接到举报有人在这里出售毒品,刘清舟带着队里的几个人前来蹲守,刚刚警校毕业,还没有参与调查过一起案件的林静兴奋异常,自告奋勇的参与了蹲守队伍,不过两天来却让她对在刑警队有着神探之称,以前一直是自己偶像的刘清舟大感失望,这家伙哪里像个警察,分明就是一个只知道调戏妇女,经常喝的烂醉的混混。

  当刘清舟走进酒吧的时候,里面的打斗正进入白热化,方乐和陈玄玄犹如两条过江猛龙一般势不可挡,将一群混混给打的东倒西歪。

  -e看Z8正:C版U章v节V上J酷*j匠网TB

  走到下属跟前,刘清舟掏出一支烟点上,盯着那在被人围殴中进退自如的方乐微微皱起了眉头,口中惊叹道:“我操,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高手,看来今天那豹子要倒大霉。”

  “头,咱们要不要上去。”一个便衣刑警伸过脑袋向他询问道。

  刘清舟吐出一口烟,咧着嘴笑道:“这么精彩的场面,平时上哪看去,等会再说。”说着又用手指着方乐道:“那小子是个高手,你们学着点。”

  陈玄玄身手不如方乐,他没有学过专业的招式,只是凭借速度与力量跟人硬抗的野路子,又要护着身后的表哥王启年,所以被几个混混用椅子给砸了几下,虽说出手依然凌厉,可脚步也变得有些缓慢,呼吸不由的粗重起来。

  方乐察觉到陈玄玄体力的不支,猛的向前跨出一步,将手中的钢管向前甩出,直直的砸在冲过来的一个家伙脸上,将他给砸的捂着脸蹲到地上嗷嗷大叫。

  丢掉钢管的方乐又向前跨出一步,双臂向上平举,一招野马分鬃,将两个混混打飞,接着右拳向前直打,捣在另一个混混的嘴上,拳法快速,身体敏捷,用上了那最善短打缠斗的咏春拳。

  二十几个混混刚才在方乐和陈玄玄的联手横扫下已经被打趴下大半,剩下的七八个人已经对方乐构不成威胁,一阵快速的贴身短打后,方乐抬起一脚将最后一个挡在身前的混混扫飞,微微有些气喘的站到了那目瞪口呆的豹哥身前。

  “现在我说这个天府街是我的了,你还有什么意见?”方乐平静的看着瘫坐在椅上的豹哥。

  “我操!乐乐你也别跟他废话了,要我说直接打断两条腿算球。”那豹哥还没来得及说话,刚才一直猫在二人身后的王启年却是掂着手中的钢管,一脸嚣张怪笑的站到了他的身前。

  坐在椅上的豹哥看着自己被打倒一片的小弟,和此时一脸平静望着自己的方乐,知道自己这条地头蛇今天算是彻底的被这三条不知道在那冒出来的过江龙给打败了。

  他扶着椅子,咬着沉声说道:“我认输,这场子以后就是你的了。”

  听到他认输的方乐咧嘴一笑,低头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

  “小心!”两声相同的大叫在不同的地方响起,一声来至站在方乐旁边不过两步远的王启年,一身来至人群中的刘清舟。

  听到呼喊声的方乐猛的抬起头来,只见那刚才已经认输了的豹哥此时手里正握着一把黑色的手枪,一脸狰狞的望着方乐道:“操你妈,你去死吧!”

  看到豹哥手中抢的方乐眼中瞳孔急速收缩,右手犹如一道闪电般向前伸出,一把就握住了那手枪的枪管,小指轻轻的在枪身挑动一下,接着向前一推,那手枪的钱壳便被他卸了下来。

  “玩枪?你还不行。”方乐对着豹哥咧嘴一笑。

  此时的豹哥脸如死灰,呆呆的望着手中失去作用的手枪,噗通一声坐在地上。

  “不要动,不要动!都举起手来!”声音响起,刘清舟带着他的三个属下举着手枪冲了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