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城天府街,一个名叫‘夜!夜!夜!’的酒吧,酒吧一楼是舞池,二楼是包厢,此时在二楼的一个包厢里正有十几个人在吞云吐雾。坐在当中沙发上一个面向凶狠的肥胖中年人正搂着怀里穿着暴漏的女人哈哈大笑着,男人身材肥大,身体深深的陷进沙发,咧着一张大嘴在怀中的美女胸前蹭来蹭去。

  前面的几个人正蹲在地上从一个黑色的旅行箱里掏出一包包白色粉末,不一会这些人每人都分了两包。

  站在门口的一个略显富态的白净中年男人看着这群人,脸色带着几分无奈,小心的走到前面,对着那正在调戏女人的凶狠汉子弯腰道:“豹哥,在我店里卖这种东西到时候林爷知道了咱们怕是不好交代呀。”

  “操你妈!老子在你这做生意就是看的起你,那林润之现在都快自身难保了,哪他娘有时间来管老子的闲事,你再给老子啰嗦,小心老子把你这破店给砸了!”被叫豹哥的男人将手中的烟头砸在那中年男人身上,气愤的大骂着。

  中年男人无奈的苦笑一声,转身开门走了出去。男人名叫张义成,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刚才他口中的豹哥则是粤城的一个小混混,平日里给他在酒吧看看场子,收点保护费,由于天府街一直是林润之的地盘,所以那豹子倒也没有干过什么出格的事,只是最近粤城风声四起,说那林润之就要倒台,听到风声的豹子也活动起了心思,将以前的伪装全部撕破,居然公然带领手下贩卖起了毒品。

  看着手下小弟都将货装好,坐在沙发上的豹子大手一挥道:“都出去吧,兄弟们今天发财了都找个妞玩一玩,以后这天府街就是咱们的地盘了,兄弟们一起发财。”说完哈哈大笑,看着众小弟鱼贯的走出包间。

  等着一众小弟走的干干净净,那豹哥却是抱着怀中的女人猛的在沙发上站起了身子,将女人狠狠地砸在沙发上,解开裤带就扑了上去,不一会身下传来女人咯咯的浪笑和大声的呻吟。

  而那走出去的众小弟中,一个留着焦黄头发长得贼眉鼠眼的家伙却明显的落后众人几步,在楼梯口弓下身子假装系鞋带,待众人都走远了,却是四下望望,在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略显紧张的道:“喂,是林爷吗....。”

  第二天方乐去别墅的时候姐弟三人都已经走了,喂完了鱼,依旧来到书房,走到书架前却发现自己正在看的那本六韬前此时放着一个黑色的笔记本,方乐奇怪的拿了起来,里面夹着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字体:这本书没有注释,想来你看着一定很吃力,这是我去年写的的读书笔记,希望对你有些帮助。

  方乐拿着那本笔记咧嘴一笑,想着那个让人看上去安静恬淡的林秋莲,心中涌起一股淡淡温暖。

  此后的几天就这么一直平淡的过去了,期间林秋莲姐弟俩也来过几次,那安静的女孩总是沉默的走到书房看书,然后走时留给方乐她的读书体会。而那小家伙林永安却是终日黏在方乐身前,不停的央求他收下自己这个徒弟,现在的小家伙已经对王启年那渣货完全不感兴趣,任凭他点头哈腰做出一副奴才像,却是理都不理,陈玄玄那家伙整日不见人影,只要一有空就跑去跟那饥渴的少妇鬼混,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精力和体力。

  平静的生活被两天后的一个电话打断了,电话是王虎打来的,方乐拿着他那刚买没几天的蓝屏诺基亚沉默的听完了电话,然后对一脸期盼的王启年道:“跟玄玄说下,今天有事情要做了。”

  nB酷匠网永久!◎免Dp费看\小-说E

  期盼已久的王启年噌的一声在椅子上窜起,直杀那美艳少妇的家,在她床上就把陈玄玄给拎了回来。

  电话是林润之通过王虎转达给方乐的,天府街位于粤城西三环以外,以前一直是林润之的地盘,可是最近由于粤城地下势力的涌动,忙着对付各种对头的林润之对天府街的掌控开始逐渐变弱,最近一段时间更是有人发现那天府街的豹哥纵容手下向酒吧里的年轻男女贩卖毒品。

  林润之的意思是让方乐过去教训一下豹子,不过在最后的时候,王虎轻轻的说出一句话:“林爷说了,收拾了豹子,以后天府街就是你的了。”

  王启年一脸兴奋的擦拳磨掌,陈玄玄面无表情的坐在角落,而方乐则学着王启年的一贯作风弓着身子蹲在门口,三人静静的等着夜晚的到来,眯着眼睛吐出一口香烟,方乐隐隐的感觉自己的命运或许就在今晚改变。

  华灯初上灯火迷离的粤城给人一种繁华的大城市气息,夜晚总是让人感到神秘的,一些美妙和肮脏的事情总在夜幕下悄悄上演。

  外形土到掉渣的方乐三人在司机满脸的鄙夷中走下了出租车,踏上了灯红酒绿的天府街,陈玄玄背后背着一个长方形的包裹,里面是王启年买来的三根空心钢管,这东西分量轻重刚好,挥舞起来很是轻松,关键打人还皮实,而且不容易在身上留下伤痕,实在是打人群殴的不二神器。

  方乐眯着眼睛望着那霓虹闪耀的酒吧招牌,陈玄玄站在他的身后面无表情,王启年在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挺直了他那微微驼着的背,一挥手用有些京剧味道的口音喊道:“兄弟们,提枪上马,去杀他个干干净啊净!”三人抬步跨入酒吧。

  此时酒吧门口正停着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车内一个身穿警服的年轻女人有些无奈的看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呼呼大睡的上司,抬手看了看表,女人微微皱着眉头摇了摇那居然打起了呼噜的年轻上司道:“喂,刘头,该醒醒了,小李他们已近进去半天了。”

  正在做着美梦的刘清舟被她摇醒,两眼有些迷离的盯着眼前女下属大的有些夸张的鼓胀胸部,一滴口水顺着嘴角滴答而下,清醒了些的刘清舟马上抬手擦掉口水,抬起头一脸正经的望着有些微怒的漂亮女下属道:“怎么了!有情况吗?”

  女人名叫林静,是粤城刑警大队的实习警员,此时的她有些厌恶的望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便装,留着一头飘逸长发,相貌漂亮的如女人一般,正眯着一双淫邪的桃花眼望着自己的刘清舟,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一天到晚只知道泡妞喝酒,流里流气的家伙是怎么混进神圣的警察队伍里来的,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这么年轻,就已经是粤城市第二刑警大队的副队长,自己的顶头上司。

  “没什么,只是小李他们已经进去半天了,应该快发信号了,你别睡了。”林静皱着眉头,一点也不掩饰对他的厌恶。

  “哦,好吧,我不睡了,不过林静你不用紧张,就几个小混混而已,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刘清舟张着大嘴打了个哈欠,轻描淡写的说道。

  那林静不再理他,转头望向酒吧门口,当他看到衣着土里土气与酒吧环境格格不入的方乐三人消失在门口的背影,不由的有些奇怪的皱起了眉头。

  啪!车内光线一闪,林静扭头望去,却见那刘清舟此时嘴里正叼正一支香烟,用打火机点上。

  “咳!咳!”看着这家伙居然又在车内抽烟,林静有些恼火的咳嗽两声。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刘清舟看着一脸不快的漂亮女下属,慌忙的道歉着,接着打开车门,站到了街上。

  看着一个穿着暴露,身材夸张的美女在自己身前走过,刘清舟撅起他那薄薄的嘴唇,吹了一声响亮的,流起十足的口哨。

  “臭流氓!”身材丰满的女人回头骂了一句,不由的加快了步子,刘清舟夹着烟咧开嘴哈哈的笑出了声来,车内的林静脸如冰霜,对这个家伙的鄙视又加重了几分。

  当穿着土气,但却气势惊人的方乐三人走进酒吧的时候,却都被里面闪烁的灯光,震耳的音乐,还有那疯狂扭动的人群给震的呆住了。

  三个人都是没见过世面彻头彻尾的土包子,哪里见过这等疯狂场面,就这么个环境,别说去找那没见过面的豹哥,就是找个熟人也是困难无比。

  “怎么办?”方乐嘴巴有些干涩的看着王启年道。

  这牲口一时也没了办法,甩了一下他那头大中分刚要说话,旁边却是走过来一个年轻的侍者,弯腰对三人道:“请问三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虽说是标准的对待客人的套路,可是这家伙语气和神态中却是有一种掩饰不住的轻视,其实也不能怪他狗眼看人低,就方乐三人的打扮,一看就不像是能在这种场合消费的起的人。

  明显感到这小子对自己的鄙视,王启年那双老鼠眼转动几圈,忽然猛的跳起了身子,对着那小子的脸就是一巴掌,口中大叫:“我操你大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