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乐微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扇了一巴掌的美丽女孩,刚才他之所以要下来,跟女孩是林润之的女儿关系不大,林夏荷不过十四五岁,在方乐的眼中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方乐绝不会允许一个未成年的女孩跟男人上床,这是他的原则。

  林夏荷是林润之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别说被人打赏一巴掌,就是连句责骂也不成有过,身边的人因为他父亲的关系都对她讨好巴结,想着法的来讨她开心,所以也养成了他有些任性嚣张的脾气。现在的她万万想不到方乐这个自己父亲新收的狗腿,自己眼中的狗奴才会真的敢打自己。

  林夏荷手捂腮帮,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泪花涌现,却是强忍着没有落下来。

  “狗奴才,你给我等着!”女孩咬牙切齿的对着方乐说出一句狠话,一甩头上的马尾,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回来,你今天就在这里睡。”方乐的声音在身后不冷不热的想起,他可不想林夏荷又出去跟那帮小兔崽子鬼混。

  林夏荷转过头,气的脸色发白的望着他,最终在方乐冰冷的眼神中败下阵来,回过身来向二楼走去,毕竟这个男人刚才就已经打了自己一巴掌,林夏荷心中对他有几丝惧怕。

  听着楼上传来的重重的关门声,方乐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付这种任性倔强的小女孩他实在没有经验,只好冰冷着脸装起了大恶人。

  看着满地的狼藉,方乐拿起角落里的扫把,开始打扫起来,就在这时,一个名贵的粉彩瓷瓶在二楼落下,砸在方乐身前的地上,四分五裂。

  “狗奴才!”楼上传来林夏荷恨恨的骂声。

  “再乱丢东西我就上去打你屁股!”方乐抬着头威胁道。

  似乎他的威胁起了作用,楼上再也没有丢下东西,连骂声也消失了,默默的将房间打扫干净,方乐轻轻的走出了别墅,回到了他的狗窝。

  宿舍只有王启年一个人,那牲口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椅上,旁边的桌上放着一台老旧的收音机,正放着一段京剧打金枝,这厮眯着眼,用手抠着一口烂牙,正在摇头晃脑的跟着咿咿呀呀。

  “回来了乐乐。”看到方乐进来,王启年睁开眼跟他挥手打了个招呼。

  方乐点点头走到自己床前坐下,有些好奇的问:“玄玄呢?”

  “我操他大爷!”听到方乐问话,王启年猛的在椅子上坐直了身子,向着方乐恨恨的道:“那犊子伤刚好一点,今天就被那妖精给勾搭走了,我看这王八蛋早晚会死在那女人肚皮上!”一脸的怒其不争。

  方乐笑笑,没有理会这个明显有几分羡慕嫉妒的家伙的继续抱怨,脱掉外套,躺在床上做起了仰卧起坐,每天睡觉前三百个,雷打不动。

  第二天上午,方乐走进林润之的别墅,那林夏荷已经早走了,只是大厅的墙上却被她贴满了一张张白色的纸条,上面用毛笔写着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狗奴才’然后又用红笔画上一个大大的叉号,看来恨方乐已经入骨。

  方乐咧着嘴看着满墙的纸条笑了起来,这些举动明显是一个还不成熟的孩子的发泄方式,将那挂满墙面的无数纸条扯下丢入垃圾箱,方乐又到院中喂了下鱼,来到书房继续拿起昨天那本没有看完的六韬读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楼下传来开门的响声,方乐来到楼梯口,只见那林润之的大女儿林秋莲领着她的弟弟林永安走了进来。

  连忙将手中的书放回书房,方乐来到了楼下。

  “你好。”看到走下的方乐,女孩对他笑笑,轻轻的点了下头。

  “乐乐哥你好。”那长的可爱无比的林永安也向方乐摇了摇手打了声招呼。

  “你也好,你也好。”方乐笑的灿烂无比,轻轻的揉了下小孩脑袋。

  林秋莲向方乐点了下头,转身独自向二楼走去,今天的她是要到父亲的书房里查点资料,顺便也带着自己的弟弟来玩一下。

  林秋莲虽说和林夏荷是一个母亲生的亲姐妹,可两人的性格却是完全不同,林秋莲文静恬雅,性喜安静,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看书,虽说长的没有妹妹林夏荷那般艳美,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如同她的名字一般,是一支外表并不如何出众,但内里却结满肥美莲子的秋莲。

  而那林夏荷也如同她的名字一般,给人的感觉就向一朵夏日里尽情绽放的美丽荷花,相貌俊美,性格张扬。

  望着那林秋莲轻轻走进书房的背影,方乐想到昨晚的林夏荷,不由的在心中感叹道:“看来取名字真的很重要。”

  就在方乐愣神的时候,那小家伙林永安却是在沙发上蹦跳着玩耍起来,忽然小家伙眼前一亮,在沙发上捡起一个东西,来到方乐身后轻轻的扯了下他的袖子,将手中的东西伸到方乐眼前,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奇怪的问道:“乐乐哥,这个是什么东西?我在沙发上捡到的。”

  方乐低头一看,只见小孩白皙的手掌中此时正放着一个银色的熟料小包,小包正正方方像极了方便面里的调料包。虽说是个处男,可方乐一眼就认出了林永安手中的东西,那居然是一个还没开封的安全套!

  一把将他手中的安全套抢过来,方乐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对着大睁着眼睛一脸好奇的林永安结结巴巴的解释道:“这个,这是个气球。”想着肯定是昨晚那帮二世祖不小心给留下来的,心中将那几个家伙给痛骂一顿。

  更“新u+最快Dj上酷+匠$I网

  小小的林永安看着方乐有些尴尬的表情,大大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随即做出一个可爱的笑脸对着方乐拍手高兴的大声道:“好唉!我最喜欢玩气球了,乐乐哥你快给我吹起来!”

  “呃!”看着小家伙天真无邪满是期待的笑脸,方乐一时感到有些无语,只好将手背在身后,费劲脑汁的解释道:“这个,这个气球是大人才能玩的东西,小孩子是不能玩的。”

  听到方乐的解释,小家伙歪着头撅了下嘴,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随即那天真的脸上浮上一抹与他年龄极不相符的坏坏笑容,将头凑近方乐跟前道:“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你休想骗我。”

  没想到这个小家伙居然如此早熟,费劲心思掩饰的方乐更觉尴尬,不再跟他讨论这个问题,看着门口说道:“你在这跟着你姐姐,我先走了。”

  “你要到哪去,我跟你去玩。”小家伙好不容易发现方乐这么有趣的一个新玩伴,嚷嚷着要跟他一起出去。

  “这个,你要去问问你姐姐同意吗。”方乐看着这个满是期待的小家伙。

  “好,那你等着。”小家伙蹬蹬蹬蹬的跑上楼去,不一会又开心的跑了下来,口中道:“姐姐同意了,咱们快走。”

  方乐只好领着这个有些奇怪的小家伙走出别墅,向着门口的警卫室走去。

  “乐乐哥,听王虎叔叔说你打架很厉害,你跟谁学的武术呀?能不能教教我?我们班有个家伙正在跟我抢女朋友,等我学会了武功一定把他揍成猪头。”

  方乐没有跟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尤其是这个有些刁钻古怪的小家伙,不由的有些头疼,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些奇怪的问题,只好保持沉默,那林永安仍然跟在他屁股后面喋喋不休的问这问那。

  当粉雕玉啄般的林永安出现在保安室门口的时候,翘着二郎腿在视屏摄像中不停收索女人的王启年直起了身子,瞪着他那双老鼠眼有些奇怪的向方乐问道:“男孩,女孩?”

  “我操你大爷!你才是娘们呢!”方乐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那林永安听到贼眉鼠眼一脸猥琐的王启年居然把自己当做了女孩,不由气愤的破口大骂。

  听到这小家伙居然张嘴就问候王启年那牲口的大爷,方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王启年那厮却是用手戳着一口烂牙哈哈大笑着道:“我操!这小家伙有几分小爷的霸气,生猛的很。”方乐只有无语。

  虽说第一印象林永安在自己小小的内心中给那个猥琐无比,还把自己当成女孩子的王启年打了个零分,可架不住王启年那牲口嘴角挂着白沫,滔滔不绝的忽悠,不一会两个年龄相差一辈的家伙居然勾肩搭背的坐在了监控视屏前,王启年指着上面走过的各色美女向他不停的解说着,逗得小家伙咯咯直笑。

  不理会这两个片刻功夫就已经混得熟稔无比的奇怪组合,方乐拎着警棍,在小区内巡视一圈,回来的时候却见房间中只剩下林永安一人对着监控探头探脑,王启年那厮却已经不在,不由好奇的问道:“王启年人呢?”

  “他上厕所了一会就回来。”小家伙头也未回的答道。忽然又伸手向方乐喊道:“乐乐哥,你快过来,快来。”

  听到小家伙的呼叫,方乐把手里的警棍放下,来到他身前问道:“怎么了?”

  小家伙却是指着视屏中的一个女人背影一脸坏笑对方乐道:“乐乐哥,你看这女人的屁股多大,启年哥说屁股大的女人好生养,不过刚才我看了,这女人也就屁股大点,前面平的很,长的也不俊,启年哥说这种女人最对打六分,能勉强及格。”

  想不到这身上还带有奶味的小家伙能对女人做出连自己都自愧不如的专业评价,站在视屏前的方乐完全石化了,片刻后,反应过来的方乐却是发出一声大喊:“王启年,我操你大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