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以秦岭淮河为界,分为南北两方,北方干旱,南方多水,所以南方人比北方人多了几丝灵秀之气,而北方人比南方人则多了几分厚重。方乐是地道的北方人,性格沉稳,不善言辞,心中却自有一股北方人的淳朴,所以他明知道林润之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绝不会对他点头哈腰,阿媚奉承,反而是把他当做一个和蔼的长辈去对待,所以才会叫他一声林叔而不是林爷,不卑不亢,心性沉稳,没有太多的急功近利,这也正是林润之最为喜欢他的一点。

  第二天一早,林润之和王虎就离开了东方华城的别墅,临走前特意在警卫室门口跟方乐挥手告别,王启年那厮摘掉帽子点头哈腰,一脸的奴才像。

  中午时分,吃过午饭的方乐拿着那把钥匙来到林润之的别墅,给池子里的锦鲤们喂完了食,方乐走到了他那藏书颇丰的书房,林润之临走时让他要多看点书,方乐也知道自己的文化水平有限,对林润之那一身儒雅气质很是向往,所以他决定以后一定要多看点书。

  在书架上拿下一本线装版姜太公所著的《六韬》,安安静静的坐在靠窗的椅上用心的阅读了起来,方乐文化不高,所以满是文言文没有注释的六韬兵法他看起来很是吃力,不时的皱着眉头,要半天才能理解一句话的意思,但他却有一股军人特有的狠劲,一个字一个字的细细专研。

  不知不觉中,日已偏西,专心看书的方乐感觉到了光线的黯淡,站起身把书放回书架,轻轻的关上书房门来到楼下,正要开门出去,没想到大门却是被人在外给推开了。

  方乐抬头望去,只见门口出现了十几个穿着特异,留着各色头发,一脸玩世不恭二世祖模样的男女,这群人里最大的不超过十七八岁,最小的也不过十二三的样子,领头的就是那个第一次见面就白了方乐一眼的林润之二女儿,林夏荷。

  这丫头今天头上扎了个高翘的马尾,上身穿了一件露脐白色体恤,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紧身短裤,女孩相貌俊美,胸脯处两个略显青涩的隆起,加上那两条在黑色短裤映衬下更显洁白的修长大腿,晃得方乐微微有些眼晕,不由的将视线在女孩身上挪开。

  想了半天的方乐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个女孩,只好裂开大嘴露出一口白牙对她挤出一张灿烂笑脸,点了下头,那林夏荷看到方乐对自己微笑,轻轻的哼了一声,俏脸微抬,一脸鄙夷。

  方乐看他表情,心中自嘲一笑,举步就要走出别墅,谁知道身后却传来那一脸傲慢女孩的喊声:“狗奴才,你回来。”

  听到自己被人叫做狗奴才,这个称呼让方乐有些不高兴的皱了下他那两道浓密的眉毛,但还是转过了身来,一脸平静的望着林夏荷道:“有事?”

  “今天我们在这里乐呵乐呵,你就不要走了,给本大小姐伺候着。”林夏荷跟着她那群二世祖朋友涌进别墅,头也没回的对方乐吩咐着。

  方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句话没说,面色平静的走回大厅坐在角落里的一张椅子上,看着这群有个好爹妈,一生下来就在富贵窝的年轻男女。刚才林夏荷的那声狗奴才让方乐心中微怒,身为小人物的那点可怜自尊也变的强烈起来。

  林夏荷根本就把自己当成了他老子林润之身前的狗腿子,所以自然的把他叫成了狗奴才,这也是现在的这帮二世祖对那些出身微寒,一心想攀着自己父母大腿往上爬的小人物的统一称呼。

  虽然被叫成了狗奴才的方乐心中有些生气,但还不至于跟富贵出身,根本不知道生活苦难,有些狗眼看人的林夏荷一般见识,她在方乐的眼中只不过是个还没长大,有些叛逆跋扈的豪门少女。

  林夏荷领着方乐在酒柜中翻出一瓶瓶自己老爹林润之珍藏的方乐根本就认不清牌子的红酒,这群死党嬉笑打闹,放浪形骸的举杯狂饮,哈哈大笑的聊着方乐根本听不懂,也没什么兴趣去听的笑话。

  此时的方乐坐在二楼的楼梯口,看着下面那群衣食无忧挥霍着自己大好青春的男女,在口袋里掏出有些皱巴巴的七块钱一包的软红塔点上,无聊的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

  “狗奴才,又死哪去了!”就在方乐望着自己吐出的烟圈发呆的时候,楼下传来林夏荷有些尖利的喊叫声。

  方乐皱了皱眉头,将手中的烟掐灭,走下楼梯。

  “狗奴才,又跑到那偷懒去了,做奴才就要有奴才的样子,一脸死人样给谁看呀!”林夏荷看着走下楼梯的方乐毫无表情的脸,不由的大声的责骂着,忽然间,她扬起手中的酒杯,那半杯红酒哗啦一声就浇在了方乐脸上。

  红酒泼面,方乐那原本平静的脸上怒气上涌,一双粗黑的眉毛如刀般直立,身上肌肉蹦起,眼神凌厉的望着身前的女孩。

  明显被方乐的气势给吓到的一众男女此时都沉默无声,一脸警惕的望着原本平静沉默,此时却如同发怒老虎般的方乐,那林夏荷更是忘了接下来自己要说的话,花容失色微张着嘴巴。

  被人用酒浇到脸上的方乐心中此时极为愤怒,这种明显的侮辱让有些他难以接受,可是当他看到眼前女孩给吓得花容失色的脸,不由的重重吐出一口气,放松了下来,对方还只不过是个孩子,更何况她老子还是那个方乐深为佩服的林润之,所以方乐抬手抹掉脸上的酒水语气沉沉的道:“干什么?”

  听到他问话的林夏荷此时终于反应过来,似乎有些恼怒自己刚才被这家伙吓得有些失态,气氛的道:“哎呦你个狗奴才,还长本事了,快去给我拿瓶红酒过来,小心惹得本姑娘不高兴打断你的三条狗腿。”不过现在的她已经被方乐刚才的气势吓住,这番话也不过是为自己找找面子。

  方乐一句话没说,沉默的向酒柜走去,仿佛真的害怕林夏荷会把自己的三条腿打断,在酒柜中拿出几瓶红酒放在桌上,引得那群已经喝了不少酒的二世祖一阵哄堂大笑。

  回到楼梯上坐下,方乐捡起刚才自己没抽完的半截烟点上,下面的一帮二世祖们此时也都已经喝多了,一个个脸上带着不知从哪弄来的面具,在大厅里嬉笑打闹着。

  )最44新c}章a节0上5m酷匠=网

  方乐沉默的看着这群无聊的人,有些难以理解这种生活方式到底有什么值得这群人如此沉迷,就像那群人永远不懂方乐这种小人物的向上的心,和他那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维护的自尊,此时显得有些孤寂的方乐跟那群疯狂的男女根本就是格格不入的两个世界的人。

  夹着手中快要燃尽的香烟,方乐望着楼下微微皱起了眉头,只见楼下的那群男女此时依旧嬉闹着,而客厅有些阴暗的一角一个男生正拥搂着一个女生,两人尽情的激吻着,两人都带着假面,方乐看不清相貌,不过通过衣着,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正在跟人激吻的女孩正是林夏荷。

  方乐皱着眉头看着激情拥吻的两人,看到男孩的手深入林夏荷薄薄的体恤下,接着攀上她那一对还没发育完全的青涩乳房,方乐两道浓密的眉毛立了起来。当看到男孩握着林夏荷一双乳房的手还不满足的伸入她的短裤下想要继续探索的时候,坐在楼梯上的方乐再也忍不住了,他重重的将手中的烟头丢在地上,几步走下楼梯,来到激情拥吻的二人身边,伸手就把已经探到林夏荷短裤内的那支不安分的手的手腕抓住,轻轻用力就将那人甩出老远。

  “你干什么!”林夏荷摘掉脸上的面具,一脸愤怒的望着把自己男友给甩飞的方乐。

  “你多大了?”方乐认真的对她询问道。

  “要你管,你个杀千刀的,注定一辈子卑躬屈膝,做下贱奴才的狗东西。”看到自己的男友在地上痛苦的爬起,林夏荷对着方乐尖刻的骂着,她的那群死党也此时也都围了过来。

  被方乐一把甩开的二世祖有个在粤城市委要害部门工作的父亲,此时的他看到自己居然被看上去土里土气,林夏荷口中的狗奴才一把甩到地上,不由的勃然大怒,大叫到:“操,干死他!”这群人中的四个男孩手里都握着一个酒瓶,向着方乐靠拢过来。

  方乐却是理都没理那四个发狠到面容扭曲,看着自己一脸杀气,却在他眼中根本不堪一击的家伙,只是对着一脸潮红,却显得极为愤怒的林夏荷道:“你喝醉了,去上楼睡觉。”

  林夏荷还没有说话,那个被方乐一把甩飞的男孩此时已经举着酒瓶对他当头砸下,口中大声的咒骂着。

  方乐却是头也未回,只是身子轻轻往后一靠贴在那人怀里,肩膀正好担住他那挥下的手臂,轻轻一扛就将他撞出老远,紧接着低头弯腰闪过当头砸下的两个酒瓶,右拳向左侧打出,击在一人的软肋处,疼的他立马弓下了身子,接着向前踏出一步,一拳直打前面一人小腹,肩膀同时向右一歪撞向另一人胸膛,砰砰两声大响之下两人被同时击倒在地,四个只在电影中学过古惑仔砍人的家伙瞬间就被方乐全部放倒。

  没有想到平日里在学校打架从没遇过对手的四人会这么不堪一击,林夏荷和那群小女生都吓得呆了,怔怔的看着神情没什么变化的方乐,心头对这个长相平凡有些沉默的男人产生了一丝恐惧。

  “上楼去睡觉。”方乐平静的站到林夏荷身前,重复着刚才的话,好像那四个人刚才根本就没有打断他一样。

  怔怔的望着他的林夏荷脸蛋渐渐的挂上一层寒霜,今天的方乐已经让她在朋友面前颜面尽失,所以愤怒的女孩伸出手指指着方乐的鼻子大声的道:“好你个狗奴才,你要造反了是不,敢管我,你以为你是谁,你只不过是个抱着我爸大腿讨饭吃的狗奴才,一辈子的狗奴才!”

  听着女孩难听的辱骂,方乐微微皱起了眉头,对着他缓缓地说道:“第一,你还未成年,所以不能跟男孩上床。第二,你是林叔的女儿,所以我才管你。还有第三,你最好别再骂我,乖乖上楼睡觉,否则我真的会打你。”

  女孩被方乐的话给气的呆了一呆,紧接着勃然大怒,依旧指着方乐的鼻子大声的道:“你个天杀的狗奴才,我就骂你了,你个狗奴才。”

  方乐望着眼前这个正在不停辱骂自己的漂亮女孩,微微的眯起眼睛,抬起右手,向着她漂亮的脸颊抽了下去。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下,女孩恶毒的咒骂戛然而止,捧着脸大张着嘴,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方乐。

  “天不早了,你们也赶快回去吧。”方乐转过身,微微皱着眉头看着那群被惊呆了的年轻男女。

  这群家伙刚刚见识过方乐的身手,此时见他连林夏荷都敢打,在他冷冷的目光下哪里还敢停留片刻,全都吓得屁滚尿流的跑出了别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