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一把鹤峰壶

  第二天早上睡醒,知道了昨天情况的王启年跳着脚把风子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遍。看着王启年激动地嘴角挂着白沫,脸色狰狞的说要打断那风子的第三条腿,方乐咧嘴开心的笑了,这犊子也就能打个嘴炮,要是那风子现在站在跟前,肯定又是一副点头哈腰孙子嘴脸。

  陈玄玄似乎受伤不轻,坐在床上不停的咳嗽,王启年眼尖,看到他捂住口的手掌上有一抹刺眼的殷红,看来昨天肺部受伤不轻,不由的跳起脚,又把那风子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一遍。

  陈玄玄受伤不轻,王启年那家伙却坚持不让把他送去医院,而是出门一趟,到药店买了一大堆中药,在门口支起个火堆熬起药来。陈玄玄一点都不担心王启年会不会把自己给治死,而是批了件衣服坐在门口,乐呵呵看着王启年那家伙烟熏火燎里忙活。

  由于陈玄玄受伤,傍晚的时候方乐出去买了几个好菜和一瓶二锅头,三人在门口支起桌,就要开始晚饭。

  这个时候,穿一身淡蓝丝绸唐装的林润之却是拎着一瓶茅台酒出现在了三人的狗窝前。

  看到这尊大神仙出现,王启年惊得连忙放下筷子站起身子让座,点头哈腰口中林爷林爷的不停叫着,加上他那夸张的一头大中分,十足的汉奸模样。

  林润之微笑着向手足无措的三人摆摆手,坐在了王启年让出的椅子上,将手里的茅台放在桌上道:“来讨碗饭吃,不介意吧?”

  “哪敢,哪敢,您林爷能屈尊跟我们这种不入流的小人物一起吃饭,是我们兄弟天大的福气,沾沾您的富贵气,小的我就浑身舒坦。”王启年有些无耻的拍着马屁,给林润之摆上一双筷子。

  听着王启年有些让人恶心的马屁,那林润之开心的呵呵笑了两声,指着桌上的酒道:“把它打开,咱们喝几杯。”说着又扭头向陈玄玄道:“受伤了?”

  陈玄玄沉默的点了两下头,轻轻的咳嗽两声。

  “那小子是左手刀王胜的亲孙子,虽说只是学到他爷爷的一点皮毛,但也算是个高手,你能跟他硬抗十几个回合都没倒下,也算不错了。”林润之望着陈玄玄缓缓说道。

  “林爷,那他还会不会再来找我们麻烦?”打开酒瓶的王启年,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放心,这次是他主动挑事,那小子吃了大亏回去,保证会被那王胜禁足个一年两年,王老爷子成名江湖几十年,肚量还是有的,不至于会跟你们几个晚辈过不去。”

  听到林润之的话,王启年不安的心终于放下了,站起身子给他倒上酒。

  几道简单的小菜,唯一的荤菜就是方乐咬牙买的那只扒鸡,有林润之在,王启年那牲口没有放肆的放口大嚼,反而是夹了个鸡腿放到陈玄玄面前,陈玄玄看了眼这个从小一直照顾自己长大的表哥,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嚼着鸡腿。

  林润之却是很少动筷,只是酒却是一点没有少喝。

  林润之虽说是黑道大枭,但一直以来都以文人自居,平日里读书作画,胸中自有城府,那王启年从小浪荡江湖,中国北方几个省份的方言都说的无比地道,各地风土人情更是能信口拈来,后来随着土夫子们开棺盗墓,更是学了些寻龙点穴,堪舆风水的玄妙知识,所以两人聊得很是开心。

  转眼间林润之带来的一瓶茅台就被三人给喝的一干二净,王启年咬咬牙站起身想要再去买上一瓶,方乐刚才买来的那瓶廉价二锅头实在是配不上这位大枭的身份。

  林润之知道他的想法,摆了摆手示意王启年坐下,指着那瓶二锅头道:“喝这个个就行,年轻的时候我也没少喝了。”

  林润之虽说自诩林则徐的后人,但小时候家庭落败,能到如今这个身份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一路血泪闯过来的,穷苦出身的上层人士,除非良心让狗吃了,否则是断然不会狗眼看人低的瞧不起人,不像那些还没有多大成就,就整天农民、土包嘲笑人,鼠目寸光的家伙,说白了,往上数三辈,整个中国有他娘谁不是农民。

  “你的拳法是跟谁学的?”林润之喝了一口入喉如刀的二锅头,有些好奇的向方乐问道。

  “我爷爷。”方乐老实的答道。

  “哦。”林润之皱了下眉头,他虽说不会武功,但也看的出来方乐的身手肯定是至小就经过名家教授,却不知道他爷爷是何方神圣,抽了一口烟道:“能不能告诉我你爷爷怎么称呼?”

  C酷Mn匠网S唯F:一R正版B,TG其@e他@}都是√盗5版!、

  “方贤玉。”方乐回答道。

  林润之手一抖,震落几点烟灰,淼淼的烟雾中这位粤城黑道大枭低下头,看不清表情。

  一瓶二锅头喝尽,方乐把桌上收拾干净,王启年那货在屋里拿出那把有些老旧的紫砂壶,给几人倒上茶水。

  “宜兴紫砂?”林润之盯着王启年那把色呈墨绿,显得有些老旧的茶壶颇感兴趣的问道。

  “是把鹤峰壶。”王启年有些得意的戳着他那口烂牙道。

  这壶是他在一个清朝三品大员的墓室中得来,平常壶不离手,宝贵的很。

  宜兴紫砂是紫砂中最名贵的一种土,人称富贵土,用它制成的紫砂壶不夺茶香气又无熟汤气,壶壁吸附茶气,日久使用空壶里注入沸水也有茶香,一把好的紫砂壶万金难求。

  而鹤峰壶是清代的制壶大师陈鸣远所制,陈鸣远字鹤峰,又号壶隐。制壶工艺上承明代精华,下启清代格式,是一代名匠,他制作的传世名壶现在在市场上都被炒出了天价。

  “能不能让我看看?”林润之望着那把不起眼的小壶两眼发光,向王启年道。

  王启年伸手把壶递了过去。入手温润,林润之像捧着宝贝一般不停的把玩着那把小壶,显得爱不释手。

  “既然林爷喜欢,不如这把壶就送给林爷了。”王启年看着林润之不停把玩小壶,暗地里咬了咬牙说道。

  “哦,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担当不起。”林润之把小壶放到桌上,微笑着道。

  “这壶跟着我这种粗人也算糟蹋了,只有林爷的身份才当得起,再说了我跟乐乐情如兄弟,难得林爷赏识,我的东西就是他的,这把壶就当我们兄弟送给林爷的见面礼了。”王启年大方的说着。

  “那我就收下了?”林润之望着那一脸大方,实则心痛无比的王启年道。

  林润之心满意足的拿着王启年那把鹤峰壶走了,他知道王启年肯把这么名贵的一把壶安在方乐头上送给自己是什么意思,看来这王启年一点也不像他外表那般不堪,林润之望着手里墨绿色的小壶微微一笑,想着这个人情要怎么还回去。

  方乐虽说不懂壶,但从二人的谈话中也知道了那把不起眼的小壶肯定名贵无比,想着王启年以自己的名义把这件宝贝送了出去,心下感动,望着身边蹲在地上腰弓如猴的王启年真诚的道:“启年,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兄弟。”

  王启年在桌上拿过林润之留下的一包黄鹤楼一九五六,点上啪嗒啪嗒的抽了两口,咧嘴露出一口黄色的烂牙,向他堆起满是褶子的老脸展颜一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