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身气势暴涨的陈玄玄站到风子的身前时,感觉到那股淡淡血腥气的风子微微怔了一下,随即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狰狞这道:“果然有点意思。”

  来到他身前的陈玄玄没有说话,只是抬手一拳向他直直打出,拳风凌厉劲道十足。习惯了沉默的陈玄玄最擅长的还是用拳头说话,在他的心中,批判的武器远远比不上武器的批判。

  看着呼啸而来的拳头,那名叫风子的长发青年眼睛一亮,没有躲闪,也是伸出一拳,直直的迎了上去。

  两拳相交之下,两人各自向后退开一步,看来刚才这一招两人平分秋色。

  遇到强劲对手的风子此时更显兴奋,口中叫道:“接我一招试试!”身形微侧,抬起左腿就向陈玄玄扫了过去。

  陈玄玄面无表情,闷哼一声中抬起右腿迎了上去,噼噼啪啪声中两人瞬间硬抗了十几招,全都是没有什么套路,硬碰硬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凶残打法。

  方乐看着两人有些变态的对攻,眉毛微微的跳动几下,这种疯狂的打法让他看得瞳孔直缩,只是几招过后,方乐就发现陈玄玄的脚下有些虚浮,看来纯粹野路子出身的他对上有十几年功底的风子还是吃了不小的亏。

  可是那陈玄玄性子却是强硬的很,依然一声不吭,与那有些变态的风子一招招的硬碰着。渐渐的,陈玄玄的招式变得慢了下来,在那风子的凌厉攻势中只有招架的份,却是咬着牙一步也不肯退,有着一股凌厉的狠劲,长发的风子感觉到了对手弱势,脸上狰狞的笑意更浓,一招快过一招,狠过一招。

  看着在风子的攻势中咬牙硬抗的陈玄玄,方乐佩服他的那股狠劲,却也担心他再这么下去会被对手给打出内伤,于是将肩上的王启年放在地上,看着那风子又要扫向陈玄玄的一腿,身子一闪,化作一道残影,右手贴在风子那凌厉的腿上,顺着他的攻势轻轻一带,接着翻起手腕猛的向下一按,将那风子带的身子一个趔趄,挡在了陈玄玄身前。

  “要群殴吗?”被方乐的突然袭击给带了一个趔趄的风子阴狠的望着方乐道,脸庞扭曲如疯狗。

  “咱们无冤无仇,现在他也吃了亏,我看这事就算了吧。”方乐站在风子身前,语气诚恳的说道。

  “难道你愿意叫我声爷爷,然后把那混蛋的一双招子废了?”风子活动了下手腕,语气飞扬跋扈。

  “好,既然如此那就来吧。”看到这个如疯狗般的家伙如此不讲理,方乐心中厌恶,不喜欢说太多废话的他对着对手扬了下手掌。

  那风子裂开嘴,露出一口森森白牙,一拳直轰方乐面门。

  方乐两臂朝上举在胸前,看到他攻来只是微微晃了下右臂档了开去,接着一脚向前跨出半步,左拳直打风子前胸。

  如闪电般的一拳让那风子来不及躲闪,只是把左手成掌贴在胸前,接下了这招,却被方乐的拳劲给击的后退两步。

  “比上一个还厉害。”被一拳击退的风子此时更是兴奋,对着方乐咧嘴一笑,却是忽然抬起右脚,快速狠辣的向着方乐的裆下踢去。

  这一脚阴损至极,是断人子孙的下流手法,方乐面色微寒,身形却是一动不动,看着他的脚就要踢到自己跨下,两条腿猛的向里用力,就将对手的脚夹在了两腿之间。

  被夹住脚的风子身形微晃,显得有些狼狈,接着却是勃然大怒,抡起左臂向着方乐当头砸来。

  方乐左臂上撩,架住了他这当头一拳,接着右臂直直向前伸出,同时两腿分开将那风子一拳打出两米开外,刚才这人下手阴损,让方乐心中有些动怒,所以这一拳用了寸劲,想要给他一个教训。

  被一拳打退的风子弓着腰猛烈地咳嗽起来,方乐抱拳说了声:“承让。”转身去查看陈玄玄伤势。

  方乐走到陈玄玄身前,此时的陈玄玄却是眉毛猛的一抖,望着方乐的身后叫道:“小心!”

  方乐转过头,却见那被他打退的风子此时又冲了过来,只是手中握着一块刚才被他踢坏的门板,如疯狗般向方乐当头砸下。

  看着扬手向自己砸来的风子,方乐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回身,只是抬起右腿,一招直直的后踹踢在他的小腹,将那手举门板的家伙给踹的凌空飞起,噗通一声坐在地上。

  “我不想伤了你。”方乐回过身,看着坐在地上满嘴献血,表情狰狞的风子道。

  “呸!”坐在地上的风子吐了口带血的唾沫,猛的在地上爬起,身体高高跃起,举着门板又向方乐当头砸下。他从小生活在爷爷左手刀王胜的照护之下,一直飞扬跋扈无人敢惹,哪里吃过这么大的亏,尤其不能让他接受的对方还是个在他眼中连狗都不如的小保安,所以现在的他被激出了心中的那股狞狠劲,却是跟方乐玩起了命。

  看着凌空朝自己砸下的风子,方乐猛的一个转身,右臂向后直扫而出,当胸一记横扫,将那尚未着地的对手重重的砸翻在地,砰地一声大响中地面烟尘四起。

  看着对手倒地,方乐不再理会在地上痛苦挣扎的风子,转身向陈玄玄走去。

  “我操你妈!”

  “你说什么?”听到风子的骂声,方乐停下了身子,扭头一脸冰冷的望着他。

  “我说我!操!你!妈!”倒在地上的风子用手支撑起上半身,扭曲着脸,张着那满是血沫的嘴一字一字大声的骂着。

  方乐没有说话,而是沉默的走到他身前,微微的弓下身子,对着那张扭曲的脸就是重重一拳。

  “你再说一遍。”方乐语气冰冷。

  “我操你妈!”那风子又是倔强的扬起了头,大声的骂着,然后方乐又是重重一拳打下。

  “我操你妈!”

  “我操你妈!”

  ..........倒在地上的风子不停的骂着,方乐的拳头也不停的砸下,两人如同神经病人一般,在演绎着一个暴力血腥的电影。

  “我..操..你..妈!”在方乐砸了十几拳之后,那一直强硬的风子声音变得越来越弱,却还是死死地不肯认输。

  就在方乐挥拳又要砸下的时候,一股浓烈的香风扑面而来,记性极好的方乐闻出了这味道正是来至上午那个被自己叫了一声周姐的红衣女人的。

  紧随香风而至的是一条雪白浑圆堪称完美的女人小腿,只是那美妙的小腿此时正夹杂着凌厉风声,向方乐迎面踢来。

  根本来不及欣赏那雪白的小腿,本能的感觉到极大危险的方乐将两手护在面门,硬抗了下去。

  一声大响中,方乐被这一腿踢得向后急退两步,两个手臂上火辣辣的疼。方乐抬头望去,身前站的正是那一身大红旗袍的周红衣,只是方乐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浑身上下看似柔弱无骨,妖娆无比的女人能踢出如此凌厉的一脚。

  “你这样打下去会打死他的。”女人连看都没有看地上的风子一眼,向着方乐微微一笑问道:“你的咏春拳打法看上去很熟悉,跟谁学的,能告诉我吗?”

  y更Q!新最F快%上7酷1P匠X。网c

  没想到自己打伤她的同伴,这个女人非但没有怪罪自己,反而和自己心平气和的聊起了天,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方乐只有老实答道:“跟我爷爷学的,不过他已经去世了。”

  女人听到方乐的回答,微微的点了下头,接着道:“你爷爷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方贤玉。”方乐答道。

  似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女人轻轻的点了下头却是不再理他,而是弯腰扶起那倒在地上满脸鲜血的风子,沉声道:“这回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回去我会告诉老爷子把你禁足两年,省的再出来丢人现眼。”女人语气冰冷,丝毫没有将那风子的伤势放在心上。

  看着女人扶着受伤的风子坐上车疾驰而去,方乐呆呆的站在原地,心中想着女人刚才踢向自己的凌厉一腿,瞳孔微缩。

  身后传来陈玄玄的一阵咳嗽,打断了方乐思绪,忙回过身走到他身前问道:“有没有事?”

  “没什么大碍,只是肺受了点小伤,歇歇就好。”陈玄玄向方乐摆摆手说道。

  “刚才谢谢你。”陈玄玄望着方乐的眼睛,语气真诚的道。

  “没事,你没事就好。”方乐说着扛起地上的王启年向屋里走去。看着这家伙这睡得跟猪一样,方乐不由的苦笑一下,这家伙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的那招子差点让那疯狗一般的风子给挖了去。

  陈玄玄跟在方乐身后走进屋子,经过了一场大战的二人此时都已经精疲力尽,躺在床上,不久就沉沉睡去。

  林润之那栋豪华的别墅顶层,刚刚看了一场好戏的他端着一杯清茶有些感慨的道:“想不到那左手刀的孙子居然如此差劲。”

  站在他身后如瘦虎般的男人沉默片刻后缓缓开口道:“不是他太弱,是方乐太强,上午跟我打的时候他留了手。”

  “哦!那现在你觉得这孩子对上你能有几分胜算?”林润之有些好奇的问道。

  在脑中回想着方乐刚才招式的王虎沉默片刻后重重的说出了几个字:“应该能打成平手。”

  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下大将能对方乐做出这么高的评价,林润之有些开心的举起茶杯一饮而尽,口中叹道:“当浮一大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