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风云起

  女人姓周,名叫周红衣,王启年那厮谈到女人时有种打从心里冒出的惧怕。东南三省地下帮派最有势力的就是洪门,当代洪门的扛把子是一个叫诸葛清明的老人,而这周红衣正是老人的干女儿。

  江湖道上对这女人的流言满天飞,说这女人相貌俊美,酷爱红衣,每天晚上都要跟不同的男人过夜,可是第二天那男人就会在这世上消失,是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美艳毒蛇,更有甚者说女人每天都要用新鲜的血液去泡澡,才能有这般娇嫩肌肤。

  对于王启年的这些话方乐是不怎么相信的,女人相貌太过俊美难免会引起那些吃不到葡萄的家伙们泼些肮脏话,尤其这女人还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市井流言大都以讹传讹,想来这女人手段是有几分,但绝没有王启年说的那些变态嗜好。

  跟着女人的长发青年风子,是诸葛清明老人身前保镖左手刀王胜的孙子,王胜是天生的左撇子,年轻时凭借一把左手刀打遍东南三省无敌手,闯下一番诺大的名头。而他孙子风子据说对那周红衣极为爱慕,如果有男人敢对她不敬,大多都没有好下场。

  知道女人来头的王启年心中又是一阵后怕,喃喃的道:“娘的,这次真是瞎了眼了,早就该想到了,也就这女人能当得起林润之亲自迎接了。”

  说完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事,忽然一步窜到那刚刚为他保下一对招子的陈玄玄身前,一巴掌就打在他脑后,恼火的骂道:“你个狗东西傻呀!还他娘让那小子来,他要真来了咱们注定没有好果子吃。”言语之间却把自己惹来的这场麻烦的责任都推给了陈玄玄。

  “来就来嘛,打就是了,有什么好怕的。”陈玄玄挨了一巴掌,有些委屈的说道。

  “我操!你以为这里是咱们那山沟沟呀,什么事情都能用拳头解决,我说你怎么就不长长脑子,这些人要弄死咱们这种小虾米跟放个屁一样轻松。”

  教训完表弟的王启年坐在椅上,心中一阵后怕,期待着那风子只是随便说说,不会来找自己麻烦。

  东方华城小区内,林润之别墅客厅,黑瘦的王虎和那一身阴狠气息的长发风子相对而坐,看着身前沉默的黑瘦男人,风子裂开嘴绽放了一个笑脸道:“想不到虎哥这连个小保安都有如此身手,还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那人我也不是很熟,不过我建议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找他们麻烦。”对面的王虎自己抽出一支烟点上,低沉着嗓子说道。

  那风子似乎对王虎极感兴趣,盯着他忽然笑道:“听爷爷说虎哥当年能在他手下撑过五招才落败,不如咱们过过手?”

  王虎吐出一口烟,看了眼有些无聊的家伙,淡淡的道:“我或许现在也接不下你爷爷的第六招,不过你还不是我对手,所以就不要自己找打了。”

  那风子听他说完却是没有生气,只是嘿嘿的笑了两声,老实不客气的抓起王虎放在桌上的香烟,抽出一支点上。

  别墅的书房里,一身儒雅气息如文人的林润之和妖艳无比如狐仙般的周红衣相对而坐。

  {酷5匠网v正版e首“R发@e

  周红衣坐在用深山老藤编制的椅子上,两条露在旗袍外的雪白的大腿尤为诱人,所幸她对面地林润之本就是风月场所里的老狐狸,知道点到即止,把握得住一个度,林润之斜眼不落痕迹从她曲线惊艳的小腿上一闪而过,一脸平静的端起桌上的名贵紫砂壶给女人倒了一杯水说道:“这茶叶是在云南那边一株有三百年树龄的茶王上面摘下来的,红衣妹子品品。”

  周红衣伸出柔弱无骨的手臂端起茶水,放在猩红的嘴上轻轻的抿了一口赞道:“入口微苦,但咽下后口齿回甘,清香四溢,果然好茶,看来还是润之兄这种文化人会享受,让我这种粗人喝了犹如牛嚼牡丹,大大的浪费呀。”

  “红衣妹子客气了,整个东南三省有谁敢说妹子你是个粗人,老哥我第一个把他嘴打烂。”

  林润之说着又给女人续上一杯,抬头问道:“不知道老佛爷最近身体可好?”

  “还是老样子,有劳润之兄费心了,不知润之兄这次约我来有什么指教?”女人有些好奇的望着这位粤城土皇帝。

  “指教不敢,其实这次请妹子来是有些事情想拜托下的。”林润之放下茶杯,神色有些沉重的说道。

  “润之兄请讲。”女人看到林润之神色郑重,也不由的坐直了身子。

  “最近道上有些风云,想必妹子也已经听说了,老哥我在粤城挡了不少人的财路,这次的风头大多都是冲着我来的。”林润之点上一支烟,眯着眼睛说道。

  “润之兄在这粤城屹立十几年,小妹我是很佩服的,而且你从不沾毒,这一点更是让小妹敬仰。”周红衣坐直身子,这一番话倒是发自肺腑。

  “呵呵呵呵,能得红衣妹子说句佩服,老哥我三生有幸。虽然注定这辈子在道上混,但一些起码的原则老哥我还是要坚持的,毒物害人,从古到今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东亚病夫就是因这毒物而来,所以先祖元抚公才在虎门销烟,我这晚辈虽然不材,但也不能去干那些损阴德的勾当。”

  林润之喝了杯茶有些感慨的接着道:“这粤城在我的地盘上已经有五年没有人敢做这一行了,老哥我虽然敢舔着脸说是干了件好事,但是却挡了太多人的财路了,最近这段时间有些事情我已经掌握不住了。”

  “那您的意思?”周红衣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混迹江湖十几年,却从不沾毒的粤城大佬问道。

  “被我压了这么久,有些人总会想着出头的,老哥我虽不怕这些人,但也担心万一自己撑不住,所以今天叫妹子来是有些事情想托付给你。”

  “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只要红衣能做到的,绝不推辞。”听着这个江湖大佬有些苍凉的语气,周红衣郑重的说道。

  这林润之混迹江湖十几年一直屹立不倒,今天这番话语气竟然有些英雄末路般的苍凉,周红衣知道,事情肯定已经糟糕到连他都无法控制的地步了。

  “老哥我活了半辈子,什么苦都吃过,什么福也都享受过,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那几个女人和女儿,还有那小儿子,今天叫妹子来就是想说一声,万一哪天我倒了,这些人还请妹子给照看一下。”

  这林润之有三个女人,两个女儿,还有一个才十几岁的儿子,万没想到今天来此居然是这粤城大佬的托孤仪式,周红衣心下吃惊,沉默片刻后郑重的说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红衣自当尽力。”

  听到他答应,林润之似乎极为高兴,呵呵的笑着又给他倒了杯茶,说道:“也许我这是杞人忧天,不过未雨绸缪也是好事,我这一生得罪了不少人,还真怕我倒了后有人杀我全家。”

  “凭您的能耐,想来那些宵小伤不到您分毫。”

  “呵呵!但愿吧,行了,别提这些闹心事了。”林润之挥了挥手,笑眯眯的望着周红衣道:“最近我发现了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人,小伙子很是不错。”

  “噢,能让润之兄看入眼的肯定不是泛泛之辈,还不知是哪路英雄?”

  “哈哈哈哈!”林润之开心的笑了几声,接着道:“这人刚才你也见了,就是门口的那个小保安,最年轻的那个。”

  周红衣微微皱起眉头,想着刚才进来时门口的那三个保安,跟风子过了几招的陈玄玄印象最为深刻,其次就是那形象猥琐无比的王启年,而那个相貌普通站在最后的方乐她只不过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出有任何出奇之处。

  “跟风子过了几招的名叫陈玄玄,也算是个高手,后面的那个年轻人,今天早上可是跟虎子硬抗了十几分钟没有落败,虎子说再给那孩子两年他不是对手。”林润之解释道。

  “居然这么厉害!”听到方乐居然能跟那强悍到有些变态的虎子硬抗,更是让他说出两年后非敌手,女人眉毛上扬,似乎对他有了些兴趣。

  “要不让他过来,你瞧瞧?”林润之建议道。

  “嗯。”将一身大红旗袍穿的妖艳无比的周红衣点了下头。

  林润之呵呵笑着站起身,来到客厅,吩咐王虎去警卫室把方乐叫来。

  当黑瘦的王虎出现在警卫室说明来意的时候,屋里的三个小保安都呆住了,方乐打死也想不到那对他来说仰望如神仙的林润之会邀请自己过去。

  王启年站到方乐身后,一双老鼠眼不停的转来转去,轻轻的拍了方乐肩膀一下,对他说道:“既然林爷有请,你就去吧。”

  看着方乐跟那王虎的背影,王启年有些哆嗦着手在包里抽出七块钱的软红塔点上一支,啪嗒啪嗒的抽了几口,向着陈玄玄感慨道:“我早就看出乐乐这孩子是条潜龙,想不到这林润之眼力劲也不差,以后咱们的富贵恐怕就要落到这个年轻人身上了,这林润之今天是要给他一片风云了。”

  风从虎,云从龙,在渊潜龙风云聚会时才能升天,从这一刻开始,粤城风云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