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城巨擘林润之对自己的评价方乐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他正坐在保安室里揉着有些有些发疼的手腕。早上跟那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男人一场比试让他浑身骨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一招贴山靠似乎伤到了肺部,方乐不时的咳嗽两声。

  “感冒了就弄点药吃,要是发起烧来就麻烦了。”正在通过监控视频偷窥女人的王启年听到他咳嗽后说道。

  “没事,过一天就好了。”方乐倒了杯水,走到王启年身后,跟着他一起透过监控视频寻找女人的影子,这件事情已经变成两人的业余爱好之一。

  “我操!这尊神仙怎么会跑到门口。”王启年指着一个视屏,惊奇的叫道。

  方乐转头望去,看到画面的他却是瞳孔微缩,只见此时的视频上正有两个男人的身影,两人一前一后,前面是个面目白净有几分文雅气的中年男人,他身后一身黑色西装的瘦高汉子正是早上跟方乐交过手的王虎。

  看两人行走方向,正是向着门口而来,方乐放下手中的杯子,奇怪的向王启年问道:“你认识这两人?”

  王启年咂吧下嘴,甩了下汉奸头道:“小爷认识他,不过他不认识小爷,前面的那个叫林润之,外号叫林半城。你别看他长得白白净净跟个娘们一般,名头可大得很,这半个粤城的场子都是他的,外号也就是这么来的。他跺一跺脚,整个粤城可是都要抖三抖的。来来快出来混个脸熟,沾点神仙气也是好的。”说完哧溜一声在椅子上跳了下来,拉着方乐的手走到门口,那沉默的陈玄玄也一声不响的站在两人身后。

  三个彻头彻尾的土老帽,站在门口望着那传说中,对于他们来说犹如神仙一般的林润之走来。

  身上气势注定让三个人一辈子也学不来的林润之带着保镖王虎走到警卫室门口,居然向着三人微笑着点了下头。

  王启年那渣货万分的没有想到这尊大神仙会主动和自己打招呼,激动地裂开大嘴露出一口烂牙,谄笑着弯腰点头道:“林先生好,林先生好,小的王启年给您老请安。”一副十足的奴才模样。

  那粤城黑道巨擘林润之看到王启年模样,不由得呵呵笑了两声,摆手道:“到门口去接个故人,你们忙,你们忙。”说着向小区门口走去。他身后的冷峻的王虎向着一直紧紧盯着自己的方乐咧嘴露出一个有些生涩的笑容,算是打了招呼。

  “我的乖乖,到底是哪路神仙能让这尊大佛亲自到门口迎接。”看着二人已经走到小区门口,王启年有些惊诧的砸了下嘴,念叨道。

  一个林润之就已经让方乐三人仰望如神仙,而他亲自跑到小区门口去接的那位的身份大的足够让王启年咂舌。

  三人没有进屋,王启年如一只猴子般蹲在门口,方乐二人站在他的身后,三人都想见识一下能让林润之亲自迎接的那位到底是哪路枭雄。

  林润之和那王虎站在小区门口,二人都点燃一支烟抽着,只是刚抽了两口,一辆霸气十足的陆虎就急速而来,嘎吱一声停在了二人身前。

  车门打开,在驾驶坐上跳下一个留着长发的青年,那人长发垂肩,看上去流里流气,眼角细长,给人一股说不出的阴狠,犹如那躲在角落,就要跳出来咬人一口的疯狗一般。

  跳下车的青年没有理会一脸笑容的林润之,而是绕过车头,把另一边的车门打了开来。

  一条笔直小腿在车门口伸出,肌肤雪白如凝脂,皮肤水润紧凑,是一条堪称完美的女人小腿,尤其是那脚上穿着的红色细跟高跟鞋,更是让那条完美的小腿多了份让人不能直视的惊艳。

  “我操!”王启年蹲在地上,很没出息的发出一声他特有的惊叹,嘴角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待到车内那人两腿着地,一个身穿大红旗袍,身材妙曼的女人就出现在了三人的视野。女人身材高挑,大红色的高开叉旗袍下露出的两条雪白细长大腿更是夺人眼球。

  大红色的衣服本就显得俗气,没有几分姿色的女人根本驾驭不了,所以很少有人敢穿这么一身大红。

  而这走下车的女人不光鞋子衣服俱是大红之色,就连嘴唇也涂得猩红一片,美艳的脸上涂满脂粉,两道细长的眉毛被描的高高翘起,虽说浓妆艳抹,却半分也不显得俗气,整个人犹如在那聊斋中走下的美艳狐仙一般。

  方乐从小在农村长大,又在部队一待五年,至今还是个彻头彻尾处男的他哪里见过这种美艳到连想都想不到的女人,一时不由得呆在当地,眼中只有那女人露出旗袍外的雪白大腿。

  王启年那牲口此时蹲在地上更是咧着嘴看的呆了,连口水滴答而下都没有发觉,十足的猪哥模样。只有那陈玄玄似乎跟他那少妇厮混的久了,对漂亮女人有些免疫,没有像他们两人那般失态,只是望向女人的眼中也冲满了欲望。

  “润之兄,小妹怎么敢麻烦你亲自跑到门口来迎接,真是罪过,罪过。”女人走到林润之身前,伸出柔弱无骨的手跟他握了一下,口中连连请罪。

  “红衣妹子能来老哥这做客就是已经给了天大面子,哪里当不起我迎接一下,来,来,请。”

  那林润之蜻蜓点水般的握了下女人柔若无骨的手,侧身向她坐了个请的手势。

  女人娇媚无比的掩嘴一笑,跟林润之并肩而行,向小区内走来。

  四人走到警卫室门口,离近了的女人更是惊艳的让人不能直视,在女人夺人的气势下方乐有些招架不住,忙扭过头四下打量着,而王启年那牲口却是直直的盯着女人旗袍开叉处露出的雪白大腿狂咽口水,女人却是连正眼都没有瞧他一下,向小区里走去。

  “不该看的东西不要看,你这双招子今天就保不住了。”阴侧的声音响起,却是跟那女人一起来的长发男人站在了王启年身前,一脸阴沉的望着他。

  被人发现的王启年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知道这些人都不是自己能得罪的起的,忙谄媚的笑笑站起身来。

  “自作孽。”那看着王启年站起的长发男人此时却是阴沉的说了三个字,忽然一脚跨出,伸出右手两指,向着王启年那双贼溜溜的鼠眼就插了下去。

  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说动手就动手,而且出手又是这么快速,旁边的方乐反应过来却已经迟了,眼看长发青年的两指就要触到王启年的双眼,一只稳定有力的拳头却是及时的当空砸下,狠狠地将他的手给砸了回去,却是王启年的表弟陈玄玄情急之下出手了。

  差点遭到莫名之灾,被人给废去一双招子的王启年此时大叫一声:“你娘!”吓得屁滚尿流,闪到陈玄玄身后。

  被陈玄玄一拳砸开手掌的长发青年此时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冷冷地盯着他,挥拳直接砸了过来,陈玄玄抬手将他拳头架开,二人立刻打斗在一起,噼噼啪啪声中,瞬间互攻数招,最后在一记大力的相撞下分开身子。

  陈玄玄和那男人的拳法极为相似,两人都不讲套路,只是招式快速有力,这种打法瞬间的爆发力极强。

  “行了风子,你又想回老头子那去了是吧。”前面的三人听到打斗声,都转过身来,那美艳的女人脸色微寒的向着长发青年道。

  ◎`更S新6最快^上Xm酷L匠网

  听到女人说话,那有些阴狠的风子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狞笑着向陈玄玄道:“是把好手,没想到这里还是藏龙卧虎的地方,不过他那双招子我要定了。”说完整了整衣服,向前面三人走去。

  “有本事你尽管来。”却是身后的陈玄玄有些低沉的说道。

  “一定。”那叫风子的男人似乎没有想到陈玄玄居然会丝毫不怕自己,有些意外的回头对着三人笑了一下,眼神凌厉。

  看着四人走远,被吓得大气也不敢喘的王启年重重的吐了口气,无力的坐在椅上,片刻后又猛的在椅上跳了起来,大叫着:“娘的,我知道那女人是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