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有了份工作的方乐就这样在东方华城这座高档的别墅小区安心的做起了保安,至从他来了,王启年那渣货就再也没有出去给人看过相,也不知道是不是怕碰上那伙人报复。每日里猫在警卫室透过各个监视器偷窥女业主的美妙身姿,经常给一大群保安算个命看个相充回大爷,如果不是他那个中分头实在落伍,不是口若悬河的时候烂牙里总沾着菜叶一嘴口臭,不是他那双贼眉鼠眼太过猥琐,很多人还真想把他当做一个隐藏在市井的下九流中的高人。

  而陈玄玄那个家伙除了上班,大多时候都跑到那个据王启年说不知是哪位大人物包养的金丝雀那鬼混,气的王启年几次嚷嚷着要把他裤裆里的那玩意给剁了喂狗。

  在王启年的指点下,方乐也见了几次跟陈玄玄有染的女人,那女人相貌俊美,身材凹凸有致,尤其是胸前更是波涛汹涌,走起路来颤巍巍的直抖,看的方乐都有些口干舌燥,心中叹服陈玄玄那家伙艳福确实不浅。

  方乐在小区警卫室跟王启年兄弟俩住一个房间,每日凌晨五点一到,根本不用闹钟的方乐就会自然醒,围着小区里的人工湖跑上十几圈,然后在宿舍门口一株粗大的桂花树下打一遍爷爷教给他的三种拳法。而王启年那货除了上午上班,否则都会睡到十点多才起床,用他的话说,生命在于静止,只有那很少活动的王八和乌龟才活的长久,不过他这话似乎把自己给骂了,方乐也懒得点破。陈玄玄晚上一般都在那饥渴的美艳少妇那过夜,很少回来。

  这天早上,围着人工湖跑了十五圈的的方乐正在桂花树下专心致志的打着拳,远处的湖边却是站着两个男人。

  前面的是个中年男人,面皮白净,身材中等,一身丝绸的唐装穿在身上,微微有些谢顶的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不像一般穿金戴银的富贵业主,看上去倒有几分文人的儒雅气息。

  他的身后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黑瘦汉子,瘦的有些皮包骨头,但让人看上去绝对不是弱不禁风的那种,不停滚动的眼中不时流露出凌厉的光芒,犹如一只因为搏杀太多而掉光了毛的老虎一般,透漏着一股狠辣之气。

  “虎子,这孩子来这十几天了,每天都坚持锻炼,你觉得他拳法怎么样?”儒雅的中年男人掏出烟点燃,望着正在打拳的方乐向身后如瘦虎般的男人问道。

  那叫虎子的汉子望着起手浑圆自如,正在专心打着太极的方乐咧嘴一笑道:“咏春小念头火候不差,蔡李佛能打出虎形,更难得是一套陈氏太极还能打的这般自如,看来这小家伙受过高人指点,没个十几年功夫是断不可能。”

  “呵呵呵呵!”中年男人听到他的评价夹着烟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小家伙是王启年带来的,那货虽说形象不咋样,可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如果你对上这孩子,能有几分胜算?”中年男人似乎来了兴致,有些期待的望着身旁黑瘦的虎子。

  “难说,要不我去试试。”如头瘦虎般的男人微笑着活动了下手脚建议道。

  “手痒了?不过下手轻点,别伤了他,这孩子我看着挺对眼。”中年男人说完,双手抱在胸前,倚着湖边的栏杆,做出了一个看戏的样子。

  听到他的默许,那黑瘦的虎子身形猛的窜出,如同一只猎豹般轻轻的越过将近两米宽的花坛,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急速的靠近方乐背后,一拳夹杂着凌厉风声直直的砸向他的后脑。

  正在专心打拳的方乐瞳孔急速收缩,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极大危险,来不及回头,只是弓下了身子闪过那要命的一拳,右脚抬起,直直的向后踹出。

  黑瘦男人微微侧过身子,闪开了方乐的一脚,右手紧接着勾起,向着他的左肋攻去。

  此时的方乐也反应了过来,两手伸出,挡在左肋下,接住了男人一拳,只是那凌厉霸道的拳劲却将他两手给震的微微发麻。

  那男人看着方乐接住了他的拳头,对他咧嘴笑了一下,紧接着左拳抬起,向着方乐的面门就轰了过去。

  看着男人攻来的拳路,方乐瞳孔微缩,抬起右手迎了上去,手掌在男人手腕处轻轻一拨,将他这一拳给荡了开去,四两拨千斤,用的是标准的太极推手。

  男人的身子被方乐带的轻轻一歪,方乐却是抓住这个机会,右脚向前踏出一步,身形偏向后,含胸拔背如龟,扎了个咏春拳中的外钳阳马,右手当胸直直向着男人的胸口打出,却是咏春拳中有名的杀招:子午锤。

  子午锤见空则击,得隙而发,更可结合其他手法进行搏杀。枪法有云:中平枪,枪中王,当胸一枪最难防。子午锤就是咏春中的“中平枪”。

  由于贴身太近,方乐这招根本来不及躲避,那男人只是将双臂交叉护在胸前,砰地一声大响中硬接下了他这一拳。拳臂相撞,巨大的力道将两人给震的各自退开几步。

  “果然有点意思。”男人舔了下嘴唇,微笑着望着方乐道。说完右脚猛的向前跨出一步,左脚抬起,向着方乐的脖子就扫了过去。

  黑瘦男人并不粗壮的左腿此时似乎变成了钢铁铸成的一般,那只腿携带着恐怖的气势,直接高高扫向了方乐的脖子!

  一片残影里,方乐感觉到了这夹杂着凌厉风声一腿的可怕,忙抬起右手,五指成抓,想要抓住这如钢鞭般的一腿,只是手指一握之下才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将它抓住,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猛的松开手,抬起右臂架住了这一脚。

  男人的腿狠狠地抽打在方乐的右臂上,巨大的力道将他冲击的身形微微的向左一歪,右臂火辣辣的疼痛。这一脚也踢的方乐心头火气,狠狠地在地上吐了口唾沫,身子跃起,两掌成虎爪之型,向着这个不问青红皂白就对自己出手的家伙攻了过去。

  拳法势雄力猛,招招挥出,噼噼啪啪之声不决,有推山移海之势,又有如小锤敲破大石之象,一触即发,却是用上了那最为刚猛的蔡李佛拳。

  蔡李佛拳最善长打,拳路刚猛,气势磅礴,善于进攻,此时的方乐是动了真怒。

  那男人此刻在方乐刚猛的拳法之中来回的闪躲腾挪着身子,看上去没有丝毫的还手余力,可是方乐却知道,在自己这刚猛快速的拳脚下能如此轻松的躲过是一件多么难办到的事情。

  一阵快速的进攻后,方乐的招式不由得慢了起来,而那在他拳脚下犹如一叶小舟般摇晃的男人此时终于抓住机会,快速的向前跨出两步,欺到方乐胸前,接着腰身一扭,转过身来,身体如一张横放的巨弓,肩膀挟带一股势如劈竹的气势撞向方乐的胸前。

  八极拳,贴山靠。劲如崩弓,发若炸雷。

  被欺身而进的方乐根本来不及躲闪,只有将两臂挡在胸前,迎上了这一招刚猛霸道的贴山靠。

  男人瘦削的肩膀此时如推到的金山一般狠狠地撞进了方乐的胸前,砰地一声大响,方乐被这一记重重的贴山靠给撞退开几步,感觉浑身骨头如散架一般,肺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那男人一招撞开方乐,却是不再进攻,只是微笑着看着满脸戒备的方乐道:“刚才看你练武,一时手痒,切磋一下,没什么恶意。”

  虽然他说没有恶意,但被他撞得浑身骨头都要散架的方乐还是不敢放松,双手下垂,周身的肌肉紧绷,这个如一只瘦虎般的男人让方乐感觉到极大的危险。

  “我叫王虎,再见。”男人坐了个简单无比的自我介绍,就这么转身走开,只留下满心疑惑的方乐有些呆呆的望着这家伙的背影。

  “身手不错,如果再过两年,我不是他对手。”走到湖边的王虎揉着有些酸痛的手腕对中年男人说道。

  “呵呵呵呵!能让你王虎说一句两年之后不是对手的年轻人恐怕整个粤城也找不出几个,看来这孩子还真不错。”中年男人丢给王虎一支烟,笑着说道。

  “怎么,老板对这孩子有意思?”在粤城算的上顶尖高手的王虎接过烟点燃,向中年男人问道。

  XO酷匠*4网首发

  “是有点意思,看到这孩子我就想起了一首诗,你知道是哪首吗?”

  中年男人姓林,名润之。据说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后人,名头在粤城大的能吓死不少小混混,这人虽说长的一副文人模样,却是黑道出身,手下掌握着半个粤城的社团场子,乃是粤城顶顶大名的土皇帝,而那王虎则是他的贴身保镖,整个粤城数一数二的高手。

  听到老板又要跟自己谈诗,让粗人一个的王虎不由得一阵头疼,但还是装作感兴趣的样子问道:“哪首?”

  “龙潜海角恐惊天,暂且偷闲跃在渊。待到风雨齐聚会,飞腾六合定乾坤。”

  粤城巨擘林润之,吐出一口烟,对还是一个小保安的方乐做出了评价:“这孩子我看着就是一条潜龙,日后他定能直上九霄。”

  “那老板你打算收了他?”没有想到平日里惜字如金的老板会对这个只见了几次的年轻人有如此高的评价,王虎心中有些吃惊。

  “年轻人有潜力是好事,但是更需要的是不停的磨练,翘者易折,洁者易污,先看看,让这孩子磨去些锋芒再说。”说完把烟头丢在地上,二人转身向前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