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王启年那家伙就拿着一本毕业证出现在了方乐房间。看着那个微黄有些发旧的毕业证,方乐心中不由感叹,现在办证的还真他娘的专业。

  王启年今天穿了身保安制服,只是他那瘦小的身材把原本笔挺的制服给穿的有些不伦不类,像极了反派角色。

  带着方乐在外面简单的吃了些早餐,二人直奔东方华城杀去。面试的结果很顺利,方乐人长的精神,又有部队五年的底子,往哪一站都是笔挺的很,用王启年那注定吐不出象牙的嘴来说,就是天生做保安的好苗子。

  面试第一天就发了制服上班,方乐在王启年的带领下围着小区熟悉着环境,二人都是一样的制服,只是方乐穿上去阳光帅气的很,而王启年则是将他那不伦不类的猥琐气派发挥到了极致,真不知这家伙当初是怎么混进的保安队伍。

  东方华城是高档的别墅小区,用王启年的话说这地方就是寸土寸金,别说里面住的各路神仙,就是随便跑出来条狗都比他们两人加一起的身价要贵。

  看着那一栋栋装修豪华的房子,和小区里来来往往自己叫不出牌子的豪车,方乐忽然间觉得自己似乎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第一次对自己的人生价值产生了怀疑,就是在这种怀疑中,让他那原本容易感到满足的内心似乎有一颗欲望的种子在悄悄萌发。

  看着迎面而过,一望之下就娇贵无比的美艳女人,方乐和王启年如同两只发情的牲口一般齐齐的转过头,看着女人扭来扭去的翘挺屁股舔了下嘴唇。王启年那家伙更是用手狠狠地抓了下有些发痒的裤裆,一脸贱笑着问道:“好看不乐乐?”

  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方乐下意思的点了下头,马上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

  看到方乐的尴尬,王启年那牲口呵呵的奸笑几声,掏出一支烟丢给方乐,自己也点上一支,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后有些感慨的道:“这里面住的女人你就是打着灯笼找也找不到几个八分以下的,只不过咱们这种小角色也只能眼里看看,心里想想。你别看她们一个个穿的这么光鲜,可是晚上都被那些挺着大肚子的中年老年所谓成功人士骑在身下糟蹋,好女人都让狗日了,这话不假。”

  方乐没想到这家伙会有这番感慨,虽说话粗俗了点,不过还是有几分道理,用力的吸了一大口烟吐出。看着那背影诱人无比的女人,方乐心中的那股火热似乎又浓烈几分。

  二人围着小区溜达一圈,回到门口警卫室,王启年那家伙拿出一把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墨绿色紫砂壶,给方乐到了杯茶,两人坐在椅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开门声响起,外面走进来一个同样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方乐抬眼望去,只见那人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一米八左右的身高,相貌算的上玉树临风,线条分明的脸上有股男人的阳刚。笔挺的制服下遮掩不住男人发达的肌肉,看上去强壮的很。

  看到进来的男人,方乐的眼皮不由得猛烈跳动几下,不是因为他一眼就看出这家伙是个练家子,而是因为进来的男人身上有一股他特别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是方乐那个特种兵出身,据说杀过几个人的连长身上所特有的一股淡淡血腥味。

  这种味道让方乐感觉有些不舒服,他不由得挪动了下身子,眉毛微微的皱起,盯着这个阳刚中带着些阴寒气息的男人。

  “我操你大爷,你还知道回来!”却是那王启年看到进来的男人,忽然变的激动起来,口中骂着,抄起身后的座椅就向他砸了过去。

  男人伸出一只手,轻松的就接住了王启年砸过来的椅子,放在地上,转脸做出一个谄媚的笑脸,对着王启年叫了声:“表哥。”

  听这家伙居然是王启年那牲口的表弟,方乐心中虽然有些奇怪长相差距如此之大的两人怎么会有血缘关系,但还是站了起来,想要打声招呼。

  “你大爷!”王启年看到他轻松的就接过自己的椅子,不由得勃然大怒,抬起一脚就踹了过去,这次那人没有躲闪,大腿挨了王启年一脚,却是纹丝不动,反倒是王启年那家伙被震的一个趔趄。

  “你个狗东西,一天到晚就知道赖在那骚货被窝里,除了裤裆里那东西大点,你说你还有点什么出息!”王启年愤怒的大骂着。

  那男人听着王启年的骂声却是一声不吭,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一下,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方乐道:“新来的?”

  “你好,我叫方乐。”方乐走上前去,对着他伸出手。

  “我叫陈玄玄,他是我表哥。”男人伸出手,跟方乐轻轻的握了下,简单的自我介绍道。

  方乐想不到这个有看上去有些沉默,长相正派的不能再正派的男人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一天到晚只知道睡女人,你哥我昨天差点被人轮死,你个狗东西知道不!”踹了一脚的王启年似乎还不解气,指着陈玄玄的鼻子接着破口大骂。

  “是谁,我去杀了他。”听说王启年被人打了,那陈玄玄的脸色忽然变的阴沉起来,身体里那股被他刻意压制的狠戾肆意爆发。方乐肯定这家伙绝不是随便说说,而是真的会去杀人。

  “操!”王启年看到他的神情,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我说你个狗东西脑子里一天到晚除了操女人到底还有没有别的东西,杀人可是要偿命的!”王启年对这表弟的做派似乎极为愤怒,恨其不争的教训着。

  “昨天的事情已经了了,那五个家伙都让乐乐给收拾了,你哥我也没吃亏。”似乎看到不管自己怎么辱骂,这个家伙的表情都不会有丝毫变化,王启年有些无力的坐在椅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谢谢。”陈玄玄对着方乐点了下头,一脸诚恳的道了声谢。

  “不客气。”方乐也向这个有些奇怪的男人点了下头。

  一上午,除了出去溜达了两圈外,三人基本上就是在保安室聊天打屁度过的,不过大多时候都是王启年那牲口在侃侃而谈,方乐只是不时的插两句话,那陈玄玄则像个木头人一般坐在角落一声不吭,跟王启年是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通过交谈方乐才知道,王启年二人老家都是河南的,两人来粤城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一直在这东方华城做保安。

  只是听王启年说,那陈玄玄几个月前勾搭上了这小区里的一个美艳少妇,最近两人正打的火热。

  “这狗东西也就这身皮囊生的好看点,再加上裤裆里的东西大点,所以才能勾搭上那饥渴的骚货。”不知道是羡慕嫉妒还是真的怒其不争,王启年又用言语奚落着坐在角落一声不吭的陈玄玄。

  角落里的陈玄玄一句没有反驳,依旧沉默,只是抬头向方乐笑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方乐却知道这陈玄玄绝对没有王启年说的那般不堪,这个沉默的男人体内有着他不能小视的杀伤力,犹如一头隐藏在暗中的豹子,爆发时就会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中午换班,王启年带着陈玄玄和方乐找了家小饭店,菜刚上齐,王启年一巴掌扇在就要夹菜的陈玄玄后脑,呲牙咧嘴一幅恨铁不成钢的骂道:“客人还没动筷子,你就先吃,你个没教养的东西,注定一辈子没出息,以后出来别说我是你哥,丢不起那人,倒酒!”说着把酒瓶重重的放在他前面。

  跟哑巴差不多的陈玄玄有些尴尬的对方乐笑了笑,站起身就要给他倒酒。

  “不敢,不敢,我自己来就好。”虽说不知道这个明显身手不凡的陈玄玄怎么会对王启年那家伙这么惧怕,可他却是半点也不敢小瞧这人,忙起身就要接过酒瓶。

  “你救了表哥一次,当得起我倒杯酒。”话虽简单,口气却是坚定。

  看到他坚持,方乐也只好坐下了身子,只是两手微微捧着酒杯,以示尊重。

  “你不用管这犊子,让他给你倒杯酒也是他这辈子修来的福气。”王启年把食指伸入口中,戳着一口的烂牙接着道:“我昨天就给你细细的看了下相,乐乐你的眼眉宫格极其不俗,是天生的紫薇相,是条潜龙,日后的你必定是一方枭雄的命。”

  听着这家伙又给自己相起了面,方乐无奈的笑笑,连那一直沉默的陈玄玄也不易察觉的轻轻扯动了下嘴角,似乎也对自己这个表哥的相术深为不屑。

  人的富贵与贫穷天生的带在面相上,有些精通易学面相的人确实能一眼看透一人的命运,这也是为什么这一行能流传几千年的原因,不过对于王启年的道行,方乐和他表弟陈玄玄却是没有半点的信心,只当他说了句玩笑话,可是这世间就是有那么多奇怪与巧合,给人看命全靠瞎侃的王启年今天的这句话似乎真的说中了。

  酒倒满,王启年率先端起了酒杯,对着方乐道:“相识就是有缘,咱们三个人今天能坐到一起,那是不知道几辈子才修来的缘分,出门在外闯荡不容易,以后大家都是兄弟,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来,干了。”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方乐二人也喝干了酒,王启年塞了一口菜,瞥了一眼正在夹菜的陈玄玄,似乎看到这个长得比自己出色多的亲戚就来气,又是一巴掌扇到他的后脑,将陈玄玄的脑袋差点给打进菜盘,大声的骂道:“操你大爷,就知道吃的狗东西,倒酒!”

  王启年这渣平时看不出半点爷们气概,只是在这表弟面前却是生猛的很,再说这个叫陈玄玄的男人在方乐看来也断然不是那种寻常人好欺负的孬种,怎么碰上了王启年就没有了半点脾气,这一点让方乐很是费解,那陈玄玄也不觉得丢人,心平气和地放下筷子,屁都不放一个,站起身又给二人倒满酒。

  4G酷Tv匠d$网正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