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乐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没有享受过父母对儿子的疼爱,但是在他心中父母永远都是最神圣和不可侵犯的人,所以听那家伙大声的辱骂着自己母亲的他很愤怒,非常愤怒。

  军营中出身的汉子表达自己愤怒的最好方式就是自己的拳头,所以愤怒的方乐出手了,拳头虽说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至少能让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闭上嘴巴。

  “我最讨厌别人问候我的父母。”方乐收回拳头,望着那被自己一拳打掉两颗门牙,满嘴是血蹲在地上一脸痛苦表情的家伙轻声说道。

  “我操,弄死他!”此时看着一拳就被打倒的大哥,反应过来的四人不知是谁发了一声喊,向着方乐挥拳就打了过来。

  方乐右脚轻轻一滑,微微的侧开身子,闪开了击向自己面目的两个拳头,右手伸出,抓住了打向自己肋下的一人的手腕。左脚抬起,凌厉的一脚直接踢中身侧一人小腹,将他踹出两米开外。

  那被他抓住的家伙只觉得手腕上一阵火辣,挣扎了几下却是纹丝不动。方乐将他身子拉起,用力的一甩,松手直接将继续攻来的一人给砸中,两人在地上滚做一团。

  剩下的一人挥拳又向他脸上打来,方乐却是快速的向前踏出一步,肩膀抵在那人胸口,猛的一撞,将他给直直的撞飞了出去。五个原本气势汹汹的家伙瞬间就被他全部放倒在地,躺在地上,看样一时半会是恢复不了战斗力。方乐从小习武,又在部队捶打多年,对付这几个混混自然是不在话下,轻松的很。

  “我操你大爷!让你打小爷,让你打小爷。”一个发狠到有些嘶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方乐扭头看去,只见那原本被五人胖揍的瘦小家伙,此时正赤裸着上身,如同一只发春的公牛一般骑在那一开始就被方乐打倒的大哥身上,口中不停的叫骂着,一套王八拳不成招法的在他脸上胡乱锤着。那大哥被方乐重重的一拳给打的脑袋有些晕,此时躺在地上,没有半分的还手之力。

  想不到这家伙被人围着打了那么久居然还能如此的生龙活虎,方乐心中有些吃惊,对他的抗击打能力很是佩服,不过看他将那人已经打成了猪头一样,不由得说道:“行了,别打了,再打真出人命了。”

  那家伙看着方乐嘿嘿一笑,拿起地上被他扯烂的汗衫,抹了把脸,一脸谄笑着走到方乐跟前,弓着腰道:“多谢兄弟刚才出手相助,鄙人王启年,还没请教兄弟高姓。”说着在兜里掏出皱巴巴的七块钱一包的红塔山,抽出一支递给方乐。

  方乐平时很少抽烟,不过刚才活动了下身手,此时看到烟喉咙有点发痒,便身手接了过来,那王启年又是弓着身子凑过来给他点燃。

  “我叫方乐,顺便路过,你没什么事吧?”方乐吐出一口烟,向他问道。

  呸!那王启年一口浓痰吐在了正在地上痛哭呻吟的壮汉脸上,转过脸裂开嘴,露出满口焦黄的烂牙对方乐嘿嘿一笑道:“放心,就这几个逼货,打人都不会打,哪里能伤到我。”

  方乐看着这家伙贼眉鼠眼,一脸的褶子笑的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一般,看来是真没有什么事,于是用手挠了挠头道:“你没事就好,那我就先走了。”说着提了下肩上的背包,举步向着巷口走去。

  “喂,喂,方乐兄弟,你别走呀。”王启年批着他那件被扯的已经没有一个纽扣的汗衫在后面追了上来。

  “还有事?”方乐看着这家伙披着汗衫,夸张的大中分下一张老脸显得猥琐无比,活脱脱的一个抗日电影里的汉奸模样。

  “刚才多亏了方乐兄弟你出手相助,老哥我还没感谢下你呢,怎么就走了。”王启年扯了下身上的汗衫,又甩了甩头上有些凌乱的大中分。

  只是这家伙长的本来就够别扭,那一甩头的风情更是让人看着难受无比,方乐强忍着给他那张老脸来上一拳的冲动,语气淡淡的道:“没事,只不过举手之劳,不用什么谢不谢的。”

  谁知那家伙却是用手抚平了头上几根凌乱的头发,大声的道:“那怎么行,兄弟我出来混了这么久,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还是懂的,今天你救了我,以后你就是我兄弟了。走!哥哥我请你去喝酒。”说着老实不客气的一把搂在方乐肩头,带着他向前面走去。只是他身高比方乐差了有半头,搂着他需要微微的垫着脚,看上去滑稽无比。

  方乐本不想跟这个形象差到极点的家伙有太多的交涉,不过此时看他对自己如此热情,也就不好再拒绝,想着出门在外多个朋友也是好事,便随他走去。

  vM酷"匠b*网SH唯d一正版Tv,●5其A他C都是盗P版ML

  昏黄的路灯下,猥琐无比的王启年和一身迷彩土到掉渣的方乐勾肩搭背的走在街上,这对奇怪的组合让人看上去感觉有些诡异。日后搅的粤城风云涌动的一对组合就在这样不算美好的见面中开始了他们的友谊。

  王启年把方乐带到了车站旁一家东北菜馆,东北菜实惠,没有川菜粤菜的小碟精致,大都是大碗的炖菜,而且便宜,能填的饱肚子,最适合生活在社会底层赚钱不多的人群来打打牙祭。

  二人落座,王启年随便要了几样菜,又问方乐要喝什么酒,方乐说二锅头就行。那酒劲大冲口,喝上一口犹如一把小刀直入喉咙,带劲的很,是部队里面整天嗷嗷叫的那群家伙的最爱。

  酒菜上齐,王启年用他那口烂牙咬开瓶盖,给方乐和自己都满满的倒上酒。

  “大恩不言谢,今天方乐兄弟你出手相救,哥哥我也不跟你说什么客气话了,出门在外都不容易,今天咱哥俩就算是认识了,以后有用的着哥哥的地方尽管吩咐,我要是皱下眉头,就把裤裆里的玩意给剁下来喂狗。”说着仰头一饮而尽。

  方乐客气两句,也把杯中酒喝干,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是怎么惹上他们的?”

  “操他大爷!”王启年听到方乐问话,原本想夹口菜压压酒气的筷子使劲拍到桌上,有些恼火的骂了一句。接着向方乐道:“哥哥我闲着没事就在车站旁给人看下相,这个乐乐你是知道的吧?”

  听着这家伙老实不客气的叫起了自己小名,方乐没有太过在意,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

  看到方乐点头,那王启年又接着道:“其实我给人看相只是副业,哥哥我有工作,在东方华城做保安,只不过上的都是夜班,白天闲着没事才来这给人算下命。”

  说着他举起桌上酒杯,跟方乐碰了下,哧溜一声吸尽杯中酒,又接着道:“其实看相算命没有那么多道道,赚的都是个口头钱,靠的就是忽悠,这一点我也不瞒你。哥哥我给人看命这么多年靠的就是个眼力劲。那种一看就混的不咋样的,这种人你要说他面带富贵之气,日后一定能大富大贵,他保准爱听。还有一种就是一眼看上去就很富贵的,这种人一般都把自己的性命和钱财看的比什么都重,你要是说他脸带晦气,几日之内必有大祸,他肯定害怕,求着你给他指点,破财消灾。老哥我给人看相基本靠的就是这两招,谈不上骗,只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

  方乐听着不由得点了下头,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他娘的,一辈子玩鹰,没想到今天反被鹰叼了眼。”王启年重重的放下手中酒杯,有些唏嘘的道。

  “就刚才领头的那家伙你也见到了,看他狗日的脖子里挂着条金链子我就上去给他搭了几句,没想到那小子根本不吃这套,还他娘要打人,今天要不是你,哥哥我算真栽了。”王启年说完又给二人倒了一杯酒,向方乐举杯一饮而尽。

  听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方乐心中觉得有些好笑,想着那家伙被自己打掉了两颗门牙,也算是有了血光之灾,看来这王启年倒也不算瞎说。

  “乐乐,想不到你身手居然这么好,现在在那混?”此时的王启年已经脱掉了一只鞋,将脚搭在椅上,夹了一片肥肉大嚼着,口中含混不清的问道。

  就相貌而言,王启年走的绝对的是野兽派路线,而且还不是虎背熊腰那种,而是尖嘴猴腮,加上不安分的贼眉鼠眼,还有那惊世骇俗的飘逸中分头,谁看谁都别扭。此时的他脱掉脚上那只皱巴巴的,不知道穿了有多久的黑色皮鞋,一腿蹬椅,伸长脖子夹着肉放口大嚼的牲口形象更是能惊爆人的眼球。

  方乐有些不好意思的四下打量了下,幸好此时饭馆里面人不多,没人注意他们这桌。努力的在王启年杀伤力达到百分百的凶残形象下平静的回答道:“我刚来粤城没几天,还没找到工作。”

  “我操!那太好了。”听到方乐说还没有工作,那王启年却是激动地大叫一声,凑过头来道:“乐乐,看来咱哥俩还真是有缘,哥哥我在东方华城那做保安,我们那现在正缺人,不知道你嫌弃不嫌弃?”

  听到王启年能帮自己找到工作,虽说是个保安,可撞了几天头的方乐哪里会嫌弃,忙点头道:“如果能去的话,那就麻烦启年哥了。”

  看到方乐答应,那王启年又是高兴的伸手拍打了他肩膀下道:“我们那不是普通小区,是东方华城高档别墅区,别墅知道不?就是那种有钱人才能住的地方,里面住的都是这粤城数的着的大人物,工作轻松的很,每天就闲逛一下,月工资三千,你觉得怎么样?”

  每个月三千的工资对现在的方乐吸引力是巨大的,方乐端起酒杯,敬了王启年一杯酒道:“兄弟先谢谢你了,不过我只有初中文凭,不知能不能进去。”

  王启年哧溜一声把酒喝干,摆着手道:“只要兄弟你愿意,那些都是小事,待会我就带你照张照片,花一百块钱去办个毕业证,糊弄一下就行,又没人细看。”

  工作有了着落,方乐心中高兴,又陪着王启年喝了几杯,两人干掉两斤白酒,才有些微醉的走出了饭馆,王启年带着方乐去照了照片,又给他安排了旅馆住下才起身告辞,说明天一早再来找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