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粤城,天气没有北方那般寒冷,相貌普通,只是一双眉毛略比别人粗大的方乐穿着一身有些旧的迷彩服,背着简单的行囊,走在黄昏的粤城街道上。

  04酷rA匠网首t发

  方乐是北方人,家就在出了一百零八位好汉的水泊梁山,虽说名头很大,可也不过是个北方普通的小县城。由于一部水浒,家乡人都好武风,每个村基本都有几个身手不错的武师。男孩在很小的时候除了上学,每天傍晚都要跟着村里的武师练习武艺。

  方乐是个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从小跟着爷爷长大。方乐的爷爷是个一天到晚都叼着旱烟斗不怎么说话但是酷爱喝酒的奇怪老头。虽说不爱说话,可是村里的人们都对他十分尊敬,因为他是方乐那十里八村身手最好的武师。

  村里的汉子们传说当年爷爷一个人曾经徒手拧断过十几个日本鬼子的脖子,还单枪匹马闯进日本人的军营活捉了一个高级军官。

  可是方乐每次问他,他总是裂开嘴皱起橘皮般的脸,无声的笑笑,然后用他那粗糙的大手抚摸下方乐的头,啪嗒啪嗒的抽几口烟,不再说话。

  方乐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爷爷练武,爷爷一共教了方乐三种拳法:一套蔡李佛、一套咏春、还有一套陈氏太极。

  他说人这一生就跟这三种拳法一样,有的人锋芒毕露,性格刚硬,如招式刚猛,大开大合的蔡李佛;有的人外表柔弱,但内心自有方寸,张弛有度,如那伤敌于身前三寸的咏春;而另一种人则是看透世事,处事圆滑,在哪都能八面玲珑,犹如那以柔克刚,起手浑圆自如的太极。

  三种拳法,三种人生方式。爷爷教会了方乐,但是没有告诉他哪种更好一点,他说这些要让方乐以后自己去体会。

  在方乐十七岁那年,终日抽烟喝酒的爷爷终于不行了。临走前他抓着方乐的手,告诉赶来的村长说他走了,家里就剩下方乐一个人,他不放心,明年要村长一定送方乐去当兵。直到村长点头答应,他才望着方乐微笑着闭上眼睛。

  村长看着爷爷躺在床上瘦小的身子,一阵唏嘘,说以前的爷爷可是个牛一般壮的汉子,可是自从父亲去世,他伤心之下沉迷烟酒,早就被伤了身子。

  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也走了,方乐伤心的大哭了一场。第二年在村长的帮助下,参军入伍了,由于从小就跟着爷爷练武,所以方乐很快就被领导赏识,给分到了特种大队,那一年的集团军徒手搏击赛方乐得了个第三名。

  在部队待了五年,方乐就复原了,复原是方乐自己申请的。虽然听到方乐要复原,连长指着他的鼻子骂了半个多小时,可方乐还是坚持要走。

  因为方乐知道他只有初中学历,在部队不能提干,就算再待几年,到最后还是一样要走,那不如现在趁着年轻出来闯闯。

  那次谈话以后,连长有整整一个星期没有理方乐,直到要走的那天他才把方乐叫过去。那天他们俩喝了整整四瓶二锅头,当方乐上车的时候那一向生猛的家伙眼角居然有了一滴晶莹的泪花。

  部队里的汉子,整日的摸爬滚打,都一个个以大老粗自居。但是军营中的友谊是纯洁的,一起吃过苦受过累的的战友情谊是这世间最坚固的友情。

  文人墨客总是互相谩骂,而屠狗之辈大都惺惺相惜,军人大都是些屠狗汉。

  退伍后方乐回了一趟家,去给爷爷上了次坟,然后他就一个人来到这粤城。之所以来粤城,是因为为爷爷说过,他的咏春和蔡李佛都是在这里学的,从小就听他说过好多次。加上粤城也是南方有数的几座大城市,机遇对方乐来说相对高点。

  已经来这粤城三天了,本来的满心豪情现在给磨得半点不剩。这三天每天方乐都要去人才市场,想找点适合自己的工作。

  可是每个工作对学历都有很高的要求,像方乐这种高中都没毕业的根本就没人用。所以三天来方乐没有找到一份工作天要黑了,方乐想着要去找家小旅馆。马路的对面有几家挂着霓虹招牌的洗头房,几个身穿超短裙,露着雪白大腿的年轻女人正斜倚在门口,引得过往的男人无限的遐思。

  方乐知道那些女人是做皮肉生意的,但是心中对她们没有半点的鄙视,一切只不过为了生活而已,若是衣食无忧,谁又愿意出来卖。

  女人雪白的大腿看的方乐心中一阵燥热,二十三岁的他到现在还是个纯粹的处男。

  方乐站在路灯下,心中有些莫名渴望的盯着女人,想着女人那短短的裙子下究竟是怎样的风光。

  “嗨帅哥!进来玩玩吧。”对面的女人已经发现了方乐,朝着他招手喊着。

  方乐撅起嘴,有些生涩的朝她吹了声口哨,微笑着摇了摇头,背着包继续走着。

  方乐十八岁当兵,在部队一待就是五年,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以前到过最大的城市就是梁山县城。现在到了繁华的粤城,才知道自己小时候觉得很大的县城是多么的渺小。

  望着身边穿着时尚的男男女女,方乐才恍然发现,军营中那种单纯的日子已经离他而去。现在的他要做的就是让自己融入这群人、这个都市,然后在这里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小块地方。

  肚子有些饿,方乐背着背包向着车站旁走去。街道上那些装修高档,干净明亮的餐厅是现在的方乐还不能去的,现在的他也只有在车站旁便宜的小吃店要碗不加蛋的清汤面来填肚子,然后找家简陋的不怎么卫生的小旅馆对付一夜。

  “我操!弄死他,狗日的,看你还敢不敢咒老子!”前面的一个巷子忽然传来一声大叫,方乐紧走了几步,来到巷口。

  抬头望去,只见此时的巷子里站着五个人,围成一圈,里面是一个身材瘦小看不清模样的男人。

  “大哥,大哥,都是出来讨口饭吃,恕小弟刚才眼拙,多有得罪,还望各位大哥大人不计小人过,把小弟当个屁给放了吧。”那个被围在巷角的瘦小男人不停的向围住他的五人弓腰求饶着。

  “他娘的,你不是会看相吗,说老子有血光之灾,就没给自己算算?”站在前头一个光着膀子的高大汉子指着那人的鼻子骂着,脖子上一条粗大的金色项链在路灯下闪闪发光。

  “玩笑话,玩笑话,大哥别当真,小弟给您鞠躬了。”那人说着又不停的弓着身子。

  “娘的,玩笑话?今天老子就让你见点血!”大汉说完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右手一挥道:“兄弟们上,让这老小子知道什么才是血光之灾。”

  旁边的四人听到吩咐,各自擦拳磨掌,一脸狞笑的向着瘦小的男人靠拢。

  “他娘的!你们别欺人太甚。”却是那瘦小的男人听到事情不能善了,停止了道歉。此时的他直起了身子,瘦小的胸膛高高挺起。

  昏黄的路灯照在他的脸上,方乐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家伙。原来这人是车站旁给人看相的,方乐这几天没少见他,有几次都拉着方乐要给他相上一相,不过方乐从小就听爷爷说过十相九骗,又看这家伙长的贼眉鼠眼,对他的道行很是怀疑,所以没有搭理他,只是这家伙今天不知道怎么招惹上这群凶神恶煞了。

  “我操,别以为人多老子就怕了你们,就你们这群逼货,老子一支手都能操翻!”此时给人看相的家伙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五人却是突然发起了狠,用力的吐了口唾沫,刺啦一声扯掉了身上的汗衫,露出满是排骨的上半身,一脸狰狞的向着五人冲了过去。

  看着这家伙居然敢一挑五,方乐有些吃惊,想着这家伙难不成是个高手。那五人也被他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当先的那个大汉看着就要冲到自己身前的家伙不敢怠慢,抬起一脚就踢了过去。

  由于被那家伙的气势给震住了,他这一脚本是虚招,想着先试探一下对方的深浅。谁知这一脚踹出,却是噗通一声就将那来势汹汹气势唬人的家伙给放到在地。

  似乎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把人给放倒了,那大汉倒是呆了一呆,随即反映了过来,又是一脚将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的家伙给踹倒。

  “操你大爷,敢唬老子,看老子今天操不死你!”五人围住地上的家伙一阵拳打脚踢。

  那唬人没成功的家伙此时倒在地上,身子弓的如同一只烧熟了的虾子,两手紧紧的抱住头,看上去可怜凄惨异常。

  看着被人围住胖揍的家伙,方乐不由得苦笑一下,原本看那家伙阵势还以为是个高手,没想到却是个纸糊的老虎,不过看着他在五人围殴下硬是一声不吭,方乐还是有几分佩服的。

  原本不想多管闲事,可是看着五人似乎打的有点过头,再这样下去那算命的家伙可能就要挂了,方乐忍不住走上前去。

  “咳!咳!各位,再打下去怕是要出人命了。”方乐走到那群家伙身后咳嗽两声,好心的提醒了下。

  不停挥拳出脚的五人被方乐吓了一跳,一齐停下手,扭头一脸不善的望着他。

  “你认识他?”那领头的汉子一脸凶恶的望着方乐。

  “不认识,不过你们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方乐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

  “不认识就快给老子滚,小心老子连你一起打。”那汉子看着穿着一身迷彩,土里土气一脸谄笑的方乐不耐烦的挥手道。

  “你们再打真的会出人命的。”方乐指了指地上的家伙,依旧一脸灿烂笑容的说道。

  “我操你妈!给老子滚开点!”那大汉此时被方乐弄得心头火气,大声的对他骂道。

  “我建议你最好把刚才的话收回去。”听到那家伙辱骂自己的母亲,方乐原本满是笑容的脸变得冰冷如水,声音低沉着说道。

  “哎呦我操!你他娘是不是活腻歪了,我操你....。”

  大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一只拳头在自己的眼前不断放大,那拳头快的根本就来不及躲闪,碰的一声直直的砸在他的嘴上,将他后面的脏话给直接砸入了肚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