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是真的慌了,我感觉自己此时的心脏都随着他的倒下而停止跳动。小熙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这一幕瞬间也没有了声音,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5更新)最`N快上ML酷匠网d

  “你杀人了。”小熙失声说道。

  我的手现在不停的颤抖着,我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当时只是自然反应,我没想真的杀人。

  “我杀人了。”我同样嘴里反复的念叨着。而小熙直接扑在了我的身上,大声痛哭了起来。

  “小熙,这事是我干的,跟你没有关系。”我紧紧的抱着小熙,这是我阔别几个月之后再次抱着小熙。感觉是那么的亲切。

  这时,门外冲进来了几个人。除了那个门口的服务员外,进来的还有几个保安。他们同样看着地上躺着的陆贝,顿时惊骇的看着我们俩。

  “他是我捅的。”我此时心里万般无奈,想不到事情会超出我的估计。哪怕现在小熙已经相信了我,可是我现在到底会怎么样,已经不是我能够做的主了。

  “小熙,我爱你。我永远都爱你,我们不是兄妹,我不是我爸的亲生儿子。”我依旧抱着小熙,我不想分开,我知道一旦现在分开,那意味着我将被人带进警察局。

  “牧哥,你不会有事的。我们跟警察说清楚,你这是自卫,你这是为了保护我………..牧哥你不能有事。”小熙哭着对我说。

  接着,三五个警察冲进来之后,立即将我带走。我没想到我的人生竟然在今天发生了一次转折。世事无常,谁又会知道我会有被警察带走的一天了。当时我和小熙一起被带进了警察局,不过这件事情我都主动的交代了一遍,所以小熙便很快的离开了。而我却正在慢慢的等待着开庭的审判。

  当时李叔叔和若芊都来看过我,尤其是若芊看见我被关了起来就哭个不停,她求李叔叔将我救出去。当时李叔叔同样一脸惭愧的样子,他说他的关系现在一个也动不了,因为陆贝不是普通人,他的关系极大。所以这件事上头抓的很紧。

  当时我也有些怕了,虽然我也是失手才杀了他的,不过毕竟是我最先动的手。我现在害怕的就是我会被判个好几十年,那么的人生将会在狱中度过,这是我绝对不想看到的。后来我爸也来看我了,当时我就把唯一的寄托都放在了我爸身上。

  我知道我爸很神秘,甚至很牛逼。我只希望我爸能够救我出去。当时爸看着我一脸憔悴的样子,也同样很心疼。他说叫我放心,这一件事情他会想办法的。后来让我意外的是,陆贝竟然被我捅了一刀并没有死。

  我也不知道这算是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他没死我的罪名自然就轻了不少。最终我还是被判了三年。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两年之后我也将正在的步入成年,只是我三年之后出来却背着一个污点过着我以后的生活。当时在宣判结果出来的时候,我知道自己人生将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转折,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转折不是因为我被判了两年,而是我在监狱中度过的两年时光。

  我记得当我踏入监狱的那一刻起,我才明白监狱是有着多可怕。它的可怕不在于孤独的度过接下来的岁月。而是在于监狱中你如何生存。没有进过监狱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监狱的残酷。里面没有温情,有的只是冰凉的铁牢和残酷的人心。

  “小子新来的?竟然还是一个小孩,给老子捶捶背。”

  这是我进监狱后第一个人囚犯对我说的话。当时我本就刚刚进入,心里难以平静,突然被人这么嚣张的叫着去捶背。我当时就对着那人骂道:“草泥马,你算老几。”

  只是我没想到是,就因为我这么一句话。我入狱的第一天就被人暴打了一顿。出手的就是那个跟我说话的男的,他其实也就比我大了两三岁,不过在监狱已经待了两年了,胡须布满了他的半张脸,给我的感觉就是三四十岁的男人。

  当时他将我打的鼻青脸肿的,我那时候第一个恨上的就是他了。只是后来我才明白,他给我的那顿打只是教会我在监狱中如何生活。而接下来的生活才是让我明白的监狱有着多么的可怕。

  里面只有两种人,一种永远被欺凌的弱者,一种是永远压制着弱者的狠角色。而弱者则是像我这种刚刚进入监狱的人,以及一些在长期之后没有爬起来甘愿沦为被人践踏的弱者。

  当时我在狱中结交的第一个好友不是别人,正是第一个打我的那个男的,他也是因为杀人而被关了进来。后来我知道他有一个外号叫恶狗。至于为什么他会这个外号,也是因为他打架而得名。

  恶狗在进来的时候同样不断的被人欺负,甚至被人逼到去舔人粪的地步。可是他从来没有甘愿沦为那种被欺凌的地步,他一次次的反抗,可是每次他都被打的遍体鳞伤。可是他从来没有害怕过,也许他打不过别人,但是他却绝不愿意像狗一样的生活。所以他成了狱中的实力弱却勇猛无比的狠角色。

  至于我为什么要特意说明恶狗,那是因为当时我比他更凶更猛。他给我上的第一课只是作为弱者所有明白的一课,在我之后的日子里,我依旧是任谁也不鸟,胆敢欺负我的人要么是他们将我打倒,要么是我打倒他们。

  只是我从进来的三个月里,一直都是被揍的角色。每一天我都是处在遍体鳞伤的状态之下生活着。可是最后从来没有一个人让我屈服过,我是打不过他们,可是我跟恶狗不同的是,恶狗不服从被打了之后也不会报复他们,而我则是只要有哪怕一点力气我都会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来个突然袭击。哪怕是半夜我都会起来报复,这也导致最后没有人再敢动我,否则他们将时刻提防着我的报复。也正因此,我得到了疯子这个外号。

  直到半年之后,牢里再次进来了一个男的。他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从进来的那一刻,他便以压倒性的战斗力将狱中所有胆敢挑衅的人都揍了一遍。也因此成为了整个狱中的绝对霸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昨天说过20万字上架的事情,这不,还没上架了。群里读者慷慨的说以后我付费看,然后把账号分享给大家。要是成真的话,也就是我每天三更,得到三毛钱工资。

  三毛钱啊,网站二话不说分分钟停我的书,以后只能请那位读者也慷慨的写给大家看了。至少泄公子肚子大,三毛钱半个馒头撑不住一天,会饿死的。

  好了,泄公子有些委屈的埋怨了一下。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