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熙盯着我,目光中带着不可思议。我发现自己现在连直视小熙的勇气都没有。我说你已经听见了,不需要在说了。小熙立即哭了,我听到她的哭声,我的心也跟着犹如被万箭穿心般疼痛。我伤害了小熙,我对不起小熙,可是我现在能够怎么办,我只能够狠下心来跟她分了。

  2酷匠=,网唯{一正c@版QG,*其6a他*都_是=盗_N版

  “为什么?牧哥,你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一下子跟我说要分手。我们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吵过架,不应该分手的。你说过永远爱我的,我也很爱你。牧哥,到底是为什么?”小熙在不停的哭泣,在不停的质问着我。她的每一个字都让我有着负罪感,是我无情的抛弃了她。

  我跟小熙说,我就是不喜欢她了,我不想跟她在一起。可是小熙不信,她说我一定是有原因的,让我告诉她。

  我很痛苦,可是我真不敢告诉小熙这个。我随之一狠,对着冷语道:“我喜欢了别人,我爱上了别人。这个原因足够吗?”

  小熙依旧摇摇头,她还是不信,她说我一直都跟着她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去接触其他女人。我说有,我就是爱上别人了,我在QQ上聊着一个女的,那女的很漂亮,很乖巧,我很喜欢她。

  听到我绝情的话,小熙这时候信了。她更是哇哇大哭了起来,不断的哽咽着。我的心也随着小熙的哭声变得很痛很痛。这时小熙突然从我床上下来,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我,她冲着我说了一句:“罗牧,我恨你。”

  ‘罗牧,我恨你。’这句话多么熟悉啊,我记得那次看她洗澡的时候她说过一次,想不到现在依旧还是这么一句。我已经伤害了小熙两次了,每次都是伤的那么深。

  我没有资格得到小熙的原谅,没有资格在爱她,我跟她在也没有可能了。我脑子很乱很乱,甚至我都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没有小熙,我感觉我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当天小熙竟然就跟着姑妈离开了。当她离开我家门口时,我站在远处看着她,我看出她眼眸中的恨意。而姑妈此时脸色同样不善,我不知道她是因为跟我爸吵架之后才这样还是小熙说了些什么。姑妈竟然在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跟我说道个别。

  我突然感觉自己的亲人再次跟我远离了,此时站在我身边的只有我爸。可是我此时恨我爸,我恨他为什么会这样到处留情。我之后没有在理过我爸,我爸也没有问我为什么,而是跟着也沉默了。我发现我的世界里再次变成了灰度,原本充满爱情和亲情的世界在今天瞬间崩溃。有的只是无尽的孤独与寂寞。

  我打电话给谢逸和杨立,我说我想喝酒,叫他们出来。之后我也不管我爸,直接就朝着外面奔了出去。我跟他们约好在一个小饭店的,不过当我到达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到。可是我等不及了,我只想喝酒,我只想用酒来麻痹自己。

  此时正好是饭点时间,小饭店人很多。除了最里面一张桌子没有人之外,其他的都坐满了人。我直接走了过去,坐在空桌旁,同时叫老板给我来一箱的啤酒。

  老板提着酒来了,不过他很为难的看着我说道:“小哥,你这张桌子已经有人订下了。你不能坐。我心情本就不好,哪还管那么多,直接对着老板怒道:”你只管开酒就是,等订桌的人来了我自会跟他说。”

  老板似乎也发现我火气很大,随即也只好乖乖的给我启了五瓶酒。我直接拿着酒瓶就开始吹了起来,我感觉酒很苦,越喝越苦。可是我依旧朝着肚子罐去,一瓶啤酒在我连续几次吐气之下竟然就喝完了正当我要拿起第二瓶的时候,一个人直接将我的酒瓶给夺了。我看着来人是谢逸,随即瞪了他一眼,然后就抓着桌上的另一瓶喝了起来。谢逸皱着眉头看着我,问我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喝酒。问我小熙怎么没来。

  我听到小熙,心里的苦一涌而出。再次举起酒喝了起来,泪水这次终于抑制不住哗哗的流了下来。我对谢逸说我跟小熙分手了。

  谢逸说是不是小熙跟我分的手。我摇了摇头,我说是我提出的。谢逸立即诧异的看着我,他问我为什么,还说小熙是个那么好的女孩子,一直默默的跟着我,从来没说点什么,说我凭什么跟她分手。同时手中的拳头就要朝着我打过来。

  我随之一笑,我说:“谢逸,是兄弟的你就打我,打死我一了百了。”

  谢逸放下手,拿起一瓶啤酒罐了起来。这时杨立也过来了,他看着我们都在吹瓶,也不管我们干嘛吹瓶,直接也跟着拿起酒也拼命喝了起来。

  当我第二瓶喝下去之后,我也不行了,肚子胀的没法在连续第三瓶了。这时谢逸问我既然是我提出分手的,为什么我还要伤心。

  我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将我听到小熙是我亲妹妹的消息说给了他们听。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并没有说。谢逸和杨立听到我的话之后也呆了,估计他们也没想到我跟小熙分手的原因是这个吧。我说我现在很想死,我没有小熙的日子痛苦万分。

  最后他们俩开始劝我,说老天既然要这么捉弄我也不能反其道跟小熙强硬在一起。他们让我在去谈一场恋爱,只有用新的感情可以冲刷这一切。我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我忘记小熙,但是我真的需要试一试。我知道自己和小熙是永远没有可能了,所以我必须死心。

  我感慨自己的人生怎么这么像韩剧,甚至比韩剧还要复杂。我只恨我爸,都是他导致的这一切。渐渐的,我跟他们俩喝了不少时,同时也大吐了心中的不快之后感觉好了一些。这时,只见门外走进来了四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很屌的样子。然后他们直接朝着我们饭桌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较为壮硕的肌肉男走到我们面前,用时一拳打在木桌之上,整个桌子为之一颤。他凶狠的对着我们说道:“这桌子是我们先订好的,你们凭什么坐。你们这些小屁孩不懂得规矩是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三更,待会六点和七点还有,今天五更,只为求撸撸票,只要每人给我一票,我的就破千了,这样明天我再次爆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