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怨气憋在肚子里无处发泄,颜卿卿只能气鼓鼓地瞪着墨夷笙,明明是清新俊逸的翩翩公子,为什么她看到的除了卑鄙还是卑鄙呢?

  看着颜卿卿灵眸怒视,青衫粉颊,墨夷笙的心情没来由的舒朗。

  华光流泻,夜色阑珊。

  斜倚青竹门扉,淡淡而言,“明天辰时会有人来接你,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做什么,你先准备一下。”

  颜卿卿环抱着双臂,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我就这么肯定我会跟你去?”

  “当然,因为那里有尘封了几十年的旧案,死因之迷,你一定会感兴趣的。”风轻云淡的描述,却足以勾起颜卿卿体内积蓄已久的欲望。

  虽是喜怒不形于色,但是眸中辉泽流转,早已出卖了她很乐意的心。

  “明天辰时四刻,我会和颜大人说清楚的。”也不待她答应,墨夷笙擅自做了决定,而后飘然离去。待颜卿卿思忖好时,墨夷笙早已不知去向。

  花影浮动水流觞

  拜别颜初寒时,已是月上柳梢。颜府外,精雕细琢的玲珑马车已候多时,只待墨夷笙踏出颜府,墨雨、墨云、墨月三人皆急急迎上前去。

  “公子,你没受伤吧?”墨月紧张的围着墨夷笙左瞧右看,在确定他安然无恙,毫发无损之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安下心来。

  “月,公子已经累了一整天,上车再说吧。”见墨夷笙面色凝重,一言不发,墨云抚慰着焦虑的墨月,护卫着墨夷笙上了马车。

  轱辘声回荡,可是马车内寂然无声,墨夷笙阴沉着脸色,众人便是谁也不敢多嘴。揉揉酸痛的眉眼,许久之后墨夷笙才发话,却充斥着无比的寒意,“我们被人耍了。”

  三人面色凛然,讷讷地低下头去。白天的事情,明显是有人刻意所为,从悦来饭馆到府衙,最快也要一盏茶的时间,真是饭馆之人报案,来来去去最起码也要两刻钟,可是夜荣倒下去没多久颜初寒就带着人到了,也不过一刻左右。

  “是我们太大意才会中计的。墨雨,明天去查夜荣最近和什么人来往,搞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墨云去查今天是谁报的案。”

  墨云有些迷茫,“查报案的人?”

  “是,很明显,夜荣还活着和我说话时,已经有人去报案了。”

  墨云三人越听越糊涂,“公子,那夜荣和杀他的、报案的那些人是一伙的吗?还有,他们明明知道不能把您怎么样,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墨夷笙轻掀水绸软帘,洁白的月光霎时流泻而出,落了满身银辉。

  “估计是想我知难而退吧。”墨夷笙没有回答墨云的第一个问题,因为夜荣和他们是不是一伙,他也不清楚。

  “对了公子,我明天调查什么。”见公子迟迟没有给她分配任务,墨月主动请缨。

  迎着柔和的月光,墨夷笙的脑海里再度浮现出那个认真的背影,冷冰冰的脸上难得浮现出一丝温度,“你啊,明日辰时去接颜小姐,把她带去小楼。”

  “什么?接那个恐怖的女人?”墨月当时就叫出了声,想起白日里所见,墨月忍不住浑身哆嗦。

  能把淡漠无情的墨月吓成这样,她也算是了不起了,墨夷笙冁然欢笑,“她很可怕吗?”

  “是超级可怕!”墨月一字一顿,“虽然我杀过人算恶毒,但是那个颜卿卿更恐怖,能清清楚楚、利利索索的把人的五脏六腑从身体里分离出来,她还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可没她那么厉害。”说到最后,墨月竟是委屈的嘟着嘴巴。

  有朝一日她死去,绝对不要被人开膛破肚,连死都死不安稳。

  “这样正好,给你找了一个更厉害的同伴。”墨夷笙笑逐颜开,连墨雨都觉得公子今日开朗了很多。

  酷t?匠gG网^首u发m

  “等一下,公子你说同伴?难道那个女人要和我们一起?”

  “墨月,你长进了不少啊。是的,颜小姐对验尸很有技巧,相信有她帮忙我们会事半功倍。”说完,眼光再度看向车外,心中暗喜。

  墨月虽是极度不悦,翌日依旧准时出现在颜府,无奈一路阴沉着脸色,颇有风雨欲来山满楼之势。颜卿卿不知自己哪里得罪这位冰山美人了,想搭讪几句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好乖乖地呆在一旁看书。

  白衣如雪,长发如墨;冰肌玉骨,素颜清纯。此时的她安静恬然,高雅如兰,倒也显得仪态万千。

  看看手捧书本的颜卿卿,再看看佩剑环腰的自己,墨月忽然莫名生出一丝感叹:同为女子,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一路无言,缓至城西一座清幽别院,跟随墨月踏入小院,眼见百花娇艳,青藤翠绿爬满篱笆。一座小屋,几棵桃树,一片绿地,一览无余。

  场地不大,装扮却很别致,颇有小清新的感觉,很对颜卿卿的胃口。

  以为再也无路可走、无路需走,墨月已却带着她穿过一条蜿蜒的卵石小径,小径两旁树木葱郁,道路忽隐忽现。

  行至尽头,忽现大片桃林,漫天飞花,落英如雨,灼灼其华。

  桃林后方,一座小楼似有若无,隐藏在烂漫的粉美之中。

  万恶的资本主义,颜卿卿心里不痛快的叫嚣着。清幽隐秘的世外桃源,正是她梦寐以求的。

  惊艳于眼前的美景,顾盼留恋,不知不觉已到楼下,抬起头时,就见到了墨夷笙那张可恶的脸。

  “颜小姐,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墨夷笙一副欠揍的模样,墨月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见墨云也目瞪口呆,墨月觉得好诡异。

  百姓的清雅公子,大祁的右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吊儿郎当了?

  颜卿卿毫不留情的给了他一记白眼,不是她威胁利诱邀请她的吗,还装出这幅模样,典型属黄瓜的,欠拍。

  见她如此不给墨夷笙面子,墨云忍不住笑出了声,觉得她真的很可爱。

  “右相大人,我们说正事吧,说完了我还得回家呢?”颜卿卿不悦的催促着墨夷笙,墨夷笙也不怪她没大没小,文质彬彬的请她进屋商谈。

  小楼里整洁干净,堆满了书籍,浓浓的书墨清香充斥着整个房间,越发的让颜卿卿有些好奇。

  “说正事吧,我请你来是希望借用你的验尸技术,帮我们验明一位死者真实的死亡情况。”墨夷笙并不急于把所有事情告知颜卿卿,她够聪明,所以怎么选择,他无权干涉。

  眼如深潭,深邃的眼神不闪不避的看着颜卿卿,似乎想洞穿她的想法。颜卿卿紧蹙着眉头,脑海里闪过无数猜想,不过最终还是决定加入其中。

  “可以!不过你要把你所知道的全告诉我。”

  眸若清泉,清宁坚定。

  “成交!”

  墨夷笙抚掌大笑,好一个睿智聪慧的女子。

  二十年前,也就是建德十五年,德帝宠妃穆嫔所在的碧霄宫发生火灾。宫内二十余人只有五人逃过一劫,而这五人中,有四人虽承太医极尽所能相救,依旧相继重病而亡。

  墨夷笙娓娓道来,将他所知倾情相告,颜卿卿一头雾水,却也发现了重点所在,这种事情不是该找人破案吗?

  “有人让你查探当年之事?”颜卿卿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问道

  “正是!”

  “所以,我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颜卿卿有些欲哭无泪

  墨夷笙似乎早就料到她是这个反应,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她所有的幻想,“来不及了!”

  这下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颜卿卿那张原本毫无表情的小脸上写满了不满。她早想到事情不简单,只是没想到会涉及后宫,这下真的亏大发了。

  墨夷笙直接无视了颜卿卿,众人分头行动。墨月拿出准备好的衣衫交给颜卿卿,让她越发的搞不清状况。

  抖落衣衫,一袭青色长袍跃然眼前,给她男人的衣服做什么?颜卿卿莫名其妙的看着墨夷笙,表示完全跟不上他们的节奏。

  墨夷笙淡定如常地坐在木椅之上,古袍长袖,温恬风静,儒雅的脸庞上渗透出丝丝笑意。

  “那你是打算依什么身份进宫呢?丫鬟还是我的夫人?”墨夷笙戏谑的看着颜卿卿,嘴角那一丝奸笑丝毫不漏的被卿卿看着眼里,记在心上。

  木制的小楼,镌花的窗扉,堆积如山的书籍,只是,少了一道屏风。

  职业的原因,让颜卿卿养成了谨言慎行、冷酷沉稳的习惯,她不太擅长和别人打交道,自然舌头也没那么灵巧。被人压迫了,要么直接动手扁他,要么只能恨恨地盯着。

  想起他身边那几位剑佩声响之人,颜卿卿很识趣的选择了后者,恨恨地看着墨夷笙,双眸似要喷出火来。

  “丞相大人,你是不是应该考虑回避一下?”

  浪费了她的一片苦心,墨夷笙完全没有理解她话语里包含的信息,兀自八风不动,稳坐泰山。

  无耻,无耻。颜卿卿在心里把他问候了一百遍,脸色憋得通红,刚想爆发,蓦地把怒气吞回肚里,冲着墨夷笙莞尔一笑,大大方方地坐到一边,“既然右相大人不着急,那我就更不急了,先睡一觉吧。”

  颜卿卿打着哈欠,抱着长袍假寐。墨夷笙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无奈的站起了身,“算你厉害。”说完移步出了房间。

  “彼此彼此。”颜卿卿睁眼,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衫,青衫着身,倒也显得清爽干练。解开长发,摸索着绾一小髻,系好丝带,大功告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