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时远航叫了一声,正在发呆的温馨转过头,愣了愣。“谢谢你来接我,远航,这次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不谈了?”温馨把行李箱和包都丢给了时远航,时远航接过大小包。“恩,致远集团说是找到了另一家公司,开的价格比我们低,地段也很好,就放弃我们公司了。”时远航耐心地解释着,时不时地转头看向温馨,但温馨并没有发觉。“搞什么呀,真是!”温馨抱怨了一声。“温馨,做生意就是要这样,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有一个比你更好的,那对方绝对不会选择你,你不能这样抱怨。”时远航的话看似是在安慰温馨,实则话中层次很多,但温馨并不知道,也没有听出来。“温馨……”时远航停住了脚步,看向眼前这个女人,眼前这个等了那么多年的女人。“恩?”温馨转过头,看向时远航。时远航单膝下跪,掏出一个很精美的盒子,打开,里面有一枚耀眼的戒指,一颗钻石镶嵌在上面,煞是好看。“嫁给我好吗?我等了你很久,很早以前就爱上了你,那时,你有宣语哲,他走了,你很伤心,我可以陪你在身边,他根本给不了你幸福。”时远航认真地看着温馨。温馨眸光闪烁,眼里闪烁着似有似无的泪光,长发随风轻轻飘扬着,俯视着时远航,他这样真诚,可是,温馨心里却没有心动的感觉。“其实你真的不懂我。”“什么意思?”时远航愣了。“我还没有办法接受你,因为,怎么说呢,你给我不了我要的感觉,虽然,你一直都在照顾我,可是,怎么说呢……”“你在走之前答应过我,回来就会结婚。”时远航站起身来,突然,手机响了,时远航接起电话,随后,对温馨说道:“我有事,我等会会让司机来接你。”时远航离开了车站。温馨一个人愣愣地站在车站,人来人往,好像也不会注意到她……

  “沁怡,你查到什么了吗?”时远航匆匆赶到,仍在喘气。“喏,就是这个人,现在住在乡下,想不到吧?”项沁怡递给了时远航一张照片。“这个地方……温馨才去过那个地方。”时远航皱起了眉头。“哈哈,还真是有缘呢!”项沁怡笑了,看到时远航的表情很异样,又变得严肃起来。“好吧,当我没说,那么你准备怎么做?”“你想办法把他接到这里,我需要和他谈一下。”时远航说道。“说起来还真是好玩,我都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呢!”

  ——————————乡村————————————“啊哟,修宇啊,你哪来这么名贵的表?”洛修宇的母亲稀罕地说着。“就是上次来我们这里住的。”洛修宇诚实交代。“修宇,我们人穷志不穷,怎么可以这样呢?”母亲完全误解了洛修宇的做法。“哦。”洛修宇应了一声,他也没有想解释,也许平凡人真的不理解,为什么被误会了还可以这样若无其事。“啊啊啊,你们快出去看啊!”小破屋里突然跑进来了一位大婶,气喘吁吁地说着。“怎么了?”“村子里又来了一个女的,好像是要找你家修宇的!”“你咋知道?”洛修宇母亲问道。“洛妈啊,我不识字,但总认得照片吧!来来来,修宇,跟我走。”大婶拉着洛修宇就走,而洛修宇的母亲却有些悲伤,站在原地,似乎在想什么。

  …………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2

  “宣语哲,是你吗?跟照片上一样,不过和曾经的你有些区别,我调查了,他们说你整容了,是真的吗?你是吗?”项沁怡看到了活人,激动地问了很多问题。“谁是宣语哲?你是谁?”洛修宇目光呆滞,也许,说是目光陌生,来的更确切吧。“你不属于这里,你们,把他带走。”项沁怡才想起,他是失忆了,指挥了几个体格高大的手下,将洛修宇扣进了豪华的车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