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早晨总是很美好的,清晨,小鸟在枝头唱起了冬天的歌,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没有汽车的飞驰的声音,也没有人群的吵闹声,十分的安静。温馨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立刻竖起了身子。“天啊,我这是在哪!”温馨打量了一下四周,挠了挠头,才想起,自己不是在自己家呢。温馨站了起来,穿上村民自己编织的拖鞋,走了出去,发现大家都醒了,原来这里的人都醒的这么早啊。“愣着干嘛,来吃早饭!”洛修宇的妈妈对正在发呆的温馨叫道。温馨走过去,发现早饭少得可怜,半个油条,一碗粥,能吃饱吗!“这是给猪吃的吗?”温馨好笑地问道。“你不吃就走,我本来就没准备留你在这里!”洛修宇的妈妈态度突然很差,和昨天也不是一个态度,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吃!烦死了。”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现在温馨在别人家里,又不是自己家,还是吃吧,和这个家里的人对嘴总是没好下场的。她发现味道还不错,清清淡淡,吃完早饭后,也该工作了,昨天一天都耗掉了,今天就出去勘测一下这里的地势,看看造商业城会不会有危险。

  酷\匠),网永zI久免费看小/说:

  ——————————————————————————————————————————————————————走在乡间小道上,每家每户都热火起来了,烟囱冒着炊烟,温馨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还挺美好的。“早上好。”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温馨转过头。“你怎么也跟来了?”她发现洛修宇跟在身后。“上田里干活去。”“什么?我看你也就才大学刚毕业的样子,就种地?”温馨嘲讽地说道。“我没有读过大学。”洛修宇看着温馨说道。“也对啊,一个乡下人,这种羊都不拉屎的小地方,怎么会有大学啊,而且看你这么穷,也没钱坐车去城里的。”温馨转念又想,也对,他怎么会读过大学。“你看我干嘛?神经病啊!”温馨看到洛修宇看着自己,意识到刚刚说的话太过分了,便转过头,不想看他。“不过呢,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朋友。”温馨又说道。“什么朋友?男朋友?”洛修宇问道。“噗,你在说什么笑话?你还真说得出口?你觉得你配吗,你和我那个朋友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哎,现在仔细一看,也不是那么像。”温馨转过头对着洛修宇说道。“你看你穿的穷酸样啊,怎么会和他一个级别呢,刚刚只不过是个错觉。”温馨嫌弃地看了洛修宇一眼。“哦。”洛修宇应了一声,其实他不在乎自己什么身份,只要过的快乐就好了。他转过头往前走去。“你等一下,你能不能别干活了,你今天带我逛一下你们村子,我又不认识路。”温馨叫住了洛修宇。“不行。”“什么不行?我好心地告诉你吧,别再和你那些村民做无谓的抗拒,你以为你们说不让我们拆村子,我们就不拆了?不要太……”温馨没说完,就呆住了,她看着洛修宇,其实细看,洛修宇眼窝很深,鼻梁很高,五官线条就像是一位大师勾勒出来的。“不要太……太天真。”温馨别过头,继续把话说完。“知道。”洛修宇说完转头就走向农田。“看来,我今天要一个人行动了。”温馨无奈地说了一声。

  ——————————————————————————————————————————————————————“怎么电话都打不通?”时远航坐在双人沙发上给温馨打电话,却怎样都打不通。家里的布置十分豪华,有几分欧式风格。“也许是那个地方信号不强吧。”时远航挂断了电话,又拨了另一个电话。“沁怡,你昨天晚上和我说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也是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很像他的人,但也不是完全像,就让人查了一下。”“当年那场火灾,我明明亲眼看到了。”时远航的情绪突然很激动。“那场火灾确实存在,宣语哲也确实在那幢房子里,但是有谁看到他去哪了吗?搜救人员进去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有谁看到了吗?”电话那头被叫做沁怡的女生全名叫项沁怡。“但是宣伯父已经对所有媒体记者说,承认他儿子身亡了。”“那又怎样,你看见他的尸体了吗?只能说是失踪,不能说是身亡。”“那他到底在哪?”时远航紧紧握着手机,几乎要把手机捏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