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是一家公司的老板,这年头,有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子能有一家公司,并且名字响当当的,很少见,深夜。“等你这次回来,我们就能结婚了。”说这句话的人叫时远航,一直爱慕着温馨,也算是温氏集团的助理吧,但他当助理并不是说明家庭背景不佳,只是为了温馨。“好,你也快点回去吧,我把文件整理一下,我就要回去了,早点休息,明天要早走,我可不想弄一眼黑眼圈。”温馨淡淡的说道,她即将要去乡下了,这次的项目是致远集团的,但是是和他们公司合作的,所以温馨要去乡下了。她低着头看着桌上的文件,一头乌黑的卷发松松的扎了个马尾。脸型很完美,清秀的柳叶眉,由于低头看着文件,看不到眸色,只看到浓密的睫毛,她双手揉着太阳穴,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前,往下看去,城市的夜晚,灯火阑珊,却掩盖不住寂寞。

  第二天一大早,温馨一个人拖着行李上了大巴,其实时远航想送她的,但被谢绝了,只不过是上个大巴而已,又不是去机场,再说了,就算是机场,也不需要人送,温馨穿着背带裤,没有穿的很优雅,比较是要去乡下,穿那么好脏了可不划算,还是背带裤好,一身轻松。一头长卷发高高的扎起了马尾,带着一个黑白色相间的鸭舌帽。温馨靠窗坐着,整辆大巴士都没包下来了,只有温馨一个人,温馨有很严重的晕车,现在又是秋天,不开空调,她打开了窗户,任由秋风拂过脸庞,慢慢的,睡着了。其实她很享受这种舒适感。

  ?看\{正版P/章¤D节{C上9酷|匠H网,

  一路颠簸,一阵阵果实丰收的味道和秋风融合在一起,煞是好闻。温馨在这种香味中渐渐醒来,但十分倒霉,刚一醒,身体就一颤一颤的,乡下的路果然难开,十分颠簸,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也不想知道,只是这一觉睡的很踏实,温馨升了个懒腰,也许快到了,当然只是也许,这是她的猜想罢了,闻到了丰收的味道,应该离村庄也快了。果不其然,没有多久的时间,就到了,温馨背上背包,下了车,把行李之类的都拿出来。一群村里的人围着温馨,指指点点,让她很不习惯,她本来就不喜欢被很多人看着,更何况是这些人。“别看了!”温馨说道,“哇!这么大的车子啊,我从来没见过呢,娘,看啊。”洛修宇指着远去的大巴士说道。“喂,我住哪?”温馨对所有的村民说道。“啥?你是谁?我们又不知道,咋给你安排?”一个老奶奶的说道。“什么?至少也要有个酒店什么的?不然我住哪?”“啊。。啥酒店啊老张?”“布吉岛啊!!”看着村民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温馨很头痛。“算了算了懒得和你们说,我这次来,是因为和我们合作的公司有一个项目在你们这里,我这次来要住上几天,顺便呢,勘测一下地形啦。”温馨尽量的把情绪压抑着。“啥意思啊?”洛修宇挠着后脑勺问道。“哎呀笨!就是说!你们很快不住在这里了,这个地方要被开发了!以后这里是要建造商业城的!懂不懂?”“那可不行,我不许你来,这是俺们大家的地方。”洛修宇一边说一边把温馨往后推,希望她远离,温馨觉得这个人很野蛮。“我只是办公事!你们配合点行吗?”“反正,你不许进我们村!”一个老伯伯年纪很大,拄着拐杖,生气的像温馨怒吼道,温馨很嫌弃地看了一眼他。“大家都走吧,反正你不能进来。”村里的人纷纷散去。温馨一肚子气,“为什么致远集团非要在这么个地方开发土地呢,为什么当初要和致远集团合作,现在自己倒霉了吧,来这么个地方!”温馨自己对自己说着。“呵,不过这群愚蠢的人,以为不让我进去,就可以保住自己的家吗,真是同情他们。”温馨看了看蓝天,乡村的蓝天颜色很纯,温馨也没管自己该住哪,先去勘测一下地形再说吧。“这个地形还不错,很适合建造商业城。”温馨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啊——妈呀!”一声尖叫冲破云霄,温馨吓得往后倒退,一只牛蛙在地上跳着朝她逼近,还“呱呱”地叫着。“怎么了,吵死了!”洛修宇走了出来。“牛……牛蛙”现在的城市很少见活的牛蛙了,只有在……在……餐桌上!“怎么又是你啊,不是让你走了吗,你凭什么进来啊你!”洛修宇不耐烦的看了温馨一眼,温馨发现洛修宇长得还挺标致,如果他配合的话,说不定这里建了商城,还可以让他打打酱油,不过呢,性格这么凶,温馨就懒得管了。“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你忙你的。”温馨别过头。“哦,老二,过来。”洛修宇对着牛蛙叫了一声,牛蛙听话的朝洛修宇蹦过去。“老二?因为它很二吗?”温馨问道。“关你屁事啊。”谁知道洛修宇没有领情,转身就回家。“喂,一个乡下人,凭什么这么高傲啊,你以为你是谁啊,整天住在这么个破破烂烂的地方,啊我去,蚊子!”温馨一边说,一边拍腿上的蚊子。“乡下人又怎么样?比你好就对了。”洛修宇转过头对她笑了笑。“切,蚊子这么多。”洛修宇没说什么,开门进了家,过了一会,又出来了。“给。”洛修宇扔给温馨一个瓶子,没扔中,扔到了地上。“你去捡!”温馨开口就是命令。“凭什么?你谁啊你,刚刚都叫你gun了,你还留在这里。”“呵,我说了我是办公事,你算个什么东西,又穷又土又脏。”温馨边说,边捡起了那个瓶子。“这什么东西啊,恶心死了。”温馨打开瓶子,看到瓶子里是黏糊糊的白色的东西,类似于鼻涕。“涂了蚊子包就不痒了,你很傲娇吗?”“对!我就是傲娇,我受不了你们的生活!”“随你,对了,你要是再敢说我们乡下人有啥不好的,你就给老子等着。”洛修宇说完,进屋关门。温馨没说什么,直接把瓶子里的东西扔了,她才不想用,行李箱里有花露水,何必用这种恶心吧啦的东西啊!温馨一边想,一边作了个呕。乡下的地很滑,都是烂泥,她的鞋子已经全部沾了泥巴,温馨有洁癖,看到这样,自然是心里有一股气,又想到这里的村民脑子进水一样不欢迎自己,心里顿时很无助,原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还是很无助的,她低头看了看手表。“哎,如果你在的话,我就不会和时远航结婚,我也不用来这个地方了。”温馨叹了口气,坐在了行李箱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