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宫殿里。

  “陛下,炎家被不明人物给就走了!”

  坐在金子做的宝座上的人一惊,问道,:“什么时候抓走的?”

  “就在昨天,他们被两个人给救走了,那两个人实力强大,就连艾拉城的大队长也位于下风。

  “昨天?!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而现在才来禀报!算了,我也不跟你追究这件事了。”那人双眼微眯,继续说道,“炎家?哼哼?就算你逃出来又如何?还不是一支小蚂蚁,东山再起?不可能了。”

  凝冰学院女生寝室楼。

  “涵涵,你觉得炎傲这个人怎么样啊?”欧阳若略带着试探的意思问向夏梦涵。

  “啊?炎傲啊,他人还可以啊。”

  “还可以?你想啊,一个长相不错的男生,人品怎么可能好呢?”(ps:剧情需要。。。)

  “为什么长相不错的男生,人就一定差呢?”

  “你看,长相不错的男生,必然会有许许多多的女生在他旁边。长时间过去了,人品不就变差了么?”

  “哦~原来是这样啊!”

  “涵涵,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实话实说,你是不是喜欢上炎傲了!”

  酷☆匠/t网$H首_$发pB

  夏梦涵顿时大羞,道:“你怎么问这种问题啊!不过说真的,我的确是有点喜欢炎傲了。”

  “什么时候喜欢的!”

  “就是上次吧,我想,他应该知道他救了我的话这场比赛他就会输了,可是呢?他还是救了耶!你不觉得很棒吗?”

  “算了,我不管你,喜欢就喜欢吧,不过喜欢他的人一定会有很多。”边说着,欧阳若就走出了寝室,朝着男生寝室楼走去。

  炎傲和白易正在寝室里聊得正欢,突然,寝室门被一脚踹开,吓得白易下意识的用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

  “欧阳若,你到我们寝室来干嘛?”白易问道。

  “我来找炎傲得分,没你的事。”

  “靠,怎么没人找我啊,都找他。”

  “炎傲,我问你,你觉得夏梦涵怎么样?”

  白易一听道欧阳若问到这个问题,立马偷偷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问,继续问,别管我。”

  “夏梦涵,人挺好的啊!”

  “你觉得她长的怎么样?”

  “长相嘛,挺,挺不错的啊。”

  “你喜欢她么?”

  炎傲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懵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随口答了一个,道:“喜,喜欢啊。”

  “我问的是那种喜欢,懂吗?”

  “那种喜欢?那种喜欢是哪种喜欢?”

  “就是喜欢啊!你在不在乎她!老实回答!”

  炎傲霎时间沉默了一下,道:“喜欢。”

  “她也喜欢你。”

  傲猛的一抬头,就连一旁的白易也吃了一惊,虽然他刚才已经猜到了一点,但是他却没想到真的是这样。

  “真的?”

  “嗯。”

  “白易。”欧阳若冲白易说道。

  “啊?”

  欧阳若脸一下红了,道:“能不能让你跟夏梦涵换个寝室,让夏梦涵跟炎傲一个寝室?你跟我一个寝室。”突然,猛的喊了一句,“到我寝室小心点!不然老娘打断你的腿!”

  “好好好。”白易心里激动得要死,他还巴不得啊!

  “炎傲,你呢?”

  “不行不行,这太。。。”

  “行不行!”

  “好好,行行!”

  马上,欧阳若就走了,回到了女生寝室楼。

  “涵涵,你跟白易换个寝室,也就是说,我跟白易一个寝室,你跟炎傲一个寝室,我刚才问过炎傲了,你猜他说什么?”

  “说什么?”

  “他也喜欢你。”

  “不是吧,这么巧?”

  “这不叫巧,亲爱的,这叫缘分。”

  “我真的要和炎傲一个寝室吗?这样真的好吗?还有,你跟白易一个寝室,你习惯吗?”

  “怎么不好,对你好就是好,这些都不管了,管他习不习惯的。”

  晚上,男生寝室楼。

  “炎。。。炎傲,你真的喜欢我么?”

  “嗯。”

  突然,夏梦涵猛的抱住炎傲,闭着眼睛,朝着炎傲的嘴唇吻去。牢牢的贴在了他的嘴巴上,他的鼻息暖暖得喷到了她得脸上。她绕住他的脖子,他拥住她纤细的腰肢,他的头微微倾斜,他的舌头悄悄的伸了过去,抵到她得牙齿,轻敲几下,牙齿放开了防守,两根舌头巧妙的触碰到了一起。

  过了一会儿,两人都从甜蜜中醒来,夏梦涵红着脸低下了头,炎傲抱着夏梦涵腰肢的手还没有松开,他靠了过去,下巴轻轻放在她的头上,她得小手在他的胸前划来划去,弄得他一阵痒。

  早晨。

  白易一早就敲开了寝室门,一看,哇~炎傲和夏梦涵谁在一张床上。

  白易一掌拍醒了正在熟睡的炎傲,炎傲一下子惊醒,这时候,白易也发话了,道:“你小子不错啊,这才多久啊,这么快就一张床了,嫉妒啊!你要是说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我是绝对不信的。”

  炎傲没好气道:“你还不是一样,昨天晚上怎么样啊?”

  “昨天晚上,别提了,那老娘们儿差点没把我从楼上丢下去,没被打死算好的。”

  “欧阳若那么狠?”

  “可不是!”

  整理好后,夏梦涵与炎傲一同走进了教室。

  一进教室,全班女生感觉天都湖南了一点,因为从昨天,还有今天来看,他们两个恐怕已经。。。

  突然,教室门外来了一位穿着黑衣的男子,大声喊道:“炎少!接到长老通知,请您于下午两点参加祭丧仪式,请勿缺席。”

  “知道了。”

  虽然班里只有一个人姓炎,但是大多人都以为这个黑衣男子走错了教室,几乎没有人认为这个人口中的“炎少”会是炎傲,对炎傲不禁再高看了一分。

  当夏梦涵听到那黑衣男子喊炎傲为炎少时,心里也是吃了一惊,想到,他的身世?那人如此大胆走进学院,他的身世一定不简单呢!

  夏梦涵带着好奇,道:“亲爱的,刚才那人是干嘛的啊?”

  “那人就是来告诉我一个消息的,下午,我可能不能陪你。”

  “那好吧,我跟欧阳若出去逛逛吧!”

  “那你要注意一点啊,别想我上次那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