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拉城。

  “几位大哥,两位小兄弟,艾拉城就是这里了。”

  “哦,好,谢谢你们了!”

  “这有什么,回来的时候记得再找我们啊!”

  “一定一定!”楚煜影与庄景申拜拜手,说了声再见就往城里走了。

  “煜影,监狱在北边,想找到并不困难,那么大一个监狱,我还不信找不到了!走!”

  到了北边,却是一片荒凉,什么都没有。

  “等等,景申,你感受到没,这里有一点点的死气,说明被关了几十年的炎家人就在这附近。”说着,楚煜影立马释放出一阵强烈的威压,突然,威压释放到一个地方却止住了。

  “景申,找到了,监狱在那里,走,我们进去。”

  这是一个非常昏暗的监狱,散发着阵阵死气,几乎让人喘不气来,可想而知,炎家人这几十年度过的是怎样一个悲惨的生活。

  由于炎家人已经被关了几十年了,并没有人救出来,所以在这几十年的过程中,警惕度一步步下降,在第一年的时候,监狱里里外外被防守的很森严,在这几年,警戒下降得最厉害,以至于现在基本没有多少人防守了,防守的也是一些实力较弱的士兵,对庄景申与楚煜影根本没有难度。

  通往监狱下面有一圈旋转阶梯,才上楼梯,会发现上面布满了潮湿的苔藓。

  突然,在一转角处,楚煜影发现了一位士兵,随即释放一个技能,那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就死了。

  “呼~还好没被发现。继续往下走。”

  “等等,煜影,你听,下面有声音。”

  “唉,这都几十年了,还让我们在这守着,真是麻烦,这些老头,又逃不出去!”

  “你还不知道么?前几天又抓来一个炎家的人,还是个小屁孩,也关在这在,炎家族长就在他旁边。”

  这个时候,楚煜影一招杀了他们全部,一个个眼睛瞪得大大的。

  “这下好了,没有守卫了,赶快把那锁打断,把炎家人都放出来,炎家可都是有志气的人,要不是当初被陷害,怎么可能沦落到如此地步?”

  “景申,不好了,这锁被我一击打,立马放出一阵光波,恐怕现在那些士兵都知道我们的行踪了!”

  这时,洞口传来一阵暴喝声,:“是谁如此大胆!”

  “不行!快!把锁快打开,得快点把炎傲救出来!炎傲!炎傲!你在吗!我是影老!快回答我!”

  “影老!我在!我在!快把这些人都救出去,他们都是炎家人!”

  “快!快!快释放幻化!隐身哪!快!假造成这里人都被救走了!这样能制造士兵混乱!”

  马上,这里的人就像消失了一样!只剩下一个空空的监狱。

  “嘭!”锁开了。

  顿时,万人全部抬头,眼里闪过一丝生机!闪过一丝激动!闪过一丝对士兵的愤怒!

  “影老!只要这锁开了,我们这些人的战魂之力久被解封了!你先走吧!”炎傲冲影老焦急的喊道!

  k酷匠网唯xS一{c正》版{,&其u他都7是e盗?H版》

  “那好!行!你一定要快点啊!”说着,就跑了出去。

  “你是谁?!还想跑!”

  那人释放出一股极强大的气势,没想到,一个关犯人的地方,居然会有如此强者!

  战魂之力95级!魂朽!

  可是,这在影老看来似乎不算什么,气势同时放出,不知比那人强上多少!

  影老魂朽技能放出,惊涛穿云!聚集自身战魂之力,以呼啸之势攻击敌人,大范围伤害,伤害极高!

  紧接着,魂斗技能放出,一叶扁舟!大幅提升攻击力与移动速度!

  各种艳丽的技能从影老的手中放出,占据了上风,狠狠地打击,因为他知道,不把这个人解决掉,后面会来更多的人,炎傲也就不一定能救出去了!

  魂灭技能放出,雨后春笋,大范围伤害,那人终于,死了。

  同一时刻,炎傲他们也将锁住手臂,双腿的锁给弄开了,凭借炎家人的实力,那些锁又算的了什么?

  所有人都在第一时刻出来了,炎家族长炎东走在最后。他大声喊着,:“快走!快走!咳咳,咳咳!”

  就当所有人都出来了的时候,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就是他们!就是他们!快抓住他们!”

  令人没想到的是,炎东再一次保护着所有人,大喝:“你们算什么东西!敢当我炎家的步伐!”

  “什么狗屁炎家!”

  “敬酒不吃出罚酒!”

  顿时,一股猛兽般的威压冲天而起,一些较弱的士兵承受不住,直接吐血了!

  炎东立马将辅助型技能瞬间释放,各种辅助叠加,之后各种进攻型技能释放,魂朽技能更是强到一种境界!只见天空出现一大块漏洞!数到紫色的雷电劈到了士兵身上!瞬间暴毙!

  除了最强的一名队长从中走了出来,一下扼住了炎东的脖子,面部狰狞,手上青筋已经露了出来,越来越用力!紧接着那人释放了一股强烈风暴。

  炎东死了!!!

  “族长!”数万人同时发声!震耳欲聋!

  “快走!不要辜负了族长的牺牲!”

  影老抓起炎傲就准备冲天空飞,同时,炎家数万人也在这一刻腾空而起,场面甚是壮观!

  炎家遗迹。

  万人都低着头,带着悲伤与呆木的神情。

  “族长死了。。。”

  “那现在怎么办?”

  “炎城早在那场战斗中就死了,现在只能找一个人来主持祭丧仪式了,小家伙,你是炎城的儿子吧!那就由你来主持吧!”

  “我?我不行的,我什么都不懂,怎么可以主持祭丧仪式。”

  “你少跟我扯理由,我说是你就是你!”

  “好吧。”

  “我们炎家陨落都在于王室,等我们炎家再次崛起!王室,哼!等着吧!我们炎家迟早要讨回公道!”说这句话时,炎家万人手不由得紧了一些。

  炎傲也不禁眼神尖利,似乎要与王室不死不休。

  “都现在了,你总要跟我介绍介绍这两位恩人吧!”

  “哦哦,这两位,一个是我师傅,叫楚煜影,一个是我所在的学院的校长,叫庄景申。”

  “你现在在那个学院?”

  “凝冰学院。”

  “原来是凝冰学院,那个什么庄景申,庄海宸是你什么人?”

  “您认识庄海宸?他是我的父亲。”

  “他人呢?”

  “父亲他,他,去世了。”

  “去世了?!可怜了一个天才啊!”

  “今天,我们炎家必须感谢你们两位,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现在就不会站在这,肯定还是像死尸一样被锁着,我们炎家全体族人,向你们表示感谢!”

  “你们先回你们学院去吧!我们要商量一下我们炎家以后的事情。”

  凝冰学院。

  “蒋老师!我回来了!”炎傲站在一年一班门口大喊道!

  没想到,反应最快的却是夏梦涵,她立马朝炎傲冲了过来,抱紧了炎傲,夏梦涵的手似乎把炎傲的背给抓破了,抱得更紧了。

  炎傲被这一抱,给抱懵了,脑子一片空白。心想,难道,她喜欢我?

  这时,旁边的蒋老师咳嗽了两声,夏梦涵\这才手,大羞,右手捂着嘴回到了座位上,继续低着头。

  这几天,炎傲被抓,夏梦涵虽然不在表面上表现给同学看,可是心里却着急的要死,在这磨磨合合中,她似乎已经喜欢上了炎傲,不是女生犯花痴的那种,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