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耗子的话,我心里暖暖的,虽然还有些伤感,但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虽然思想有些偏颇,但也不无道理,男人,就该活得洒脱!

  而涛哥他们则有些困惑的看着我俩,渐渐地似乎也发觉了气氛有点不对。春哥凑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问我:“咋的了?”

  不过这话刚问,春哥就被韩小雨给瞪了一眼,韩小雨皱着眉头说:“你咋话那么多呢?去去去,一边去,没你事。”

  “嘿!”春哥有些纳闷了:“你这小妮子咋说话呢,疯子是我兄弟,他有事了我这个当哥的问问,咋还成没我事了?”

  “算了,懒得跟你废话,一根筋的家伙!”韩小雨白了春哥一眼,气呼呼的抱着双拳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着了。

  看到这样一幕,我和耗子都被逗乐了。韩小雨她其实是一个挺大方的女孩子,很少会跟人生气,就拿那次在篮球场我冲她发火来说,都那样了她都耐下心来和气的跟我说话,要是换做一般的女生,恐怕早就哭哭啼啼或者是臭骂我一顿转身就跑了。由此看来,韩小雨这大方劲也是看人的,呵呵。

  春哥见韩小雨还跟自己杠上了,他也是满不在乎的冷哼了一声,然后就没管韩小雨了,依旧问我是不是出啥事了?

  说实话,韩小雨其实也没有说错,春哥他确实有些一根筋,但不置可否的是,春哥他也是出于好意关心我,所以我并没有啥反感,只是凄然一笑的说:“被拒了...”

  “啊!?”春哥张大了嘴巴,似乎很是惊讶,就和我刚才被蓝欣拒绝时候的心情一样,我也吃惊我也意外我也特么没想到,关系都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她怎么还拒绝我了呢...

  *t酷{匠网永久iJ免费D%看)*小说

  涛哥他们三个也凑了上来,问我:“疯子,你说的是真的不,不会是在开玩笑吧?”他们仨都满脸不相信的看着我。

  “爱信不信!”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不怎么想说话,想必大家也差不多。此刻的我也是如此,说完这句话后我就落寞的走到台球桌边,拿起春哥那根桌球杆,瞄准一颗黄球,一杆子就砸了过去。不过很可惜,球没有落入网窝,或许是因为心中憋气的缘故吧,挥杆的时候用力有些猛,球滚到洞口边缘的时候撞到了桌角,然后又反弹了回来。

  我很是气闷:“草特么的,连颗小桌球都不给老子面子!”妈的想想还真憋屈,本想打几杆桌球来发泄发泄,谁知道哥的面子这么不值钱...“你看看你看看,让你不要多问吧!”韩小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无语的指着春哥斥责了几句,然后扯着耗子又来到了我身边,不停的劝慰我,还说我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一切就都好了。

  呵呵,我特么发现自己连眼泪都没有了,特娘的就算是想哭都哭不出来!更何况,其实我并不怎么想哭,大老爷们的在这么多人面前哭哭啼啼的,我还要不要面子了?别说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我就是这么一个人,要起面子来,比蓝欣还倔!用韩小雨的话来说:“你要是真喜欢她,还在乎这一次两次的吗?”

  细想一下我也觉得感情这事不能强求,得细水长流。当初张龙追蓝欣的时候,各种糖衣炮弹也花了两个多月。而现在蓝欣被张龙伤过,心里对异性肯定会有些隔阂有些阴影,如果我再给她多点时间来缓和,兴许情况会有好转也说不定呢?想想这些,我整个人都释然了不少。

  而这时候涛哥也走了过来,冲韩小雨笑了笑,然后莫名其妙的把我单独拉到了一旁角落,揽着我肩膀跟我说:“不至于哈,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自身条件又不差,不行涛哥我改天给你介绍几个,一个个都是上等的,保证让你满意!”说这话的时候涛哥还冲我挤眉弄眼的,那表情就跟古代的老鸨子似的,看的贼恶心!

  “不用了...”我笑了笑,笑的有些凄苦:“我就喜欢她,呵呵。”真的,我发现现在除了蓝欣,我真的谁也看不上,虽然人家也不一定瞧得上我。

  涛哥听我说的这话,愣了足足有七八秒的样子,才叹了口气接着说:“行吧,感情这种事我们做兄弟的也不好插手,就是苦了你这个痴情娃,唉...”

  “你丫少装这副情圣的样子!”我笑着咒骂道。

  “哈哈,你特么终于笑了,我还以为你要死了!”涛哥指着我直乐。“哎...行了,跟你说个事。”说着涛哥还把嘴巴凑到了我耳边。

  啥事啊?我问。涛哥低声的说:“还不就你们班李思然那事么,唉,想的你涛哥我心疼啊,这不,我昨天费尽心思的写了封信,你明天帮忙给她呗?”

  “草,你自己没手没脚啊,凭啥让我给?”

  涛哥摸了摸鼻子,贱兮兮的问我:“你在我这好像借了好几百块钱吧?啧啧,我是不是该收点利息啥的嘞,嗯哼?”

  “涛哥,我跟你说句实话哈,你以前在我心目中印象蛮好的,真的,可现在咋发现你那么贱呢,你说我该不该给你封个‘贱人涛’的名号,感觉这名字蛮适合你的啊?”这话一说完,涛哥那鸡爪就冲我脖子掐了过来,草,涛哥那指甲蛮长的,被他掐了还不得疼死我,所以我当即就喊了一声“慢!”,喘了口粗气后才接着跟他说:“你丫要是掐死我,谁特么给你送信啊,傻必涛!”

  “呵呵,拿人手短,就让你过过嘴瘾吧,也不缺皮少肉啥的!”涛哥搓了搓手,“你说你要是早点答应不就没事了么,信拿着,等这事成了,你欠我的那些钱都不用还了!”

  “真的?”我有些质疑涛哥的人品,毕竟是贱人涛。

  “草,你涛哥啥时候忽悠过你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