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什么病啊?被小黄毛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来了兴趣。

  小黄毛说,具体的我也不怎么清楚,好像是前年暑假的时候,他的脑袋被人给打了,所以现在有点不正常,具体的你可以问‘黑鬼’,说着小黄毛指了指那个给我递烟的黑大个,说他和蓝潇是一个班的,情况比我清楚。

  黑鬼点了点头,说情况确实是这样。蓝潇吧以前挺阳光的,学习也不错,老师同学都蛮喜欢他的,但现在他的性子特别怪异,每天都独来独往,不和其他人打交道,还特别爱干架,平时的思维和穿着打扮也很奇葩...诶,来了来了!小黄毛突然打断道,指了指不远处向我们走来的一个戴帽男生。瞬间,除了不怎么喜欢笑的黑鬼外,剩下的几个人就都乐了。

  那男生身形消瘦,个子只有一米六出头,头戴一顶可折叠的男士户外休闲大草帽(你没看错),身上穿的外套和我的一般大,穿在他身上跟长裙似的,又长又宽松,而他下身则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裤腿还有点短,脚踝那里都露了出来。待他走近一看,发现他鼻梁上还架了副椭圆形的黑框眼镜,而且一个镜片都没有,最让我忍俊不禁的是这大冷天的,他脚上却踏着双大号的塑料拖鞋,小脚丫子冻的通红通红的...娘啊,这就是欣儿她老弟蓝潇么?这..这完全颠覆了我心中所预想的形象啊!以前穿他衣服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和我一般高,可事实上却是..妈的,我都要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这大千世界,果真是无奇不有,活了十六年,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奇葩,但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尼玛,这蓝潇要是和他姐走一起,谁能看出这俩人是亲姐弟啊,我嘞个擦擦,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同时在心底暗暗的佩服欣儿她老妈,能够生下欣儿那样国色天香的小美人,同时也能够生下小潇潇这样的怪胎..绝,真绝!

  小黄毛乐了会后问我说,枫哥啊,你不是等蓝潇么,他出来了,你咋不过去啊?

  我笑着说他的气质太牛逼了,我担心靠他太近了会把我给秒杀。这一开玩笑又把这几个小奇葩给逗乐了,我呛了几下问那小黄毛说,这么久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啥名呢,以后枫哥咋联系你啊?

  小黄毛甩了甩头发,一脸正笑的说,枫哥,我叫黄景龙,这几个都是跟着我的兄弟,以后来曙光记得找我们几个玩啊,直接跟人家报‘曙光金龙’的名号就OK了。

  我说成,那我就先过去了,你们几个好好玩,然后挥手古德拜后就朝小潇潇去了,心想这小黄毛的名头还挺大呀。

  潇潇!我笑呵着冲大奇葩蓝潇打了个招呼,周围那些没散去的男生女生,一个个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显然是不明白我要找小潇潇这个‘精神病患者’干嘛。

  你,叫我?小潇潇茫然四顾了一圈后,才将目光定格在我的身上,俩只大眼睛无知的看着我。

  我非常亲切的笑了笑说,对啊,哥哥来接你呢。

  啊,小潇潇非常呆萌的张大了嘴巴,那,那我姐呢,我姐怎么没来啊,平常周末都是她来接我的。

  你姐她今天有事呢,来不了了,哥哥来接你不一样的嘛?说着我很亲昵的摸了摸小潇潇的脑瓜子,可谁知道,这才刚摸呢,就被小潇潇一掌子给打开了!

  :$酷匠网@j唯v一正版q,其他~Y都U‘是X盗_版k

  别摸我头!小潇潇一脸不悦的看着我,身子还往后退了好几步。

  嘿呦,这小子脾气还挺冲,确实挺秀逗的,不过他接下来说的话差点没让我一口盐汽水给喷死...小潇潇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讲,粑粑说放学要早点回家,麻麻说要少和陌生人接触,姐节说不能轻信陌生人说的话...神呐,这真的是初三学生么?!我怎么感觉这小子在秀智商下限?!!!妹的,看着小潇潇那副滔滔不绝的模样,我一把直接搂住了他的肩膀,然后跟他说看着我的眼睛,姐夫说你必须跟我走!

  这句话是何等的霸气?我一招猴子偷桃直接将其抱起,大步流星的就朝马路边走,去拦出租车,任凭小潇潇怎么呼喊怎么挣扎,我都没有丝毫的松手,而其他人要么冷眼要么笑看着这一切,没一个上前阻拦的,足以看出现在的小潇潇人缘是有多么的...‘差’字还没吐出来呢,前面突然就蹦出来个女的,还特么是个地震姐!我还没开口说话呢,她就先入为主冲我冷语道,快放了我的潇潇!卧草,这俩人简直是‘长江七号’里小狄和那个胖妞的翻版啊!

  妈的这地震姐最起码一百四以上,老子就算不被她压死也得被她的双峰给夹死!所以枫哥我当即开启非(飞)人模式,以直逼世界纪录般的速度,抱着小潇潇‘嗖嗖’的狂奔在人行道上。我一边跑,小潇潇的草帽和拖鞋就一边掉,我连杀他的心都有了...确定没了威胁后,我才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带着小潇潇直接杀向他家。

  坐在车上,小潇潇都特不老实,手脚并用的乱搞一通,连我的处子之身都被他给‘蹂躏’了一番,开车的师傅也被我俩给折腾烦了,说我俩要是再闹就把我们给丢下车,小潇潇这脑残一听果真不闹了,我和开车师傅也落了个清静。

  到了欣儿家后,小潇潇就跟怕我吃了他似的,跟个疯子一样的冲到楼上去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便打算转身离去,结果没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嘶吼——“妖孽哪里逃,吃俺老潇一棒!”

  这么奇葩的除了小潇潇还能有谁...我猛地一回头,只见一根长约一米的翠竹向我后脑勺那儿挥来,近在咫尺的距离迫使我做出比以往更迅捷的反应,只是这一次我却悲剧的摔了个狗啃屎...——被小潇潇耍诈给绊的!

  尼玛,这小子不傻啊,居然知道给我来这招!妹的这水泥地摔的可真疼啊,但是我不能发飙,因为小潇潇这奇葩持着棍子直接架在了我的脖子上,狂傲酷霸拽的说,打狗棒在此,还不起来给爷爷跪下求饶?!

  我当时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啊,以后要是真成了他姐夫,特么的摊上这么个弟弟我还不得被他给闹腾死?!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个女人的声音,那人喊了句‘潇儿,不得无礼!’。

  那女人穿着长靴子,‘哒哒’的冲我们这边跑了过来。待靠近时,我仔细的打量了下,大概三四十的样子,身高一米六多,身着粉色大衣,皮肤白皙,看着就特别的有涵养,而且还有点眼熟...我擦,这个不会是欣儿和小潇潇她妈吧?!

  那女人一把夺过小潇潇手中的翠竹,然后一脸歉意的跟我说,对不起啊孩子,我这儿子以前受过点刺ji。

  靠,真是我丈母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行本尊说:

  唉,当初我见丈母娘却是隔着铁门相望...还是初二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