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我脸上还有几处比较显眼的伤痕,被大老黑看到了那还得了!不过我现在是想逃也逃不了了。

  又打架了吧?大老黑明知故问的问道。

  我没啥底气的点了点头。

  大老黑邹了邹眉头,盯着我问:为什么又打架,这才两个月不到,你自己看看你闹了多少事!旷课,迟到,打架,上课聊天、写纸条、吃东西,样样都有你,我就问你可以安生个几天不?给自己惹麻烦,也给我添麻烦,这样是不是很好玩?!

  我没说话,只是无力的摇了摇头。

  那你昨天下午为什么又打架?大老黑突然冲我暴喝道。

  大老黑身宽体胖的,平时说话的声音本就很大,这下发火咆哮,声音就更恐怖了,震的我耳朵一阵‘嗡嗡’响也就算了,居然连办公室两边窗台上的玻璃都被震得晃动了。

  我问你话呢,哑巴了?昨天为何要打架?!大老黑遏制住怒火,用正常的分贝又提醒了一遍。

  “我...”我曹,昨天下午那架我明明带着欣儿一起跑了的,大老黑怎么会知道我在其中,不会光一个背影就让他认出我来了吧?那也太衰了!所以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是说昨天下午在哪打架啊?

  大老黑冷哼了声,玩味的看着我问,“莫非除了校门口十字街那架,你还参与了其他‘战争’?”大老黑故意把战争二字说的特别重。

  我忙说没有,哪能啊!心想这下玩完了,大老黑是真知道我昨天下午参与群架了,按他以往的脾气,肯定得先踹我几脚,抽我几巴掌,然后让我去田径场围着跑道跑个十圈左右,最后还要缴纳一定量的罚款(这些大多数的班级都设立了标准,一般是扣一分罚五块钱。),就是不知道学校有没有查处,有没有扣我们班的班级分。

  大老黑叹了口气,问我,你认为你错了么?这次。

  我点了点头说错了就是错了,这次我认,但是打架并不是因我而起,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手的,完全是被逼的。

  事实也是如此,如果当时他们没动手打蓝欣的话,我也不会上去参与了。

  大老黑笑看着我,为什么人家就逼你,不逼别人?打架打了就是打了,别在我面前找那么多理由,再有下次我直接把你提到政教处去!我还不信治不了你!

  我一听,又犯jian了,问大老黑,那这次呢?

  大老黑从兜里掏出一包芙蓉王,抽出一根点着,然后吐了口烟圈说,这次没啥大问题,学校方面只抓到了几个人,并不知道有你,我知道但没有把你上报上去,算是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自己好好把握住吧!

  我当时以为我听错了,忙问了句,老师你说什么?

  大老黑掸了掸烟灰,笑了笑说,怎么,你不乐意?

  我忙说,乐意乐意,当然乐意了,就是太意外了没反应过来。

  那行,没什么事了的话你就先回去吧,好好读点书,将来用得上的。

  嗯,那谢谢老师,我先回教室了。当时我心里还是蛮感动的。

  “诶,等一下。”在我即将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大老黑又把我唤住了。我一听就又走了回去。

  大老黑沉默了会,跟我说:你爸这几天跟我打过几个电话,让我对你严点,说是不听话就打!

  这话一听,我顿觉浑身打了个寒颤。

  大老黑顿了顿接着说,“这话基本每个家长都会这么说,但我做肯定不能这么做,我打人还是挺有分寸的,不然到时候把你们打坏了,家长还是会闹到学校里来。”

  “你爸跟我聊了挺长的时间,把你在学校平时的情况都打听了一番。我看得出来,你爸是很关心你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和你爸日常生活里的关系如何,但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能学就多学点吧,现在还只高一,好好打点基础的话,以后还是很好赶上去的,别再瞎混了,而且你们这样根本就不叫混,等进了社会你就知道了,你们现在这样的只能算是瞎玩,拿着父母幸苦挣来的血汗钱挥霍得瑟,我不知道你心里过意的去不。”

  大老黑又叹了口气,“我也是突然想起你爸给我打了电话,就跟你说这些了,你也别嫌我啰嗦什么的,反正等你将来出了校园门,这些你都能够慢慢体会得到,我就是希望你到那时候回想起来,能别后悔。就是这么多了,你回去自己好好想想吧,我顶多算个领路人,路该怎么走还是看你自己。”

  我想了想说嗯,我知道了,那老师我先走了。大老黑点了点头说走吧,顺便帮我把张国洋(田鸡)和郭天佑(大天二)叫到办公室来。

  “啊!老师你找他俩有啥事啊?”田鸡和大天二都属于那种不犯事、挺听话的学生,而大老黑现在这眉关紧锁的神情显然是要找他俩的麻烦。

  大老黑瞪了我一眼,说,你先把自己管好再说,人家的事你管那么多干嘛?快去,就说我找他俩有事。

  “可是他们不在教室啊!”

  大老黑问我:“那他们去哪了?你不是跟他俩关系很好么,联系方式总有吧,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我心想这可不行,妈的待会我要是掏出手机来被你给缴了,那老子岂不是亏大发了!所以我当即撇了撇嘴,忙说,老师我没手机啊!

  “你少跟我装蒜!”大老黑的牛眼如同火眼金睛一般一眼就把我给识破了。“我教了快十五年书了,教过的题目比你写的字还多,你以为我真不知道班里哪些人有手机?我只是有些事不愿说懒得管而已,快拿出来吧,打电话问他俩在哪。”

  “可是…”我还有些担心大老黑会耍诈缴了我的手机。

  U酷☆b匠网i永t=久I免费看小,$说p_

  “别可是了!”大老黑有些无奈了,“我保证不收你手机还不成?”

  我心想当然不成,妈的这年头老师一个个都是骗子加强盗(这里要声明一下,并不代表所有老师,所以希望老师看到莫生气。)!老是欺骗我们学生幼小的心灵,说的话比啥都好听,但做的事比放屁拉shi还臭。

  “还要我来搜身不成?”大老黑又加了句。

  妈的,真贱!自己腰间挎了个手机不打,偏要老子来打,摆明就是欺负我这个做学生的!不过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把手机掏了出来,玛了戈壁的,他待会要是敢缴我手机,老子一大屌甩不死他!

  在大老黑牛眼的注视下,我拨通了田鸡的手机号,很遗憾,无人接听。之后又拨了大天二的手机号,情况也是如此,所以我很无奈的冲大老黑摇了摇头说没人接。

  大老黑嘀咕着骂咧了两句后,就朝我摆了摆手,说那你先回教室吧,待会他俩要是来了就让他们来我办公室,我有事情要问他们。

  我说好,然后就快步的往教室走去,让我纳闷的是一路上还有不少人偷偷的对我指指点点,我本想找个人问问到底咋回事的,结果我一靠近人家就跟看到瘟神似的躲开了,特让我费解无奈!

  我摇摇头就回到了自己班上,可还没进门呢,就听到有人骂了我一句,“就凭戚枫那傻必?!”这口气极为狂妄,让我听了特想揍他。我进门一看,骂我的那人正坐在我的桌子上,俩条腿就踩在我凳子上呢,周围围了好几个男生,有自个班也有其他班的,一个个有说有笑的特别拽的样子。

  妈的,坐我桌上骂我的那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我们班的班长兼李思然的追求者秦轩!奶奶的,我就知道这小子看我跟李思然坐一起了迟早会嫉妒死,看来他今天这是按捺不住要公然向我发出挑衅了。

  当时班上很多人都注意到我进门了,整个教室陆续地就安静了下来,似乎每一个人都察觉到即将会有一出好戏上演。而秦轩他们几个交谈甚欢的傻必,一直到我靠近了才注意到我,几个人的表情都瞬间一愣。

  我摸了摸头,懒洋洋的冲秦轩说了句,班长大人,这好像是我的桌凳吧,你这样做,很不好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行本尊说:

  撸撸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