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正是那处绵软且富有弹性,让万千美少女抬头做人的魔力之地,稍微一触碰便足以回味无穷,而我,竟然不受控制的在上面抓了一把!虽然有ZZ隔着,但那种触感依旧让我如痴如醉...

  最$新章Jk节上L酷f匠网

  “浑蛋,你!你往哪摸呢!!!”

  纵yu过度的我,显然把这个大白兔的女主人给忽略了,此刻的她如同铁扇公主加牛魔王附体一般,先是从一旁的桌子上拿来一把挺大的蒲扇,作势就要朝我脑袋上打来,好在我反应及时头一偏给躲了过去,只有一阵不及芭蕉扇威力的一百万分之一的沁人凉风拂过我的脸上。

  然而就在我打算洋洋自得时,亲爱的欣儿却如同牛魔王一般,出其不意的挥出重重一拳,直接打在我迷人的小嘴上,导致我的小嘴如同嫩菊绽放一般瞬间张开,紧接着她又抬起长白细腿,猛地一个黯然销魂蹬,我如同一只翻滚的乌龟一般,四脚朝天的直接仰躺在了地上,后背传来一阵极其剧烈的痛感,迫使我‘嘶’的倒吸了一大口凉气。

  “药已经上好了,我累了,你赶紧滚!”欣儿鼓着粉腮,气呼呼的咒骂道。

  此刻的她,好不容易消散了的红晕,再一次浮现在了脸上,红的跟个水蜜桃似的,娇艳欲滴的让我忍不住想上前去捏一把,但是为了不让太平间大晚上的多一具年轻少男的尸体,我还是很牛逼的克制住了。

  “我..我没地方去了往哪滚啊,只有你肯收留我了,如果连你也赶我走,那我就得露宿街头了...”我的声音有些哽咽,神情和语气里充满了各种无助,这要是请我登台表演,那得让剧院里多少观众当场飙泪啊?!

  “浑蛋,老娘真后悔把你带回来!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的脑子里想些什么,傻乎乎的。我又没让你滚出我家,只是我要睡觉了,让你离开我房间自己去旁边客房休息。”欣儿长呼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小心脏里的怒火。

  “老娘真是欠你太多了,这都要给你解释!刚才你洗澡的时候我已经帮你把房间收拾好了,明早起来记得叠被子。”欣儿冷不丁的又加了句,然后扭着小屁屁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便铺开被子打算睡觉了。

  “你怎么还不滚?”欣儿好奇的看着我。

  “我怕黑,不敢一个人睡……”我继续扮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嘴里无chi的回答着。

  欣儿无奈的两手叉腰,看着我问:“你可以更无chi点吗?”

  “你是指哪方面?如果你需要的话,当然可以。”我玩味的看着她,嘴角泛起一丝淫d的坏笑。

  不经意间,我和欣儿之间的玩笑话越来越多,大家都放开了不少,彼此也更加的坦诚了,相比以前的尴尬拘束,现在这种暧昧的感觉真的很美妙。

  “你个王八蛋,到底滚不滚?!”欣儿恶狠狠的看着我,再一次处于发飙的边缘。

  我深呼吸了口气:“欣儿,你平时在我眼里都很淑女的,形象也那么完美,可千万不要毁了啊!”

  可欣儿并没有理睬我的话,而是用她的女王派头来继续吓唬我。“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滚不滚?”

  其实就这么点伎俩是吓唬不到我的,但是当她亮出手中那把银光闪闪的钢质医用剪刀后,再结合她先前说要给我‘斩草除根时’的奸诈(请原谅我再一次用这样粗鄙的词语来形容我的女神...)表情,我就受不了了,心里扑腾扑腾的发慌。

  这个毛病延续了很多年,即便是在今天,我依旧非常忌惮女生在我面前拿剪刀,而这一毛病的根源,或许就是因为欣儿吓唬我‘斩草除根’时那让我胆寒的神情吧,所以在之后的岁月里,只要一提起剪刀,我立马就会想起欣儿——这个我在高中时代里最爱的女子。

  “我这就滚..这就滚,你别动怒,消消气,晚安!”说完我就灰溜溜的跑到旁边为我准备好的客房里了。心想欣儿自从被张龙伤了心后,整个人变得比以前彪悍多了,尤其是今天七姐妹也背叛了她,她整个人的言行举止都和以往大不相同。不过想想她此刻心中所承受的压力与痛苦,我也就很能理解了,而且作为一个女孩子,能够伪装成她这么坚强,真的很少,很少。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振动了几下,掏出来一看居然是欣儿给我发了条信息!当时我真的特别惊喜,还以为欣儿是良心发现,让我去她房里去休息呢,结果屏幕上只有几个字:别和其他人说在我家过夜!

  如果放在往常我肯定会回:知道了。但今天不知道是犯抽还是怎么的,整个人特别贱,当时我就试探性的回她,如果跟其他人说了会怎样啊?

  欣儿很干脆的回了句,你知道的!

  就是这么四个字,就把我拉扯到了被剪刀‘斩草除根’的画面当中,我整个人瞬间就老实了,啥歪念头都在刹那间烟消云散。

  临睡的时候,我上了下手机qq,发现欣儿她也在线,我就发了句过去问她还没睡?但是等了半天她都没回我,估计是睡了。我被这么一弄,睡意退了不少,当时就坐了起来点了根烟抽,边抽边想事情。

  以前我很少抽烟的,即便是人家递烟给我,我也会以我不抽烟的理由给婉拒,但在喜欢上蓝欣后,烦心事多了很多,我也渐渐有了些烟瘾,心情不好或者有心事的时候,我就会抽支烟来解解闷。

  烟的效果确实很不错,不多时我的脑子里就来了灵感,随即拿起手机在qq的聊天框里打下了一些字,全是写给欣儿的。

  时隔这么多年,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我想给你幸福,却走不进你的世界。我想用我的全世界来换取一张通往你的世界的入场券,不过,那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

  打完这些之后,我还把先前保存在手机里的那条短信给复制粘贴了过来,短信如是说:生活纵使不顺,阳光依旧闪耀。如果有一天你累了却没有依靠,那就请转身吧。因为我一直守在你的身后,不曾离去;因为我的肩膀永远为你停留,不曾转移...

  最后还加了句:如果爱,必深爱~

  发完这些我就睡了过去,一整晚都睡的特别香。第二天早上还是欣儿把我叫醒的,八点多钟吧,早读都错过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我发给她的那些qq消息,反正她昨晚肯定是没休息好,眼睛都有些红,估计是张龙和七姐妹的背叛,对她所造成的打击产生了阴影,短时间内估计很难走出来,不过我这人有毅力,所以我可以等,一天不行就两天,两天不行那就三天,总有一天她会拜倒在我的大屌之下!

  回学校的时候我俩不是一起走的,因为她担心学校那些人看到会瞎传什么闲话,我一个男的倒无所谓,她一个女的自然会顾虑的比较多,所以我比她要先回到学校。

  今天的天气倒是很不错,阳光明媚、秋风和煦的,整个人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哼个小曲就上了教学楼回到班上,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一路上很多人都盯着我看,我回头看的时候发现还有人站在我身后对我指指点点的,当时我虽感好奇,但也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只是我进了教室后,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浓烈了,很多以前说的上话的同学都刻意的避开我,跟他们打招呼也没几个人理,面子上过不去就不说了,更多的还是心生疑问:他们今天都怎么了?

  当时田鸡和大天二都不在教室,我也就问不了他们了,而韩小雨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知道在弄什么东西,周围坐了一圈的女孩子,有说有笑的,我就更不好问她了。

  冷不丁的,李思然突然跟我来了句,班主任叫你去办公室。她说话的时候依旧没有看我,目光死盯在作业本的数学题上。不过这些我也习惯了,她就是这么个高冷的人,反正我也不会和她有太多的交集,所以这一切随她去吧。

  只是,大老黑找我gan嘛呢?我实在想不通就问那李思然。

  结果她一脸不耐烦的说,不知道!你问我我问你谁去?

  我有些无语,但也没有发作,想了想还是去了办公室。

  大老黑的办公室跟我们教室在同一楼层,都是二楼,只不过我们教室在东,而大老黑的办公室在西。

  我敲门进去的时候恰好有几个老师出来,大老黑一转头就看到我了,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显得特别的威严,我暗叫不好,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被大老黑给知道了,这次得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